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一十五章 佩旋落泪 侃侃而谈

  居心叵测的人与毫无戒备的人见面了。

居心叵测的人成功了,她的楚楚可怜,打动了心慈面软的关静娴,更打动了不知内情的我。关静娴为她伤心不已好话说尽;而我更替她不值,打从心里往外厌恶这个“衣冠禽兽”。

说来最惨的要数逸凡表哥了,为了不引起多丽丝的疑心,他不得不违心的陪多丽丝逛街购物、吃晚餐泡酒吧,不到凌晨三点不罢休,身心具疲的他简直不堪重负,像个酗酒的男人一样,一路摇晃进卧室倒头便睡,唉~

第二天吃过早餐,心神不宁的关静娴把我们带回了浅水湾,又找来逸凡表哥,要他联络庄念梵告知家里的突发状况。

庄念梵听后也不免心中一惊,收紧了眉头……

但这并未影响到我的生活。我依旧有香香的饭吃,有郝姐体贴的照顾,有逸凡表哥暖暖的怀抱,有刺激的卡丁车玩,嘿~

……

一觉醒来,发现天色阴郁而沉闷,正降下淅淅沥沥的雨,跳下床,在卧室里晃来晃去,抠抠墙,挠挠门,实在闲极无聊,便站到空地处弯弯小蛮腰、开个一字马,再挥起“早餐包”打打拳,最终,还是把脸贴到窗户上,缓慢地眨眨眼,瘪瘪嘴又叹口气。

唉~没戏了,卡丁车玩儿不成了,干什么去呢?外面好静哦~,大家都还在休息吗?天啊~,没人理,我,好,闷,啊~~~~

正当百无聊赖的时候,卧室的门不知被谁敲响了,咚咚咚~

“谁呀~”我跑过去,一把拉开门,忽然一双肉嘟嘟的手,啪得一下,准确无误地夹住我的脸。

啊!~我像只夹到尾巴的老鼠,一声尖叫,差点坐到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门外传来幸灾乐祸的笑声,我定睛看,没好气地抱怨道:“阿珍~,你干嘛~,吓死人咧~”

“胆小鬼~”阿珍指指我的脑门,像只大虾咯咯咯得笑弯了腰。

“敢笑我~”我不由分说抓起她的手,露出八颗雪白的“武器”。

这下她可笑不出来了,摇着双手抱头逃窜,边跑边尖声叫:“救命啊~~~,琪琪咬人啦~,琪琪咬人啦~,救命救命~,琪琪咬人啦~,钝猪咬人啦~,她变异啦~,哎呀妈呀~救命~救命~,别过来,别过来~哎呀哎呀~我的天啊~~~”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做出个变异的形态,张牙舞爪得跟着她的脚步到处跑,只要她“叫”一声,我保证“汪”一声,我们俩一会儿蹬蹬蹬得上楼梯,消失在过道的尽头,一会儿又蹬蹬蹬得下楼梯,飞奔在走廊间……

阿苹和阿修看我们玩得嗨,也出来凑热闹,加入了激烈的猫追老鼠游戏。

我脱掉鞋和袜子,光着脚嗷嗷叫,像伯爵一样四蹄用力蹬,见人就扑。姐妹们四散奔逃连喊带叫;佣人们纷纷躲闪让路,打乱了他们原本忙碌而有序的工作;凤铃更是像见了洪水猛兽一般,慌得一头扎进卧房不露头……

浅水湾如同搅翻的兔子窝,一只只长腿长耳朵、活力暴棚的小兔子到处蹦跳,咣当~,哗啦~,噼里啪啦~,像开了水的锅一般,咕嘟嘟沸腾起来,好不热闹。

直到后来,我脚下直拌蒜再也跑不动了,游戏才算结束。

姐妹们瘫软在宽大的沙发里,大口大口喘粗气,哎呀妈呀的一通叫,而我盘着腿儿坐地毯上,耷拉着脑袋,累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哎呦呦~瞧瞧你,快起来吧,郝姐送好吃的东西来啦~”郝姐嘻嘻笑,轻轻拉起我坐进沙发。

话音未落,身后的李姐一哈腰,放了一大盘五颜六色的水果和茶点在茶几上。

“谢谢~耶~我要吃这个~”大家眼前一亮,纷纷到盘中选中美味取来品尝。

我坐直身子,伸长脖子,眨眨眼,不满意地皱下眉头,刚要学猫叫,郝姐哧得一声笑了,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一样回身指指远处,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凤铃双手托个大托盘现身了。

冰淇淋来啦~,哈哈~,乐得我都要流口水了!

哎呦好羞啊~,就像逸凡表哥说得那样,没出息的样子一点都不保留~

到了下午,天渐渐放晴,本想玩卡丁车的,可阿苹说晨光百货今天打折定要去逛,于是大家收拾收拾便随她出门了。

果不其然,今天这里好热闹哦~,琳琅满目的商品堆积成山,熙熙攘攘的人群摩肩接踵,好几次我们差点走散了。

为见逸凡表哥,阿苹特意带我们跑了趟十七层的Kentish专柜,谁知,连人影也没瞄见。

不用猜我也知道,一定是那个什么丝儿又去缠他了。唉~,可怜的逸凡表哥~,老天保佑他,不要遇到女强人劫色失身就好了~

眼看自己无能为力也不便插手,更怕自己越帮越忙,只好被阿珍拉着混进人海之中逛百货。

接下来,当然是个个满载而归喽~

这时,阿苹和阿修去了洗手间,留下我和阿珍看管物品。

“琪琪~”

谁叫我?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悉,是谁呢?

“是我啦~琪琪,是我在叫你~,我们见过面的,上次在娴姨家。”

“啊!洛,小姐,呃,你好~”

看到美艳的洛佩旋,我的心,莫名其妙的,咚得重重跳了一下。

拉住我的手,她一如既往地热情,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琪琪,见到你真高兴,来逛百货吗?哎呦东西买不少哦~”

“噢是,见到你很高兴。噢对了,这是我的朋友,阿珍。”说着我指指阿珍引见给她。

“你好阿珍。”洛佩旋点点头。

“你好洛小姐。”阿珍也点点头。

洛佩旋看看我说:“噢对了,逛累了吗,到那家咖啡馆坐坐吧,我有些心里话想对你说,好吗?”

“好吧~”其实我不想答应的,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却答应了:“噢,是这样的洛小姐,我还有朋友要等,不如,你先过去,我们随后到,好吗?”

“好~”说着,洛佩旋放开我的手,径直朝那家咖啡馆走去。

我回身拉拉阿珍的手:“去坐坐吧,反正也累了。”

“好!”阿珍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又过了三、五分钟的样子,阿苹和阿修回来了,我们一同去了咖啡馆。

“在这里,琪琪~,过这边来~”洛佩旋的眼神还真好使,我们才进门就被她招呼过去。

刚坐稳当,服务生礼貌的递来菜单:“你好,请问喝点什么?”

“三杯卡布奇诺,谢谢!”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脸上堆笑收起菜单,转身离开。

洛佩旋瞅瞅我们四个,貌似有些为难地开了口:“琪琪,呃,那个,不好意思,我知道,刚见面就跟你谈这个,似乎不太合适,但我想了这几天,我的心思只有你能理解,也只有你能帮我。琪琪,希望你听了不要害怕,更不要怪我唐突才好。”

我瞧瞧她,又瞧瞧众姐妹,轻声说:“噢,能帮到你也是我的荣幸,洛小姐不要多心,请你讲好了~”

洛佩旋听了很是兴奋,略显拘谨地笑道:“太好了,谢谢你琪琪妹妹,噢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

我点点头,微微一笑,而她的眼里却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冰冷。

只见她抄起咖啡勺叮叮当当的轻轻搅拌,过会儿才轻声说:“是这样,琪琪,我想你,或许,知道我和陈正良的关系。我爱他,但他,却不爱我。娴姨也劝我放弃。可我做不到,真得做不到,要我放弃他,比放弃自己的生命还难。”

我点点头没多话,心里却压了块大石头。

“我们相识十五年,我爱了他十五年,青春和初恋都毫无保留的给了他。你知道吗琪琪,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最宝贵的。可他却没正眼看,更没放在心里,要过我之后,在婚姻的殿堂门前,他却止步不前,打了退堂鼓,我心灰意冷,不得已,才,才打掉了我们爱情的结晶,可怜的小生命~,为赌气,我,还嫁了人,嫁了一个我无法爱上的男人。”

我再次点点头,听得鼻子直犯酸。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他从此恨我入骨,对我更是退而不见,跟所有人宣称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没有曾经,没有未来,听到了吗?他说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这叫我如何能接受,又怎么能当它没发生过呢?”

看她的手微微轻抖,我赶忙盖上自己的手安慰她。她好像也觉察到自己的失态,瑟瑟地笑笑。

顿了顿,她继续说:“琪琪你知道,即使这样我也不后悔,我愿意用我的后半生,去弥补我的过错,一心一意的去爱他。不介意他对我是否有真爱,不介意他看我的眼神是冷还是热,如果定要这样的话,我甚至不介意他找人代孕,延续陈家香火。只要他允许我留下来,留在他身边,我终身有依,也就无怨无悔了。”

说话间,她动了真情,眼里饱含热泪,我的心好痛,看看自己的眼泪也要先她一步滑下来,天啊~,过于委曲求全了。

“琪琪,你,你能理解我此刻的心情对吗?我知道,你一定能理解的对不对,琪琪?都夸你冰雪聪明又善解人意,琪琪,我们同为女人,虽然你没有这些经历,但我想,你也能理解的对不对?琪琪?嗯?对不对?琪琪,我说得对吗?”

她越说越激动,攥得手好麻,尖尖的指甲刺得手好痛,我只好机械性的不停地点头应承她,希望可以缓解她过于强大的压力,和脆弱得不堪一击的神精,更希望她放开我的手。

“你好~,三位的咖啡,请慢用。”服务生端来卡布奇诺逐一放在我们眼前,转身离去。

洛佩旋警戒地扫扫服务生,放开我的手,抄起小勺又去搅拌咖啡。

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全都端起咖啡小口啜。

对于洛佩旋,我没什么感觉,说不上好与不好,更不想跟她亲近;阿珍不喜欢她,是因为大块头陈正良的原故,俩人都想入主东宫博得圣宠,却都如水月镜花虚无缥缈;阿苹也不喜欢她,她的朋友,那个叫什么丝儿的女人,玩儿了命的抢逸凡表哥,一口一个老公~、老公~,叫得人心烦,牙痒痒;阿修知道小姐妹的心思,自然对她的厌恶更多些。

阿珍咽下咖啡,抬眼皮瞅瞅大家,阿修踢踢我的脚,我赶忙咽下咖啡,准备跟这位派头十足的洛大小姐告别。

谁知,不等我开口,洛佩旋又开了腔,她放下小勺子,万分诚恳地望着我说:“琪琪,好妹妹,帮我个忙好吗?”

“啊!?”我呆住了。

“求你帮我跟娴姨讲讲好话,让她去说服陈正良,对我回心转意取我为妻,我知道,娴姨疼你,你若开口,她没有不同意的,求你帮帮我好吗?琪琪?帮帮我,求求你~好妹妹~”

“那可不一定。”阿珍忽然接下话茬,断然回绝了她:“娴姨是个大人,怎么可能事事听琪琪的?况且这种事,恐怕也不好帮,又不是借钱借物,做个担保,若不成,那你岂不是要怨怼琪琪吗?”

“是是是~”小姐妹们随声附和,一个劲儿地摇头。

“洛小姐,这事,对不起,我,爱莫能助。”我摇摇头。

“那,琪琪,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带我去见陈正良好吗?这个不难对吗?见一面,我只求见他一面,把心里话讲给他听,好不好?”洛佩旋只好退而求其次,讲了个不难的要求。

“这也办不到的。陈先生好像出差了耶~”阿珍双手一摊很为难的说:“怎么你不知道吗?他走了好几天了耶~,况且人海茫茫,你让琪琪到哪里找他回来见你呢?”

“对不起啊洛小姐,我真得帮不上你。”我边说边抽回双手,捏起纸巾沾沾嘴角,说真的,这样拒绝她,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的。

洛佩旋无语了,她抬起乌黑却空洞的大眼睛扫扫我们。

“噢对了,咱们出来已经好久了,东西也买齐了,我看,咱们回家去吧~”阿苹边说边站起身,长发甩到脑后。

“噢是啊,回家去吧~”我们应承着她,纷纷站起身冲洛佩旋尴尬地笑笑:“很高兴遇到你,再见,洛小姐。”

不等洛佩旋表态,我们便提起购物袋,逃命似的离开了。

“噢是吗?我也很高兴遇到你们~”

洛佩旋低下头搅拌咖啡,伴随着叮叮当当的声响,她的脸上显出阴惨惨的笑,像把砺剑横在心头。

“好戏就要上演了~走着瞧吧~”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二百一十六章:好心好意 适得其反

第二百一十五章 佩旋落泪 侃侃而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