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一十八章 真像假象 不是想象

  其实,我并没有像关静娴和苏小瑾想象得那样,跑得无影又无踪,不过是才拐过走廊,就被赶上来的两名医生和几位“见义勇为”的患者家属给“擒获”,架到就诊室,准备来针镇静剂让我彻底消停、消停。

而我,如此强壮的女汉子,逸凡表哥天天喂肉吃的女强人,怎么能这样束手就擒而坐以待毙呢?否则,也太给逸凡表哥丢脸了,更对不起那一盘盘肉肉了,切~

再说,难道你们忘记我的师傅是谁了吗?那可是鼎鼎大名的廖向忠,忠哥哥,世上最强的男生耶~!尽管我学得只是他的皮毛的皮毛、尽管我的功夫还相当的稚嫩和肤浅,尽管我的拳头没什么杀伤力,但在这种强亢奋状态的助推下,我足以做到以一当十打倒一片了。(牛~)

眼看装满药剂的针头就要扎下来,我命令自己挥起大家眼中的“早餐包”,攻击!

攻击?不是防御?

当然不是防御,师傅说啦,最好的防御就是有效的攻击,忠哥哥还说过,格斗中的动力有三种:即爆发力、快力和慢力,此时此刻,我相信,我最最最需要的就是史无前例的爆发力啦~

于是我谨遵师嘱,在出拳前,先使手腕向下微转,在冲击的刹那,再瞬间转上,以增加一股螺旋劲去重创对手。

嘭~,一拳下去震得我手都麻了,对面的瘦医生乐子可大了,中招之后他的身子立马向后倾,在原地转了两圈后,噗通一屁股跌坐在坚硬的地面上,疼得他咧开嘴闷叫一声:哎呦~

第二拳,直奔手里举针管的胖医生。嘭~,拳头不偏不倚打到他的下巴颏上,他的头随着我的力气迅速向后仰,两条腿也咚咚咚得向后退,直到咣当一下后背撞到墙才停下来,震掉了戴在鼻梁子上的黑边大眼镜不说,那只握在手里的针筒也随之落地,尖尖的针头险些刺到他的脚~

第三拳,原本可以省下不出的,谁叫那位矮个子医生不好好写字,偏要过来“管闲事”,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挥出去的拳如泼出去的水,想收是不可能了,而且力道和位置刚刚好,正打中他的鼻子,给了他一个风味独特的酸鼻儿,他中招,双手捂鼻子闪到墙角“爽”去了。看看抱着脑袋缩在桌边的护士小姐,我收起拳头。

不许打女人、不许打投降的人、不许欺负弱小,这是忠哥哥挂在嘴边的三不许,也是他给我定的规矩,向我这么尊师重教的人,怎么可能违背呢?你说是吧,嘻~

扫平阻挡,我像头扑猎物的母狮冲出屋,来不及多看更来不及多想,调头向左,顺着走廊蹬蹬蹬得往外跑。

不经意间回头看,后面追来十多号人,呼呼啦啦的一大群,简直是捅了马蜂窝,我的妈呀,凶巴巴要吃人的样子吓死宝宝咧,况且这么多人,我哪儿打得过,十个我捆成捆也没戏呀,没办法,逃命呗,向前飞奔呗~,唉~,要是师傅在就好了~唉~~~

跑啊跑,眼瞅前腿迈出门诊楼,就要冲出“牢笼”自由了,谁承想,一头扎进赶来的陈正良的怀里,他见我小脸煞白逃得如此仓皇,像只躲猫的老鼠直眉瞪眼慌不择路,顿生怜爱之情,不由得伸出双臂抱紧我。

我知道,他是在献爱心,给个安全而又温暖的抱抱让我安静下来,没想到,英雄救美没成功,我非但没领情反被他吓个半死。

这不能怪我,他五大三粗的个子像堵城墙似的堵住门,挡死我逃生的路线,灭掉我逃生的希望,再加上铁环一样强有力的抱抱,我能不怕吗?眼看无缝隙可钻,不管是直着脖子大声叫,还有手炮脚蹬都不好使,只好用唯一的武器,上牙咬!

“放开她~”耳边听得一声怒吼,英勇的逸凡表哥闪亮登场了。

看到心爱的女人在情敌怀里尖叫挣扎,气得他直喘粗气,三步并做二步跑上台阶冲过来。他明白,一定是陈正良的诉求,关静娴才出马完成,于是他咬紧牙关暗暗发狠:“算你厉害,但我决不收手!”

“哎呦~”陈正良闷声吭,瞪大眼睛瞅我,疼,真得疼,揪心的疼,他不得不放下我。

“哼!”我毫不客气的使出绝杀技,曲膝顶要害,他只好向后退避闪出阳光大道,我如获大赦冲出门,正与逸凡表哥撞个正脸儿。

“琪琪~”他大声叫伸手拉我,而我却拒绝了三蹿两蹦跑下台阶。

“琪琪~琪琪~,站一站!站一站!别跑~,小心跌倒~琪琪~”逸凡表哥调头抬腿追。

“站住!不要跑!快回来!”陈正良也连喊带叫得跟上来。不需卖力跑,只要稍微加加速准能逮住小怪物,心里有这个底,所以他并不慌张,出乎意料的是,逸凡表哥总快一步在眼前晃悠,因此他渐渐急躁起来,于是他赶忙变道超车。

这也比,这也斗气,哎哟喂~~~

二三步的比下来,不等二人分出胜负,盛气凌人的多丽丝不知从哪里杀出来,像颗定位的导弹一样,十分精准的在逸凡表哥面前炸开了花儿,她不分青红皂白的死死揪住他的西装,滚进他的怀里又哭又喊,吵得人头晕脑胀心情烦躁,胃里一个劲儿地搅。

“站住!站住!你给我站住!你这个骗子!骗子!还敢说她不重要,还敢说她跟你没关系,你这个骗子,我要你给我说明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没那么容易放你过去!”

“走开!快放手!”逸凡表哥猝不及防,着实吓了一大跳,不得不停下急促的脚步来应对这个疯女人:“我没必要解释,你赶快站一边去,放手~,快放手,我叫你快放手,听到没有,快放手~,多丽丝你快放手~,再不放手,我不客气啦~”

“不放手,我就是不放手~,怎么样!怎么样!你敢打我,我就死在这里,你有本事,踩着我的尸体过去追那个贱人好了!”多丽丝不依不饶,反而双手加力一通猛摇。

眼瞅逸凡表哥为难,陈正良有心无力去解为,眼下前面跑远的小怪物更重要,他相信,逸凡表哥化解这个难题只是时间问题,便超他而去。

跳下最后五级台阶放眼看去,竟吓得陈正良浑身像过电,汗毛根根往起竖,凶神符体的洛佩旋正揪着可怜的小怪物拼命摇,而小怪物却毫无自救之力,只会失声尖叫。

我的天啊!洛佩旋!她也来啦,怎么这样巧呢!

“果然是你,当真是你,你这个妖孽,贱人,恶劣的女人,敢抢我的男人,我打死你~”洛佩旋光说不解气,话音未落动起手儿,挥起右手恶狠狠地掴下来,啪~,一记响亮耳光重重拍在打我的脸上。

我应声倒地愣愣得看着血灌瞳仁的她,喊不出来也叫不出来,更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搞不懂她为什么要污言秽语的重伤自己,下重手打自己,只有默默承受她宣泄无边的怒火,还有她那只即将飞向面门的、踩着十厘米高跟鞋的脚。

陈正良见此情景心如刀割,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上来,伸出虎爪揪开洛佩旋,然后哈腰拉起我顺势搂进怀里守护,救我于水火之中。

洛佩旋怎肯罢休,看到搂在一起的人更是气不从一处来,她跳起脚冲过来,揪住陈正良的西装,在他的肩头又捶又打的嗷嗷叫:“是她对吧~你怀里的人就是雪夫人对吧~,你早知有她在对不对?为什么你要骗我!为什么!为什么!”

她越说越气眼里闪出冷森森的寒光,伸出尖尖十指掐我的脖子,厉声叫:“你这个阴魂不散的魔鬼,妖精、狐狸精,我要你死!我要你死!你不死,他永远不属于我!”

我的天啊!她的凶气好重、怨气好重,像万丈高的海啸打翻我的心理防线,我像融化的冰淇淋软成一滩,再也无法支撑自己。

“走开!”陈正良切实感受到,这恐吓已经远远超出我的承受能力,赶忙搂紧我转过身,忍无可忍的挥起手弹飞洛佩旋这只嗡嗡吵的绿豆蝇。

洛佩旋的纤纤细腰三晃二晃,身体向后退了十来步,咕咚一下坐到草地上,顿时差了气儿站不起来了。

这时后面赶来了逸凡表哥,他二话不说,从陈正良的怀里拉出木纳的我搂进怀,直奔停车场里的自家车。

不久,阿秀和阿友架着蓬头垢面的多丽丝来到外面,直到阿斯顿•马丁DB9绝尘而去,这二位才冷着脸、丢开她,扬长而去。

又过了漫长的十分钟,洛佩旋终于缓过劲儿站起来,看看同样惨败的多丽丝,再看看不知影踪的陈正良,心中好是懊恼。

这就是真像,这个貌似无奇的女孩,真得抢走了自己的心上人!天啊~,怎么办~

……

下午五点,闹剧结束,在救命仙丹的呵护下,我回到了家。

看看面色惨白的、沉睡不醒的小奶娃,郝姐好伤心,她轻轻抚抚我的额头,又瞅瞅逸凡表哥说:“好啦先生没事了,我想琪琪过两天也会没事的,你不要过于担心,更不要自责,没有人想发生这种事的。”

“嗯~,我知道,只是……”逸凡表哥摇摇头,眼色是那样暗淡无光。

郝姐善解人意地说:“只是担心琪琪美女知道真像吗?”

逸凡表哥没吭声点点头。

“小逸,如果真像如此,你也不要为难,只管实话实说好了。”郝姐语气坚定地说:“你要相信琪琪美女,相信你自己,相信你们之间的感情是牢不可破的,琪琪美女重感情,相信她是爱你的。”

逸凡表哥点点头,心里似乎升起一丝明媚的阳光,精神也为之振奋起来,稍后又满腹心事地瞅瞅我,坐了好一会儿才起身出去了。

……

接到逸凡表哥的汇报,庄念梵喊来大家准备开个会议。

待祖叔将浅水湾今天发生的事做完通报后,庄念梵沉吟片刻开了腔:“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祖叔第一个发言:“太多的巧合绝对不是巧合,阿梵啊,我认为,有人在钻咱们的空子,跟咱们打时间差,目的就是打乱我们的计划,动摇我们的军心,混淆我们的视听,故意挑破真像,以琪琪为开端闹起来,对手才有机可乘,浑水摸鱼得些好处。”

“是的,我们也这样认为。”阿才代表大家也做了回复。

“嗯,看来,我需要找小旋谈一谈了,她虽不是幕后主使,也一定知道内情。”庄念梵点点头。

“对!而且宜早不宜迟,免得夜长梦多。”祖叔点点头,大家跟着点点头。

“嗯,让我再想想。”庄念梵捏捏手里的烟斗,突然把目光又锁定到阿忠的脸上:“阿忠啊,琪琪打架这事……”

不等庄念梵把话说完,阿忠就急着站起来表态:“我知道,我知道,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是我疏于管教。她不该动手伤人,但念她事出有因又迫于无奈,求您原谅不要责罚她,我是师傅,有任何责罚我来领,我心甘情愿而且责无旁贷。”

“不不不~,如果阿忠有责任,作为闺蜜,我也有脱不了的干系,我愿领责受罚,求您不要生气,还要网开一面才好。”阿德也激动地站起来忙表态度。

“不不不,我们也责任,您责罚我们好了!”阿威和阿毫不约而同的站起身,还向前迈了一大步。

“不不不~责罚我来领!”

“我来领,我来领!”……

看看眼前一个个拔高的胸脯,一张张坚毅的脸,庄念梵忽然哧得一下笑出声,说了一篇令人啼笑皆非的言论出来。

“谁说我要责罚啦~,瞅瞅你们这一个个,明显是小丫头那伙的,况且法不责众,总不能全趴好了挨板子呀,况且就算我没意见,阿祖的老腰也吃不消啊~,到时他又要唠叨、又要抱怨了,为了耳根子清静,想想,算啦~”

咦!嘻~。众人听了,不觉侧目看看椅子里生闷气的祖叔,直想笑。

“琪琪打架好像很有原则,跟阿忠你的作风一样,所以,我想问问,平时你是怎么教导她如此听话的?还有,我是想嘱咐你,不要忘了告诉琪琪,打架不用分男女,该出手时就出手,只管动武好了!谁叫她欺负咱了呢?照揍~,阿忠啊,别吝啬,这个小徒弟千载难逢,教她些真本领,不往她真心拜你门下尊师重道。”

呵~这犊子护得简直没话说!

“还有啊,回去别忘记看看她的手腕,有没有受伤。”

回去?庄念梵的话,听得大家云里雾里的不明白。

“是的回去。”庄念梵郑重地点点头:“回去看护我们的家人,这是咱们男人应进的责任,也是作为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孩子们,去收拾行李吧,明天上午十点启程。”

“是~~~~”

……

“顶爷,阿信刚刚给了回复,五十亿明天就可以转出了。”

“好,很好,非常好!告诉阿信,准备接收第二笔。”

“好的顶爷。噢对了还有,顶爷,浅水湾已经闹开了锅,计划的第一步进行得相当顺利。”

“太好了!妹啊,通知多丽丝,明天去执行计划的第二步。”

“好的顶爷,没问题,好戏开唱了,还真热闹啊!”

“是啊~,计划只要走十步就成功啦~,妹啊,到时,还需要你加把火呦~”

“没问题顶爷,看我的!保您满意~”

哈哈哈~哈哈哈~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二百一十九章:迫于压力 寻求真像

第二百一十八章 真像假象 不是想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