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为求真像 痴痴呆呆

  下午三点半,黑漆漆的劳斯莱斯缓缓驶出浅水湾,拐上宽大的公路。

坐在里面,我的脑袋嗡嗡直响,浑身的血液像泛滥的洪水,澎湃沸腾,冲向我那脆弱得不堪一击的小心脏,心脏不得不快速收缩供氧给大脑让它思考。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太匪夷所思了,简直是天方夜谭,难以置信。

那个浑身长满石头块一样的肌肉男,见到我只会瞪眼睛、下命令,动不动大发雷霆的大家伙是我的老公?开什么玩笑~,听人牙都要掉一地了,腰都要笑折了。

就算失意,我也确信,自己不可能嫁他。从古至今,或是再过个几万万年也没可能。躲还躲不及呢,嫁他?我疯了吗?哄傻子呢~,谁会信啊~,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的续集~

关静娴也太会搞笑了,为让我们复合,也不用编这种故事出来吧~

而那个宠我上天,每一分、每一秒都让我快乐无比,仿佛活在天堂里的人,给我温暖怀抱和家庭的人,我的白马王子、我的救命仙丹、我的男神,我的梦中情人,居然,居然,与自己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不过是一场意外的出行,不过是一次风雨中的偶遇,才有了今天的相濡以沫?有了现在的亲密无间?这情节也太离奇,太玄妙了吧~,这怎么可能?写小说吗?演电影吗?拍电视剧吗?

为求证事实的真像,为不让自己疯掉混混沌沌的过日子,我像荆轲一样,壮起所有的勇气,冒着生命的危险,随关静娴豪迈地出发了~

……

“先生先生,有件急事跟你讲。”

话筒里传来郝姐焦灼万分的声音,逸凡表哥不由得身心一颤。

“说吧郝姐~”

“庄夫人和苏小姐刚刚带琪琪美女走了,说是去圣玛丽医院做检查,我看琪琪美女脸色发白,行动也不顺畅,怕要出事,好担心像上次那样吓到她,先生,好不好,你去趟医院接回琪琪美女啊~,还有啊先生,琪琪美女知道了一切,希望你有个思想准备,提防她问你。”

“知道了~”

说完这三个字挂断电话,逸凡表哥闭上眼,静默了五秒钟,用力咽下要跳出的心脏,降下飙升的血压,然后伸出颤抖的食指按响电话的外线键,急切地吩咐:“刘秘书,取消今天所有行程安排,通知阿秀和阿友备车,五分钟后大厦门口等。”

“是~”

天啊天,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快快快,快去拦下她,那些所谓的真像就是心中的梦魇恶魔,决不能给钝猪知道~,钝猪啊钝猪,要等我,要等我,你千万要等我~

……

叮!一条要命短信传到了陈正良的手机上,区区几个字使他出了一身冷汗:夫人已知内情,正赶往圣玛丽医院的途中,苏小瑾。

内情?都知道了吗?为什么会这样?谁告诉她的?她能接受吗?去医院做什么?为验证这些做CT吗?

不~,不不不,不要去不要去,我的天啊,不要去,不要去医院,不要去碰那个该死的机器,它会要了我的小怪物的小命儿的,我宁可她一辈子不认我,我也不要她再吓成那个疯癫的样子,太可怕了,噢不~,不~~~

“散会~”宣布的声音还未散去,座椅里已空无一人,众董事还在犯愣时,他以发动宾利车,用最快的速度驶离晨光写字楼,朝圣玛丽医院奔驰而去。

……

当看到熟悉的医院、熟悉的走廊,我的腿变软了,刚刚坚定下来的,要找回记忆、找回自我的决心,像呼出的气体,忽然间,轻飘飘得从心里飞走了,不见了,仿佛从未来过似的,身体完全被掏空,干瘪成一张A4纸有气而无力。

远远瞅见紧闭的CT室大门,腿突然不听使唤得抖起来,仿佛钉在地面上,一步也走不动了,好像那扇门的后面躲着无数个,随时可以四下横飞、面容狰狞的魔鬼,吓得我止步不前,不敢正视它。

关静娴还再执着的拉我,在她看来,我这个怕打预防针的小孩子,只要带到医生面前就OK了,所以她连哄带骗地说:“琪琪别怕,快跟妈咪来,听我说,你闭上眼躺在仪器上,三分钟的时间就够了。”

“可可,可是妈咪我……我……”我从头凉到了脚。

“还记得年初妈咪住院吗?我也做这样的检查,你看看,我不是很好吗?身体不痛也不痒,没有一丝伤害,相信妈咪好孩子。”她却还在跟我讲那些不切实际的大道理。

“但是妈咪我怕,我怕,我……”我又从脚凉到了头,牙齿直打架,仿佛被魔鬼盯上一样脸都绿了。

“听话,啊~”关静娴笑了,攥紧我手,生怕我跑了。

“妈咪呀,妈咪,等一等,等一等好不好,等逸凡表哥来好不好?”

这百十来米的走廊,我走得好艰难,每一步如同踩到刀尖上,疼得我直哆嗦。

可关静娴却当回事,头也不回地说:“不用等小逸的,孩子,听医生的吩咐,检查一下,保证什么事也没有,乖孩子听话,跟妈咪进去啊~”

不管我多不愿意,还是进了站满医生的医务室,其中那个高个子医生赶忙打电话联系放射科,我也在护士小姐的帮助下穿好防射服。

随着一巴掌厚的CT门缓缓打开,我一眼就看见那个冷冰冰的庞然大物,在冷冰冰的灯光照射下,像僵尸一样横在屋中间,那张开的黑洞洞的大口,更是透出无比慎人的寒气,看上去恐怖之极。

脱掉鞋子躺上去,白花花的四周,硬邦邦的机器,我越来越觉得它更像条流水线,一条把我变成肉包子的流水线,一条有去无回的流水线,一条必死无疑的流水线……

门关上,透过圆形玻璃窗瞅瞅留在里面的我和医生,关静娴轻声叹了口气,她转脸看看苏小瑾,略显不安地说:“不会有事吧,小瑾,琪琪看上去真得好紧张哦~”

苏小瑾也看看她,同样不安地说:“是啊庄夫人,她怕得直抖耶,况且良哥还不知情,若有什么意外恐怕我们不好掌控,所以我想,庄夫人,不如,我们下次吧~”

“你说得也在理,想到她上次怕成那个痴痴呆呆样子,我就手脚冰凉浑身发抖。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既然来了这里,只能走一走看一步了,况且过了那么久,说不定琪琪能克服了,不怕了呢?”

话虽那样说,随着时间流逝,她们的心越悬越高,越来越没底了。

下一秒会怎么样,有谁能说得出来呢?唉~,

可是若不这样做,琪琪又怎么能重回小良子的怀抱呢?将来他们形同路人,要怎么处呢?琪琪若是看上谁,嫁了,又怎么挽回呢?看来,冒险也是值得的,好吧,那就冒一次,只这一次吧~

不等她们再次对视,CT室里面忽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接着是几声咣当哗啦的声音,好像什么东西打翻了,猛然间,嘭的一声门被撞开,我神色慌张的从里面跌跌撞撞地冲出来。

“琪琪~”关静娴紧跟着一声惊呼却没拉住失常的我,不等苏小瑾跟上来,我已经撞倒医生、撞翻小药车,尖声叫着跑没了影。

“琪琪~琪琪~等等妈咪啊~~~,琪琪~~~,琪琪去哪里啊~琪琪~”关静娴和苏小瑾吓得心脏蹬蹬乱跳,连喊带叫得追了出去。

跑出走廊,跑出门诊楼,望望空荡荡的四周,两人呆住了:“坏了,没人影了,找不到了,跑到哪里去啦?我的天啊,一转眼的功夫,琪琪跑到哪里去啦~”

急情之下,她们只好分头行动边喊边看,顺着路四下找:“琪琪~,琪琪~……”

“孩子啊孩子,妈咪错了,是妈咪过于心急,没顾及到你的感受,明知你如此怕还硬要你来,妈咪错了,妈咪错了,对不起,对不起。你可别出什么意外,不然叫妈咪这后半辈子可怎么活,孩子孩子,我的天啊~……”

关静娴越想越怕,心似油烹,热泪一个劲儿地在眼圈里打转。

她仿佛看到,我疯跑上公路撞上疾驰而来的车子,倒地昏迷不醒;又仿佛看到,我失足跌下高架桥,像个臭鸡蛋烂得一塌糊涂;还仿佛看到我痴痴呆呆得不认人,只会傻笑……

好恐怖、好恐怖的画面,足以使她胆战心惊脚下拌蒜了,因此她加快脚步,希望早一分钟看到缩在某个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我。

事态严重,苏小瑾不得不甩掉高跟鞋,边跑边四下观瞧,嘴里不住念叨:“坏了,事情闹大了,怎么跟良哥解释啊,如果夫人因此出了意外,良哥怎么活,我怎么活,庄夫人怎么活,到时,所有的矛头都会指向良哥,良哥一定百口莫辩,怎么办!怎么办!哎呀,这次怪我们,过于急躁,考虑不周。”

琪琪~琪琪~,我好像人间蒸发似的,任她们喊破喉咙、跑断腿也没有一丝发现,回应她们的永远只是偶尔吹来的海风。

吱~,空荡的停车场里传来刺耳刹车声,黑色宾利车飘移进车位荡起尘埃,尘埃未落车门已打开,陈正良纵身一跃而出,身后嘭得一声响车门关闭,捏紧钥匙,他脚下生风跑进门诊楼。

当这威武而健硕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不久,这里又停下阿斯顿•马丁DB9。嘭嘭嘭~,车门同样迅速打开,逸凡表哥迈开大长腿第一个冲出来,瞪着通红的眼珠子,带着浓浓的火药味儿,头也不回的“杀”去远方。阿秀和阿友跟下车,关上车门落了锁,两人不敢怠慢,寻着逸凡表哥的背景追了下去。

就在这时,那辆艳红如血的法拉利,像只受到惊吓的工蜂一样,带着凶残的气息停在阿斯顿•马丁DB9的身边。

多丽丝站到车外面,瞅瞅那边的洛佩旋,得意地笑道:“这热闹怎么能少了我们?”

“少了我们,还怎么往下唱啊~”洛佩旋不紧不慢地接了一句,又不紧不慢地关上车门。

“你的心思终究要现行了,到时,我看你怎么说~”多丽丝越想越气,银牙咬得咯咯响,巴不得撕烂情敌。

“终于要水落石出了,阿良,她是不是雪夫人就看今天,就看现在了,哼~,当我傻子,好哄好骗吗?我是不会给你们机会在一起的,有我在一天,你们就别妄想!雪夫人,雪夫人,你唯一的选择就是自己如何死法~,惹恼了我,就把你丢给我的男朋友们,这样享受得死去,你也算死得其所了,哈哈哈~”

天啊,又来了两道催命符,是嫌我的命长吗?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二百一十八章:真像假象 不是想象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为求真像 痴痴呆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