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零九章 无心偶遇 偶遇无心

  五架Helicopter组成箭头方阵,经过近五个小时高速飞行,伴着初升的太阳,如雄鹰般翱翔在波澜壮阔的海平面上。

  透过明亮的机窗,瞅瞅艳红如血的海平面,庄念梵眉头展得好舒心,捏捏手里的烟斗,他侧头问道:“阿祖啊,训导官都到了吗?”

  “是的阿梵,他们都到了。是昨天清晨到的,十位业界精英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祖叔微微笑着点点头。

  “嗯,小良子他们要吃苦头喽~”庄念梵笑得有点苦。

  “怎么你就记得自己的儿子吗?我的儿子也在啊,还有你亲侄子也在里面。”祖叔不乐意了。

  “是是是,你这个人就是爱较真儿,儿子是你的难道不是我的吗?只是,这次与往次不同,我在想,也许应该带机灵鬼儿一起来,不然,他们心不在焉呦~,哎阿祖啊,你可有好办法应对呀?”

  “没有。”

  “没有?就二个字?”

  “是的,没有。”

  “开玩笑,怎么可能没有?”

  “因为阿才也陷进了这个爱情的漩涡。”

  “阿才?喂喂喂阿祖,别告诉我阿才也喜欢琪琪,你知道……”说到这儿,庄念梵再也坐不住了,本来嘛,又多了一个像情敌一样的情敌,那他那宝贝儿子哪里消化得了?

  “知道,我知道,阿才更知道,但他说,从那一秒起,小丫头这股清泉他承包了。所以,阿梵,我现在更心不在焉了~,想想,买个小岛送他们完婚,或许蛮不错的耶~”祖叔飘飘他,甚是不屑一顾。

  “哎~”

  “哎什么!幸福是争取来的不是谦让给的,个人凭本事,再说了,哪里规定琪琪只能嫁给你儿子而阿才却不行!要知道,阿梵,机灵鬼可不在你的管束范畴呦~”

  “你!~”

  “怎么样?不防告诉你,我比你更喜欢那个玲珑剔透,水晶般的小丫头琪琪。怎么样啊~,你这个倔脾气的怪老头~”

  “喂阿祖,咱们可说好喽,年轻人的事我们不能人为干预。”

  “不能人为干预?还敢说我,你哪一天少干预了呢?许你就许我!”

  “你!”

  “哼~”

  得,这聊着聊着又杠上了,两位老人家一位胡子撅起多高,瞪着身边人,而身边人却眯起眼睛为儿子的幸福绸缪,对他不理不睬。

  ……

  三十分钟后,庄念梵乘坐的第一架直升机,稳稳地下降到标有一个红色靶心的、标号为一号的停机坪上,其余四架直升机轰隆隆响着飞去岛的另一端,在标有蓝色靶心的二至四号停机坪上降落。

  飞机停稳,庄念梵和祖叔走下飞机,坐进早就等在一旁的劳斯莱斯,车子随即起动,沿着堪与F1方程式跑道相较的公路,径直驶向五座华丽别墅中间的那一座的大门。

  ……

  是的,庄念梵是明智的,一年一次,为期一个月的集训是他有意而为之的。

  一是如日中天的事业要有接班人继承,使它发扬光大。当然,这个继承人偏重于陈正良,祖众才也是个理想的人选;

  二是和谐幸福的生活,需要强大的保障,才能劳不可破而安逸美满。那些缩在暗处、蠢蠢欲动的小人,时时虎视眈眈,时时肆意挑衅,危机一旦到来,那将是无比残酷,充满血腥的;

  三是年轻一辈需要凝聚力和向心力,需要增强信任和配合,只有知已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

  为此,他一掷千金购置私人岛屿,并耗时五年修建完成。这里所提供的平静与悠闲,连最幽静和田园化的城市住所都无法比拟的,因此,它也是这个庞大家族的最后的栖身之所。

  满腹经纶的寿叔给它起了个诗意盎然的名子—听涛苑。

  (上一部中,为保我岌岌可危的小命儿,陈正良曾动用这里给我修养生息,使我重获新生,能够再次如龙似虎的挑衅他高高在上的威严。)

  高出海平面二十英尺、近五万平的听涛苑,郁郁葱葱植被旺盛,似粒具有瑰丽色彩和高雅气质的珍珠隐藏海的一端,完美的与世隔绝,若要找它,恐怕你要动用高性能的卫星设备了。

  岛上建有受保护的三处海港和五处抛锚的地方。五分之一的沙滩面积,十处飞机和船艇着陆码头,二十条F1赛车般的道路,十幢功能齐备的豪丽居所,更有取之不竭的新鲜水源。

  一切一切都是那样完美无瑕。

  当然,集训选在这里是最明智的。

  世界一等一的高手被祖叔重金请来这里做教官,他们个个冷酷无情,仿佛不是地球上的生物一样,对爬不起来的你不会有半点怜悯。

  教导内容类似特种兵的规格,涵盖了体能和技能两个方面。

  体能训练被阿义称为魔性的激发。每天固定的项目就不下十种,比如二十公斤负重长跑,规定你要在三十分钟内跑完五公里的距离;做单双杠练习各二百个以上;八百米障碍不超过五分钟;一分钟内,俯卧撑一百个;七十斤杠铃手推六十下。

  还有额外的高难度:五千米高空跳伞你必须准确着陆;五公里的海域处,训导官会把你“无情”地丢进大海,让你自己想办法回岛上去,若你游不动或是抽筋什么的,那就等着喂鱼吧~

  即使你费劲巴力地做到这些,也仅仅是合格而已。接下来还有被阿义定性为魔性暴发的技能训练,当然,那是因人而异的。

  比如我的师傅阿忠,他需要重点学习枪械原理和格斗的至高境界,他巴不得把自己锻炼得无坚不摧,最好是刀枪不入就好了。还有各种交通工具的驾驶也是他的必修课,夸张点说,给个火箭他就能上天,给个潜水艇他准能潜个海给你瞧。

  再比如我的闺蜜阿德,他那超大容量的“大词典”,定要更新全世界高精尖高科技产品的使用说明才行,保障家里的安保设施,随时处于最优的状态,他还像个诸葛亮一样深谋远虑;

  逸凡表哥的任务是学会暗语和密码,信息的传递和收集,保障家族的最高机密时时处于高度无忧的级别。

  阿威要对冷兵器了如指掌,阿毫要对热武器知之甚多,阿仁和阿义一个是科学家、一个是物理学家。

  大块头陈正良就不用说啦,人家是全能王嘛,自然都要兼备,同时还要学习领导的艺术和统筹的管理,做台名副其实的海上航标灯,高瞻远瞩得完美无缺。

  吼吼吼~

  ……

  浅水湾的早晨是明媚靓丽的,看上去清清亮亮,整个世界似乎都是透明的,让你从心里往外感到轻松欢喜。

  “吃早餐喽~”郝姐一声响亮的呼唤,宛如吹响的魔笛,把我的人和我的魂儿一起召下楼,我像阵卷起的旋风眨眼间来到她跟前,搂住她结实的腰,像只树懒一样贴着她。

  郝姐没理我只是咯咯笑,像是对我说,又像在自言自语:“哎呦呦~,我看看啊,今天的早餐吃什么呢?黄色的豆豆、绿色的菜菜、红色的胡萝卜,哎呀,今天的早餐好缤纷、好清淡呦~”

  我从她健壮的后背探出半拉脑袋,眨眨乌黑而闪光的大眼睛,然后发出一声动人的猫叫给她听:“我要肉肉,我要鱼,喵呜~~~”

  郝姐手臂往回捞,搂过身后馋嘴的“小猫咪”,乐得她大声笑:“哎呦我的小奶娃~”

  “郝姐~嘻~”

  “快坐下,吃饭啦~,那,给你筷子。”

  “是~~~,咦?郝姐,逸凡表哥去哪里啦~,还有阿威和阿毫,怎么也没人影了呢?”

  “噢是这样,琪琪美女,先生他们出差了,昨天凌晨走的。”

  “凌晨?哎哟逸凡表哥好差劲哦,出门也不向人家道个别,哼~”

  “就是,坏人一个,对不对?这样好了,你呀,多吃些,多攒些力气,等他回来‘大刑伺候’,好不好?”

  “好~~~”

  “嗯,这就对了,来,开饭~”

  “哦是~”

  ……

  早餐过后,凤铃陪我到花园看书。

  不一会儿,李姐举着电话乐呵呵地走过来:“琪琪美女,先生要跟你讲视频电话呦~”

  “谢谢~,嘿~”说着,我从座椅里一跃而起,接过电话放在小桌上仔细瞅。李姐和凤铃笑笑转身离开。

  不等我开口,逸凡表哥首先问:“琪琪,你吃过早餐了吗?”

  “嗯,吃过了,你呢逸凡表哥?也吃过了吗?”

  看到我那帅气的白马王子,好开心哦~

  “恩,我也吃过了。噢对了,听我说琪琪,我这次出差要一个月后才能回来,这期间,你不要出门,还要听郝姐的话,乖乖在家等我,知道不知道?”

  “嗯,我知道,你放心。噢对了逸凡表哥,你好差劲呐,出差也不来道个别就没影了,我一早起来在卧室里等了你好久,你也没来叫我吃早餐,逸凡表哥你好差劲哦~,你跟凝萱姐姐一样,动不动就丢下我,坏蛋坏蛋~”

  “噢是嘛?对不起琪琪,是我忽略了,对不起对不起,琪琪我……”

  逸凡表哥的“我”还没讲完,屏幕一抖现出阿德英俊的脸。

  “喂喂喂,哪里有那么多的坏蛋呀,我听了可生气哩~”

  “德哥哥!哈哈~,见到你真高兴,噢是这样的德哥哥,刚刚没有说你啦,你别生气嘛~,怎么?你也出差去啦~”

  “对呀对呀,没想到吧,你可要乖哦,小心我查岗,不听话,我就不送礼物给你喽~”

  “那我要听听礼物是什么,再选择乖的程度。”

  “不能讲的,总知是份你想不到而又是你最想要的,懂了吗?”

  “好吧好吧,信你一次,德哥哥你不许骗我,不然的话,小心我告诉师傅~,我可是有人疼、有靠山滴呦~”

  “哎哟喂呀~我好怕怕~~~,哼~”

  “哈哈哈~,德哥哥,你的样子好好笑哦~,哈哈哈~”

  笑着笑着,视频中的头像又换了,那是神采奕奕的阿忠正咧开嘴笑得开心哩~

  “咦~,我好像听谁提到我喽?”

  “师傅师傅~~~,哈哈哈~,师傅~,才说到你就现身了。难道,你也出差啦?怎么你们一夜间都出差啦?”

  “对呀对呀,我们在一起的,小妹,嘿~”

  “忠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你知道的,我还没出徒呐,你的本领我还没学够哩~,不要动不动就消失好不好?咦,不如这样忠哥哥,你一个人请假回来吧,怎么样?好不好,好不好嘛~师傅师傅~”

  “噢,原来,我在你心中那么重要啊,哎哟小妹~,听你这样讲,我可高兴死了,开心死了,睡觉都要乐醒了耶~,简直,简直,哎呀,没词儿形容了,小妹~”

  “忠哥哥你只管开心、只管高兴就好了,千万不能死,没有你,德哥哥会欺负我,笑我是钝猪的。”

  “放心小妹,忠哥哥不会死,而且,听我悄悄说小妹,我有手必杀技是专门为阿德练的。”

  “哇真得吗?啊哈哈哈~太好了耶~耶耶~~~,忠哥哥你是全世界最强的男生,最棒的师傅,最好的哥哥~,忠哥哥~”

  我兴奋到了极点,再也坐不住了,心里像装了一万只百灵鸟,捧起电话又蹦又跳得啾啾叫:“教我教我,忠哥哥,我要学,我要学,教我~,看我打败德哥哥给你瞧~”

  “……”

  忽然,手机没动静了,像睡着了一样,我拿起手机晃晃,直犯晕。

  “咦?手机怎么没声儿啦?坏掉了还是没电啦?都不对呀?为什么只看见蓝天和大海呢?好奇怪?”

  “……”

  “忠哥哥?忠哥哥?”我试探地轻声叫。

  “……”

  “德哥哥?”我忍不住加大音量叫。

  “……”

  “逸凡表哥?快出来快出来,跟我聊天啦逸凡表哥,你不理我,我要生气啦~,逸凡表哥~~~~,你再不出声,我就不乖啦~,逸凡表哥~~~~”

  这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嘛~

  “……”

  “喂,你们,怎么这样!不声不响的就结束了吗?什么情况?出了,什么事了吗?要报警吗?喂~~~,就算报警,我也要知道发生什么了嘛~,喂~,有没有人在啊~”

  “……”

  “逸凡表哥~~~~”我改成了凄厉的叫,甚至“准备”好了眼泪。

  “……”

  正要发飙,陈正良笑眯眯的出现了,背景也换成了卧室的样子。

  “老婆~”他一声鬼叫,吓得我一激灵,手机差点滑到地上。我眨眨眼,瞅瞅他,大概愣了三、五秒的样子,忽然放下电话,像被针刺到一样跳离座椅,一溜烟儿绝尘而去了~

  ……

  不出门就不出门,无所谓,反正我也不想出门。大不了,在家里围着花园骑几圈自行车,再加上还有凤铃和安港生他们陪我说笑、玩游戏、看电影,倒也不孤单寂寞,不乏味无聊,最主要是没人管我吃多少冰淇淋,但前提是游戏要赢,若是输了的话冰淇淋就要少一勺~

  哈哈哈~

  ……

  吱~,吱吱~,大门的门铃响了耶~。

  郝姐走过去,通过视频查看外面的情况,看到停在门前的艳红如血的法拉力,还有车上的人,她吊吊嘴角应承道:“噢,是你,多丽丝小姐,你好。”

  “看到是我还不开门?还要我在门外等多久?”多丽丝鄙夷地神态里充满了百分百的不耐烦。

  郝姐依然保持着她平淡的笑容答道:“请问多丽丝小姐,你来此有何贵干啊~”

  “有何贵干?这是你一个下人该问的吗?”多丽丝开始咄咄逼人了。

  “噢,那恕难从命。门是一定不能开的。”郝姐还在淡淡的说、浅浅的笑给多丽丝看。

  多丽丝气得直拍方向盘:“哎~,什么态度哇你,我告诉你,我是来找我未婚夫的,你挡着不让我见他,小心他知道生气,责罚你。”

  “噢是吗?你不提我倒忘了,先生不在家耶,而且先生有吩咐,闭,门,谢,客,谁也不准进来。既然你是他的未婚妻,那你一定了解他的脾气有多大,我一个下人怎么敢违背呢?”

  郝姐这几句不瘟不火的话,噎得多丽丝干张嘴说不出一个字来,当她费了好大劲使自己气喘均时才发现,视频器已经黑屏了。

  “呃!”瞅瞅身边的洛佩旋,多丽丝别提有多懊恼了,仿佛全世界都欠揍一样,凶巴巴得开着她的法拉力调头走了。

  香车美女,从古至今都充满香甜的诱惑,成为钢筋水泥的城市里,一道不可多得的靓丽风景,不觉得,人们总会多看几眼饱饱眼福,愉悦一下麻木的身心。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二百一十章:有口有心有备有患

第二百零九章 无心偶遇 偶遇无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