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零四章 凝萱之喜 逸凡之忧

  天,黑得像锅底的灰,盖在头顶上有些喘不上气。

深夜十一点,鸦默雀静万籁俱寂,高大巍峨的大浪湾更是恬静一片,灯一盏盏得熄灭,只有壁灯闪着橘黄色的光晕留下来值班,所有人都回了自己的房间。

忽然,有两条鬼魅一般的黑影一前一后出现了,他们缩手缩脚,像个贼偷似的在房子里东游西荡,打破了这里原本的安逸,徒增些紧张的气氛。

什么情况?难道?一年前大房子里的血腥要重演吗?

当然,这两个人的行踪一直都在监控之下,一台台红外成像仪早将这些影像清晰得呈现给这里的主人,拉响无声的警报。

大浪湾的安保系统绝对是一流的,特别是夜里,只有米粒的十分之一大小的空隙交织成热感红外线网,从大门延伸至家里的每一处,布满所有空间。

交织的每个点都可成为一千伏特电压的发射点,准确无误而又轻而易举地击倒来犯之敌,或直接变成烤焦的面包片也行,这全看发射人的心情好与不好罢了。

不和谐的序曲化作雷鸣闪电,敲响心中的金钟战鼓。

咚咚咚~,机械战警第一个发出警报,暗号联系阿德后,他退进陈正良的卧室,三秒后阿德闪进来,三人汇合,通过暗门进入祖叔的卧室。

祖叔没有停留,带着他们再次通过暗门进入升降电梯,电梯关门迅速下降,五秒钟停稳开门,爷儿几人鱼贯而出。

顺着五米宽六米高的大理石甬道走三十步,通过气味和体温两种安全系统识别后,即可进入一个近百平左右的宽敞而明亮的密闭空间,空间被屏蔽系统覆盖,所以不易被外界发现。

放眼望去,满眼全世界最尖端的高科技产品,设备通过卫星接收信号,收发装置是个类似避雷针形的天线,放置在屋顶烟囱的砖缝中。

此刻,庄念梵已在座,他身边忙碌着寿祖的身影。

“有异动~”祖叔满腹疑惑地走过去,拉着寿叔坐在庄念梵身边。

“是的~”庄念梵点点头,亮晶晶的双眸格外有神。

陈正良大手一挥似有千金之力,外面所有的影像立即360度无死角得高清晰的呈现出来,热感仪自动跟踪影像划出其行动的轨迹,数据测算仪开启自动计算模式,一行行罗列出来人的性别、身高、体重、年纪、是否携带武器和生化武器等等基本信息。

突然,阿德满腹狐疑地指指影像:“咦!这个身形……怎么看上去……有些眼熟呢?”

“啊?眼熟?”他的话足以使大家一惊。

陈正良将手臂举过头顶然后停在空中,张开的大手收成拳,镜头迅速拉近,你可以看清来人衣着的纹理,还有脸上的汗毛孔。

哎呀天啊~,原来是这两位~,虚惊一场。

好啦,既然这样,不如咱们就好奇一下,看看吧~

嘿~

……

当然,这二位最眼熟不过了,因为一个是逸凡表哥,一个就是我嘛。至于我们为什么这样鬼鬼祟祟,那还要从今天下午说起。

吃过午餐,我赖在凤铃的卧室里不肯走,定要她陪我聊天。

凤铃,光听这个名子你就能想到她的样子,一定是个即伶俐乖巧又冰雪聪明的女孩儿,是的,这正是我喜欢她的原因之一。

凤铃,台湾人,身形小巧皮肤略黑,年龄与我相仿,过肩的长发前几天给剪了,变成齐耳短发,看上去像只百灵鸟活泼轻巧,她爱说爱笑的样儿有点像阿美的人品,来浅水湾之前她一直住在台湾。

她说我仗义豪爽,喜欢我义薄云天的样子,我们脾气相投近而惺惺相惜,这些日子混在一起,很快结成无话不谈的知心闺蜜~,而且,她,绝对,绝对,是我的死党一枚哦~

我喜欢听她讲台湾的风土人情,喜欢听她讲闽南话,喜欢听她用略带稚嫩的声音唱童谣,尽管我一句也听不懂,硬是要跟着她哼哼唱,调跑得一塌糊涂自然不用说,那弯拐得如此执着,总是能把她带进死胡同里出不来,每到这个时候,她总是美目流转,发出如山涧清泉般咚咚欢畅的笑声。

这不是,正当她不厌其烦地纠正我跑到天边的音调时,逸凡表哥敲响了房门,凤铃跑过去打开门,逸凡表哥没有进来而是招招手唤出我,回到卧室,屁股还没坐稳,就被他牢牢抱住。

“琪琪~,我们回家吧,你都住一星期了,还没住够哇~差不多了吧,放着自己那么舒适的家不住,而是来打扰别人多不好哇~,琪琪,该回家了吧~,嗯~~~”他撒娇耶~,生硬的样子好好笑哦~

他一本正经的低声说:“哎呀琪琪,不要笑了嘛,我在跟你说正经的,这里不比别处,有禁区的,比如书房啦、卧室啦、还有uncle、祖叔和寿叔的身边,他们若没有叫你,你是不能随随便便靠过去的。”

“而且这里的规矩也好大的。”他又掰掰手指头:“大声说笑不行、喝汤出声不行,光脚跑不行,踩得楼板蹬蹬响不行,顶嘴没礼貌不行,随便出门不行,我都不敢轻易住进来的,你知道不知道。”

最后他戳戳我的脑袋:“像你这样没心没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小心触霉头挨板子,打得你屁股开花儿,到时,连我也救不了你哦~,傻瓜。”

“傻瓜你还要带回家,不是更傻吗?”

“没办法啊,中了你的毒,怎么办呢?”

“你就练个百毒不侵的功夫抵抗呀~”

“好啊,但我要吸取你的精华才能练成呦,嗷~”

他边说边像头饿狼似的扑倒我,吓了我一大跳,我的妈呀,这是练得什么功呀~

当然,我怎么会让他得逞呢,只需身子轻轻缩缩就能滑下沙发,逃出他的魔掌。他不甘心地追过来还要抱,我跑得慌左脚拌右脚,一头撞进他的怀,他像中了大奖一样嘎嘎笑,压在身下送上热辣辣的吻。

我的天啊,这一连串的动作如此顺畅跟设计好的一样,弄得我晕头转向,稀里糊涂地被他吻了好久。

他的吻又带我上了美妙的天堂。

在那里,我又看到让自己变成情痴的白马王子,那位明眸皓齿品相极佳的白马王子,他抱起我,伸展华丽的衣裳下丰满的双翼,遨游在五彩斑斓的世界,踏着彩虹铺成的天路,穿过漫天飞舞的玫瑰花瓣,在会眨眼、会发亮的小星星的追随下,飞进古老而神秘的城堡……

“琪琪~,我们回家啦~,现在,马上,好不好?嗯?”他的甜言蜜语把我带回现实世界。我眼在笑,心在笑却冲他摇头。

“不要不要~”

“为什么?”

“这里的菜好吃。”

“那把厨师傅也带走。”

“uncle不会同意的。”

“拿咱家厨师傅换。”

“厨师傅不会同意的。”

“让阿威上绳子绑走。”

“这里房子漂亮。”

“我去换装修。”

“我喜欢下棋,uncle总是找我下棋的。”

“啊~,……那个,哈,‘总是’,也就是说有时你不想,不想呢,就说明你烦,烦呢就一定厌恶……,噢你惨了,我要去告诉uncle,告诉大家,说你烦!”

哎~,怎么这样,歪曲不说,还那样理直气壮!!!

见他真得要出门,我慌了手脚,一猛子扑倒他压住顶他的额头,没想到他学聪明了,竟然躲开了,执着的要往门外走,我跟过来从后面抱住他的腰,像个铁坨似的坠在地上,他一点点蹭向前走,我的天啊,你要不要那样执着啊~

正在这时,他兜里的手机哇啦啦地响起来,他赶忙扶起坐在地上的我看手机:“咦?视频电话!?……哎哟,是凝萱耶~”

我硬是顶开他的脑袋,霸占来手机,兴奋地叫:“凝萱姐姐~,凝萱姐姐~”

视频里显出凝萱姐姐挂着红晕的幸福的小脸庞,她眉开眼笑地说:“琪琪~琪琪~,我的小妹妹~,你好吗?姐姐好想你哦~,快快快,琪琪快告诉姐姐,这些天你过得怎么样,好吗?想姐姐了吗?嗯?”

“想想,当然想,想得不得了,我过得很好,只是,凝萱姐姐你过得好吗?你现在哪里呀,每天都做什么呀,还有还有,凝萱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都快要闷死了耶~”

不等凝萱姐姐答复,屏幕忽然一闪,显出阿美靓丽的脸庞,她瞪大眼睛凶我:“哎哟哎哟,琪琪,怎么你眼里只有凝萱姐姐吗?不记得我了吗?嗯钝猪?快叫我!”

“阿美~阿美~,阿美~,阿美~”我乐得眯起眼。

“不对不对~,叫错了钝猪。”阿美摇摇头。

“?”我眨眨眼。

阿美隔着屏幕指指我:“告诉你钝猪,听好,现在我是你的二姐了,知道不知道?快,叫姐姐,没规矩。”

“啊?为什么?”我晕,这都是什马跟什马呀?这不几天的功夫,变化也太快了吧~,歪头瞅瞅身边端坐的逸凡表哥,他一直在嘿嘿笑,很显然,他是知情的,却没跟我讲?

刚要问,话到嘴边,可巧手机里传过来阿美银铃般的笑声,她还故意捧起凝萱姐姐的脸亲亲,看得我好羡慕哦~

“好吧好吧,看你钝得那个样儿,我就发发慈悲告诉你,不让你猜了!”

她的话打断我的思路,只好先放下不提。

“告诉你,昨天,爸爸正式收凝萱姐姐为义女啦~,我们在最大的教堂里举行仪式,仪式好隆重哦~,红衣教皇亲自主持,他身边站的教皇随行团、各国主教团有100余名主教哩~,上千人盛装观礼,uncle还发来电贺,aunt、汤叔和果叔、还有阿苹、阿修、阿珍共同见证,仪式庄严而肃穆,亲切而祥和,唱诗后还敲响大钟,感动得我们都哭了耶~”

我惊得说不出话来了。在拍大片吗?

阿美沾沾泪花,满面含笑地继续说:“凝萱姐姐给爸爸叩头、上茶,我们对拜正式相认,爸爸摸摸我们的头,送给我们每人一只玉石珠花,愿我们姐妹并蹄双开,相依相伴幸福一生。”

说完,她举起珠花在我眼前得意地炫耀,凝萱姐姐也晃晃珠花,还沾沾眼角的泪。要不是逸凡表哥替我擦去泪花,我都没注意到自己如此感动。

“所以呢~”阿美吊起嘴角:“琪琪你要记得,我是二姐,从此你不可以要大姐专宠,吃的、喝的、使的、用的等等等等,统统都要问过我。去哪里要向我汇报,有心里话更要告诉我。”

“啊!”我张大嘴,费了半天的劲儿只发出一个象声词。

“还有,表哥也要分三份,懂不懂?”阿美边说边笑,冲凝萱姐姐眨眼。

“什么?”我彻底被她雷倒了。

“还有,最最最开心的是,姐姐答应我随她嫁。你不听话,我们就不要你啦,听到没有?到时候你嫁不出去,可不关我们的事呦,是吧大姐~”

阿美双手合十幸福地放在脸上,但她的冷嘲热讽说得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怎么听怎么好像这些幸福都跟我没关系似的。

“不行不行,嗯~,你们这么好,那我怎么办,凝萱姐姐~~~~,你不要我了吗?难道你有了阿美就不要我了吗?不嘛不嘛~,姐姐~,我不依~,阿美是你的妹妹,我也是呀,我怎么办怎么办?还有还有,凝萱姐姐,我不要做小三儿,我也要随你嫁,好不好,带我啦,带我啦~,姐姐~姐姐~”

我急得都要掉眼泪了,他们还在嘎嘎大声笑,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不等凝萱姐姐答话,阿美像只八哥又抢着说:“不许这样跟姐姐说话知道不知道?她把表哥都让给你了,怎么你还不知足吗?得陇望蜀的家伙。”

“那我拿表哥换姐姐可不可以啊!”

这句话一出,她们简直笑喷了。

“好啦好啦阿美,看看你,快把琪琪招哭了,琪琪~,刚刚阿美逗你的,别当真啊,不过,二姐这件事可是真得呦~”

凝萱姐姐终于开口讲话了,做了个笑眯眯的和事老。

“其实,这不能怪我们,我们原本要带你一起的,是表哥说你不想去,愿意留在家里,才没带你。”

“啊?我没有说过啊?”我甩过脸,眯起眼,箭一样的目光盯向逸凡表哥那张还在嬉笑的脸:“你?是你对不对?你问都没问我的意见,就替我做出决定吗?大坏蛋~~~”

啊~,手机传来一声尖叫后屏幕只显出阿美的四根纤纤玉指,我还在纳闷间,屏幕又亮了,显出凝萱姐姐红一阵白一阵的脸,随后传过来阿美的几声干咳。

“噢对了,那个,姐姐我们走吧,船好像来了,我们不是说好去潜水吗~时间好像差不多了耶~”

“噢对呀,你不提我都忘了,还是你机智,脑袋好使,哎你的东西备齐了吗?”

说着说着,俩人若无其事地站起身走了,不足一秒后手机黑屏了。

这,这都是怎么回事?丢下我就这样走了吗?喂~~~~谁来给我解释明白!

“哼!”我丢下手机扑过去,紧紧捏逸凡表哥的腮帮子吼道:“你这个大坏蛋,一定是你干得好事,坏蛋坏蛋~~~”

逸凡表哥一看事情败露,只好攥住我的手,低声下气地求饶:“哎哟哎哟疼~,我错了,对不起,原谅我吧,疼~,脸麻啦~,要掉啦~,哎哟哎哟~”

“不原谅,不原谅~,你欺负我,你这个大坏蛋~”气得我简直没词儿可用了,索性一屁股坐在沙发里,吧嗒吧嗒掉眼泪。

“哎呀琪琪我错啦,不哭了啊,我道歉,其实我是想你留下来在我身边嘛,看在我没什么恶意的份上就原谅我喽,好琪琪,不哭了,我错了。”

我闭着眼硬生生得往外挤眼泪,一双手噼里啪啦得胡乱拍。

他额头直冒汗,一个劲儿地点头哈腰,作揖赔礼,眨眼卖萌,围着我团团转,把能想到的招数、能用到的招数统统搜罗出来,一样样地使出来。

他这样嘻嘻哈哈得没正形儿,越看我越来气,于是我跳起来离开他,委屈地说:“你欺负我,我要去找uncle评理,我再也不要跟你讲话,再也不要跟你回去啦~”

我的毅然决然吓得他当时没了脉,哎哟天啊,这三样,哪一样都足够让他绝望得了。

“哎琪琪,好乖乖,等一等,等一等,咱们再商量商量呗~,琪琪~,啊,我错了,我保证改过不再犯,求你发个机会给我,我一定不再犯。”他跟过来抱紧我不放手。

我不依,在他怀里挣扎,像头拦不住的公牛,看看就要冲出门了……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二百零五章:男神女神 戏说排行

第二百零四章 凝萱之喜 逸凡之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