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九十八章 约会告吹 不欢而散

  早上九点,港岛大浪湾道5号,庄府。

化上美美的妆,我像只春天里的花蝴蝶,轻盈地飞下楼,满心欢喜地赴许家林的约会,一起去看恐怖电影,谁知,却给陈正良这个没眼色的大块头堵在大门口,哪里也去不了。

“衣服换好了!太好了!跟我来!老婆,我有心里话跟你说。”他边说边要攥我的手。

虚伪的家伙,哼,以为自己扮成招财猫的样子,就人见人爱了吗?切~,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不要。你让开!”我背起手转身跑。

“给我站住!”他攥住我的手的同时目光也变得严厉起来。

“放手!”我声音即轻又冰冷。我不怕他了!从这一刻起,他的威严对于我来说,不过是戴在脸上的面具罢了。

陈正良的眉头攒动,心小小地震动了一下,他拉我坐进沙发,注视了我好久才低声说:“告诉我,你在气什么?”

“气!哼!你吗?你认为,你值得吗?听上去真是好笑。我告诉你,不想跟你谈什么,而是要出门去,你管天管地,管不着我,少跟来。”我轻蔑地笑笑,站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不行!没我的许可,你哪里也不能去,更不许去。明白了吗?”他不肯罢休,两步跟过来晃到我眼前。

我不理他绕过沙发,提速往门外跑。没想到,他提速更快,害得我差点撞到他的怀里,还好我的制动系统灵敏,及时刹住车,呃,好险哦~

“你干嘛~,让开啦~”我急得直跺脚,固执的大家伙,谁要听你的摆布啊!

“我说过不许出门。”他冲我瞪眼睛。我的不安分最终惹怒了他,他忽然伸出双臂强行搂住我,一声吼:“过来!”

“啊!~”我吓了一跳,龇牙咧嘴得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没逃出去。

这时凤铃跑过来,看看剑拔弩张的我们,怯怯地说许医生已经到了,剩下的话,她咽了回去,因为客厅里的空气太紧张,太压抑,她生怕自己的哪句话说得不小心,变成导火索,引爆这箱子火药,大家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旁边的阿德和阿忠也是一脸的为难,心想:得!这对冤家又杠上了,没法劝!真没辙!

“阿德,告诉那位许医生,今天她不出门。”陈正良替我做出回答。

“是,良哥!”阿德应承着陈正良,他看了一眼拧在一起的我们,又看了一眼犯愣的阿忠后转身离开。

这句派头十足的话,点燃了我胸中的怒火,它像投下的原子弹一样,在我心里轰得一下炸开,一朵黑色的蘑菇云瞬间升腾起来,我变成红眼睛的魔女,要发飙了。

“不许去!”这三个字,可是费了我好大的力气才喊出来,因为他的双臂实在搂得太紧,我跟本没有空间喘气。

阿德没理我,只是脚步略迟疑了一下,还是向门外走去。

“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王法啦!难道我的自由,在你的眼里就只值一句话吗?”

“说对了!你只要不折不扣地执行就好了!”

“不要执行,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放开我!快放开我!”

“这个我说了算~,你不安分就不行。”

“嚣张的家伙,我灭掉你的气焰。”想到这儿,我张开嘴,狠狠地咬他的手臂。

哎!~阿忠第一个看到,他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一声惊呼引得阿德停下脚步,回头向这边张望。

呃!~他痛得恩了一声,最终放开了我。

我不再讲话而是丢下他们趁机向门外跑,谁知陈正良不甘心,他也不讲话,跟上前一把搂住我的腰,将我再次裹回他的身边。

“噢不!~”

他这样苦苦纠缠,自己实在难已脱身,我因此变得心烦意乱,猛然间,我的脑袋冲动,再次使出格斗术对付他。

说时迟,那是快,我抬右腿,屈膝,折成九十度,骤然发力,顶他的要害。

啊!~阿德和阿忠见此情景,同时张开嘴唱出高音阶,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

陈正良果然不是吃素的,这家伙太不简单了,简直就是格斗王,竟能在万分之一秒内反映过来,并伸手挡下我膝盖的攻击。

结果,我再次败下阵来。

啊!~好痛!~膝盖如同撞到铁板上而落在地上的高脚杯,摔得稀巴烂,我甚至听到了自己的膝盖骨,嘎啦啦裂开的声音。右腿立刻变得麻木失去知觉,整个人也因此失去平衡,扑通一声重重地坐到地板上。哎哟!~眼里转出委屈的泪花儿,忙伸手去揉自己那可怜的膝盖骨。

陈正良发怒了,因为我又对他动了武吧超,他两眼冒火,两太阳穴鼓起来多高,气咻咻地瞪我,吼道:“呃!~力度还真不小!造反了你!”

我没空儿理他,全身心地安抚自己那可怜的膝盖骨。

“阿德快去传话。”他又一声吼,然后夹起坐在地板上的“败将”,转身回他的卧室。

“噢是!~”阿德急匆匆地跑走了,阿忠看看四周挠挠头,一脸的无奈,回了自己的卧室。

外面,许医生自然是无功而返,他不愿与阿德多说,只是给凤铃打电话求证后阴沉着脸走了。

里面,陈正良的卧室里面,可闹开了锅。

约会被大块头给搅黄了不说,还成了他的手下败将,我恼羞成怒地在他的身下顽强抵抗。

他气得浑身直抖,用两根手指夹住我的双手放在床头,双脚夹住我的双腿,固定住我的身体,瞪起牛铃一样的大眼睛吼我。

“行啊!长本事啦!动不动就敢用格斗术攻击我。恩!!!”

“就是长本事啦!怎么样怎么样!!!谁让你挡路,谁让你管我!”我拧着脾气不甘示弱地大声顶嘴,像条刚打上岸的鱼奋力扑腾。

屋里嗡嗡嗡的争吵声,足可以掀掉房顶了,引得凤铃、小慧,阿德和阿忠全都屏气凝神地驻足关注。

“阿德,你说这怎么办!”阿忠急得手心直冒汗,不住地搓。

“怎么办,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阿德急得直捶墙。

他瞪了一眼阿忠责怪:“是你不对!你怎么教她顶要害的格斗术啊!还好良哥身手够快,不然变太监了,那今后子孙万代的事可就甭想了。我看祖叔板儿下的屁股,马上就变成你的了。你呀,你至少也要扒一个月养伤。你小心啦你!”

“哎~,说什么啊!你别乱讲话!这招可不是我教她的。”

听了阿德的抱怨,阿忠满心的委屈没处诉。

“还敢说不是你!那么凶狠刁钻、强悍有力的招数,一看就是你的路术。”阿德一连串的抱怨却说得有理有据。

(不是不是,不是师傅教的,我声明。那是从电视上看来的,不过套用阿忠的路数罢了,这就叫活学活用,嘻!!)

“喂!~我……”阿忠还想说什么,却被屋里传来吼叫声给打断了。

“谁允许你随便出去约会,吃什么冰激凌,看什么恐怖电影!想造反吗你?嗯?”

“就是要造反,就是要造反。你不同意的,我都要去做。怎么样!!!”

“顶嘴!信不信我拿绳子把你捆起来,锁在卧室里。”

“好啊!你有本事就捆我一辈子!锁我一辈子!”

“你!你!混球!讲不通道理的混球!”

“你是个大混球!不可就药的大混球!”

“天啊!良哥怎么成了大混球啦!”阿忠听得有些惊,瞟瞟身边的阿德,继续感叹道:“他这辈子也没遇到过这么胆儿肥的人呐!”

“哎哟!接下来要如何收场啊!”阿德晃晃头,没理阿忠。

凤铃与小慧对视,两人默默低下头,默默听。

“你放开我!放手!”我尖声大叫,发泄不满。

“你给我认错,道歉!”他的低吼,震得屋里嗡嗡地回声,硬生生扎人耳膜。

“想得美!我没有错,就不道歉,我不要,不要不要!!!”我高傲地昂着头,不可一世地瞪他。

“你嘴硬,不把我放在眼里,当我不存在吗?”

“你是你,我是我。我从没有许过你,你凭什么管我。”

“好!你这个桀骜不驯的小怪物,我就不信你不求饶!”大块头说完这句话,突然收起暴怒的神情,换了一付柔情似水的情肠。

他低下头,张开嘴,猛然含住我的唇瓣,强行灌注他的情爱,而我,瞬间就掉了进去,不能自拔……。

屋里嗖地一下静下来,一股暖暖的、甜蜜的味道油然而生。

“老天啊!~终于安静下来了!”门外的听众大大地松了口气,或靠门或靠墙得瘫软下去。

过了许久,陈正良的唇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我的唇。

“老婆~,好老婆,不生气了好不好?我们不闹意见了好吗?嗯?”他低低的言语来到我的耳边轻声诉,好像春雨滋润初春的大地。

“啊!~他的吻,太美妙了,他的世界,太令人向往了。”我喘了好久才回过神儿来,回到现实的世界里,看着他,笑成一朵带着露珠的幸福的玫瑰花。

可是,洛佩旋的眼泪却在这美好的时候,像根刺一样插进心里,让我如鲠在喉,吐不出也咽不下,刚刚情爱的热浪变成了冰冷的雪山。

“你喜欢吻我?”我的眼神平和了许多,但有些东西是大块头读不出来的。

“嗯!!”他点点头,满足而又兴奋。

“……想要我吗?”

看着他,我妩媚一笑,樱桃唇里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粉嫩的双臂带着爱的信号,挂在他的脖子上,亮晶晶的大眼睛放出迫切等待的高压电。高压电的高磁力足以使他心痒难耐,热血沸腾咕嘟嘟,像只斗得正欢的牛一样激情亢奋。

“是!”他再次点点头,眼里泛起少见的亮光:“你答应了吗?我会让你做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他边说边幸福地眯起眼,用力搂紧我:“噢!~我的小怪物!你让我欲罢不能了!”

“欲罢不能?……你对多少个女人欲罢不能?又有多少女人为你欲罢不能?”我的这句话,惊得他双臂一抖,不由得倒吸口冷气。

“我……”他犯楞。

“我的吻像方芳吗?情意像苏小瑾吗?身材像洛佩旋吗?”

意外,太意外了,他感到一阵寒冷从头顶贯穿到脚下,他终于知道了,我这样闹不是吃醋而是伤心,接下来将是断意。

“什么?你说什么?”他好无奈。

“我在说,你为什么不继续与方芳的恋情呢?你为什么不娶对你情深意切的苏小瑾呢?你为什么不留下为你堕胎的未婚妻呢?她们不都是对你欲罢不能的女人吗?”

“你侮辱我,也是在侮辱你自己。”他无法遏制自己的愤怒,像只受伤的狮子,张开嘴强烈咆哮!三十尺的巨浪充斥他心灵的堤坝,一阵阵的心疼席卷而来。

“天啊!又吵起来了!”阿德看看阿忠,瘪着嘴小声嘟囔。

“这天下太平的要求真得很难吗?”阿忠叹了口气。

“侮辱!这两个字恐怕你不会吧!而你却把它丢给你身边的女人!”

“你!!!……好好好,我不跟你吵架,因为有些事你不知道,它不是你想像得那个样子。”

“当然不是我想像的样子,是我看到的样子。你现在一定很后悔,带我回你那个什么大房子了吧!”

“你希望我永远看不到这些真像,是不是!”

“你更希望我永远被你虚伪的外表而蒙蔽,是不是!”

“你要我永远活在你的掌控里,是不是!”

我越说声音越大,淌出委屈的泪水。

“不是不是不是!你要我怎么说你才明白!!!”他重重的语气跟他的双手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你做得永远比说得多!放开我!”我甩头,把泪水甩去腮边。

“呃!~什么情况!怎么又吵起来了!”阿德从地上跳起来,整个人贴到门边听动静。

“这才不过和平了五分钟呀!”阿忠小声絮叨,也跳过来听下文。

“天啊!~”凤铃和小慧却分头跑下了楼。

她们做什么去了?我和陈正良的矛盾升级了,我们会和解还是会分手?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一百九十九章:阿威救急 矛盾升级

第一百九十八章 约会告吹 不欢而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