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零一章 阿德讨情 阿忠如愿

  下午二点,港岛大浪湾道5号。

为留住超级大帅锅阿德的友谊,尽快与他休好,我放弃午睡,屁颠屁颠地跑进他的卧室,像只招财猫似的眯着眼,硬搬过他的脑袋,死皮赖脸为他上药,并用我那超人般的智慧,又撒娇又卖萌得哄乐了他,嘿嘿!

阿德笑了,可我又犯起愁,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溜溜得嘟起嘴坐进沙发。

“怎么不开心?嗯?”他坐在我身边轻笑,仿佛看穿我的心思,一副洋洋得意的派头。

“德哥哥!~”我有些为难地瞅瞅他,像只小猫咪一样,娇娇的一声叫。

阿德的心被我叫得软绵绵的,所有的防线瞬间瓦解,乐得他眯起眼说:“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怕阿忠不原谅你,对不对!”

“咦!德哥哥你好聪明哦!我正是在为这件事犯愁哩~,你知道的,我好不容易才拜到他的门下,真怕他一怒之下清理门户,踢我出师门,再也不教我功夫了。德哥哥,我还没有出徒哩~”我一股脑说完心中的烦恼。

“恩,我看也是。你竟然对他挥拳头,可谓天下第一胆儿肥的人。告诉你,阿忠可是个超讲规矩的人,而且他小心眼儿哦~,说不定记你一辈子。”他肯定地点点头。

“我!!!”握紧他的手,我光眨眼讲不出话来,生怕他说的成了现实,心里更没底了。

“阿忠生气了,一定将你逐出师门,保不齐,他不会正眼再看你,别说师徒,恐怕就连朋友也没得做。”阿德瞟瞟我,说得好肯定。

“啊~怎么办!~怎么办!~,德哥哥,我,该怎么办~”

完蛋了,我真得没了主张,不错眼珠地瞅着阿德,向他求助。

“没办法啊,你说,从你进门到现在,有见过阿忠笑或正眼看你吗!没有吧~,我看呀,你的理想不久就要成为妄想喽~,想都别想有谁会收你为徒啦~”

“还有哦,你用他教的功夫袭击良哥,良哥原谅你,大家原谅你,不等于同样原谅阿忠,因为他教徒不善,疏于管教,庄老先生刚刚大为恼火,还严厉训斥他呐,看看板子就要到喽~,唉~,可怜的阿忠,屁股好无辜,这顿板子下来,至少也要趴个十天、二十天了耶~,唉~~~”

阿德摊开双手,束手无措地晃晃头,好像他有多为难似的,但他心里和眼里却藏着诸多幸灾乐祸的成份。

“德哥哥~~~”我信以为真,攥住他的手可怜巴巴的望他,像望着一个大肉包子,如饥似渴。

就这样望着、望着,阿德没了原则,摆出缴械投降的神态,拍拍我的手:“哎呀好吧好吧,我跟你去求情,保证阿忠不生气!这总行了吧~”

心愿达成!请表扬一下我仗义的闺蜜吧~

我裂开嘴嘿嘿笑,他也笑,还伸手指戳我的头教训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就这样,他牵起我的手,敲响了阿忠卧室的门。

阿忠没有午睡,只是靠在床头闭目养神,听到有人敲门,心中难免疑惑,赶忙起身穿鞋,走过来打开门,看到我们,他更是一惊,但看看阿德打来的暗语,他又明白一切,同时也做好思想准备。

阿德把我径直牵进卧室坐进沙发,阿忠关好门在我身边坐下,他板着脸一声不吭,像庙里供的菩萨那样庄严肃穆。

看得我心脏乱跳,没敢站起身,吭哧半天才说:“呃,那个,忠哥哥,对不起!”

说完这句话,我支愣起耳朵听动静,可足足过了一分钟,他都没吭声,我只好抬起头看他,看到的依旧是他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心里一下就明白了,他还在气我这个敢向师傅示威的叛逆徒弟。

但为与他合好,我只好壮壮胆儿,站到他跟前,眼前总是不停的闪现出他血灌瞳仁,一拳打飞我的镜头:“呃~,天啊~”

安抚住自己突突乱跳的小心肝儿,拉起他的手,弱弱得轻声叫:“忠哥哥~,对不起!我脑袋发晕向你挥拳头,我错了忠哥哥,对不起。你可千万别生气,别一拳打飞我,这里的楼好高哦!我会像飞出去的臭鸡蛋一样,掉在地上摔得稀巴烂的。”

这本是我的心里话,可他们却听得哗的笑出声。

哈~,时机来了!忠哥笑了耶~

趁他喜上眉梢,我赶忙把自己的脸扎进他的掌心里求和平,嬉皮笑脸地说:“忠哥哥~好哥哥~,我们和好吧!好哥哥~,有句话不是说,嗯,那个,噢对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吗?对不对忠哥哥~,笑一笑,我们和好啦,忠哥哥~”

阿忠没理我也没讲话,虽然没有收回手,脸色再次皈依佛门一点表情都没有了。

看看他还没消气,我继续软磨硬泡:“忠哥哥,笑一笑嘛,笑一笑嘛忠哥哥,那,你看这样好不好,如果uncle为此生气,那我去求原谅,如果祖叔动板子,那我求情,忠哥哥,你原谅我,我保证改过,我真得改过,行不行啊忠哥哥,我们和好吧~,求你啦,师傅师傅师傅~”

“哎呀好吧~,我不气了,但是,不许有下次,不然我就……”阿忠还在保持着他神圣的矜持。

“啊!~就怎么样啊~,忠哥哥!~”怎么还有下文呀,听得我紧张得咽了好几口吐沫。

他瞟了一眼阿德又看看我,低下大脑壳想了想,幽幽地说:“我也没辙呀!”

我噗嗤一下笑出声,欢喜连声地说:“我知道你疼我,舍不得不理我,是吧忠哥哥!”

这一刻,我好开心,压在心里的大石头终于移开,心里突然变得开朗透明,人也轻松多了,仿佛要飞上天的感觉,太爽了;这一刻,我变身了,变成一只大眼睛的小萌宠,对他摇头晃脑,百般讨好,卖萌求拥抱。

阿忠看在眼里爱在心里,带着疼爱眼神瞅瞅我,轻柔地说:“是的,我舍不得不理你。小妹呀,你也不气了好吗?”

“嗯!不气不气,都过去了嘛,对不对,嘻~。噢对了忠哥哥,如果我惹你生气,你会一拳打飞我吗?”

我真得真得好想知道这个答案耶,可他却只管抿嘴笑不答话。

阿德恰到好处地为他解围:“你?呵,你可真看得起你自己~,就你这二指宽的小身板儿,跟纸糊的似的又薄又脆,阿忠还用得着拳头?他的一根手指足能弹你回浅水湾!傻瓜!钝猪!钝得不得了的家伙!”

“你……哼!”我理屈词穷又不甘心,但放心,这怎么能难得住如此机智的我,有师傅在嘛~嘻~,只需要一个闪电的时间,我就有了好主意。

我瘪瘪嘴不理他,调回头伸出双手攥紧阿忠的大拇指,可怜巴巴地瞅着阿忠,娇滴滴地诉委屈:“忠哥哥~~,你看看他嘛,这个坏蛋总是欺负我,忠哥哥!~”

阿忠听了立马儿拉下脸,上下翻翻眼皮气咻咻地瞅瞅阿德,硬邦邦地说:“吆喝~,敢欺负我的人,阿德你胆儿肥呀你!嗯!小妹快来,拍他的屁股,要重重拍哦!”

话音未落,强悍的阿忠逮住呆萌的阿德双臂反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胁迫到床上,脸朝下死死按住。

“好耶!~,啊哈哈哈~”我眼里闪着蓝光,如头恶狼似的嚎嚎叫着扑过去,骑在阿德的大腿上,学着祖叔的样子,挥起双手拍他的屁股。

“啊!哎~~~”

等阿德醒过梦来,已经匍匐在床上,他见势不妙赶忙奋力挠腾,奈何阿忠人大力足,压住他动弹不得,再有我坐到他的腿上,他担心太过用力的话我会掉下来摔伤,所以只好自认倒霉空摆摆架式罢了。

但他还是不甘心地争辩道:“喂喂喂阿忠,放手,放手阿忠!快放手!呃!~你压死我了,阿忠阿忠!”

“不行!”阿忠边说边在手上加一程力度。

“钝猪,钝猪快住手!”阿忠不通融,阿德只好向我开炮。

“哈~,你还敢叫我钝猪,让你尝尝铁砂掌的威力!呀~呀呀呀~”

得,我也同样不通情达理。

他只好再转向阿忠,语气变得柔和多了:“阿忠阿忠,我们是好兄弟,你应该站在我这边来,放手吧!”

“哼!”阿忠一眼就识破阿德的小计谋,于是又加一程力度在他的手腕上。

手腕彻底被钳住,后背也被压死,阿德唯有直着脖子喊:“钝猪钝猪,我好心来帮你,你反过来欺负我,你,你小心我不养你,我,我把你扫地出门!”

“哼!谁在乎!你不养我,忠哥哥养我!”

“恩!我看行!阿德你就老实点吧!”

我们俩一唱一和心心相印,万般无奈的阿德以头撞枕头,大声叫苦:“没天理啊!太黑暗了!两个人欺负一个人,喂!不玩了行不行啊!~”

“没机会了!小妹用力!”

“噢!~来喽!~”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哈哈哈~

“原来女人发火时候的战斗力,仅次于奥特曼!呀~阿忠~”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哈哈哈~

“轻一点啦,轻一点,救命啊!~救命!~啊!~”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哈哈哈~

我好用力的拍,一双手由刚刚的通红变得麻木,从麻木又变得没知觉,不过,真得好过瘾呐~

“天啊~,天啊~~~,谁来救救我这个,这个,被机械战警挟持、又被头钝猪欺负,屁股要开花儿的苦命人啊~,呀~~~~,有没有人怜香惜玉啊~”

“啊~”阿德近乎绝望的救命声,在飙到高音区的时候,就像怕热的北极熊一口吞下块冰疙瘩似的开了叉,跑了调,听得人直起鸡皮疙瘩,汗毛一根根得直往起站。

软硬都不凑效,他竟然一口咬住枕头,像头狮子逮住猎物后大力地撕扯皮毛一样,叼起枕头瞪直眼,简直就是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眼看就要落泪了。

哈哈哈!~,我和阿忠笑得肚子痛,但还是没有停手的迹象,依然保持着强烈的进攻态势,打着闹着,哇哇叫着,更是没完没了地笑,欢快的笑声充满卧室,卧室里的所有的物品产生共鸣,奏出愉快的音符。

音符宛如催化剂使我们的热情高涨,又化做波光热浪冲出卧室,吓飞了落在树枝上的鸟儿,震掉了费劲巴拉才爬上树杆的毛毛虫。而后它又如同射出去的箭冲上云霄,凝结成一朵朵的白云,悠闲地飘去远方,渐渐消失在视线里。

就在我们玩得正happy的时候,陈正良一脸慌张地推门冲进来,尾随而至的还有惊慌失措的逸凡表哥,不等他们的脚站稳,门口又现出庄念梵、祖叔和寿叔的身影。

呃!~我们立马像定格的电影,僵了,又仿佛成了石头人,一动也不动,呆呆得瞅着外面。

门外的人定定神看我们,心里的鼓还在敲个不停,暗想道:一定是阿忠为陈正良抱不平,故意与阿德联手把琪琪骗进卧室,修理这个叛逆的小家伙!以阿忠的手劲,即使再轻,琪琪这样弱小也经受不住,再加上还有个足智多谋的阿德,琪琪一定惨得没的比。

但是,可是,现实与想像却大相径庭,太出人意料了!为什么受教训得是阿德呢?还叫得那样惨,那样凄厉,仿佛挨了几百下的无情棒一样,听得人直起浑身不自在!没道理啊!~这,这说不通啊!!!

看到我坐在阿德的腿上,裙子快到大腿根儿,逸凡表哥的心里很是不悦,“没心没肺的家伙,过来!”他抢先陈正良一步,抱起我离开阿德的腿。我还没有反映过来就进了他的怀里。

见我离开,阿忠连忙大手一松放掉阿德,跳下床站到一边儿,挠挠后脑勺,咧开嘴尴尬地笑笑。

终于自由了,阿德收起“德式”救命姿势、还有一直在飙的高音,翻身下床,自觉地站去阿忠的旁边,看看衣冠不整的自己,羞涩地笑笑,同时拉下窜起的衬衫盖住裸露的性感的上半身,提高落到胯上的裤子。

“放我下来啊,逸凡表哥!”我拍拍他的脸,冲他嘻嘻笑,他没吭声,瞪了我一眼,抱我出了卧室。

众人相视一笑,随即散去。

看看走下楼的庄念梵、祖叔和寿叔,陈正良蹑足潜踪跳回卧室,阿德、阿忠见他“杀”回来相视一笑围过来。

“搞定啦?!”陈正良眼里闪着亮晶晶的喜悦,身心愉悦到极点。

“是!”阿德、阿忠同时给他一个肯定加坚定的眼神。

“哈哈~,太好了,好兄弟!知我者兄弟也!哈哈!~我不发愁啦!哈哈哈!~”陈正良乐得合不拢嘴,往两边拉开的嘴角眼看就要过耳朵,看那架式,若不抱过兄弟来“啃一啃”决不足以表达激动的心情!

阿德、阿忠看他这样,好为难地对视,同时又丢给他一个如点燃的重磅炸弹般的坏消息。

“呃,那个,良哥啊,那个,我们刚刚说得搞定里面,好像,好像不包括你耶~”

“其实,良哥,我们,没有帮你搞定呐!”

嘭~,啊!!!~陈正良那颗刚刚还不甚欢喜的小心脏,顿时炸得黑糊焦烂,就连他整个人也要化成白烟,袅袅随风而去了。

……

其实逸凡表哥和陈正良,刚刚是在庄念梵的卧室陪他聊天来着。

因为庄念梵想知道,逸凡表哥是如何说动机灵鬼来道歉的,所以祖叔按照事先约定,带来逸凡表哥,谁知买一送一,还跟进来大块头。

大块头原是为找我和解去的,但当他打开门时,我已经去找阿德了所以他扑个了空,就在愣神儿的当口,祖叔领着逸凡表哥笑呵呵地走进庄念梵的卧室,他厚皮厚脸地嘻嘻笑,硬是跟进来听新闻。

逸凡表哥不等庄念梵发问,便从实招出来。至于他都招些什么,就请你关注下一章节吧!

第二百零二章:道歉内幕 转账交易

第二百零一章 阿德讨情 阿忠如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