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章 魔头道歉 智慧阿德

  庄念梵带着陈正良,还有阿德、阿忠进了书房。书房里阳光充足,一片寂静。阿忠轻轻带上门,随着阿德坐到陈正良身后的沙发里,三个人小心翼翼地瞅瞅庄念梵的脸,猜他要说的话。

瞅瞅纯善的阿德,带着关爱的神情,庄念梵轻声说:“阿德啊,你手臂上的伤要及时换药,不要让它感染发炎。”

“噢是!”阿德嘿嘿笑笑。

“嗯!”庄念梵点点头,收回目光望向桌面,宽厚的右手取来烟斗交到左手,又打开一个金丝楠木的雕花烟丝盒,从里面捏出黑船长一点点装入烟斗,左手的大拇指同时有节奏地将烟丝压平、压紧。

瞅着低头不语的庄念梵,陈正良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知道,老人家又再为自己的事烦恼了,为此,他的心隐隐地愧疚起来。

阿德、阿忠两人对视瘪瘪嘴,在心里轻轻叹口气。

“小良子……”庄念梵终于开口讲话了,他的语气很轻,透出的全是无奈,听得出他心情不怎么不好。

“噢是!”陈正良赶忙坐直身子认真听教诲。

阿德和阿忠的心跟着抖了一下下:“老天保佑,良哥无事。”

“是这样,老陈呢,给我讲了小旋的事。”说罢,庄念梵划着火柴放在烟斗上吸气,不一会儿的功夫烟斗就点燃了,亮起一个红彤彤的圆点,冒起若有若无的青烟:“我认为,你处理这件事的作法非常正确。难为你了,我的孩子。”

“咦!喜讯!良哥的屁股不会挨板子了!”阿德和阿忠对视一笑,小心脏终于归了位。

就在陈正良裂开嘴刚要笑时,谁知老人家突然变了脸,气咻咻得伸来烟斗,咚得一下敲到他的大脑壳上。

“哎哟!”陈正良不自觉地叫出声,伸手捂脑袋,向个孩子一样直委屈。

“干什么!还敢委屈!嗯!你说你,三天两头欺负琪琪,惹她跟你动拳头不说,现在还翻了脸!你这个臭小子!”

庄念梵边说边瞪了一眼他那威武的宝贝儿子,好像在生气又好像想笑:“你说说,她才多大点儿的一个人呀!单纯又没心机,多好哄。你一个大男人就不能让着她点吗?哄乐她,嫁给你,很难吗?”

“我也想嘛!可是就是拢不到她的心。”陈正良憨憨笑,无处安放的手,只好呼噜呼噜自己的脑袋。

“拢不到!那阿德和阿忠是怎么拢到的!!!看看他们,一个是亲密无间,无话不谈的什么,什么,噢闺蜜;一个是尊为师傅,敬如兄长的家人,像亲兄妹一样得亲热关爱。你呀你!……臭小子!”庄念梵瘪瘪嘴又急又气,实在是没词儿形容他,索性让他再尝尝烟斗敲头的味道,咚~。

“哎哟!痛!~”陈正良慌忙揉脑袋,一付有苦说不出的囧样,惹得大家哗一下笑出声!笑声好洪亮,笑得大家心情好舒畅!积压在心头的乌云终于随之散去,不容易呀!

笑声中,传来敲门声,庄念梵挥挥手,阿忠连忙过去开门,见祖叔笑嘻嘻地站在门外,庄念梵招招手,祖叔往里走,他的右手牵进来女魔头!(就是我啦!)往后看还有逸凡表哥,门口处恍惚闪过阿威和阿毫、还有凤铃以及小慧的身影。

“咦!什么情况!阿祖怎么牵来了机灵鬼儿!”庄念梵不经意间瞪大双眼。

“老婆,噢!~我的小心肝儿!”陈正良好开心,想象着祖叔把小怪物带过来交给自己,然后自己搂紧小怪物的愉悦心情,简直乐得要飞上天,比吃了蜜都甜。

“钝猪来了!来跟良哥和好吗?”阿德轻轻笑。

“小妹呀,你不气了吧!”阿忠咧开嘴呵呵得笑出声。

我边走边扫视众人,蔫头耷脑地走到庄念梵面前站定,才敢抬起头看他,小心翼翼地招呼他:“uncle~”

庄念梵兴冲冲地拍拍身边的沙发,冲我招招手:“琪琪来,坐到uncle身边来。”

“嘻!”我赶忙拉了祖叔美哒哒地坐过去。

逸凡表哥神气活现地跟过来,挨着陈正良坐下。他的屁股终于不疼了,虽说还有些淤青,但已经不影响起坐休息了,为此他很开心,瞧谁都跟天使似的美丽亲切。

接下来,书房安静下来,空气凝固起来,我的神情紧张起来,不安地捏着手指,瞅瞅众人疑问的眼光,瞧瞧乐呵呵的祖叔还有逸凡表哥,像只避猫鼠似的,缓缓站起身,一点点走向陈正良。

陈正良眼里闪着亮晶晶的光芒,站起来看着我笑。

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的高大魁梧,我紧张得直咽吐沫,捏着手指小心翼翼地说:“……是,这样的,陈先生,今天是我不对,我不该向你动武,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好吗?”

“我错了,我道歉,对不起,真得对不起,陈先生。如果……如果你,你不舒服,需要去医院的话,我可以,可以陪你去看医生的。”

小怪物居然向自己道歉?还说得那么诚恳?没听错吧~

他简直,简直乐得想跳高儿了,仿佛我答应了他的求婚似的,一把攥住我的手,无比热情的连声说:“原谅,原谅,当然原谅,怎么会不原谅是不是?我原谅你了,真得原谅你了,你别再生气就好了,那个,我也没事儿,不用去医院,嘿嘿~,嘿~”

“噢谢谢你哈~,呵!”我笑得有些勉强,抽回手背去身后。

“呃!~什么情况!女魔头居然跑来道歉!”

“冤家!不过琪琪看上去有些反常呐!”

尽管大家心里全是疑惑,但还是开心地笑了。

“好啦好啦!原谅就好,原谅就好,啊~,以后要和睦相处啊~”庄念梵走过来,伸出双手攥住我和陈正良的手,将它们叠加在一起,不住地拍,不住地点头。

“噢还有,眼看到中午了,咱们一起吃午餐!小慧啊,快去通知厨房加菜,别忘做琪琪爱吃的虾,噢,再开瓶Kentish!快去快去!”

“是老爷!”小慧甜甜地笑,一转身跑没影儿了。

“好!嘻!~”大家应承着庄念梵,有说有笑,呼啦啦的向外走。

庄念梵逮个空儿一把拉住祖叔低声问:“喂阿祖,你用了什么魔法搞定机灵鬼儿的,快快从实招来。”

“噢这个啊,这个我也不知道,你想知道答案,那就要去问小逸了。我是半路遇到她的,刚刚只是做个顺水人情罢了。”

祖叔像个神奇的魔法师,一付天机不可泄露的样子,惹得庄念梵越发想知道答案了。

庄念梵低声说:“那这样,阿祖啊,午睡后你带小逸来我卧室哈!”

祖叔打趣道:“得了,我看你还是别打听了,你的宝贝儿子用不上的。”

庄念梵听了不服气:“为什么用不上?怎么用不上!~”

“因为呀,在琪琪眼里,小逸是有求必应的暖情男神,而小良子则是冷血军阀般的无良大叔,跟本没有可比性。”祖叔幸灾乐祸的笑。

“啊!!!这就是琪琪给小良子下的定义啊!!!切!~”庄念梵瞟了一眼祖叔,倔着脾气出了书房。

中午,好丰盛的午餐,满满得摆了一桌子。便体通红的大龙虾粗得像我的手腕,每人一只放在眼前;铺满黑鱼子酱的大馅饼;好大一块滋滋响的西提牛排……,哎呦天啊,馋死人哩~

我抱着碗,低着头,十分卖力地吃了个饱,嘿!

跟你讲,逸凡表哥绝对是个称职的饲养员哦!~他把我爱吃的东西,夹来多多的放进我的碗里,而那些我不喜欢的、不吃的则离得远远的,久而久之,受我的影响,他也不再吃那些东西了。呵呵~

午餐过后,我们各自回房休息。

我从包包里取出郝姐给的小药握在手里,溜出卧室,敲开阿德的门。

“?”看到我站在门外,他有些楞神儿。

“德哥哥!~”我笑盈盈地叫他。

“……噢进来。”他把我领进来,坐进沙发。

看他傻呵呵的样子,我噗嗤一下笑出声:“德哥哥,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我知道,我的包包伤到你。对不起德哥哥,你千万别生气,千万别不理我。还要跟我和好,继续跟我做闺蜜,知道不知道德哥哥~”

见他不讲话,我以为他还在生气,赶忙买好地说:“噢对了,德哥哥,你看,将将!我向郝姐要来了小药呐!”

说着,我晃晃手里的小药给他看,一脸炫耀的继续说:“德哥哥你不要小看它,它可是仙丹哦!逸凡表哥的脸就是它治好的。嘿嘿!我给你上药,你就原谅我这一次,不气了好不好!德哥哥~,好哥哥~”

看着我百般讨好的样子,他吊吊嘴角忍着笑。

“嘻!”我瞅准时机跑到他身边坐下,伸出手夹住他的脸颊侧过来,见他不反对,便轻轻拿下他鼻子上的创可贴丢进垃圾筒。

呃!~一道对勾形状、即浅又长的红色疤痕出现在眼前,它硬邦邦地打破了阿德脸部那完美的格局,我的心咯噔一下,连忙嘻嘻笑:“咦!我给你打了个对勾嘢!它很漂亮,跟你真是很配,德哥哥。”

我逗他笑,笑了,就算蒙混过关,嘎嘎~。

“对勾?!!!还跟我很配!!!哎呦我的天啊,我要被你气死了。”阿德哭笑不得地摇摇头。

“当然啦!有疤的男人才够酷嘛!这都不懂!!!切!”我的话音还未落地,他已经咧开嘴哈哈哈地笑出了声。

“笑啦!有戏!!!嘎嘎!”

“还痛吗?德哥哥!”说着,我举起纤细而柔软的手指,沾上药膏,轻轻涂在他的伤口上,从鼻中呼出的气体暖暖得喷到他的脸上。乌黑浑圆又清澈见底,如水晶大葡萄似的双眸,闪呀闪的在他眼前晃悠。

突然,他好想、好想占有这股透明的清泉……

“好啦德哥哥!涂好啦!嘻~”说罢我取来纸巾才要擦手指,他却伸过来手臂,一脸委屈地说:“那,还有这里!”

“哦是!”二话不说,继续涂小药儿,表现要到位更要彻底,嘿~。

看我乖乖又体贴的样子,他好欢喜,眨眨眼,一个“阴谋”应运而生,他低下头轻声说:“哎,要我原谅你也行,有条件,我要你为我上三天的药。”

“三天!!!”我瞪大眼睛,不错眼珠地盯着他俊美的脸,只要上上药,就能原谅?!太简单了吧!

阿德误以为我嫌时间长,他拉下嘴角说:“干嘛这表情,有必要这么惊讶吗?你把我伤成这样,上三天的药过分吗?!”

“不是不是。我以为你会拍我一顿的,没想到,这样轻松就搞定了,真是太好了!哈哈!”我一时得意没管住嘴,吐露出实情。

阿德气得一跳三尺高地追我满屋子跑,他说他发誓非要严惩我不可,为了证明所言不虚,他抢过小药说,定要逮到我,再给我的脑袋上点药,治治我的胆大妄为。

他来真的,吓得我跨桌子,迈沙发,又跑又跳躲开他的围堵。

嘻嘻嘻,哈哈哈,好开心哦!

那接下来,我跟大块头也能这样嘻嘻哈哈吗?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二百零一章:阿德讨情 阿忠如愿

第二百章 魔头道歉 智慧阿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