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九十九章 阿威救急 矛盾升级

  国泰集团,一家声名赫赫、享誉世界的跨国上市公司,总资产近五千亿美元哩!

以它命名的楼盘,遍及全世界每一处繁华的高档社区,那些及附时代气息的设计以及本土特色的构建,加上完备的配套设施,还有贴心的保值服务、完美的增值手段,博得广大业主的交口称赞。

而且,它还有副业哦!什么国际工程投标施工建设、影视传媒、高端世界豪华旅行;什么商业运营销售、货运码头物资转动存储、奢侈品鉴赏拍卖、远洋捕捞……好多好多哩!

为此,它有一整套完美的产业链在里面保驾护航。当然,密不可分的核心团队更是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近三百万名员工,分布在世界各地。每天流入和支出的账目少则几千万,多则上亿,堪称业界的龙头老大,不折不扣的风向标。

其实,我的意思是想说,这么庞大的国泰集团,作为最高决策者的陈正良,足可以用他超群的智慧,挥挥手指而轻松搞定。

但是,可是,他却不能同样轻松搞定这个,不把他放在眼里,时时惹他火冒三丈,敢于挑战他的威严不说,还动不动挥拳头攻击他的小丫头。

当然,这个造他反的小丫头,就是我。我就是他千辛万苦营救回国,跟他结为夫妻的那个苦命的陈雪儿。只是一场无望之灾使我失去了记忆。当我醒来后,竟与他形同陌路,变成了庄逸凡的掌中宝、心头肉般的庄美琪!可他不怕输不信邪,定要将我摆在身边才罢手。

唉!前情不重述,继续讲故事给你听,希望你喜欢!

洛佩旋,用她那些三句真七句假的话,彻底撼动了我对陈正良本就不靠谱的感情。她那些入戏三分的鳄鱼泪,足以激发我胸中那些“浩然正气”,对此深信不疑。

为此,我对陈正良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仅鄙视他、怨恨他、甚至敌对他,冠以他“渣男”的称谓,与他的矛盾逐步升级,达到白热化状态。

陈正良知道,我那些所谓的正义感是来得有多么强烈,但他不想诉委屈,不想过多的解释,因为公道自在人心,他只想这一切能够尽快过去,我们和好如初。

为早日搂佳人入怀,他立志排除万难,送来暖暖的情爱,这真挚的付出,全为拿下这个桀骜不驯的小怪物,驯服这匹没有缰绳的小野马,只是它渐渐有些跑偏,远远出乎了他的意料。

因为小怪物又造反了。

面对他山一样压下来的吻,我采取顽抗到底的策略,却始终无法脱身,为此我的牛脾气轰得一下被他的执着再次点燃了,我不假思索地张开嘴,咔嚓一下咬他的下嘴唇,他的唇破了,渗出丝丝血迹,他惊得瞪大双眼,连忙收了唇,吓意识抬起身子。

趁他未防范,我再次使出格斗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屈右膝顶他的要害。

来势汹汹地招术凶猛彪悍,令他无法回避,但他再想用手挡已经不赶趟了,千钧一发之际,唯有尽量高抬身子的同时横过右腿,捌挡我的攻击。

结果,跟我意料的一样,膝盖没有命中目标,而是撞到他大腿根的麻筋儿处,捎带一点点蹭到他的宝贝,因此他再也顾不得镇压什么造反了,赶忙翻去一边儿抚慰他的宝贝。

哈哈~,好机会,终于重见天日了,我心中大喜,乌云满散,一个蹿跃来到门边打开门,一抬头,瞅见门外阿德、阿忠还有小慧、凤铃这四张不安得小白脸,我定定神儿看情况,忽然间想起包包,还有床边紧皱眉头直吸溜的大块头,觉得不甘心,又回转身找他算账。

屋里的形势急转直下,看看我们的神态和动作,他们大致也猜出刚刚发生了什么,见我“杀”回去,他们的小心脏跳得更欢了!

不等阿德他们的嘴闭上,眨眼间,我来到桌边抓起包包,不由分说砸向大块头结实的后背,瞪圆眼睛高声叫:“看你还敢欺负我!欺负我,让你欺负我,大坏蛋!大坏蛋!打你!打你!大坏蛋!哼!”

陈正良有苦说不出唯有尽量躲闪,他的双手依旧高频率地呼噜自己的大腿根儿,酸酸涨涨的感觉真不好受,哎呦~。

阿忠习惯性地冲进来制止我的狂躁,但我快他一步,伸出左手弯成勾状,凶巴巴得跳起来挥向他的脸,见事不妙,阿忠敏捷地向右边猛闪身,躲过我的“白骨爪”!

但后面跟进来的阿德可就没那么幸运了,眼看左手落空,紧接着挥出右手紧握的包包,管他下一个谁呢,我有点飙上瘾的架式,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女侠的风范,哎呀,只可惜逸凡表哥没看到,不然他一定表扬我的勇敢,呵~

话题有点扯远了,呃~

阿忠第一个冲进屋,那不用问,第二个准是阿德。

不错,阿德这个倒霉蛋儿,刚进来有些晕,又被阿忠高大魁梧的身形挡住视线,所以等他看清屋里的情况,我的包包已经飞向他的面门,不好,他立即含胸收腹用力向后跳,咣当一声,后背重重地撞到门上。

包包是闪开了,但包包上突出的蝴蝶结,还是扫到他的鼻尖。

啊!~一股又酸又麻,热乎乎的感觉直冲大脑,他慌忙伸手去捂自己的鼻子,整张脸挤到一起,一个活脱脱的灌汤包就这样诞生了。

我像只从猫爪下脱逃的老鼠,闪身溜出卧室,当看到门外还有人时,那只停不下来的手又变成白骨爪,挥过去一通乱挠。

“喂!~喂喂喂!~看清楚再出招!哎~,睁眼看看再下手!”

耳边传来阿威的连声低吼。

说时迟那是快,阿威破了我的招数,牢牢攥住我的手。他好用力地攥,生怕我挠红眼对他下重手,他可不想像庄逸凡那样被我挠得破相,疼一星期才好。

“……”听到熟悉的声音,我这才收住招式,瞪大眼睛看来人。

“我是谁!看清楚了吗?嗯?不许动,看看我是谁?看清没有,恩?叫名子!快点!”阿威非要我清醒才肯放手。

“阿威!嘻!阿威!”

哎呀我的天啊,我羞得面红耳赤。因为我一直希望,在他们眼里,自己是个高贵而矜持的淑女,时时保持良好的仪态,最好是像Amy那样再有点女王范儿,那就更正点了,结果,强悍而泼辣的本质暴露无遗,哎呦,好尴尬哦~,他可千万别到处说~

“是阿威你还不收招!!!嗯!!!想抓我还是想踢我?”阿威心里直起急,他瞪着大眼睛,晃晃我。

“是是是!嘿!~,别紧张,别紧张,嘿~”我连忙收起尖牙厉爪陪笑脸。

“嗯~这还差不多!走,跟我回家!走吧!”他满意地点点头。

“噢!是~~……凤铃来我们走!”

“哎呦~,嘿嘿嘿~”阿威带点幸灾乐祸的意思,踮起脚尖伸长脖子,看看屋里那狼狈的三个人瘪瘪嘴,然后牵起我的手,我又拉起凤铃的手,三个人像列开动的火车一样,嘻嘻笑着,轰隆隆地跑出门。

阿威为什么会来?那是凤铃给逸凡表哥去了电话的原因。

逸凡表哥若不是昨天听故事坐太久,屁股罢了工,今天就亲自来了,但是他相信,阿威和阿毫同样可以完成这项任务。

这不是,阿斯顿•马丁DB9载着我们,飞一样冲出大浪湾,一路欢快乐地开走了,就在它拐过第二个弯道时,与庄念梵的劳斯莱斯擦肩而过。庄念梵一眼就看到嘻嘻哈哈的我们,他的眼里不免闪过一丝疑惑和淡淡的遗憾,轻轻地叹了口气。

庄念梵为什么会回来?那自然是小慧的功劳。

我和陈正良又喊又叫得不说还动了拳脚,小慧怕事情闹大,忙不迭给庄念梵播去告急电话,庄念梵听完电话,临时请辞,提前结束拜访往家赶。

叮咚~叮咚~,祖叔按响门铃,小慧哆哆嗦嗦地打开门,引领祖叔和寿叔,簇拥着庄念梵,迈着急匆匆的脚步来到陈正良的卧室。

这时,陈正良的腿已经好多了,但是他还在揉。阿忠见他无大碍便替阿德上药,轻轻贴上创可贴。阿德的鼻子没有流血,只是被包包上的蝴蝶结划破一层皮,丝丝拉拉得好痛!

见到如潮水般呼啦啦涌进来的庄念梵一行人,陈正良,还有阿德和阿忠三个人手忙脚乱地站过来,嘿嘿笑着给自己找平衡,像是个败下阵来的将士,又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希望求得大家的谅解。

“看看你们这三个大男人,像什么样子!”庄念梵脸在气可嘴角却上扬,胡子一个劲儿地抖,仿佛要笑出来了。

“我看琪琪是个可造就的人才!”祖叔的话逗乐了一屋子的人,愉悦空气顿时又出现在这间卧室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罢,寿叔关切地问:“小良子,你怎么又惹琪琪啊!真是没见过你们这样的夫妻,三天两头闹脾气不说,还带动拳脚。喂~,臭小子,你……那里,要不要紧啊!”

听寿叔这样讲自己,陈正良无言以对,不觉汗颜。

“小良子!你……”庄念梵边说边笑,但他的话却被外面跑进来的小慧给打断了。

“老爷~老爷~,洛小姐来了!她一定要见老爷,说要你给她评理,动家法修理陈先生,为她出气。”

洛佩旋!!!这颗上了发条的定时炸弹又是来炸谁的呢?

庄念梵面沉似水,陈正良眉峰深锁,大家还没来得及眼神交流,洛佩旋就撞倒小慧冲进来。

哎哟!~小慧她瞪了一眼洛佩旋,瘪瘪嘴站起来,没敢出声。

看到陈正良,洛佩旋跟步上前,死死攥住他的西装,尖声叫道:“你果然在这里。我要你当着uncle的面,向我道歉!”

陈正良此刻是烦得透儿透儿得了,他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子,还是那句话,对于洛佩旋,他不能动怒更不能动武,只好极力压抑自己心中的愤怒,厌恶地拉下洛佩旋的双手,重重地甩到一边。

洛佩旋随着力气后退了二步,但她不甘心,再次伸出手去抓陈正良,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换成了廖向忠。

机械战警面容冰冷,向她投去寒慎慎的目光。

“阿忠你给我让开!快让开!你这个冷血的动物!不要挡我!……走开,走开啦!我要阿良!阿良你过来,过来!”她不知收敛,嗷嗷叫着满屋逮陈正良。

祖叔强拉陈正良站到庄念梵的背后,还没站稳当,洛佩旋就跟着扑过来,绕过庄念梵去逮陈正良,但她的双手却被阿德牢牢攥住。

不顾阿德那厌恶的眼神儿,她大声叫嚣:“阿良!阿良!阿良你对我动武,你欺负我,我要你道歉!告诉你,你今天不给个满意的答复,我死也不离开!不离开、不离开、不离开!”

洛佩旋像是癫痫病人发病一样,对着阿德又踢又挠,吵得庄念梵他们脑袋疼,喘不顺气。

祖叔看不过去,拉陈正良到自己身后,使他离洛佩旋更远些,然后和颜悦色地劝解道:“好啦小旋,不要闹啦,小旋~,有话好好说嘛!”

“我不!没什么好说的!他不向我道歉,我就不依!”洛佩旋咬着牙、瞪着眼,顶回祖叔的好意,祖叔自讨没趣也就不再开口相劝了。

说话间,洛佩旋奋力挣脱掉阿德的束缚,对大家发飙连抓带挠。当她挠向庄念梵的一瞬间,阿德伸出手臂一抬,挡下她长长的指甲,可自己的手臂上却显出一道长十公分的血痕,血痕瞬间渗出鲜血,怵目惊心。

“好啦!”庄念梵火了,他大吼一声站起身,瞪着虎目瞅瞅洛佩旋。

洛佩旋吓得一激灵,连忙收了手,怯怯地说:“对不起uncle,对,对不起阿德!我无心的,请原谅,我,我错了,对不起。”

庄念梵没理洛佩旋,沉着脸吩咐:“小慧取药箱来,快给阿德上药,小心他的伤口感染。”

“是!”小慧应声,三晃两晃跑没影了。

庄念梵略加思索,沉吟片刻说:“阿祖,送小旋回家去。”

“uncle~,我不要回家嘛!不要嘛~”洛佩旋弱弱地顶了一句嘴。

“回家去,回家去。我会找你谈的。啊~,小旋!”庄念梵奈着性子讲,很给面子地劝。

“……噢!~”洛佩旋知道庄念梵主意已定,自己多说无意,而且若激怒庄念梵自己定会失去依靠,想收服陈正良更会难上加难,所以她只好哽咽着随祖叔离开庄府,回家去了。

这时小慧已经为阿德上过药,提着药箱站到一边。

庄念梵严肃地看看陈正良还有其他人,又看看阿德受伤的手臂,他紧收眉头,语气沉重地说:“小良子,跟我去书房,……还有,你们两个小子,跟过来!”

“噢!~”陈正良,阿德,阿忠,三个人对视相互慰藉,然后灰溜溜儿走开了。

“为什么洛佩旋见到陈正良会脱口而出,果然,这两个字呢?莫非,她早就知道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又是谁给她报得消息呢?”想到这些,祖叔的心里布满了疑云,沉甸甸得压他喘不过气来。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二百章:魔头道歉 智慧阿德

第一百九十九章 阿威救急 矛盾升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