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九十五章 细说亲情 纷繁恩怨

  早晨八点,港岛大浪湾道5号。

明媚鲜亮的阳光快乐得洒在这里的每一处,自动喷淋系统按着预定的轨迹摇头摆尾地洒水,园里所有的鲜花林木沐浴在其中,纷纷闪着亮晶晶的露珠与阳光相映成趣,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绿油油的草坪上,矗立着一个欧式风格的汉白玉凉亭。它大概有半个泳池那么大,三层楼高那么高;黑色的铁艺镂空穹顶上,盘绕着绿色的藤蔓;四根用于支撑的罗马柱高大而粗壮,上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宙斯、爱神和玫瑰。

放眼望去,凉亭、鲜花、碧海、蓝天,融合在一起,那么完美,那么和谐,使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眼下,里面正坐着闷头对弈的一老一少二个人。

别看盘面上只剩下星星点点的几个棋子,但战局已到了白热化不可开交的程度,隐隐听得人欢马叫好不热闹。

“拱卒,兵去不回头。”老人一声狮子吼。

“马来跳,一步一尖冲。”少的一声小鸟叫。

“飞个象给你瞧。”狮子连声吼。

“出车吃掉掉~,看你往哪逃~”小鸟啾啾叫。

“河界三分阔,智谋万丈深,小丫头,谦虚点行不行。”老人得意地说。

“象棋似布阵,点子如点兵,老人家,稳重点好不好。”少的张狂地讲。

哎呦呦~,祖叔顺着涌路走来坐下,瞅着眼前这对“杀”得脸红脖子粗的一老一少一个劲儿地笑,忽然,放在桌上的手机叮铃铃响,他侧目瞧,上面显示的号码又令他眉头略收,转手间,递到庄念梵的眼前。

庄念梵看看祖叔,放下手中要过河的小卒,接过电话冲我微微一笑快步走进屋去。

渐渐得,庄念梵魁梧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我像只草棵里跳出来的蚂蚱来到祖叔的身边:“祖叔!我有个问题想问,可以吗?”

望着眼前那对清可见底的双眸,祖叔笑了,他把手里的茶杯轻轻放在茶几上,点点头说:“行,问吧小丫头!”

“嘻!”我连忙拉过椅子坐在他身边:“祖叔喝茶!噢小心烫!嘿!”

“小丫头,鬼机灵!”

我这一个劲儿溜须拍马献殷勤,他乐得合不拢嘴。

“祖叔祖叔,我是在想,uncle动家法惩戒逸凡表哥,却那样心疼他的伤,还给他送药?而您拍逸凡表哥的屁股,不怕uncle事后生气吗?逸凡表哥可是uncle的亲侄子呐!”

我如竹筒倒豆子一般稀里哗啦地说完要说的一切。

“呵,小丫头,问题还真不少。”祖叔呵呵笑却不着急回答。

“祖叔,祖叔,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嘛祖叔~”我拉他的手轻轻晃。

“好吧好吧!咦!……”祖叔忽然咽下要出唇的话,目光望向远方,我满脸的问号也把目光投向远方。

那边,英俊帅气的逸凡表哥扶着威武硬朗的庄念梵,爷俩儿有说有笑地走过来,后面,不远不近,跟着阿威和阿毫两位帅哥保驾护航。

来到凉亭,逸凡表哥殷勤地扶着庄念梵坐进茶座,又向祖叔问好,然后走到我面前,笑盈盈地伸出双臂轻轻唤:“琪琪~”

“逸凡表哥~”我纵身一跃跳进他的双臂搂着他的腰,贴进他的怀里咧开嘴呵呵傻笑,他的怀抱总是那样温暖、那样有力,好幸福哦!

“天啊!~终于又抱进怀里了!太好了!我的宝贝!”逸凡表哥幸福地闭上眼享受甜蜜的拥有。

“哎哟哟,瞧瞧咱们家的男神,魅力就是不俗!”阿威和阿毫心有灵犀地笑,庄念梵小口啜茶也在笑。

我有些不好意思,尴尬地说:“噢对了,呃,那个,逸凡表哥你怎么来了呢?”

“因为我想你呀!你不理我又不回家去,我只好来看你喽!”逸凡表哥没当回事儿,依旧紧紧搂着我,生怕我飞了似的。

“你是扒在后座来得吗?你那么高的个子,后排够长吗?”话音未落,我已经乐得合不拢嘴了。

“这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庄念梵和祖叔哗得一声大笑。

逸凡表哥无言以对,只好随着我们抿起嘴儿嘿嘿笑。

“小逸呀过来坐!孩子们,都坐都坐。”庄念梵点点手。

“噢是!~谢谢!”

“小逸,你的屁股……”

祖叔关切的话语还没讲完,逸凡表哥立马打了个冷颤,浑身一激灵,双手用力按座椅,像只大眼睛青蛙一样呱得一声跳开了。

“祖叔~祖叔~,别,别……”他的五官强烈地纠缠在一起,额头冒出一层汗珠子,一脸委屈加求饶的表情,让人看了又是同情又是好笑。

阿威和阿毫也同样站起来,睁大双眼看情况,看那架式,实在不行架起快逃。

“哎呀,我是问你的屁股好些了没有,看你紧张得那个样儿,难道我是老虎吗?能吃了你吗?”祖叔哭笑不得地摇摇头。

逸凡表哥僵硬的表情持续了足有一分钟才缓解过来,似笑非笑地应承道:“嘿嘿~嘿~您当然不是老虎,当然不是,不是,不是,嘿!~”

“咝!~啊!~”他边说边怯怯地、慢慢地、坐进茶座。

为使他火辣辣的屁股得到缓解,小慧特意给他垫了个即蓬松又柔软的羊绒垫儿,他的屁股费了好大劲儿才找到合适的坐姿,坐舒服,呃!

“是这样,小逸,我和琪琪刚刚聊到你,可巧你就出现了。”祖叔指指逸凡表哥笑笑。

“噢!~是吗?嘻!~琪琪。”逸凡表哥嘻嘻笑,借机拉住我的手。

“还有哦!阿梵啊,我可以暴一些你当年的料吗?”祖叔看看庄念梵忽然笑得好狡黠。

“噢,还有我的事哪,当然可以啦,阿祖,快把我英雄事迹都告诉琪琪和小逸他们,但是呢,那些插曲就少一些吧!”庄念梵似乎猜到了祖叔的用意,边说边笑还威武地坐直了身子。

“噢,那可不一定,说到哪儿算哪儿,是不是孩子们!~”没想到祖叔不买账。

“是!~哈哈!~”我们不约而同地大声回答,大声笑。

期待!期待!

被一双双渴望的眼神盯着,祖叔忍不住咯咯笑,接着他清清喉咙环视我们,一本正经地说:“好吧!琪琪听我说,阿梵动家法,是因为小逸的言行不当,需要惩罚,而他关心小逸的伤,是因为他们血脉相连,他爱小逸。”

说到这儿祖叔顿了顿,伸出手遮挡在嘴边把头歪向我,神神秘秘得直眨眼,我跟着他兴奋起来赶忙凑过脑袋去听。

“琪琪,听祖叔讲,一般而言,像小逸这样的错误,家法最多拍三下,而阿梵却拍他五下哦!那是阿梵知道你委屈才严惩小逸,哄你开心。小丫头,你可是咱们这里,最有面子的人哦!”

看看祖叔,又调头看看庄念梵,我咯咯咯地笑出了声。

“呃!原来我那两下是送的!”逸凡表哥突然觉得自己的屁股像针扎到一样尖锐的痛,脸上的五官不自然地纠结到一起,当看到我正用挑衅的眼神注视,他不服气地瞪大双眼示威,随后又像泄气的皮球蔫下去。

“哼!”我瞪他,收回一直被他紧握的手。

“嘿!~”他涎皮涎脸地笑,再次拉过手来握。

庄念梵和祖叔见我们暗自较劲,忍俊不禁笑出声。

只见祖叔啜了口茶,继续说:“由我执行家法,是老一辈传下来的命令,也是咱们的家规。阿梵自然不会有意见。是不是呢?阿梵?”

祖叔边说边向庄念梵努努嘴,庄念梵笑盈盈地点头没讲话。

“哦!”我点点头,逸凡表哥也点点头,大家竖起耳朵往下听。

“而且我不怕他找后账。因为你们的aunt会生气、会修理他。”祖叔说到了关键。

“aunt???为什么?”我们相互对视全部没答案。

“那那那,话题要跑偏,阿祖啊,你赶快打住。”听祖叔刚提到关静娴这三个字,庄念梵就迫不及待地拦截了。

“噢!~怕老婆!!!”我们瞅着他窃笑,转而又哈哈大笑,笑声清脆洪亮直冲云霄,空中胖嘟嘟的白云小子听到这一浪高过一浪的笑声,便停下脚步凑过来,卧在我们的头顶饶有兴趣的听故事。

一直保持高姿态的庄念梵轻轻放下茶杯,终于开口讲话:“这不是怕,是爱!懂不懂!恩!”

“咦,阿梵啊,给孩子们讲讲,你打败情敌的光荣事迹呗!”祖叔话锋一转,把我们的眼神和精力全部集中到了庄念梵的身上。

阿威和阿毫来了精神,他们赶忙提椅子凑过来,就连小慧和凤铃也站在我们身边,眨眨眼睛盯着庄念梵要听他的传奇故事。

“要不要听呢孩子们?嗯?”祖叔的一句问话更是引爆了全场。

“要!要!”我们跟着嗨起来,掌声笑声一浪高过一浪。

“哎呀,好吧好吧!”庄念梵实在下不了台,只好清清喉咙开讲了。

“这个啊,说来话长了,快要到半个世纪了。那时我们年轻、稚嫩……”说着说着,庄念梵深邃的目光,望向远处波光粼粼的海面上。

随着他的诉说,那些青葱岁月,再次活灵活现地出现在大家眼前,那些过往的云烟,不论它是好的、还是坏的,不论它是幸福的、还是酸涩的,全都一叠叠,如翻滚的海浪冲刷着心灵的堤坝,久久不能平静。

“我和阿娴,是在一次舞会上认识的。我记得,那是她十八岁生日的舞会。当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认定,我的新娘出现了,我可相依相伴一生的知己出现了,她就是眼前的这位端庄而娇艳的公主。”

“阿娴那晚好美!她长发披肩温婉恬静,高挑匀称的身材充满活力。明媚的笑犹如耳边那对钻石耳坠般光华璀璨。大方随和谈吐不落俗套,可眼里却流露出,林黛玉般我见犹怜的多愁善感。”

听他这样娓娓道来,我仿佛看到那场盛大而豪华的舞会,是多么的繁华似锦,仿佛看到那位,温婉可人的官家大小姐关静娴,是多么的清新靓丽,不禁在想,那该是一段怎样可歌可泣而又轰轰烈烈的爱情呢?内心真得好期待哦~

“那,uncle,您一定约aunt跳了一整场的舞,然后真情表白,甜蜜相约,对不对?!”逸凡表哥心急,问了一个我们都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庄念梵听了囧囧地摇摇头,遗憾地说:“没有,小逸,我,连她的手都没有摸到,自舞会结束也没跟她讲过一句完整的话。”

“啊!~怎么这样!”大家不免一声叹息,太可惜了。

“不是阿梵不想,孩子们,是你们的aunt太卓越,身边的追求者多如求偶的工蜂,他没机会!那接下来,第一个最有竞争实力的情敌,可就出现喽!”祖叔的风趣来的正是时候。

“情敌!!!哈!~,情敌,哎呦~”我们瞅着庄念梵唧唧歪歪的窃笑。

庄念梵瞟瞟祖叔顿了一下继续说:“是,这个情敌,名叫顶向坤。”

停停停!快打住!你说谁?顶向坤???!!!就是那个设计要害死他和陈正良的坏家伙吗?他,曾是,庄念梵的情敌?没写错吧!

当然没写错,而且完全正确,怎么样,是不是很神奇呐!

不止是神奇,我看就是离奇。呃!~

好啦,别打岔,听故事。

庄念梵再次开口,幽幽地说:“他的父亲顶中基,跟阿娴的父亲关胜,在官方任要职,两家官高爵显位高权重,自然门当户对。相较之下,我要略逊一筹了。”

“不只是家世地位,最主要是你们的aunt喜欢顶向坤,两家的家长也看好这段姻缘,他们的结合不仅是个人的幸福,对两个家族而言也是政治上的联合,所以至关重要!”祖叔一语道破天机,我们恍然大悟,不住地点头赞同。

庄念梵点点头:“对!阿祖说得很对!政治婚姻家族联盟,往往盛过个人幸福。有时,是你没的选的。”

“噢!~看来uncle也曾经遇到过没的选。”我们心中一凉,带着同情的眼神看庄念梵,他却淡淡一笑没放在心里。

“我跟顶向坤是同学,在当时,在我们的圈里,顶向坤是最帅的一位,那,就像小逸一样英俊萧飒风流倜傥,不过,他虽精明却工于心计,眉宇间透出算计的心机。”

听到这儿,我的眼神瞟向身边的男神。

“看看,我可是公认得帅哦,琪琪~,你还不赶快嫁给我!恩!”逸凡表哥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不住的用调戏的眼神瞅我。

“哼!~”我推开他的脸没理他,继续听故事。

想知道庄念梵与顶向坤、还有关静娴的恩怨情仇吗?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一百九十六章:谈谈笑笑 风雨真情

第一百九十五章 细说亲情 纷繁恩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