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八十五章 佩旋访查 惊慌失措

  蔚蓝色的天空,如水洗的绸缎一般一尘不染,像颗蓝宝石晶莹剔透,这时一架白色机身蓝色尾翼的波音787轰隆隆地划过,头等舱中坐着一对心怀鬼胎的男女正聊得如火如荼。

女人名叫多丽丝,她确确实实是庄逸凡的未婚妻!年芳二十五的她身材高挑性感娇艳,是个一等一的中英混血美人儿。

一年前,她的妈妈刘苹托结拜姐妹凝萱的妈妈说媒,希望多丽丝与庄逸凡能够结为秦晋之好,凝萱妈妈盛情难却便为他们搭了鹊桥。

可知这位白富美生性乖张,不仅矫揉造作动不动发小姐脾气,而且整天拽得不得了,仿佛全天下都应该听她的。这个典型的拜金主义者有大把的钱财肆意挥霍,对她而言不过就是琳琅满目奢侈品、就是豪华的私家游艇、就是无截止的整晚上狂欢派对……

逸凡表哥如此孤傲高冷,怎么可能看得上她?对他向来嗤之以鼻,不理不采,不过她却不以为然,时刻以庄逸凡的未婚妻而自居,像个大喇叭一样到处宣传,让所有人都知道,让所有人都羡慕嫉妒她的幸运和幸福。

一直粘在多丽丝身边的那个男人是她的随从,现年35岁,全名古正信,人称他阿信。

恩,该怎么形容他呢?直白地说,他不男不女,有点阴阳怪气,典型是个变性失败的产物,好像下水道里的灰老鼠一样,出门前还不忘喷点掩盖身份的香水,使自己继续混迹到精品荷兰猪的世界里,作威作福。

这个口蜜腹剑的男人一无适处且自私自利。不过他很会哄女孩子,像多丽丝这样的浮夸大小姐最容易搞定,相识不过二十四小时,他就把多丽丝抱上床占有了她,两人从此偷偷摸摸地勾搭在一起。

他们突飞香港,是来完成顶向坤的洗钱计划的。

大肥仔谢俊仁死于非命,但这对顶向坤根本不可能够成任何困难,因为这个蠢得要命的傻瓜,充其量也就是个备胎罢了,而备胎级别的人无论成功或是失败,顶向坤都会义无反顾地送他上断头台,了结他的小命。

不过,顶向坤也算是计谋深远了,竟能挖出多丽丝是逸凡表哥的未婚妻这层关系。重要的是,他可以利用这一层关系,达到自己的目的,真是不简单。

他用对付谢俊仁的方法,同样收服了这二位“备胎”。香艳别墅中酒池肉林的生活,他们天天酣畅淋漓,快活之极,享尽了人间极点的“性”福,一个月后时机成熟,顶向坤安排他们接替谢俊仁的工作,出发来了香港。

接下来回到大房子,看看是那位不受欢迎的访客,搅得陈正良头昏脑胀的吧!

就在逸凡表哥送走紧锁眉头的庄念梵的时候,大块头也送走了对他情深意切的苏小瑾。

“公事要快些处理完,才有时间陪我的小怪物!”

为达到这个美丽的愿望,陈正良一直一直在努力努力地加速工作,看看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下午二点半,外面阳光柔和海风徐徐,他的心中一片恬静平和。

“要睡醒了吧!我的小怪物!~嘿~”想到小怪物懒猫一样伸腰、打哈欠,他轻笑出了声。

三十分钟后,他发出最后一封邮件,回答完最后一个视频提问,给文件划上最后一个句号,满意地点点,然后丢下笔咧开嘴,兴奋地站起身一溜烟儿跑离了书房。

望望楼上的卧室,想想里面闪着亮晶晶大眼睛的萌宝宝,他爱得满心欢喜,迫不及待地迈开大长腿,大步流星的往上冲,然而就在他的左手扶住楼梯栏杆,右脚踏上第一节台阶,正要上楼的瞬间大门的门铃突然吱吱吱地叫了起来。

听到门铃在叫,他吓意识地停下脚步,疑惑的眼光瞟向大门。

那边人影一闪,莘姐收收肩头上的丝绸披肩走了过去,打开门的一瞬间她的脸色跟心情一样,沉到了脚底儿,因为她看见门外站的是性感妖艳、占尽风流的洛佩旋。

“?!!!她准是来磨老爷娶她的。”想到这儿,莘姐不免替陈正良头疼,但最让她纠心的是那只睡午觉的“小懒猫儿”。

“夫人会误会的。这可比见到方芳跟阿忠在一起难应付多了!”

“让开!”不容莘姐发问也不容她多想,洛佩旋伸右手挡开莘姐扶在门上的手臂,硬生生地闯了进来。

“阿良!”一声响亮的要货,响彻在空旷的大厅里。

哎呦~,洛佩旋的眼神儿可真好使,一眼就看到了楼梯口处的大块头,并大声叫住了他。

得!这下没地儿躲了!见到这位不速之客,陈正良心头一紧,接着像块丢进大海的石头,一下到了底儿,只好硬着头皮应付这位不速之客却不甘心地瞟瞟楼上。

说时迟那是快,满面含春的洛佩旋已经哒哒哒地一溜儿小跑而来,她不容分说地抱着陈正良的腰,把自己完完全全地贴到这个梦寐以求的身体上,娇滴滴地喃喃细语:“阿良~,我可见到你了,我好想你哦!阿良~!阿良~!”

紧跟着,抬起红唇送上香吻一个,么~

事情来得太突然,陈正良有些楞神儿,莘姐机智,赶过来为他解围,轻声说:“洛小姐,请沙发里坐!”

“走开!走开!快点走开!不要横在这里碍事!”洛佩旋不领情,还踮起脚尖抱紧陈正良那英俊无比的脸颊,胡乱地送上火辣辣地强吻,么么么!~像只啄木鸟一样铛铛铛地一通乱啄。

呃!~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儿混和着威士忌酒的气息,以排山倒海的气势扑面而来,熏得陈正良头晕,甚至有些丝丝做呕,但陈正良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清醒过来,并强硬地拉开了粘在自己胸前的洛佩旋,把她让到沙发里坐下。

莘姐送来茶水,在放茶盘的瞬间她警惕的眼光瞟去了楼上,她是在提醒陈正良,小心那只小懒猫翻脸伸爪子挠他,见陈正良直眨眼便知道他已心领神会,才淡淡一笑后转身离开。

“小怪物呀,你可一定要多睡会儿再起!给你看到她,我就是有一万张嘴也解释不清!”陈正良心里敲着鼓,七上八下地跳成一个儿,看看洛佩旋,他想到对策:带她离开,快!

洛佩旋不情愿地坐进沙发,双目的含情近乎贪婪地瞅着陈正良。

“阿良,我可见到你了!你让我找得好辛苦呐!”

说着她站起身想再次贴到陈正良的怀里。

“佩旋不要这样!”陈正良的语气生硬,有些不悦藏在里面,他沉着脸坐到一边去了。

“阿良,不要生气嘛!我们谈谈好吗?”洛佩旋厚脸皮,跟着坐到他身边,见男神沉了脸只好逮住他的手握住,轻声细语地哀求道:“阿良,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我好想见你哦,做梦都想,阿良~”

“老陈,快想想办法,帮帮老爷吧!他一定在为难。”莘姐找来了陈伯和阿德他们,躲在暗处替陈正良焦心。

“对呀对呀!想想办法吧老人家!”大家同声附和,把希望都寄托在足智多谋的陈伯身上。

“恩!我想想,我想想!”陈伯赶忙开动所有脑细胞想办法,大家七嘴八舌得议论也没闲着。

“这个洛佩旋,死缠烂打!真是让人不悦!”

“她跟恶魔联手害良哥和师爷,真是太可恶了!”

“我看夫人才是关键。小心她见到这场景发飙,那良哥绝对没希望了!”

“咦?阿忠还没回来吗?给他打个电话,让他火速回来吧!”

“哎呀叫阿忠回来有什么用。真要打飞她,良哥足够用了。”

“对呀!夫人也行的!”

“你这个没有的东西,还嫌事小吗?”

“干嘛骂我!最阿忠起码能管得住夫人嘛!不然你们提意见好了!”

“……”

说归说,大家的额头渗出丝丝汗水,陈伯绞尽脑汁也没想出好办法应付这个棘手的问题。

可那边的洛佩旋已经坐到了陈正良的大腿上,正搂着陈正良脖子一阵阵地发嗲、撒娇呐,弄得陈正良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手脚也没处安放,他知道,对待洛佩旋自己即不能动怒更不能动武,想置身室处又不能,如今是骑上了老虎背进步不得呦,唉!

“佩旋,不要这样!”陈正良伸出双臂挡开洛佩旋的“进攻”。

可洛佩旋像块狗皮膏药根本撕扯不下来,娇滴滴地说:“阿良我爱你!我只是爱你!我爱了你十五年呐!你印在我的头脑里,融化在我的血液里。我的梦里全是你。我参照你的标准找情人、找伴侣但他们却不能给我满足。阿良阿良,接受我吧!爱我吧!没有你,我会死的。”

“够了佩旋!放开手!”

陈正良圆睁虎目,一把拉开洛佩旋的手臂把她丢到一边。

洛佩旋见陈正良动了气怕自己美梦落空,便急躁地晃动身体扑进他的怀里示爱,发出勾魂的叫声。

“恩!~我不!……吻我,吻我,阿良,我要你吻我。我要!我要!”

她春心大发,面色桃红,不错眼珠地盯着这个美得让她窒息、让她欲罢不能的男人,这个男人却装了颗铁打的心,万般无奈,只好动用了美人计,**啦!

只见她一把扯下肩上的吊带露出香肩,嗖嗖两下鞋子飞离了双脚的同时,雪白光亮的大腿也从纱质裙衣里闪露出来,逮住陈正良胸前的衬衫钮扣迫不及待的就要解。

“给我!给我!”这一付饥渴难耐的样子让人看了恶心,仿佛这样,陈正良定会激情难耐而与她翻云覆雨似的!

“阿德快看,洛佩旋动真格的了。”阿义涩涩的眼神直瞟阿德。

“不用这样吧,难道你要在客厅里完成好事吗!!!”阿德已经不忍直视这香艳的场面了。

“太疯狂了吧!”阿仁不住地瘪瘪嘴。

“不知脸耻!”莘姐这四个字,道出了大家的心声。

“啊!~”一声意外低吼吓得大家浑身一颤。

“干嘛阿义!吓都给你吓死了!”说着,莘姐带着责备的语气,伸出手重重地拍了一下阿义的后背,教训教训这个没轻重的楞头小子。

“不是不是,陈伯、阿德,你们快看,快看楼上!”阿义略略竖起食微微向上举举,众人应声眼光瞟向楼上也瞠目结舌得说不上一句来。

因为小怪物正横眉冷目地扶着楼梯往下看直播,这也难怪阿义刚刚叫得那样惨了。

“房子大,洛佩旋应该看不到夫人。”阿德的话引来大家点头认可。

“哎呀不好,夫人可别像见方芳那样冲下去,摔得洛佩旋稀里哗啦骨断筋折!”

“对呀对呀,洛佩旋可没有方芳的功底!”

“怎么办?怎么办?陈伯怎么办?阿德?”

阿义的一番言论在情在理,听得大家跟着紧张起来。

“别慌!大家沉住气,都我说,阿德,你溜到夫人身边藏起来,看着点她;秀去你要找个由头提醒老爷;阿义快叫阿忠回来,夫人若是发飙,阿德也好有个帮手。”紧要关头还是陈伯压得住阵角,理得清思路,全是可用又实用的主意。

大家点头,像群四散而去败兵,直眉瞪眼,慌慌张张地四散行动。

阿德踮起脚尖缩起手脚,像只尖嘴小老鼠似的,悄无声息地溜上台阶,贴着长廊来到我身后,看看四周,机智的他发现了墙边垂下金色幔帐,便一闪身藏了进去,只露出一只眼观察动静。

莘姐踩着小碎步跑着去厨房切水果,她要找个理由去客厅,去见陈正良,告诉他楼上的情况,就连披肩掉在地上她也无暇去捡。

阿义更是急得火烧眉毛,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去了偏厅,不等气喘均,就火急火燎地播通了阿忠的电话。

……

那接下来,陈正良要怎么应对发春的洛佩旋呢?

我会冲下去,与洛佩旋较量吗?

洛佩旋见到我,又会有怎样的举动呢?她会为得到陈正良,而下狠手,宰了我这个实力雄厚的竞争对手吗?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一百八十六章:佩旋求爱 无果生恨

第一百八十五章 佩旋访查 惊慌失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