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 小小礼物 数学难题

  澳门风胜堂区西望洋山路8号,我管它叫大房子,嘻!

这栋三面环海背靠高山,金碧辉煌而气势磅礴,豪华得如宫殿、门多得像迷宫的地方,正是我和我的超人恩爱相守的爱巢,也是我的爱情开始的地方,更是我彰显女王一般“霸气”的地方。

因为在这里,大家全都无条件地宠爱我、包容我!根本不去计较我那些自以为是的小聪明,还有诸多使他们哭笑不得的整蛊恶作剧!

一年前,因公出差的陈正良与我这个超级大麻烦机缘偶遇,一见钟情,所以他排除万难,费尽心机救我逃出“地狱”并带回国休养生息。

当我第一次来到这里,出现在大家眼前,也是这样懵懂,这样意外,这样局促不安,这样闹笑话!

大块头陈正良每天下班到家,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跟我玩儿捉迷藏游戏,好动不好静的我总是像匹难已驯服的小野马,天天不见影儿,乐此不疲的他到处逮我吃晚餐、聊天、看星星或是回房休息。嘿嘿!

要不是那个暴风雨夜,暴徒串通内鬼血洗大房子,带走了不省人事的我,我想啊,自己可能已经正式嫁给陈正良,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太太也说不定呐!

唉~,这也许就是人常说的好事多磨吧~

好了,叙旧呢到此结束,镜头切回现在,切回今晚!

深夜二点。

墨染的天空沉重而深厚,疯狂的暴风雨依旧肆虐着世界!那如注的大雨、那席卷而来的狂风、那喘不过气的闷雷、那炫目的闪电,仿佛一张张狰狞恐怖的脸,散布着地狱的阴森和绝望气息,无不让人窒息煎熬,让人怵目惊心!

而此刻的卧室却有着与之大相径庭的甜美影像,隐约中,传来有节奏的鼾声,说明这里是多么的宁静、多么的温馨、多么的甜蜜。

松软的大被里,我搬来大块头的手臂当枕头,整个人依偎进他温暖的怀里,嘴角微微上扬挂着幸福的笑容,鼻尖亮晶晶地渗出一丝丝汗水,乌黑秀美的长发铺开在身后,像个婴儿靠着妈妈睡得好安稳。

尽管夜已深沉,尽管睡意朦胧,但陈正良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心潮翻滚的他此刻思绪万千,双眸闪着炙热的火焰,一直一直,认认真真地端详怀里的这个,摄了他魂魄去的娇娇女。

一吻,甜美而满足,轻送唇边,么~,乌黑而深邃的双眸里闪着亮光。

“老婆啊老婆,我终于不用再满世界找你了!你又回到了大房子,回到了我的怀里,回到了我的世界!我好开心,我好幸福!胸膛里那颗因干旱而开裂的心,终于等到了你依偎的滋润变得完好无损啦~”

“老婆告诉我,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比执子之手白头到老更幸福的事呢?没有了,没有了,我确定没有了,对不对,嗯?”

再吻,唇唇相遇,情意绵绵,么~,星星在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里跳跃。

“这是事实,不是梦,对吗老婆?告诉我这不是梦,这不是梦,好吗老婆,我不要生活在梦里,我不要只能在梦里与你相拥,我不要、我不要,你知道吗老婆,我怕你不要我,不理我,不看我,老婆我怕。没有你,我的生命和生活不过是挨时间罢了。分离是隔世的怨恨呀~”

吧嗒~,情动于忠,一颗晶莹剔透的泪水,划过心中无边的苦海,夺眶而出落入红尘,在俊朗的脸颊上留下一道曲折的线。

“既然姻缘未断,老天让我们再次相遇,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你再次逃离我的视线的,老婆,老婆~,算我求你好不好,收收心留在我身边吧!我们才是绝配的一对,天命所归应该做夫妻的人,不是吗?”

“但是老婆,你懵懵懂懂的样子我好不安哦,身边的情敌层出不穷,就像春天开满枝头的花朵,而我,却是最不出众的那一朵,甚至是你最不喜欢的那一朵,但我不要错过最美的花期、错过最美的你。”

唉~,一声无奈的叹息轻轻呼出宽厚的胸膛,眼里也充满了失落的惆怅,看来,要找出驯服小怪物的方法还真不容易。

“老婆啊老婆,我总会有办法叫你乖乖嫁我的,你跑不了的,因为我是超人,是战无不胜的超人,嘿嘿嘿~,哎呦~我的小怪物,我的小宝贝,我爱死你了~”

这句心声还未落地,心心念念的小怪物却翻离开怀抱,跑到一边打呼噜去了。

“哎!给我回来!”他手臂一挥再次拥进小怪物,低头凝眉继续仔细端详这张看不够的脸,看着看着,眼里燃起火辣辣的荆棘。

再一吻,强烈的索取,执拗着不肯离去。

“老婆你好香哦!丝丝甜甜沁人心脾,你这是吃了多少杯冰淇淋啊,还是你是个花仙转世呢?我想我已经醉了!醉了!”

就这样,嗅着这股悠悠的清香,他终于带着一颗满足的心沉沉而睡了,嘀嗒~,嘀嗒~,时光在酣睡中悄然流逝!……

清晨五点,暴风雨不再发飙,天边也露出灿烂的朝霞,它冲破黑夜的围堵,把自己灿烂的光芒映照在云层边缘,为云层镶上一抹耀眼的金边,好美哦!

清晨六点,我醒了,看到明媚的阳光从窗帘缝隙中渗透进来,我知道定是雨过天晴了,再听到小鸟们落在枝头啾啾叫的声音,我更是开心极了。

“早啊,老婆~,醒了吗?嗯!”陈正良微睁二目,发来清晨的问候,我抬起头看他,笑眯眯地用力点头。

见我笑得如此幸福,他忽然双臂加力送来霸气十足的强吻,我动也动不了,只好照单收下他的清晨礼物。

你说哪有这种人啊,明摆着趁火打劫嘛~,有本事你松开我的手试试看,我保证让你看看我的清晨的礼物,给你一通白骨爪,逸凡表哥那么英俊的脸我都舍得下手抓花,还有什么不能,哼~

想归想,其实,他的清晨礼物还是蛮有诱惑的,嘿~。

过了好久,他才停下“致命”的亲吻。

“干嘛瞪那么的大眼睛看我!”他装委屈,学我的样子撒娇。

“放手!”我比他更像我自己。

“放手,行,当然行,不过你别生气嘛,大方一点行不行,亲热一下嘛,哎呀好了好了,别瞪那么大的眼睛凶人家,魂都给你吓掉了,那,看看,卫生间在那里,去洗漱吧!”

说着他美哒哒地牵我进卫生间,然后转身离开并轻轻带上了门。

我顾不得多想,赶忙刷牙、洗脸……十分钟后打理好自己,轻轻松松走出卫生间。

一抬眼,见到了守在门外的陈正良,他这次又把我牵进了更衣室,从衣柜里取出一套崭新的adidas运动衣递过来:“那,给你!换上吧!”

“啊~,这个,这个……这个我不要。逸凡表哥说,我只能换自己的衣服!”我皱起眉头没抬手。

“庄逸凡!难道他的话是圣旨,我的话只是风吹吹吗?”他心里犯着酸,闷闷得瘪瘪嘴有些不开心,忽然他眼前一亮,计上心来。

“可这是莘姐忙里忙外,千挑万选,特意为你置办的,你若不要,莘姐会以为你嫌弃她的爱心而不开心的,再说,穿裙子去跑五公里,那像什么样子,对不对呢,嗯?!”

狡猾的家伙,知道怎样说我能接受,这也算是个真实的谎言吧!

我犹豫再三还是接过了衣服,轻声说:“那,好吧!谢谢莘姐!”

见我接了衣服,他忍着笑转身离开了更衣室。

其实,其实,莘姐置办的东西,那不就是陈正良的东西吗?若不是陈正良要求,莘姐怎么会执行?

这种低智商的谎言却能在我这里行得通,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的简单道理,我却参不透,哎呦,我真是,真是钝死了!还好没有其他人在,不然又要被他们笑掉牙了。

唉!不提这件丢脸的事了,眼下我换好运动服,照着镜子整理好自己,前脚才踏出更衣室一双Asics跑鞋突然出现在眼前,定睛一看,陈正良高抬的右手上挂着鞋,正低着头看着我傻笑。

“咦~,鞋子!”我也笑了。

“对呀,过来过来,坐这里,把鞋穿好。”他真得好体贴,等我坐好便蹲下身子,十指灵活地盘绕绑鞋带,却不忘奚落我:“笨得连个鞋带都绑不好,动不动就摔跤。”

“哼~”我本想顶嘴来着,但苦于无词儿应对,只好忍气吞声不理他。他抬头瞟瞟我,看到我不甘心地瞪他,笑得更欢了。

鞋带绑好,我随他下楼来到客厅。

客厅里丫丫查查站了好多人,不过威武神勇的阿忠,我最最崇拜的师傅,还是被我一眼就看到了,乐得我丢开大块头的手,嗖的一下跳到他面前,伸出双手合力握住他的右手,呲出八颗牙买好地笑:“忠哥哥!~嘻!”

“恩!”阿忠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拍拍我的头,还“赏”给我一个灿烂得像阳光一样的笑容,哎呦,原来他笑起来好美哦,威武中添了一抹柔软,铁汉的柔情别有一翻柔肠风情。

接下来,我像拜年一样挨个给大家行礼,嘴里念佛经似的絮叨:“陈伯早!莘姐早!大齐姐姐早!德哥哥~,hi阿仁,hi阿义,大家早上好,噢,大块头早,嘿~!”

“早早!”他们个个幸福地眯起了眼。

“来!手给我!”阿忠突然伸来了手,还神秘地笑。

“噢!”我丝毫没有犹豫就交出自己的右手,叠在他的熊掌上。

“那!送个小礼物给你!希望你喜欢!这款Apple Watch里面有计步器的小功能,希望你今天带着它走够一万步!”他边说边灵巧地帮我系好了表带。

这款运动型的手表好捧哦!黑色机芯、黑色表蒙彰显出秘密而丰富的内涵,白色表带轻柔弹力足尽显灵动与活泼的风格。

“喜欢!喜欢!我喜欢!谢谢忠哥哥!谢谢~”我爱得满心欢喜,晃晃手腕一脸炫耀的样子,看看阿忠,看看大家。

“恩!好!喜欢就好,啊~”阿忠再次轻轻拍拍我的头,他笑得那样开心,仿佛春天的花儿一样艳丽灿烂。

“喂!考考你,一万步是多少米呀?那,帽子要戴好,小心晒黑!”阿德狡黠地问,还边说边为我戴上了一顶灰色的棒球帽。

大家抿起嘴看我笑,期待我公布答案。

“!???……”我有些不满意嘟起嘴,伸出手压压帽子,见大家都不出声还那样专注地看着自己,只好去做阿德的数学题。

“……恩!@x-*--//+++,+-//*,+-**/,……哎呀哎呀~,什么嘛!算不出了啦!跑步还考算术?!你们家怎么有这样的规矩嘛!太离谱了吧!”

没答案,情急之下只好来胡搅蛮缠这手,噼里啪啦地拍阿德。

阿德咯咯笑,他攥住我的双手说:“好了好了,我给你个提示吧:你按每二步一米来算,就会有答案喽!”

“二步一米?好,我算算看哈!嗯……,嗯……,+-*/+-*/@@,什么、什么呀!没答案、没答案啦!都是你不好,一大清早就叫我难堪,打你大坏蛋~,打你~,打你~……”我急得直跳,羞得脸红脖子粗,挥动双手拍阿德出出气。

阿德身手敏捷,不等我的白骨爪碰到他的汗毛就闪去了陈正良身后,靠着这个座雄伟的高山,他探出脑袋呲牙嘲笑我:“钝猪!这么简单的数学题都没答案!钝猪~”

“我才不是钝猪哩!我哪里钝啦!哪里钝?你说!你说!你说!”我不依不饶,一个箭步跟过来,绕过陈正良,一把揪住他的运动衣死死攥在手里,正要得意,陈正良小臂一挥将我搂进他的怀里,帮着阿德逃脱了我的魔爪!

眼瞅到嘴的“鸭子”飞了我急得直跳脚,拧着身子不要他抱,一心只想追上阿德好好修理修理,奈何大块头铁臂围挡脱不了身,只好把火散给他:“你帮他欺负我,大块头大坏蛋~,都是你不好,你不好~”

阿德趁机转身离开,他跳得慌乱像只被狐狸追赶的长脚白兔子,嘭~,呃,撞倒了身边的莘姐。

莘姐年老体弱,怎么经受得住?一个劲儿地左摇右晃。

“莘姐小心!阿德啊,你碰到莘姐了,小心些嘛!”还好大齐手急眼快,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她。

“你这个臭小子!撞我老太太!嗯?臭小子!让你看看我的独门必杀技!”莘姐嗔怒举起手不停地拍阿德的背。

“救命!救命!啊~”阿德双手护头连声喊救命,滴溜溜再转身,像只尖嘴老鼠转到了陈伯的身后隐住身形颤巍巍喊:“陈伯救命!莘姐好凶哦~”

陈伯笑得喘不上气来,他拉住阿德的手说:“喂!怎么你还想撞倒我这个老头子吗?嗯?臭小子,一边儿去!”

哈哈哈~,大家再也控制不住要笑的欲望,突然将它释放出来,人也感觉轻松多了。

趁陈正良只顾笑的空隙,我溜出他的怀抱,一个冲锋来到阿德面前,阿德正笑得直不起腰来,突然面前站定了我,惊得他僵硬了面容,呆立在原地。

说时迟那是快,我跟步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右手扣住阿德的手腕,使出阿忠的独门招数—索喉扣就要用力。

就在这紧要关头,手却被阿忠一把攥住了,阿忠的手像把铁钳子似的夹得我动弹不得。

“师傅!~”我好不甘心。

阿忠一把拉过我,低声警告:“你这招扣下去会要了阿德的小命儿!功夫不能对付自己人,就是开玩笑也要有分寸,知道吗?”

“噢是!对不起!”过热的头脑终于冷静下来,想想我还真有些后怕哩!你想啊,如果我把阿德怎么样了,那凝萱姐姐一定会同样把我怎么样了,说不定比这还得惨,万一她变主意不带我一起嫁那我的损失不就更大了吗?我才不要哩~,这一点我还是不钝滴!

聪明,机智,没得比~,嘎嘎~,我好崇拜自己哦~,呵呵~

“你欺负我!”不能动手只能动嘴,我扬起眉头挑衅地瞪阿德。

“钝猪!”阿德嬉笑的眼神利落地顶回了我凌厉的目光。

“你不钝?那好!你告诉我答案!”我伶牙俐齿,怎么会输?

“啊~,呃!这个……”阿德愣了!因为他没提前准备好答案,但他瞬间僵硬的表情还是逗乐了全场,掌声和笑声再次哄然而起。

哈哈哈!~,哈哈哈~

“钝猪!钝猪!”我指指木呆呆的阿德笑得脸都抽筋儿了,转身伏进阿忠的臂弯,拿起他的大手捂在腮边娇娇地说:“疼~疼~,忠哥哥~,给揉揉~”

阿忠低下头,哈哈大笑着给我按摩那副又酸又涨的腮帮子。

陈正良胸腔发出轰鸣,他猛然将身子靠进沙发里大声笑,眼角纹都开了。

大齐站在莘姐身边,张大嘴开怀大笑,笑声是那样的纯净,那样高亢洪亮,那样的实在不折不扣。

莘姐笑出了眼泪,她边用手绢粘眼角的泪花,边为乐得差了气的陈伯捶腰拍打。

阿仁、阿义乐得滑下了沙发,索性坐在地上继续放声大笑。

屋里变成了一片欢笑的海洋!幸福而谐的欢快乐章再次奏响,并不断向上飙升,皆因小怪物又回来了!

“走吧~走吧~,忠哥哥~,走吧~,不要笑了,不要笑了,考虑一下人家的感受嘛,忠哥哥~,走吧走吧,五公里要开始了呐~”阿德实在挂不住了,他来到阿忠面前学着我的腔调一个颈儿地催。

阿忠不想阿德如此尴尬,尽量收起笑容说:“好好好!我们走,我们走!”

说完,他向陈正良投去询问的眼神,陈正良还在大声笑,他向大家挥挥手然后继续靠在沙发里咧开嘴不停地笑。

“还笑!走啦!”阿德一把牵起我,带着我一阵风似的跑出了大门。

“啊!噢!呃,陈伯再见!莘姐再见!”礼貌还是必须的,但话间未落,我已经没了人影儿。

“哎喂!等等我!”阿忠一声要货跟着跑没了影儿。

“喂喂喂!还有我们啊!”阿仁、阿义从地上一跃而起,他们拉拉大齐,忙不迭地追我们的背影一眨眼消息在门里。

……

亲,你知道答案吗?

知道?太好了,别忘了留言告诉骄阳哦~

骄阳可是有正确答案滴呦~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一百七十五章:蛇血欲焰 一死一亡

第一百七十四章 小小礼物 数学难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