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五章 瞬息万变 表哥用计

  上午九点,香港逸威大厦,庄氏集团总部。

挂断了郝姐的电话,落寞的逸凡表哥缓缓坐进座椅,空洞的双眸涩涩眨眨,胸膛起伏间呼出一口重气。

“琪琪,出门了,跟Amy去见David了!”

“David会抱她!”

“她会诉委屈!”

唉!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目光转而瞟向远方,波光粼粼的海平面像此刻的心一样,外表平静内心狂澜,不知不觉,他踱步到了窗边。

“为什么昨天那么冲动,说了那么多伤她心的话嘛!”

“为什么用堕落去说她!她一定气得要爆炸了!”

“还有什么娃娃。这不是明摆着把她推进那小子的怀里嘛!”

“完了!前翻的辛苦经营全白费了。那家伙急了不认人的。”

“她一定同意去法国了,Amy能给她搞定一切,哎呦我的天啊~,这家伙真得离开了吗?”

他像只长臂猿似的扒在落地窗上摇头。

唉!此刻,无论他怎样重呼吸,怎样懊悔都已经无济于事了。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收得回来哟!”

就是这样,他咳声叹气地渡过了一整天,而除了叹气以外,实在没想到什么好办法扭转乾坤,解开彼此心中的结。

而那边的David却是开心得不得了。

因为他知道我同意去法国的事了,像个孩子似的开心得又蹦又跳,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二团喜悦而幸福的火焰在里面不停地跳动。

他知道他的梦想就要实现了,接下来,当务之急的任务就是要怎么想个行之有效的办法,收紧缰绳,系住这匹“小野马”!

之后,我们腻在一起,玩儿了一上午的赛车游戏。

身临其境的视觉感受,动感实足的音频冲击,飙升的记录不断刷新高点,快到中午的时候,我已经忘却了心中的郁闷情结,随之而来的龙虾大餐更是让我开怀大笑,十成十的饱餐了一顿。

这就是没心没肺的真谛所在呦~

吃饱了,自是要喝水,David好体贴,他按我坐进沙发,说为我泡茶便去了厨房烧开水,我喜欢他独立的个性,喜欢他随意的性格,所以见怪不怪,瞅着他的背影嘻嘻笑。

耳根儿子静了,身边空了,眼皮直往一块儿粘。

David走过看到我手支着头,像个不倒翁似的左晃右晃,不禁笑出了声:“哎呦~女魔头,困了吗?昨天晚上没睡好?”

“恩!我一夜都没有睡着,脑袋里乱七八糟得总是在想事情!”我费了半天劲只睁开半只眼。

“哎哟哟,终于进步了,你的脑袋也开始想事情了,真不容易!”他学我睁半只眼的样子咯咯笑。

“讨厌,你就会笑我吗?哼!”我侧过头不理他。

“好了,不逗你了。琪琪,去我卧室睡吧!”他伸出双臂,等我自投罗网。

“啊不!!!不要你卧室!!!”我一惊,来了精神。

“怎么,不敢啊!怕我欺负你呀,怕就直说,别勉强哦!”

哎呦,好浓的火药味儿~

“别用激将法,在我这里它没有用的。告诉你,我不怕你欺负我,但我也不进你卧室。”

我才不上他的道儿哩~

“好哇!看你嘴犟!”他边说边笑,一把抱我起转身走。

“啊!~你干嘛!快放我下来!”

“行!马上!”

“喂!大坏蛋快放我下来!”

“行!总要放到床上嘛对不对呀!”

“我不要睡你卧室!”

“我知道,我是抱你进姐姐卧室,放心了吧!姐姐的卧室,嗯?”

“啊!嗯嗯!”

我信了,真信了,天啊,真是钝得不得了。

他边说边走,不多时打开一扇门走去,随手关上门后把我放在床上,为我脱掉鞋子,拉过被子盖在身上轻声说:“好啦!睡吧!”

脑袋才粘到枕头,眼皮就往一块连,不停地打哈欠,简直就像跑了一整天的猫科动物,需要彻底休息的迷迷糊糊状态。

“你怎么还不出去!”尽管就要睡着了但还不忘问这个重要问题。

“因为我出不去了!”他顺势坐到我身边。

“啊!为什么出不去?”我只好用力眨眨眼让自己快速醒来。

“因为我锁了门,嘿~”他坏坏地笑。

“你!锁门!”我扑棱坐起来,好惊讶。

“我也困啦!自然在一起休息嘛!”他还在坏笑。

“啊!你也要休息,可,可这是姐姐的卧室,你留下多不方便啊,快出去、快出去。”我推推他。

“我知道!所以我抱你进了我的卧室!”答案揭晓,他笑出了声。

“啊!什么?你卧室!你说这是你卧室?原来,原来你这个大坏蛋骗我!”我挥起白骨爪,他却将我制服压在身下。

“不骗你怎么乖乖跟我进来!这个旷世小傻瓜,你说就你这负标准的智商,让我怎么放心你不在我身边,哎呦我的天啊~,你那底有没有长脑袋啊,它那底能不能帮你思考问题、分析现状啊~”他笑道。

“啊喂!你干嘛!”我直着脖子叫。

“睡觉之前运动一下嘛!”他忽然变成了龇牙咧嘴的大灰狼。

我一把撩开被子跳下床想离开这里,却被他再次逮到按倒,一阵“阴险”的笑声过后,他洋洋得意地说:“跑得了吗?你认得路吗?用格斗?你赢得了我吗?乖乖从了我吧!我会温柔些的。”

说完,他忍不住笑了,我这才轻了口气:“讨厌,话真多!不要逗我了,快点出去,我困了,我要休息了!”

他不甘心地说:“琪琪,好琪琪,乖乖放心,我不会强行无礼的,让我亲亲好吗?嗯?”

“不好不好!”我瞪他,他折腾跑了我所有的瞌睡虫。

“噢是你说不要亲的,那好,我不客气喽!”他故意歪曲我的意思,摆出一付顺理成章的嘴脸欺负我。

“啊!讨厌!不要亲亲,不要不要~”

那是我一贯的风格,怎么会上当?切~

“亲一下嘛琪琪~,求你,好不好,我保证,亲一下不会怀孕!其实,怀孕不是那么容易的,要我们两个共同努力才行,小乖乖~”

哎呀这个大色狼,竟然在我耳边说这个~。

“不要不要!”我保持着拒绝的高姿态,脑袋都晃晕了,躲闪他火辣辣的眼神。

“要要!”他不听,强行送来了自己的唇。

“懦弱”的我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真得被他收服了。

不过这回他真的说到做到,只是亲吻!

见他这样,我才放松下来。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后,他才消停下来,而后只用了半分钟的时间,我就在他宽厚的怀抱里安逸地睡了过去。

看看女魔头睡得如此香甜,他也闭上双眸幸福的睡着了。

时光流逝,一个小时,二个小时……

卧室里一片寂静,隐隐地传来他的鼾声。

我一直睡在他怀里,像只才断奶的小萌猫一样轻轻地打呼噜。

外面夕阳染红了半边天,小鸟偶尔站在树梢、偶尔站在栏杆,啾啾叫,接着噗噜噜地飞走了。

忽然,David眨眨眼,醒了,看看怀里依然沉睡的女魔头不禁怦然心动,甚至欲罢不能了,轻轻滑动的右手臂,贴着她凹凸的身材,乐此不彼地探索秘密。

“圆圆的,鼓鼓的,真有手感!”他的手落在了最向往的地方。

悄悄看看,女魔头还未醒来,便索性轻轻去触摸她更多的完美,想象着水乳交融的时刻和激情动感的幸福。

想象仿佛成了真,仿佛被电到一样一股热浪流过全身,一种强烈的冲动,一种无法压抑的冲动,正在心里萌发。

可是不巧的是我醒了。

更不巧的是姐姐回来了。

他只好偃旗息鼓,继续假寐!

晚餐是在David家的,天擦黑的时候,他送我回了家,一直看我进了家门,他放心地调头走了。

叮咚~,按响门铃,凤铃跑来为我打开门,我默不做声地走进来,直直地走上楼,拐进自己的卧室。

凤铃感到事态严重跑去告诉了郝姐,郝姐听后心里划满问号,就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车灯闪耀,逸凡表哥回来了。

不等阿威按响门铃,郝姐已经打开门将他们迎进来。

逸凡表哥鬼鬼祟祟地溜进来,他的手微微抖动,拉着郝姐悄悄问:“在家?”

郝姐自然明白他所指何人,看着他,好肯定地点头,心里却是云里雾里的不明白。

逸凡表哥松开郝姐的手,蹑足潜踪跑到楼梯口,伸长脖子偷偷摸摸向楼上望,再次回到郝姐身边小声问:“在卧室?”

郝姐依旧保持缄默,再次用力点头,向逸凡表哥投去大大的问号,别说郝姐,此刻就连阿威和阿毫也掉进了他的迷魂阵,这三个人就像黑天进了迷宫,若他不说明原委的话,我看这辈子也别想出不了。

稍后大家走进客厅,坐进沙发,轻聊。

逸凡表哥沉吟片刻,才开始絮叨:“我们昨天吵架了,我不知道要怎样征得她的原谅。”

“噢?”大家为之一惊。

“她要去跟那小子去法国,我不同意,就吵了起来。”逸凡表哥紧张地看看大家。

“噢!”大家点点头。

“我,我,我气急了,说她,说她,是个捡来的娃娃没玩够,惹她伤心,哭了好久。”

“哼~”大家绷起脸瞪他,他好心虚。

“可接下来怎么嘛,她一定铁了心去法国,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像平时那样的道歉准保不好使,况且琪琪也未必能接受而原谅我,怎么办,怎么办~”他焦急地拉拉郝姐,看看阿威、阿毫。

可大家全是责备的眼神,看得他一点底气都没了,心里直敲鼓。

“我知道,我错了,错得离谱,错得不可饶恕,错得罪大恶疾,可我不想失去她,我不能没有她,就像鱼不能没有水,小鸟不能没翅膀,植物不能没阳光,哎呀,这么多的不能,不能不能不能~”

他晃得头晕目眩,再看看大家,也在频频晃头,心里彻底凉了。

结果,这一整夜我卧室的门都是紧闭的,将徘徊在门外的逸凡表哥拒之千里,他的手无数次举起又放下,放下又举起……。

第二天早上八点,Amy打来了电话,她告诉我,一切准备就绪,班机今天下午三点起飞,一点钟的时候David来接我,还特意嘱咐我不用带任何物品。

时间晃到了中午十二,坐在餐桌边,看着满桌的午餐的我越发心神不宁起来。

“真得要离开吗?真得要吗?离开这里?离开他?”我拷问自己的心:“舍不得!逸凡表哥,我好舍不得你哦!可是逸凡表哥,你为什么要说我堕落?难道我的爱就是堕落吗?”

“我才不要做你没玩够的娃娃!哼!”我打消了顾虑:“Amy应我的要求好容易办好了一切,我不可以这样犹犹豫豫的,这对她、对David都不公平。”

“唉~,算啦,去吧!还是去吧!开开心心地去吧!现在还思考去还是不去,还有什么意义呢?也许该想想穿什么去,如何打扮自己才更实际些。嗯对,要光鲜亮丽才行,不能让David没面子,不能给逸凡表哥丢脸。对,这样想就对了,心里也好受多了,对琪琪,很对。”

打定了主意准备吃饭,刚把筷子拿到手里,门却开了,心急如焚的郝姐迎进来了面无表情的逸凡表哥。

我起身相迎垂手而立,他神情黯淡缓缓坐下。

见他坐下来,我才轻轻坐回座位。

我们各自端起碗,各自进餐,整整一个午餐的时间,我们谁都没有讲话,也没有正式看彼此,没有眼光相对的交流。

我好伤心,以为他还在气头上,只好放弃了要跟他讲和的念头。

逸凡表哥的心情跟我如出一辙,他也不得不放弃了跟我讲和的念头。

午餐过后,逸凡表哥没有上班而是闷坐在沙发里,眼神楞楞地看着脚下的地毯。

眼看时间到了十二点半,David再过半个钟头就来了,我在卧室里徘徊,最终还是决定告诉逸凡表哥我的行程。

站到了他面前,我沉沉气。

逸凡表哥抬抬眼皮,没讲话,尽管有一肚子的话要讲,但他就是说不出来,玩起了他的孤冷,像只离群的大雁,飞不进别的雁群。

“逸凡表哥,我下午三点的班机飞法国,你要不要去送机?”

我尽管让自己的声音轻缓而平和,但这消息却如尖刺一般硬生生地扎进了他的耳朵。

“飞走!!!”他心中一惊,感觉一阵眩晕袭来简直要晕倒了。

“哎呦坏了阿威,琪琪美女真得要飞走了!”阿毫面露难色看看阿威。

“是啊阿毫,我想凡哥一定伤透心了。哎呀凡哥,你道是开口挽留呀,琪琪美女最听你的,她一定会留下来的,说呀说呀,哎呀,快说呀,天啊,急死人咧~”

“哎阿毫,不如我们把琪琪美女绑起来,留下她?嗯?你说怎么样?”

“啊!不行不行!那琪琪美女非恨死凡哥了!而且你也不能捆她一辈子呀!”

“对呀,那怎么办,凡哥也不发话……”

“逸凡表哥!~”他不抬头也不讲话,我只好又叫了他一声,希望听到他的答复。

他憋得脸通红,就是放不下身段,开不了口,忽然霍地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冲向大门走了,阿威、阿毫也没了身影。

看着他的背影,眼泪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大坏蛋,你走好了,尽管走吧,我再也不理你了!”我气得直跺脚,擦擦滴滴答答的热泪转身跑回了卧室。

中午一点,香港逸威大厦,庄氏集团总部。

“去法国!去法国!你真得说走就走吗?”

“好,好,我道歉,我错了,我话不择词,我乱讲,我错了!”

“琪琪~,琪琪不要走,你不能跟他走!你这一去,心里就不会再有我的位置了!他就完全取代我了!我不能接受,不能不能!”

“求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求你,求你,求你别那么绝情,别抛下我,抛下我一个人,你答应过的,我们永远在一起永不分离的,你答应的,怎么能变呢?”

逸凡表哥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又喊又叫,发飙丢东西,他恨自己没有表白,恨自己的孤傲,恨自己的执着,恨自己爱得那样深!

三十分钟后,他终于平静下来,开动他的脑细胞想对策了。

想呀想,想呀想,所有了出路变成死,所有的可能变成不可能,就在黔驴技穷之际,叮~,一条最有效的上上计忽然生成了,那张惨白的脸上终于绽放出胜利的笑容。

“看来只有这样办了。”

“你这头钝猪,我看你往哪儿跑!”

“还不乖乖到我碗里来~,哼哼哼~”

哎呦~,就算你智谋高深也不用这样明目张胆吧!

说时迟那是快,他三步并做二步跑到门边,拉开门叫来了阿威和阿毫,伏在他们边低语。

于是大家分兵两路出发了。

逸凡表哥的计谋是什么呢?它能奏效吗?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一百六十六章 逸凡住院 旅行泡汤

第一百六十五章 瞬息万变 表哥用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