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九章 心绪难平 离家出走

  我不要逸凡表哥了!给他来了个不告而别!

我要兑现我曾经的承诺:离家出走!

此刻正一个人坐在咖啡店里,闷闷地喝咖啡。

低下头看看腕上的手表,那是一块Nautilus品牌高级珠宝腕表,这块比一元硬币大二圈的表,却有2328颗南非天然钻石镶在上面哦,闪闪亮亮,耀眼而夺目~,它是逸凡表哥为哄我开心送的礼物。

眼瞅着它的指针转到下午四点,天不早了,我站起身快步走出咖啡店,拦了辆出租车坐进去,指指给许家林的名片给司机看:“谢谢你,我要去这里!”

“许家门诊!好!”司机看了一眼名片点点头,双臂一晃调转车头一溜儿风似的驶离了尖沙咀。

半小时后司机停下车看看我:“小姐,许家门诊到了!谢谢你一百五十块!”

“噢!”打开粉色Gucci小手包,小心翼翼地拿出零钱包数出车费递给司机,微微一笑走下车,嘭~,关好车门:“谢谢。”

“不谢!!”司机客气地笑笑转眼没了影。

“许家门诊~”盯着醒目的招牌,我歪着头,嘻嘻嘻地笑出了声:“我这样突然出现,一定会吓他一跳!”

美哒哒的我一溜烟儿跑进门诊,一直跑到接待处才停下脚步问:“Hi,护士小姐,请问许医生在吗?”

“你好,许医生在。他今天晚班正在看诊。请问你有预约吗?”护士小姐甜甜说、甜甜地笑,她的五管精致又小巧,活脱脱一个洋娃娃,好漂亮!

“我没有预约!”我边说边摇头,抱歉地笑笑。

“噢,这样啊,那我给你个号,你坐在长椅上等我叫你吧!”护士小姐边说边递过来一张写着号码的纸条。

“好的,谢谢。”接过来看看,六十九号!

“你前面有十五个人在等待,你还是去长椅上坐等吧!”护士小姐指指墙那边几条长椅,示意我过去坐。

“嗯,谢谢!”我乖乖走过去一屁股坐好,看看哜哜嘈嘈的就诊者还有穿梭其中的医护人员想心事:“要等很久吗!十五个人排队,每人十分钟,那就是……那就是……,哎哟真丢脸,算不来!呃……许医生,见到我,他一定很意外,说不定吓一跳呐~,哎呦,好好笑哦~”

然而我这些“反常”的神情,看得周围的人纷纷窃窃私语,投来异样的眼神,哎呦~,好尴尬,于是我赶忙装成“正常”人的样子安静下来。

诊室里,帅气的许家林显得很焦急的样子,站在桌边,手里握着电话放在耳边在通话,一直在点头。

这时护士小姐打开诊室门送单据,他不自觉地抬起眼帘向门外瞟,咦,正看到坐在长椅上百无聊赖的我。

匆匆挂断电话,他微微一笑,抬起脚冲出门诊室,旋风般来到我面前,仿佛见到宝物一样欣喜地喊:“琪琪!”

“哈!许医生!”我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同时伸出双手紧紧握住他的右手,咧开嘴傻呵呵地瞅着他笑。

这一连串的主动热情,绝对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有些惊喜,有些甜蜜,一把攥紧我的手:“跟我来琪琪!……噢对了护士小姐,请把我排号的病人分给张医生和刘医生。”

“好的许医生!”护士小姐点点头,甜甜地笑。

我一抹头儿,随着他进了他的门诊室,他把我按在座椅里,转身递来一杯水:“才挂了逸凡的电话,你就出现了!坐,给你水,口喝了吧,喝吧~。”

“嘻!”我接过来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大口,一伸脖子全部咽下。

他见怪不对地笑道:“逸凡发了疯似的满城找你,就差掘地三尺了,阵仗大得吓死人!什么情况,你又玩什么新花样?嗯?”

“因为我离家出走了呀!”咽下杯里所有的水,我喘了口气。

“啊!原来是真的呀。你不告而别真是离家出走哇!逸凡还特意嘱咐我,若我见到你就把你送回家去,他还怕我隐瞒不报呢!”他边说边挨着我坐下。

“那你一定知道我离家出走的原因了,对不对!”我瞅瞅他。

“恩!听逸凡提到了。”他点点头。

“那你说,我有没有做错呢!”我反问道。

“错是没有啦!不过离家出走是不对的,知道吗?因为你身边的人会着急,会担心的。懂吗?”他说得貌似很在理。

“我就是要他担心,就是要他着急,他才知道不可以欺负我。”我却听不进去。

他不跟我计较,牵起我的手笑眯眯地说:“好啦,不要闹脾气了,跟我来,我送你回家!”

“啊!~不要啦!我不要回家!”我不领情地打掉他的手。

“回家吧!外面不安全,你一个小女生怎么让人放心呢?”他只好再次坐在我身边,但他还是企图说服我,放弃这个不该有的念头。

我却乐呵呵地说:“可是我在你这里啊!你是安全的呀!对不对呀!我也没有满城乱跑,对不对呀!”

“是是是,谢谢你的信任,我好开心!不过,我跟逸凡十多年的朋友,要我骗他,这个不好办呐~,他会生气的。”一阵欣喜过后又是一脸愁云,他好为难。

“这不叫骗,这叫缓兵之计!”我歪头看看他,居然把他看乐了,咯咯~,见他乐了,我的心里有了底,开始给他洗脑。

“再说了,许医生你想想看,你除了逸凡表哥还有其他的朋友。逸凡表哥也是这样。而我只有你一个朋友,如果连你也不肯帮我,那我要怎么办嘛!帮我一下嘛!!!求你许医生!答应了哈!”

“……”他默不做声,眉头拧到了一起。

“你忍心看我流落街头?”

“你忍心看我风餐露宿?”

“或者,被人拐卖,流落他乡?从此人间蒸发?”

“咦,反正我时间富裕,不如,我给你打工怎么样,……不要钱,白做工,……这样你也不要吗?……哎,干嘛,表个态嘛,我有那么没用吗?哎~,许医生你说句话嘛好不好。”

“……”他还是不表态,看得出洗脑没成功,而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继续不遗余力地絮叨。

“答应一下下嘛!许医生!我们是朋友,不就应该相互帮助吗?好人帮帮忙嘛!许医生~。救苦救难的大罗神仙!仁者仁心的许医生!嘻!啊!~我们大慈大悲的许医生,怎么会做这种无情无意的事呢?他怎么可能不顾眼前这个无家可归的人的生死呢?对不对?”

“……”他依然不表态,却咬嘴唇,看得我暗自窃喜,有戏!

“你看看,我们一表人材的许医生,是多么风度翩翩、英俊潇洒、少年才俊,哎你说你这么善解人意又品貌非凡的大好人,一看就是位绝世大好人,对不对呀你说,就像你所从事的职业一样,多么的高尚、多么崇高、不落俗套哇~,一定会有求必应的,对不对呀~许医生~~~。”

“……”他仍然不表态却乐出了声,看来拍马屁有时还是挺好用的。

“那这样,大不了有一天你离家出走,我帮你喽!”我又开始没心没肺了。

“哈哈哈!~哈哈哈~,哎呦我的天啊,我会离家出走!!!???真难为你怎么想的。好吧好吧,我说不过你,我答应。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讲好了,琪琪!”他乐得差点背过气了,一开心就点头了。

“真得吗?太好了!耶耶~”我乐得一跳三尺高,终于穿透无边的黑暗看到了幸福的黎明,赶忙拉起他的手晃:“谢谢,谢谢大好人,谢谢许医生,你真好,嗯,那个,你帮我找个住处好吗?”

“好,没问题,你需要住多久?”他真痛快耶。

“嗯……五天!”沉吟片刻,我伸出五根手指在他面前晃悠。

“啊?!!!”没想到这五手指,居然惊得他的脸上全是意外,仿佛看到诈尸的鬼一样,五官都僵硬了。

“啊!五天很多吗?那,那三天好了!三天!怎么样?没问题了吧!”我怕他改主意赶忙收起二根手指换成三根,然后真诚地瞅他,等他答应。

“三天,三天应该没问题!只是,琪琪,难道你不担心逸凡找不到你急出病吗?而且他说不定会报警哦!那到时你怎么办?”他提出一串问题,等我验证。

我不慌不忙地说:“他报警我就回去喽!我到了家,他自然也就消案了,对不对!别担心许生医生,我保证说到做到,我保证!放心吧!嘻!”

“就你鬼主意多。恩……,让我想想哈!”他满意了。

“哈!有戏!”看他专注思考的样子,我在心里得意地笑,脸上更是洋洋得意。

突然他想了个好地方,眼前一亮:“这样好了琪琪,我在中环有套公寓空着,那里离门诊只有三站公交的距离,你可以住那里。”

“好好!”我乐得直拍手。

他却瘪瘪嘴,好心给我忠告:“不过我要告诉你,你可不要高兴得太早,我保证不出今晚,逸凡就会找到你。”

“你不讲,我不说,他怎么会知道?”我顶嘴。

“好,就算逸凡不知道,那也瞒不了陈正良。”他还有更担心的。

“大块头?”我的心抖了一下。

“恩对,他为人相当精明,手眼通天的!发现你,只会比逸凡早不会晚的!”他越发的肯定了。

“那你明天再给我换个地方住,不就好啦!他再聪明也逮不到我。”我扬扬眉梢,咧开嘴得意地笑。

“哎哟哟~要真那么简单就好喽!”他却对我的聪明不屑一顾。

“嘻嘻嘻!”我赶忙给自己找信心,用力笑。

他跟着我笑,抬眼看看外面已经黑透的天又问:“噢对了,已经这个时间了,你有没有吃晚餐?”

“呃~……”我瘪瘪嘴。

“别捂了,我都听见你肚子咕咕叫了!”他笑出了声。

“嘿!”哎呦,好尴尬,好像只为一顿饭才来求人家似,没出息。

“好了我们走吧!去吃虾好不好?吃过晚餐我再送你去公寓休息。”说着,他拉起我的手就往门外走。

“好!~”我赶忙随他出了门诊,上车离开了。

十分钟后,一辆疾驰而来的黑色宾利车,漂移到门诊前嘎然而止,嘭~,车门打开,一位身材魁梧的男人微带着怒恼跳下车,急匆匆走进门诊室,车后排坐着一位同样身材魁梧的人,一脸怒气望向门诊的大门……

中环,许家林的公寓,晚上六点半。

“好了!到家了,进来吧,希望你喜欢这里,住得习惯。”他掏出钥匙打开门,一回手把我牵进来,突然像是想直了什么,回头看看我说:“你没有带行李?”

“那当然喽,离家出走嘛!怎么可以带李?会被他们发现的。”我说得那样理直气壮。

“好吧!楼下有间超市,我去给你买些日用品好了。”他还真聪明,难不倒他。说完,他转身出了公寓。

“谢谢!嘻!”我把门关好,在屋里来回溜达。

“公寓大概一百平,三间卧室,二个卫生间,一个厨房,二个客厅!咦!这里还有一个超大的阳台。哇!花好香哦!”

“这才是我要的生活!温馨小巧!每天下班回来,可以被它包容起来,那会是一件多么舒心的事啊!”

感慨发完,耳边门铃在响,赶忙跑过去开门,许家林手里提着两袋子满满的东西笑吟吟地走进来。

“哇!这么多!”我伸手去接,他却径直灰了过去。

东西放在茶几上他松了口气,指指袋子笑嘻嘻地说:“嘻!那,这一袋子是你的日用品!卧室有件新衬衫给你当睡衣。这一袋子是零食,有酒有饮料,我们一会儿看晚上七点半的电视剧!”

“好好好!~”

七点多一点点,我们看肥皂剧,一集终了,广告插进来,我们才不要看哩~,又玩起了猜拳游戏!

不过游戏的规则是我输了喝饮料,许家林输了喝啤酒,其实我也想喝啤酒的,但是不管我怎么要求,他都不允许。

他说,他怕被逸凡表哥知道!他还说,留我在这里住,自己已经是罪大恶疾了,要是再惯我喝酒,那他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了!搞不好会跟他翻脸、断交。

我听了,想他说得也在理,只好瘪瘪嘴不再争了。

结果,他输得一塌糊涂,喝光了桌上的啤酒,后来还是输,只好下楼再去超市买啤酒,回来后再猜,依旧输个不停,喝个不停!而我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像开了挂一样,闭着眼猜都能赢。

快乐的时光过得好快,一转眼的功夫快九点了。

“我不玩儿了,哎呦,今天的运气差得要命!桌上的酒都喝没了!”许家林晃晃头,感觉自己有些喝多了,不敢再喝了!

“你今天的运气是差,足足喝了三打啤酒!”看到他醉得双眼迷离,小脸儿红扑扑的样子,我笑出了声,哈哈哈!~。

“我有那么好吗?笑!!!哎呀!我要去卫生间了!”话音还未落地,他就像只脱逃的兔子撒脚如飞闪没了影儿。

“哈哈哈!~”看他狼狈地离开,我笑得声更大了,甚至笑出了眼泪花儿!当我在直起腰,许家林再次出现眼前。

“好了!不早了!我来收拾桌上的东西,你去卧室休息吧!”他哈下腰收拾啤酒瓶。

“哦!还能看清啤酒瓶?那说明你还有量嘛!我们再来,继续,怎么样!敢不敢?不敢可别勉强,输了很没面子哦~”我赢上了瘾。

“怎么你以为我总会输吗?好!我就跟你继续猜好了,下半场,我一定赢的,你就等着喝个水饱吧,等我再买酒上来今天一定要赢你才休息!你可别赖皮。”

“我才不赖皮,倒是你哟,小心喝得明天上不了班!”我狡黠地笑他,惹得他闹了个大红脸。

“敢取笑我,好!我就赢给你看!”他还真有魄力,服了他了。

“哈!那祝你成功啊!~”我大声奚落给他听。

“你等我买酒回来!”他的脸上闪着“报仇”的神情,边说边走到门边,哗的一下打开门抬脚就往外走,一不小心,撞进了外面站立人的怀里!

外面的人不由分说,呼啦啦地走进来,见到他,许家林惊呆了,我也惊呆了!

谁来了?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一百七十章:男神柔情 夙愿未成

第一百六十九章 心绪难平 离家出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