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七章 谎言迷团 拨云见日

  圣玛丽医院,熟悉得近乎厌恶,因为它是我迷瞪了长达半年之久的地方,也是我康复回家的地方。

眼瞅着神勇的阿威将阿斯顿•马丁DB9停进这里的车位,然后他打开车门,拉着迷糊的我,一路跑到ICU病房前。

一出逼真的苦肉计已经筹备就绪,就等我傻乎乎的上钩了!

透过玻璃窗,很容易就能看到躺在里面“奄奄一息”的逸凡表哥。

紧闭的双眼,看上去是如此的痛苦,一层又一层白色的纱布,将脑袋裹得如同端午节的粽子一般,严严实实。

惨白的小脸儿更没有一丝血色,但它白得那样刻意,甚至有些诡异,看上去就像是画的一样,不晓得出自哪位艺妓之手。

氧气罩紧扣着鼻子,鼻子里呼出的气体附着在氧气罩上,显出细小的水点儿,如烟如雾。

夹在手指上的心脏监视仪,正在认真地工作,时不时地传来波浪线,显示着病号心脏的健康情况。

这简直就是人间惨剧呀~,我的眼里涨满晶莹剔透的泪水,心痛得没了知觉,扪心自问:好容易有的家,难道就这样散了吗?好容易有个体贴入微的亲人,难道就这样没了吗?不,不,我不~~~

就在这时,耳边只听得一阵杂乱而仓促的脚步声,祖叔和寿叔簇拥着庄念梵,神色慌张地走到切近。

他们原本下午四点的班机飞澳洲,与关静娴会合的,出了这个意外,行程自然终止。

庄念梵颤巍巍地来到窗外,擦亮眼睛用力往里看,当确认躺在里面不醒人世的亲骨肉时,不亚于晴天霹雳打得他身子晃了好几晃,要不是祖叔和寿叔及时扶住,肯定会重重跌倒的。

老泪纵横的他,拐杖咚咚的敲着地面,焦灼的眼神闪着无边的痛楚盯着ICU凄凄哀嚎:“小逸呀~小逸~你这是怎么啦!你万万不能有事呀!你若有不测,那咱们庄家的血脉,就又断了一根呀!老了老了,难道要我看着亲人离散吗?老天啊,这是什么道理啊~,小逸呀~小逸,我的孩子~”

“阿梵,阿梵,保重身体啊,有人才能有一切,小逸一定能救过来,不要过于悲伤,小心身体吃不消。”祖叔寿叔赶忙过来相劝,陪着他掉眼泪。

庄念梵看看他们,心痛地说:“阿祖哇,阿祖,我怎么这么福薄呀~,阿寿~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uncle~”我走到他身边本想安慰他的,可谁知自己这样不争气,只喊了一声,只看了他一眼,泪水就一个劲儿地往下流,根本控制不住。

“琪琪~,我的孩子……”庄念梵一时语塞,伸出单臂搂住我颤抖的肩轻轻拍,咳声叹气。

“uncle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要逸凡表哥死掉!uncle!我不要他死掉!我不要他死掉!不要!不要!我不要他死掉~uncle~、uncle~”

我更加伤心起来,扶着他的手臂大声哭,用力哭,眼泪流成了一条不见头的河,好像这样哭,逸凡表哥就能康复似的。

“好了乖乖不哭了,不哭了!来,坐下来,我们想办法啊~,不哭不哭。”祖叔、寿叔满眼泪花,将我们扶到椅子里坐下。

我一回手攥紧庄念梵的手凄凄哀求:“uncle,uncle,您最强,您想想办法救救逸凡表哥,救救逸凡表哥!求你救救他,救救他,救救他吧,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我保证,一定要救他~,救他~”

“好好好,好孩子,我当然不会袖手旁观,我答应你救他,不哭了啊,让我想想啊!乖!”庄念梵拍拍我的手,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看得出,他在强力克制内心的悲痛,在努力思考,所以我咬咬下嘴唇不再大声哭泣,瞅着他发呆。

“阿梵,小逸的主治医生来了!”祖叔一声轻唤,把一位医生带到了庄念梵的面前,我赶忙扶着庄念梵的手臂站起身。

“噢,你好~”庄念梵拄着拐杖用力向下压想站起来,但是很明显,他有些力不从心,费了好大力气,站了两次才勉强站起来。

医生穿着白大褂,带着大口罩,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烁烁放光,望着庄念梵,又看了我一眼,好像在为难。

他这样欲言又止,吓得我的心跳了悬崖,彻底丢掉了!

我怕会像电视里的情节那样,他死气沉沉地宣布:“我们已经尽力了!家属进去看最后一眼,为他安排后事吧!”

想到这儿,我浑身的血都凉了,瞬间一动也不能动,周围空气也不知被谁抽走了憋得喘不上气。

就在我痛苦挣扎的时候,不知医生说了什么,庄念梵就跟他走了,寿叔忙不迭地跟上去,还跟去了细心的阿毫。

祖叔握紧我的手留下来陪我,我们坐回长椅里等消息。

坐卧不宁的我时不时望望远方楼道口,又长起身看看ICU里的逸凡表哥心如油烹,才要向阿威发问,庄念梵回来了。

他走过来轻轻拍拍我的肩,缓缓地说,逸凡表哥并无大碍,只要渡过今晚的观察期,明天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护理了。

啊~,真得啊,哎呦我的天啊,哎呦我这颗快要煎熟的心啊,终于可以恢复原状,放回身体里了。

“琪琪啊,我让阿祖送你回家,你好好休息,明天再来看小逸,乖啊!放心,他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他会好起来的。”庄念梵轻声说。

“是!uncle,bye-bye。”我点点头。

望着祖孙二人远去的背影,庄念梵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一小时后我到了家,祖叔好言安抚,直到我的情绪稳定下来,他才起身告辞。

夜,深了!倒在床上的我像散了架一样浑身酸痛,又乏又累,眼皮像灌满铅一样沉重,怎么也抬不起来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脑袋里的一列列火车,呜呜叫着、轰隆隆跑着,停也停不下来,闹得脑袋如同开了水的锅一样,咕嘟嘟地冒泡泡,按都按不住,唉!

侧过头,遥望密密麻麻的星星,仿佛回到了自己在医院里第一次醒来的状态,所有的零件全都脱离躯体在空气中漂浮,没有知觉,没有味觉、没有视觉……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却像锅里的饼一样辗转反侧无法安枕,逸凡表哥惨白的脸庞,David失望的眼神,始终交替在出现梦里,他们向不同的方向离开而我却无力挽回,好恐怖、好纠结的夜晚!

同一片夜空下,“康复”的逸凡表哥小脸儿白一阵红一阵地坐在沙发里,乖乖向他的叔父庄念梵招出了实情。

庄念梵心里捏捏拐杖,边听边摇头,最后闪出一个苦笑,轻叹道:“小逸呀~,你呀你!”

“对不起uncle!我知道自己做事欠思考,对不起。”逸凡表哥说得好诚挚,忽然间,脑袋里闪出我的认错时蔫头耷脑的样子,所以他也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默不做声。

“小逸呀,这种事,恐怕就连琪琪都不会去做的。我知道你心里有琪琪,琪琪她更依赖你,你们彼此照应,心心相印。我还知道你不希望琪琪去法国,想留下她,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小逸呀,你这是欺骗呐!”庄念梵脸色不好看,语气也显得略微沉重。

“你知道吗小逸,琪琪今天好伤心,她都快晕过去了。”祖叔白了他一眼跟了一句,寿叔在旁边不住地摇头、不住地叹气。

“啊!!!???”逸凡表哥抬起了头张大了嘴,好惊愕。

“逸凡表哥你好残忍!!!”他仿佛看到我眼里含着泪抱怨,心狠狠地痛了一下。

“你那个病歪歪惨样儿,我看了都伤心,何况琪琪那样单纯、实在的小女生了。你骗她没心机,可小心她知道真像后发飙,明天补票飞法国,那时你可真得唤不回她了!”

庄念梵的话锋犀利,听得逸凡表哥的心忽悠一下跑没了影儿,我气呼呼转身离开的样子更吓得他出了一头的汗。

“怎么办怎么办?uncle怎么办?我是怕琪琪走了心里没我,才出了这个下下策。uncle帮帮我,帮帮我,uncle!求您!uncle我知道错了,念我情痴,帮我化解了吧,uncle、uncle。”逸凡表哥咧开苦瓜嘴,抱着庄念梵的手臂可劲摇,在他耳边磨叽念经。

“小逸呀,我的孩子,这个忙儿真不好帮呀!”庄念梵面露难色,瞟瞟逸凡表哥,看看祖叔和寿叔,轻摇头:“机灵鬼儿会察觉到我跟你联手骗她,到时小丫头不理我,那我找谁下棋,找谁给我讲笑话,找谁陪我聊天,你吗?你有时间吗?”

庄念梵带着嫌弃的语气一通的数落,逸凡表哥听得抬不起头来,祖叔、寿叔乐得合不拢嘴。

忽然换了一付嬉皮笑脸模样的逸凡表哥,凑到庄念梵跟前谄媚地笑道:“那这样,您看你帮我渡过这一关,我们俩个一起陪您下棋、聊天好不好,好不好uncle,买一送一,是吧,嘻~”

“你们说呢?”庄念梵突然来了兴致,瞅着祖叔和寿呵呵笑。

“这个嘛……我认为……小丫头全能,足够了,至于小逸嘛,难道大家没听说过,赠品多半不合格吗?阿梵?”

“对,同意,阿祖说得有道理,咱们这里有谁需要送的东西吗?”

“是的,阿”

调侃的话音未落,又起奚落的笑声,转而是开怀的笑声,笑得“赠品”纠结得直找地缝。

笑过,聪明的逸凡表哥赶忙趁热打铁:“uncle帮帮我,我知错了,我认错,我保证以后遇事多思考,我错了uncle!我也您的孩子,uncle您不疼我,不理我,不要我了吗?uncle,uncle帮帮我嘛!您知道,我没了琪琪没法活的,我真得好爱她,帮帮我!求您帮帮我嘛uncle!”

逸凡表哥变成个“坏孩子”,围着“爸爸”庄念梵要糖吃,追着老头子满屋走!

“好好好,我帮你,我帮你。这琪琪磨人的功夫,你倒是真是活学活用!”庄念梵没辙了,只想让耳根子清静清静,这只吵吵闹闹的蜜蜂不给点花蜜是歇不下来了。

“嘿嘿!嘿!没办法!她只要这样磨我,我就无条件答应她所有了要求了。嘻嘻!”逸凡表哥羞涩地笑笑,挠挠脑袋。

血浓于水,庄念梵自然要管,接下来三老一少四个人合谋如何掩饰这个谎言,三十分钟后定好计谋,那给我来个瞒天过海,得过且过。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床了,望着镜子里脸蛋浮肿的自己,没一点精神,用过早餐,在阿威和阿毫的陪伴下来,着急忙慌地赶去看“骗子”。

八点半左右,我站在了逸凡表哥跟前,看着他脸色有些好转,松了口气,坐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轻声呼唤他:“逸凡表哥!~”

这时门外走来了主治医生,我赶忙擦擦眼角的泪起身相迎。

医生站在病床边,双手放在外衣兜儿里,轻松地说:“琪琪小姐请不要担心,我们做过检查庄先生暂时无大碍,等他醒了就没事了。”

“哦,谢谢医生,那他什么时候醒呢?”我心里酸酸楚楚。

“这个,不能确定!”他微微一笑。

医生是帮凶,这翻话是逸凡表哥教的,当然,这也是庄念梵受益的,而我,对此却信不疑。

唉!就此看来,单纯和钝猪是划等号的。

今天,我守了逸凡表哥一整天,他也没有醒过来,心在胸膛里乱七八糟的到处乱撞,它可能是嫌这身体太闷,想出来透透气吧!

结果当然被我“无情”地镇压下来了!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平息了它的暴乱,让它老老实实地呆在身体里。呃!

晚上郝姐来换班,还有阿威、阿毫这几个人好说歹说,才把我“劝”回家去了,其实跟架回家也差不多了。

就在当天晚上,夜色深沉,天幕低垂,整个世界都进入的熟睡期的时候,又有人来看他了!

大块头坐在了他的跟前,这两个情敌又见面了!

“你这招虽然险,但却是最见成效!”陈正良微微一笑,还给了他一个不错的评价。

“是吧!我也是灵机一动,忽然冒出来的这个主意!”逸凡表哥有些自诩,甚至有些洋洋得意。

我看他是忘记了,自己是如何死皮赖脸地求庄念梵的样子了,哼!

“不过,依我看,这也是最糟糕的一招。”陈正良话风一转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就连屋里的空气也变得紧张了。

“啊?什么意思?”逸凡表哥蒙了。

“这个小计量会被她看穿的。”陈正良摇摇头,看逸凡表哥。

“看穿?不可能!不可能看出破绽的。”逸凡表哥瘪瘪嘴不服气。

“我的老婆不是用看的!”陈正良说得如此高傲,仿佛我真是他老婆一样。

“她是我老婆!”逸凡表哥不服气,他马上回一句。

“切!咱们俩现在谁也没有能力降服她!!!”陈正良转而又无奈地摇摇头。

“是!但我更有实力,尤其比你强!她能为我留下来,就是个最好的证明,嘿嘿嘿!”逸凡表哥又洋洋得意了,还翘起儿二郎腿嘚瑟。

“不跟你做口舌之争,咱们最结果。我要告诉你的是,她懂医术!!!”陈正良终于揭开了谜底。

逸凡表哥听会有什么样的反映呢?又会出什么点子应对我的医术呢?!!!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一百六十八章:逸凡康复 小小波澜

第一百六十七章 谎言迷团 拨云见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