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三章 弄巧成拙 闺蜜阿德

  港岛大浪湾道5号。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普照大地的时候,按照庄念梵的分派,陈正良带了一队人回了晨光写字楼,逸凡表哥也带了一队人直奔逸威大厦。他们有个共同的任务:终止病毒,解除危机。

心细如发的陈正良还留下了心腹阿德看他的“后院宝藏”!只是大块头,如果你知道阿德近日都梦到了什么,还会留下他吗?!!!

要争分夺秒、要把损失降到最低点,所以大家抖擞精神,生龙活虎地出发了!

……

清晨六点,阳光更加亮丽明媚,鸟儿在枝头欢叫跳跃,花儿在微风中绽放摇曳,暗香浮动,灿烂荣耀。

我醒了!不是因为快乐的清晨不能辜负,而是因为,我饿了!

(不许笑我是钝猪!哼!)

睁开双眼用力眨,瞬间眼前一片光明灿烂,充满电能,深呼吸的同时伸展四肢,抓抓手指、挠挠脚趾,哎呦,好舒服的懒腰,嘿~,接下来一个小跳蹦到地面,转头冲进卫生间冲澡刷牙,吹干长发,再换条新裙子,坐进沙发萌呆呆地等待。

二十分钟一转眼灰过去,再看看墙上的时钟,六点五十了耶,门外静得像是时间停止了似的,一点响动都没有!

站起身,伸长脖子望望门,心里犯嘀咕:“怎么回事?逸凡表哥怎么还没来叫我吃早餐呢?”

“不对呀,平时没这么晚呀,难道他还没起床吗?”

“那既然这样,好吧,今天我叫你好了。咦,顺便看看你没起床的样子,嘻~”

揣着强烈的好奇心,赤着双脚溜到隔壁左手间的卧室门前,轻轻压下门把手,门悄然无声地打开了,脚尖点地伸进脖子四下看。

阿德背对着门正酣然入睡,我却固执地把他当作了逸凡表哥。

这件事到现在我都没想明白,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难道真得没分不清吗?还是先入为主的印象在作祟呢?

看到沉沉大睡的阿德,我心中全是情不自禁的窃喜:“哈哈!逸凡表哥,还没起床呐!这回你成懒虫了。我要吓你一跳,还要让你承认自己是条大懒虫才肯罢休。”

打定主意,蹑足潜踪进卧室,然后回手轻轻关好门,像猫儿逮老鼠一样小心翼翼地来到床边。

这会儿阿德正睡得香,也许是一夜辛苦,所以他一点也没有觉察到我入侵了他的一亩三分地儿,他更没想到,我会拿他当逸凡表哥一翻戏弄。

“到床边啦!傻瓜!”听到他沉沉的鼾声,我捂起嘴哧哧笑。

说时迟到是快,我纵身跃起嘭地一下扑到阿德的身上,伸双手抱他的肩膀,欣喜若狂地大声叫:“哈!~逸凡表哥!给我逮到了吧!你这条大懒虫,快起床!起床起床!我饿了逸凡表哥!快点起床陪我吃早餐!逸凡表哥~”

“啊~,怎么啦~,出什么事了吗?”阿德的身心轰得一下跳出梦境,浑身一颤,赶忙睁开惶恐的双眼望向四周。

“琪琪?!!!”看到扑在身上的人他着实吓了一大跳:“什么?庄逸凡?!!!怎么你把我当成他了吗?是啊!他说过睡这个房间的!”终于搞明白了一切也清醒过来,可他的心中却冉冉升起重重的失落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仿佛失去了一件视若生命的物品一样惆怅。

而压在他身上的我还在不停地哇哇叫:“逸凡表哥快起床啦!我饿了!你快点起床喂猪去!起床起床~逸凡表哥,猪猪饿了耶~”

“看你还装睡!!!”我边说边伸手二根手指捏住他的鼻子。

“庄逸凡的艳福可真不浅!”他张大嘴深吸气,把头埋进了自己的双臂,心中的妒火却莫名其妙地烧起来,而大脑却依然艰难地维持着清醒,身体僵硬着没敢动。

“哎~逸凡表哥~,你干嘛?还敢不理我,还敢装睡,大坏蛋!~~~~”我急了,双手用力晃他的肩膀,大声在他耳边叫:“逸凡表哥!~你这个大坏蛋!快起床啦!我饿了,我饿了,逸凡表哥~快点起床~”

“……”阿德依然保持沉默,但心已开始狂跳了。

“逸凡表哥!~逸凡表哥!~我饿了、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啦!我要你起床!现在就起床,逸凡表哥~~~”

我像只小奶猫,喵喵叫着用脑袋顶开他的手臂钻进他的怀里,闭着眼用额头蹭他的脖子。

“啊!~甜甜的奶香!甜甜的奶香!真好闻!……这,这,太诱人了!”阿德顿感心潮澎湃,春心荡漾,混沄中仿佛进入了梦境的美好,感受到相拥相抱的幸福、激情缠绵的热烈!

“难道梦中的场景成了现实吗?我,我……”想到这儿,阿德全身的血液骤然沸腾了!纵然前面是万丈深渊也无所顾虑了,哪怕刀山火海也无怨无悔了,他告诉自己:只管做就对了。

“我要你!”幸福的旋律冲出他干涩的喉咙,健壮的手臂掀起被子盖住心爱的女人,双臂合拢将她搂进怀里。

“啊!~好诱惑的身材!好滑嫩的美人!”他迫不及待,全身心近乎贪婪地感受美人凹凸曼妙的性感诱惑!

“啊~啊~,逸凡表哥!~我,我要被你抱死了,快松松啦逸凡表哥!~哎呀~”我像只要逃出盒子的猫一样四处找缝往外钻,呃,憋死人哩~

阿德中了魔,根本无药可救,只记得自己正拼命地搂着这个使自己神魂颠倒的女孩!

“看你不松手!”我使出独门绝技挠他的痒,十支纤纤玉指游走于他的前胸和腋下,这招果然灵验,阿德猛然松开双臂,躺正身子去逮我灵巧的双手。

我顶起被子,坐在他的腹部不依不饶地挠,灵巧地躲过他的双手的围堵,乐得嘎嘎笑:“逮不到逮不到!哈哈哈~逮不到,大笨蛋~”

阿德心中冲动,再次抱紧我翻身压住,紧跟着送来炙热的吻。

“好痒哦!逸凡表哥不要这样啦!我好痒哦!逸凡表哥~,哎呦~痒啊痒~”我尽量收缩肌肉,躲避这双火辣辣的唇。

“这个女孩应该是我的!”强烈的占有欲霸占了他的思绪,操控了他的大脑,于是他的唇由我的胸升到了我的颈,最后它火辣辣地停留在我的唇上。

真情流露的时刻,他张开嘴闭上眼贪婪地含住了我的唇瓣,趁我大口喘气时滑进舌头……

“???……这个吻!?啊!~这,这不是逸凡表哥的吻!”我睁大双眼,忽然清醒了!

“你是谁?你是谁?放开我、快放开我!走开啦!走开!啊!!!走开!走开!”为摆脱眼前的困境我发起了飙,又挠又踢、又抓又咬!

阿德见“骗局”已穿帮,自己若再坚持下去也无趣,而且怀里的人如此抗拒实在不好勉强,只得翻身松双臂。

我赶忙抬手一把撩开被子,定睛细看,哎呦天啊~,自己竟然坐阿德的小腹上!再看看眼前的阿德,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宽阔的胸膛和迷人的人鱼线,无处不张显男人纯正的阳刚本质!

“哇!贝克汉姆!天啊,阿德好迷人哦!”我惊呆了更雷晕了!

三秒钟过去了,我才醒过春梦,三窜二蹦跳下阿德的身体跳到空地,手忙脚乱地拉下退到大腿根儿裙子,涨红了脸,舌头也打成了结:“你!~你!~……”

“对对!是我,就是我。”阿德随着我的离开而坐起身,随手抓过被角盖住要害,亮晶晶的双眸盯着慌乱的我嬉嬉笑。

“干嘛!你笑什么!你,你睡觉为什么不穿衣服!”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冒出这样一句话,居然还那么理直气壮。

“你怎么知道我没穿!难道?这不是?”他逗我一把撩开被子。

“啊!~”吓得一声我惊叫伸出双手盖住脸,耳边听到阿德一串爽朗的笑声,哈哈哈~~~。

手指开出缝儿,看到被子好端端地盖在应该盖的地方才明白是他在戏弄我,我拿下双手,凶巴巴地瞪他,在他面前叫嚣:“讨厌!阿德大坏蛋!你!你!……淫贼!色狼!大坏蛋!”

“呵!形容词还真不少!你一大清早的跑到我的卧室,强行扎进我怀里,搅了我的美梦不说,还反来说我不对!恩?”他口若悬河,跟我讲道理、诉委屈。

“就是你不对!就是你的错!你是色狼!是大坏蛋!”我倔强地跟他顶嘴,毫不气馁。

“好!那我这个大坏蛋就做些色狼的事,让你见识见识!”他狡黠的笑,做出要抓起被子丢到一边的动作。

“啊!~”这一连串的动作吓得我高声大叫一跳三尺高,拧开门头也不回地跑了。

哈哈哈!~~~,后面再次传来阿德爽朗的笑声。

我直眉瞪眼冲回卧室回手用力关门落锁,靠在门后按着咚咚乱跳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粗气!

“我的妈呀吓死我了!!!死人、烂人、臭阿德!”

“吓我!你跟凝萱姐姐一样,就会欺负我!臭阿德!讨厌鬼!啊~~~”

隔壁的阿德大笑过后,站起身去关门,然后进卫生间洗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着刚刚的一幕幕,忍俊不禁地笑出了声。

“这个女孩儿真可爱!说来说来,说走就走,跑得还挺快,小东西,逃跑的宝贝,小逃宝~”

……

早餐时分,餐桌前,我们并肩而坐!我低眉垂眼,他面无表情,都在为刚刚的事而尴尬、窘迫。

“阿,德,是,个,大,坏,蛋!哼!”我瞟了他一眼,故意嘟囔出来这句话让他听到。

“都被你看光光了,还差点贞洁不保,我反成坏蛋,真是没地儿讲理去了!”阿德不紧不慢的小声回了一句!瞟瞟我,不紧不慢地拿来面包片,不紧不慢地夹来猪肉、豆瓣、鸡蛋、松露油和腊肉。

“干瘪德老头要哪没哪儿,谁稀罕看!切!”我慢悠悠地冒出这句话,还白了他一眼,抢过他刚做好三明治张嘴就咬。

阿德不服气,夺回三明治转移到我的脖子长度以外的地方,让我眼巴巴得看着就是咬不到,然后侧过头靠在我耳边嘟哝:“我非常完美,你想要哪儿啊!”

听得我差点把嘴里的饭喷出来。

“切!完美又怎么样,谁稀罕!告诉你,我不同性恋!德,奶,妈!”我顺着他的语气又跟了一句话,气得他要发飙。

“谁愿意跟头钝猪过日子!”他反映还真快,声音虽轻但字字都钻进耳朵,边说边为我夹来一块切好的沙朗牛排。

我挥起叉子又稳又准的将它叉起来放进嘴里,边嚼边说:“我钝猪我幸福!怎么了!你想做还做不成呢!!!哼!”

“哎哟哟,我告诉你,你不要赖着凝萱嫁到我家!我可不喜欢猪当宠物养!”说完,他放了一块螃蟹薄饼到嘴里,吃得好投入的样子。

“不行!你娶凝萱姐姐就得娶我!”跟他斗嘴的同时,手里忙着端过那盘由六个鸡蛋、龙虾、菜肉做馅的煎饼放在自己跟前。

“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是那么的脸大皮厚呦!”他挥起小勺不客气地擓(k uǎi)走铺在上面的鱼子酱。

“脸大皮厚吃个够!怎么样!”我放下刀叉去咬饼。

“人没多大点,顶嘴却挺快!小心我不养你!”他一回手儿吃尽了勺子里的鱼子酱。

“你不养我,我告诉凝萱姐姐说你欺负我,你小心她生气修理你!哼!”我把饼全放进嘴里卖力地嚼。

“凝萱爱我自然不会修理我。你这样刁顽,说不定她会让我休了你!”他喝了一口麝香咖啡。

餐桌前,你一言我一话,边吃边逗嘴,我们乐此不彼。

“你说休就休吗?我不同意!”终于咽下了全部的饼,我喘了口气。

“你不同意也不行!我把你当行李裹起来丢出大门,看你怎么办!”他放下咖啡杯,用眼角的余光偷看我。

“不怎么办,我再把自己丢回去呗!”巧得是,说完这句话我也在偷看他,眼神交汇的瞬间哄得笑出了声。

“好好吃饭!”他板起脸,俨然一副一家之主的嘴脸教训我。

“是!”我像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弱弱地答了一句。

眼光再次相对,又是一阵开怀大笑。

……

饭后,阿德拒绝我想出门的要求,带我坐在花园的茶座里聊天,不聊不知道,这一聊我才发现,哇噻!原来阿德知道的东西真多,简直就是一本活的大百科全书,难怪凝萱姐姐如此痴迷他,就连自己也不知不觉得被他丰富的内涵吸引了。

“德哥哥,我有个好的提议,你要不要接受!”

“说来听听!”

“我们做闺蜜吧!”

“喂!你真把我当成女人了吗?尊重点我好不好!”

“不是不是!你别急,听我讲,男女也可以成闺蜜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呃!不知道!!!那是什么样闺蜜?”

“恩……就是……,我是你仅次于老婆的女人,你是我仅次于老公的男人。我们可以交心,可以做知己!好不好!”

“听上去完美!”

“那你答应啦?”

“是的!我愿意!”

“哦也!”

阿德居然成了我的闺蜜,真的好意外哦!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一百五十四章:Amy出马 争分夺秒

第一百五十三章 弄巧成拙 闺蜜阿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