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章 格斗教习 亲吻缠绵

    港岛大浪湾道5号。  

  邪恶之极的顶向坤请高人设计的病毒程序,由洛佩旋和谢俊仁分别植入了庄念梵、陈正良和庄逸凡的电脑主机上。  

  病毒程序疯狂地吞噬了主机,蚕食里面的资料,将它源源不断地流向了顶向坤的手下,一个叫混三儿的人的手里。  

  而今天上午一场意外的打斗,我和David无意间从混三儿手里得到了这些资料和数据,并带给了庄念梵,但可恶的是,没人能终止病毒程序的运行。  

  不能终止程序运行,就不能终止情报外泄,更不能终止噩运!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David自告奋勇了冲到最前线,并用他超乎寻常的智商搭建了防火墙,成功地阻止了病毒程序的运行。  

  就在大家为此开怀愉悦、击掌庆祝的时候,病毒程序经过再次变种后死灰复燃了!它的顽强,引来阿仁一声惊呼:天啊~  

  David更是颜色大变,他一把拉开座椅焦急地坐回去,双眸紧盯着屏幕开始重新编程。  

  就这样,反反复复,反反复复,犀利的程序搞得David手忙脚乱!看上去就像个不听话的小孩子一样顽劣,每每停止运行不过五分钟就变种重启倔强地工作。  

  大家为此惴惴不安,头晕脑胀,唯有我置之室外,怡然自得。  

  那是因为逸凡表哥不许我打听。  

  吃过午餐他带我去了花园,坐进茶座,拧起眉头,罗里吧嗦地教训我,我低头数手指假装没听到!直到祖叔叫开他,才抬起头,重重得喘了口气。  

  远远得,逸凡表哥在阿威耳边低语,阿威点点头后驾车离开了,逸凡表哥这才走到祖叔身边,叔侄俩似乎与他谈论什么并肩进了门。  

  “哎呦天啊!更年期的逸大叔,远到而来的玉帝哥哥,你可唠叨完了!我的天啊,终于自由了,不容易。”  

  “……唉!太清静了也不好,真无聊!”  

  “神神秘秘的!干嘛不让我知道!我有那么多余吗?哼!”  

  “逸凡表哥大坏蛋!”  

  话说回来,这回还真是冤枉他了!因为那是庄念梵的意思,也是庄念梵授意他这样做的。  

  人家自然是出于好意,这件烦心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特别是像我这样没心没肺的毛丫头!  

  空荡荡的天空,空荡荡的花园,空荡荡的心,我就像飘在空中的白云没着没落,实在闲得慌,又无处打发寂寞,只好用手托着下巴四处瞭望,忽然,我扫描到了阿忠那硕大的身影。  

  骤然眼前一亮,终于给我发现了“宝藏”,心中小小的悸动:“哈哈~机器战警!!!见高人怎么能交臂而失之呢?嘿!嘿!嘿!”  

  “Amy教的格斗技能,有几招总是不能灵活运用!感觉好像什么地方不对,别着劲好难受,今天阿忠在,有他指点自然无往而不利喽!”  

  越想越兴奋,鬼使神差地站起身,缩手缩脚溜到阿忠身边,嘭~,攥住他铁锤一般坚硬的右手,这只超级大手,我一定要伸双手才能足够攥住。哇噻,好充实哦~  

  “咦!是你啊!又想干嘛!”阿忠低下头看了我一眼,不冷不热地问了一句。  

  “嗯嗯嗯嗯!”我抬头看他,感觉自己像只叼着绳子期待主人出去溜的狗狗一样,摇头晃脑,呲牙卖萌:“嘻!忠哥哥~,你跟我出来一下好吗?我们到花园里一下下好不好,忠哥哥~”  

  “……”他不语,心里却噼里啪啦地盘算着我此刻心中的小九九是什么。  

  “恩!~忠哥哥,出来一下下嘛!我需要你的指点嘛!”  

  “……”他依旧保持缄默,不理我也不看我,却没有厌烦地甩开我的手,只是扬了下嘴角,因为他心里还没有结论,不便行动。  

  “忠哥哥!拜托!恩!~,你只要出来一小小下就好了,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只要一小小下就了,我保证不再缠你,忠哥哥~,拜托,好哥哥求你。”我使出浑身解数软磨硬泡。  

  “……”他的脚趾在鞋里挠,看上去应该是有些动摇了,却依旧保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  

  “忠哥哥!~好哥哥!~拜托~嘻!我保证说到做到,绝不赖皮,你就跟我来一下下嘛,看看我的功夫有没有长劲嘛!我需要你指点才能进步嘛!”  

  “好哥哥,忠哥哥,你是天下最好的哥哥,史上最棒的忠哥哥,忠哥哥,不要那么铁石心肠嘛。”  

  我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反正他不依我就一直在他耳边磨。  

  “哎呀好吧好吧!真是磨不过你!”他摇摇头轻叹,我赶忙又拉又拽,他才勉强随我来到了花园。  

  来到花园空地,我把自己的疑惑讲述给阿忠听:“忠哥哥,这招要怎么用啊!为什么我总是踢不到呢?腿要转一百八十度咧~,那怎么做得到嘛~”  

  “噢,这招名为:踹膝锁喉,须从敌方身后悄悄接近,以右腿快速前踹敌方左膝弯,使其平衡受到破坏,再右脚向前落地,右手顺势绕到敌方颈后,反手勾住其后颈,锁住其颈部,左手向后为猛拉敌左手将其制服。记住要点:踹膝弯与锁颈的动作衔接紧凑,不能脱节。”  

  他见我如此好学开心得给我做指导开小炉,嘿嘿!  

  “哦!原来问题出在这里!”我终于悟到了关键。  

  “很简单,对吗?”他双臂当胸,歪着头看我。  

  “嗯嗯!这样对吗忠哥哥?”我又使出一招。  

  “不对!手抬高,放这里!看好!这样!看!我做给你看!”  

  他连说带比划,高抬腿的瞬间发出一声龙吟虎啸般的吼叫,强大的杀伤力化成一阵风直冲云霄。  

  哇~战神!我都看呆了,羡慕得甚至流出了口水。  

  “哦!知道了!”趁他开心,我赶忙又问:“那这招呢?要怎么使呢忠哥哥?手腕这样拧不要掉掉吗?根本抓不住敌手的,还怎么赢呢?”  

  “噢,这招是这样用,抓腕要准,扫肘时应加上蹬地、拧腰的力量,击打要快而准。”  

  ……  

  “咦!琪琪去哪里了!”庄念梵的一句问话搅得陈正良和逸凡表哥的心咯噔一下狂跳起来。  

  “是啊!好久没听到机灵鬼儿的声音了!”大伯父略带不安地望向四周。  

  “跑哪儿去了???”逸凡表哥和陈正良不约而同地站起了身。  

  “别担心!哪!花园里!机灵鬼儿跟机械战警在一起!”祖叔心明眼亮,他的一句话让大家放下心来。  

  “噢!原来琪琪缠着阿忠学格斗!小丫头挺稀奇的,喜欢这个。”庄念梵吸了口烟,看看陈正良,仿佛在为他打气,仿佛在说你们有共同语言哦~  

  “我看咱们这里呀,阿忠是唯一一个能管得住琪琪的人哟!”大伯父一语定江山,不容反驳,却说得陈正良和逸凡表哥的心里酸溜溜得无处安放。  

  “恩!说得对!她也是唯一一个让机械战警有求必应的女孩儿!”祖叔不紧不慢得也跟了一句。  

  大家望着外面欢蹦乱跳的我们,不禁点点头。  

  结果,整整一下午,我都这样死皮赖脸地缠着阿忠学格斗,倒也悠闲快活。  

  阿忠知道我是个好动不好静的人,再加上曾有的师徒之缘,所以开心之余,还教了二招真功夫!嘻嘻!  

  “谢谢你忠哥哥!”我把他按进茶座休息,打开纸扇为他扇凉。  

  “恩!你的理解能力很强,学得很快,孺子可教也!”他很享受地看了我一眼。  

  “谢谢表扬!那再教我一招呗!忠哥哥~”我赶忙加大风力,呲牙讨好,谄媚地笑。  

  “好啦!一天当不了状元!要循序渐进,知不知道!”他拉我坐在身边,举来毛巾轻轻粘去我额头的汗珠。  

  “噢!是!……咦,忠哥哥,你收我做徒弟好不好!”我眨眨眼看他。  

  “不好!”他立马提高警惕。  

  “啊?为什么不好忠哥哥?!你想都不想就拒绝我吗?”太意外了。  

  “我不收女徒弟!特别是你!”他指指我。  

  “为什么不收女徒弟?为什么特别是我!”我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式。  

  “因为你不听话!”他扬起眉头,说得好轻松。  

  “那我保证听你的话行吗?”我比他聪明,顺着他说一定能成。  

  “……”他不理我了,他知道言多必失的道理。  

  “答应我啦!忠哥哥!我好崇拜你哦!答应啦!你刚刚也夸我好得呀!”我跳到他身边。  

  “……”他还是不理我,告诫自己别多话。  

  “忠哥哥,你不会后悔收我为徒弟的,我保证决不做坏事,不欺负弱小,行不行?忠哥哥?啊?答应啦哈,答应,我要你答应,这个要求不过分嘛,别那么严肃好不好,那这样,我向你道歉,我为我曾经的鲁莽向你道歉,保证不再犯好不好?我错了忠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看你不应,我有的是办法。  

  “哎呦好啦好啦,求你别叫了,我的天啊,我受不了,不过,收徒,……这个嘛!我要考虑,还要看你表现!”他终于动摇了,哈~  

  “没问题!保证你满意!不过忠哥哥,你以后打架要带我去!”我乐得嘴咧得跟荷花似的,美上了天。  

  “???为什么!”他的脑袋里划满了点点。  

  “因为我要让看我有多优秀哇!”我赶忙屁颠屁颠地给他扇风。  

  “哎呀怕了你了!你还是老老实实得给我观敌瞭阵吧!”他顺嘴秃噜出一句话,其实他想表达的意思是:闪一边儿去,碍手碍脚。  

  “你是答应我了吗?太好了!嘢嘢嘢!”我乐得蹦又跳直拍手,其实我是故意这样歪曲理解,好让他没退路。  

  “喂!~我可没答应你什么!”他指我,严厉的眼神大大威胁。  

  “汪!”我装模作样咬他的手指,他赶忙收回手背去身后。  

  “我不管!你答应带我观敌瞭阵的!就是让我跟你去!哼!”  

  “完了!中了夫人的计了!哎哟,怎么这么不小心说漏嘴了呢!怎么跟良哥说呀!唉!”阿忠后悔自己说话欠思考,悔得肠子都青了,他不断地责怪自己,越想越心虚,因为带我去打架,还不如不去。  

  这时,小慧跑来叫我们,说开晚餐了!  

  我们前后脚走进客厅,来到餐厅,偌大的餐桌前却空无一人。  

  “怎么大家都不饿吗?”  

  “也许吧!!!来,坐下,吃饭吧!”  

  “哦!”  

  阿忠边说边拉我坐在他身边,递来筷子,我们开启了愉快地进餐模式!吃饱后,他带我坐进沙发继续聊格斗的话题。  

  正聊着,陈正良从书房里走出来跟阿忠低语,阿忠点头抓起车钥匙要离开。  

  我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他的衣襟不撒手,叫嚷着:“忠哥哥等一等,我也要去!带我去带我去。”  

  “不行!”不等阿忠答复,陈正良开了口!  

  我听了手一抖放开了原来攥在手里的衣襟,嘟起嘴看他!  

  阿忠难得一见地冲我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了。  

  眼看客厅里只有我们二个人,我的第六、七、八感告诉我:快跑!  

  正要拔腿跑却被陈正良眼疾手快搂进了怀里,他带着命令的口气说:“你过来!我有话要问你!”  

  “赶快跟他去别处谈!要是David看到大块头抱你,一定不开心!”我好怕这时David从书房里出来,不停地拍他的胸:“好好好!我跟你谈!你放下我!”  

  他却故意这样抱着不放手,看着我生气。  

  “求你啦大块头!哎哟拜托!做做好事嘛!干嘛非要都不开心嘛,是吧!”我只好来软的,磨他。  

  “……好吧!”他点点头轻轻放下我,却像怕我飞了一样死死地攥着我的手,硬是拉进了我曾住过的那间卧室。  

  进了屋,他抬起手将门紧闭,严肃地指指沙发,一脸没商量的表情说:“坐下,我有话讲!”  

  “哦!”我只好坐进沙发小声嘀咕:“讲什么???又怎么了嘛!”  

  “为什么答应了我,却不去做???”他坐在我身边,伸出手指搬起我的下颚,让我看着他讲话。  

  “什么???……噢,你是说钓鱼啊!怎么你还记得啊!”我看他要发飙只好认输服软,加以好言安慰。  

  “你不记得了吗?恩?”他眉峰紧收,压成一座山。  

  “我不是不记得,是担心你工作忙,没时间嘛!你是大人物,没必要排出时间陪我!”我说得理直气壮。  

  “这么说是我的错喽!”他气得哭笑不得,健硕的身躯靠了过来。我好紧张,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  

  当我想离开时却已然被他拥入怀中,我赶忙挣扎,荒乱中发现他热辣辣的眼神正直勾勾地盯着我的唇。  

  “完蛋了!这回没跑儿了!”他用霸气无比气息包裹着我,我的腿不争气地停了下来。  

  “你总是违抗我的命令!想造反吗?嗯?……而我,却对你更加欲罢不能!”他边说边抱紧了我,不给硬要地含住我的唇瓣。  

  “不!不!”我拼尽自己最后的一丝意识来拒绝,结果还是败下阵来,融化了!  

  我在他面前,总是坚强不起来!而他总是可以在三秒钟内融化高傲的我!  

  “老婆,不要去打架,你会受伤,很危险的!答应我!”他搂住我,轻声细语。  

  “恩!”我点头!竟然含情脉脉地点头!天啊!这还是我吗?  

  “还有,怎么不午睡了呢!答应我每天要午睡,好不好!”这万般柔情,揉碎了我的心,天啊!~  

  “恩!”我点头依然含情脉脉!抬起头双目含星,娇喘微微的看他!还鬼使神差地伸出双臂挂在他的脖子上。  

  “老婆啊!我的老婆!”望着怀里朝思暮想的小怪物,他血气澎湃,喘着粗气再一次含住我的唇。  

  “你好香哦!甜甜得醉死人!”他以排山倒海的气势,把我压在他的五行山下,就算我是神通广大的孙悟空,也翻不出它法力强大的符咒。  

  “老婆老婆,你要怎么才能记起我呢?我是你的老公啊!我们不能分离,不能!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能把你让给任何人!”他喃喃低语,悠悠地诉说心中巨大的伤痛。  

  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浑身热血沸腾,只是一个劲儿地大口吸气,大口呼气。  

  他也不再讲话,而是专心致志地吻我,提起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前,让我感受他的温度,我却不能像推开David一样地推开他,因为我的心告诉我,我爱他的吻,我需要他的爱!  

  他那一双宽厚的大手,贴着我的玲珑的身形缓缓移动。  

  我滚烫的小脸贴在他俊朗的脸颊上,整个人瘫软在他暖暖的怀里深呼吸……

第一百五十章 格斗教习 亲吻缠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