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九章 破译程序 难上加难

  洛佩旋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通过她的努力,顶向坤那弯弯的小船儿,向着幸福的彼岸,划出了胜利的第一步。

与此同时,他将罪恶的矛头直指庄氏酒业。

洛佩旋与庄逸凡素未谋面,自然没有接近这位大帅哥的理由,对此顶向坤心知肚明,所以他早就“选”中的谢俊仁,或者说提前“策反”也行,现如今的“大肥仔”谢俊仁,表面看去对他的死心塌地、百依百顺,完全是个已皈依的弟子般孝顺。

是时候了,谢俊仁也该出些力了。因此就有了他用十万港币的价格,收买庄氏酒业的保洁主管方先生的事情发生。

方先生收人钱财与人消灾,很快联系到了混三儿!

当然,混三儿接到了顶向坤要求他的配合指令,于是他从洛佩旋的手里接过U盘,转交给方先生。

方先生接过U盘,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沾沾自喜的他,用三万港币的价格,收买了为逸凡表哥打扫办公室的莱姐,并暗受机关教她如何去做。

莱姐昨天一大早(就是洛佩旋进庄家的时间)借着打扫的便利,将暗藏的U盘顺利地插在了逸凡表哥的电脑主机上。

U盘鬼影闪烁,如地狱之火一般飞速传递出数据……

不过,就在当晚,却传出一条循环播放的爆炸新闻:

今天早上凌晨五点,警方接拾一位拾荒者电话,在海边发现二具烧焦的尸体!

经法医证识,分别是庄氏酒业的保洁主管方仲才及员工莱美凤!

目前警方已经介入,正在开展刑事调查工作,请广大市民提供相关线索,谢谢!……

啊?死了?难道是?……

对!是顶向坤安排人杀死了他们。

至于原因嘛,很简单,目的达到了自然要灭口、要冰封消息!

怎么能容忍宏伟的计划因他们而出一点差池呢!于是乎,两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轻而易举的终结在这个恶魔的手上!

……

中午十一点!望着手里的相机,我和David一脸的茫然。

我拉他跑到地下车库,坐进车里低语:“David,我是这样想的,逸凡表哥不在,我们不能在这里等也不方便给他打电话,那我们能不能把它交给uncle呢?”

“……恩!……我同意,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出发?!”

“好!走吧!”

通过简单的沟通,达成必要的共识,我们带上相机出发了,大约在中午十一点的时候,来到了港岛大浪湾道5号。

聪明的David将包包装入另一个袋子提在手中,与我并肩而站,按响了门铃。

小慧跑来开门,引领我们一路往里走。

一进客厅吓我一跳,里面哜哜嘈嘈地坐满了人,就连大伯父和三伯父也在,逸凡表哥和陈正良当然少不得,阿威、阿毫、阿德、阿忠的身影也在其中。

大家齐聚一堂,是因为庄念梵发现了些特殊情况要通报。(你想多了,不是顶向坤的事,他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未卜先知呢?)

大家还在客套寒暄中,却看到我和David,不免一头雾水。

逸凡表哥见到David攥着我的手,眉头微微攒动一脸的不悦,他拉我坐在身边,嘴角向下撇埋怨道:“琪琪,我不是吩咐过你,今天不要出门吗?你怎么不听话呢?嗯?”

“我,我是趁你不在家,偷偷溜出来的!对不起逸凡表哥。”我抬眼皮扫扫他,又瞟了一眼David,说得好心虚耶~

我蔫头耷脑的样子,看得David咧嘴笑,可巧祖叔笑呵呵地走过来拉他坐进沙发,还递来了一杯茶。

“谢谢祖叔。”David接茶在手小口啜,瞟瞟我忍不住还想笑。

逸凡表哥板着脸说:“好啦!一会儿吃过饭,跟我回家!下午回房午睡,不要出门,听到了吗?”

“啊?回家?可可,可是逸凡表哥!~我有话跟你说耶,我……”我急忙抢白。

“不行!”逸凡表哥生气了。他怕我口无遮拦当着大家提去法国的事而纠结,所以一口回绝了我。

“逸凡表哥!~你听我说,回家也行,但总要听完人家的话嘛!这件事很急、很重要……”我不甘心,据理力争。

“不行!~”他根本不听。

嘻~,看我们吵嘴,大家忍不住笑出了声。

“大块头!~呃……”冷不丁瞅见陈正良严肃的脸,吓得我没了词儿住了口。

还是David缓缓地道出了实情:“庄先生,请不要动气。是这样的,今天我们在公园玩滑板,与一群混混打了起来,动了拳脚……”

“啊!!!动拳脚???”逸凡表哥刚听到“打架”二个字,就急忙打断了David的话,他脸都气青了,拧着眉头教训我:“琪琪!你!你说你怎么学了两下子,总是动不动出去打架呢?!!!”

“有没有什么地方受伤?快告诉我,快说,有没有哪里痛或者不舒服的?啊?”他的眼神又变得焦急起来,像台扫描仪一样来回晃。

我被他看得心里毛毛的,一个劲儿地摇头:“没有没有!嘻嘻!没有!”

“嗯!”他终于放开了眉头,松了口气,忽然伸出手指大力压我的头,气愤地说:“你这家伙真不听话!不听话~不听话~不听话!”

“哎哟!哎哟!疼!”我被他按得扎进他的怀里,抬不起头!

逸凡表哥教训完我,又开始埋怨起David:“戴先生,琪琪贪玩儿不懂事,可你也不应该带她去打架呀!况且外面混混的背景很复杂,若看不过去就不要理他们,远远避开就好了,何必惹事?万一他们纠集人来伺机报复,你和琪琪会有生命危险的,懂了吗?”

“是!对不起!是我的错!我过于莽撞,做事欠思考,请原谅,庄先生,噢对了,我向你保证,以后不再出现这种事!”

David懂得逸凡表哥的良苦用心,很是感激,更不希望逸凡表哥再迁怒于我,赶忙揽下所有的过错。

“恩!”逸凡表哥听了微微点点头,表示认可和原谅。

“逸凡表哥你不该教训我们!我认为David是英雄,他非常了不起!”我硬是掰开他的手抬起头,瞪大眼睛跟他讲理。

“打架也算英雄?切!”阿德瘪瘪嘴,带着蔑视的眼神瞟瞟David。

“原来夫人真得被我带出了暴力倾向啊!这下麻烦来了!”阿忠心里隐隐地自责,暗地里看陈正良。

“怎么又去打架!!!不听话的小怪物!”陈正良的脸绷得更紧了,看上去有些吓人。

“吆喝!霸气!”庄念梵和大伯父他们有着同样的看法,对视而笑没当回事!

“打架就是不对!”逸凡表哥轻蔑地看了我一眼,好像我一定会吃亏似的。

我挥挥手捋顺变成鸡窝的长发,据理力争:“是他们欺负我先发起挑衅!那个‘五彩鸡’摸我屁股,‘小眼睛’搂我腰,还要架我走,David看不过去,才出手教训他们的!”

“David就是我心目中,不折不扣的大英雄!”我边说边做直了腰板瞪他:“逸凡表哥,难道你要看我被他们架走吗?哼!”

“呃~好尴尬耶”为摆脱困境他赶忙想词儿“啊!!!???有这种事!琪琪你怎么不早说呢?”

“那当然!怎么我们像没事找事的人吗?逸凡表哥?啊你说说。”我耿起脖子不服气。

哈哈哈~,这一句句搞笑的“台词”逗得大家哄堂大笑,这回就连陈正良也笑了,笑过之余,他递了个眼色给阿忠,阿忠心领神会点点头。

“好好好!你对你对!”逸凡表哥拍拍我的头安抚我“无边的怒气”然后又冲着David涩涩地笑:“戴先生,请原谅我不礼貌地打断你的话,冤枉你了。不好意思!”

“哪里哪里!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才这样!”David比逸凡表哥笑得还涩,突然他想起重要的事,换了一本正经的脸,看看庄念梵:“噢对了,其实我们是为了这个才来的!”

“这是一个小混混留下来的。我们看了里面的东西,觉得有些不妥,便带来给您瞧瞧!”

说着他取出相机轻轻放在茶几上,神情略带紧张地切入了主题:“这里面不仅有琪琪的照片,更有凝萱的照片,还有您书房的视频和一些看不懂的数据。”

“?!”大家越听越紧张,疑惑的目光从黑黝黝的相机转而盯向庄念梵的脸,看他的表情,猜测他的想法。

庄念梵沉吟片刻说:“David啊!把相机打开,让我看看里面的东西。”

“噢是!”David应承着他,端起相机打开电源,播放里面的照片和视频。

庄念梵看后,脸色陡然而变,声音略微颤抖地说:“大哥!呃……我们去书房谈吧!”

说着他走过来拉拉大伯父的衣襟,又向三伯父递了个眼色,转头又看看祖叔走向书房。

老人家站起身,祖叔接过相机,大家尾随而至,而后,书房门紧闭,剩下我们等消息。

三十分钟后,三位老人家神色凝重地走出书房,唯有祖叔没露面。他们低头不语,若有所思,屋里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一定很麻烦!”我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低下头捏手指。

小慧走过来,轻声说午餐齐备,可以用餐了,庄念梵打破沉思,笑笑,带领我们去餐厅用餐。

餐桌前,三位老人家相互调侃说笑,我才放松了心情,吃了个饱饱。嘿嘿嘿!

就在我要离开餐桌的时候,祖叔灰着脸拉得长长的样子,站在庄念梵近侧与他低声耳语,还不停地摇头叹气。

庄念梵面色凝重,不断跟祖叔低声交流沟通,最终两人同时摇头,几分钟后,他站起身,引领我们再次坐进沙发喝茶。

祖叔趁机叫开了陈正良并把他带进书房,后脚跟进来了庄念梵和大伯父还有三伯父。

庄念梵神情肃穆,指指电脑主机后U盘给陈正良看,底声说:“小良子听我说,我们的情报数据外泄!但去向不明!原因就是这个!”

陈正良不看则已,这一看心也跟着忽悠一下没了底儿,眉头也瞬间拧到一起,他没有答话而是盯向庄念梵。

庄念梵继续说:“U盘里的程序不仅陌生而且不断变种,它可以自动躲避搜索和删除,最主要是它附着在系统程序中,让人无法掌控。阿祖不能阻止这个程序运行,我希望你叫阿仁来破译它,减少我们的损失!”

“好的!”陈正良应声,立刻联络网络专家阿仁,火速来这边。

三十分钟后,阿仁以十万火急地状态“飞”来了,屁股还没坐稳就马不停蹄地开始工作。

为不打扰他,书房里只留祖叔相伴,众人都退出坐在沙发里聊天!

大约一个小时后,陈正良不放心,去书房看进展,不一会儿,他攥着拳头一脸无奈地坐回了沙发!

又过了一小时后,祖叔跑来向庄念梵摇头叹气!

庄念梵也无计可施,瞅瞅大伯父和三伯父,大家纷纷冲他摇头。

“这个程序要怎么破译呢?”

庄念梵的轻声呢喃传到了David的耳朵里。

“有麻烦吗?我是做网络营销的,也许我能行!您不如让我试试!”David如炬的目光向他传递来正能量。

“好!来!跟我来!”庄念梵眼前一亮,急忙引领David进了书房,祖叔跟在他们身后也走了进去。

David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只见他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屏幕,十指灵活地在键盘上敲击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庄念梵和祖叔屏住呼吸全神注视着电脑的变化。

屋里静极了!就连花瓣落在地上,开裂边缘的声音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滴答~滴答~,墙上的时钟迈着四方步,不紧不慢地向前走,乐哉悠哉地看着屋里眉头深锁的大家。

十分钟、十五分钟、三十分钟过去了……

终于传来了好消息。

“数据停止了传递了!”祖叔解开了愁眉,开心地说。

“终于搞定了!太好了!”阿仁乐得直想跳。

“嘘!”David一跃而起,眼里闪着成功的光芒,呼出一口欢快的喘息!

“成功了!太好了!”大家的脸色渐渐红润,相互击掌庆祝!

庄念梵轻轻拍拍David的肩,略显苍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辛苦你了,我的孩子!”

大家也向David投来钦佩的眼神,纷纷竖起大拇指赞道:“了不起,David,好孩子!”

“嘻嘻!”David像个受到嘉奖的孩子,闪着清纯的目光望着大家一个劲儿地笑!

就在大家有说有笑准备离开书房的时候,阿仁的一句话让所有人的心情再次跌入谷底。

“不好!看!看!快看!数据又开始传递了!不好!”

天啊!这个不开面儿的程序,要不要这样顽强啊!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一百五十章:格斗教习 亲吻缠绵

第一百四十九章 破译程序 难上加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