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 独家炮制 玫瑰花语

  好热哦!

阳光火辣辣地蒸煮的海水。

海水渐渐蒸腾,烦躁地冒起了热气!

就连海里的鱼儿们也热得缺了氧,纷纷跳出水面来透气!

可结果呢!自然是越透越热喽!所以它们又纷纷气哼哼的、狠狠的一头扎向海里不再冒头!

天上的太阳却露出开心的笑脸,一个劲儿地释放自己的光芒!没完没了的告诉鱼儿们,自己的能量有多么得强大,热情有多么得执着。

不夸张的说,我就是那条快要煮熟的鱼。

David就像执着的太阳,炙烤着我,外焦里嫩,松脆可口。

家里的小姐妹们则如同海水,一群波涛汹涌实足的两面派!

她们十分钟前说:你做得对!就要多考验David的诚意;可反过来却帮David抓我的弱点,还跟他联合起来戏弄我,看我出糗。

我是有苦说不出,还不得不放下固有的高傲,俯首称臣!

落在这群人的手里,我就像那条没有生路鱼,要么在海水里被她们煮熟,要么跳出海面被David烤焦。

而那些所谓的朋友、姐妹们,就像酒楼的食客一样,整齐划一的大声叫喊出拉拉队一般响亮的口号:我们要保护海洋生物!~

可一转脸却紧握手中的刀叉,眼睁睁看我什么时候熟,然后大快朵颐吃掉,呃!

……

上午九点,香港逸威大厦,庄氏集团总部,三十二层Amy办公室。

办公桌前的Amy,正全神贯注地处理着面前那堆积如山的文件。

这时躺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嗡嗡地响了起来,她侧过脸,看看来电显示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咦~,妈咪!”

“喂~妈咪!”她划锁接听。

“恩!大妹呀!我的孩子,你近来好吗?”妈咪的声音好亲切。

“我好得很!妈咪!”她笑出了声。

“那就好、那就好!大妹啊,夏天潮湿又多雨,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生病,千万别淋雨,晚上早些休息,知道吗?”妈妈好体贴哦~。

“哦是!我知道!”Amy点点头,心里暖融融的舒服极了。

“噢对了,大妹呀,David怎么样了?琪琪原谅他了吗?”

呦喝!又一位消息灵通人士!

那是自然!因为Amy就像凝萱姐姐她们一样爱八卦,爱传新闻!唯一的不同是,她更希望她那可爱的老弟成功罢了!

“没有呐妈咪!”Amy遗憾地晃晃头。

“没有?那个臭小子没去向琪琪道歉吗?”妈咪不开心了。

“有~,他当然有去道歉。哎哟妈咪呀,您的宝贝儿子这几天可忙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做了国务卿了呢,呵呵~”Amy来了兴致。

“噢~是吗?说来听听!”妈咪更来了兴致。

“好啊!妈咪我跟您讲,他呀,前天西装革履皮鞋锃亮,美得跟新郎官似的,带了一百支白玫瑰诚心诚意去找琪琪,嘿~”Amy窃笑。

“琪琪一定没收花!对吗?”妈咪笑道。

“哇,妈咪您好聪明哦!老弟说,琪琪把他锁在了卧室外面!”意料之中的事。

“外面?呃!~,连面都见着呀,那后来怎么样了呢?大妹?”妈咪听了一惊。

“后来呀,老弟抱着花,隔着门,可怜巴巴地说了二个小时的话呐!”Amy边说边嘟嘴,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仿佛这样妈咪能看到似的。

“结果……”妈咪好无奈,好像在轻叹。

“结果没成呗!老弟把花留在琪琪的卧室门口,灰溜溜的回来了!愁得他午餐都没吃呐!”说着,她也轻叹一声。

“嘿!臭小子真没用!那接下来呢,他怎么样了?”妈咪又再问。

“接下来,午后老弟又去了。他这次又带了一百朵玫瑰花,但琪琪睡午觉,铁将军把他拒之门外。”说到这儿,Amy不禁要笑场了。

“哈哈哈!~”妈咪却先笑出了声。

“好笑吧!妈咪我告诉您,老弟还真够顽强的,他怀里抱着花,坐在卧室门前,脸贴着门,唠唠叨叨的又讲了一个小时哦!可卧室里面连一点回应都没有。嘻~”这回她笑出了声。

“那后来怎么样了?”妈咪赶忙接着问。

“后来,到了下午,估摸琪琪睡醒了,他再次抱着一百朵玫瑰花,再次去了琪琪家!结果,他再次被琪琪挡在卧室外面哟!”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在说绕口令呢?好奇怪哦~

“呦,看来,琪琪真得生气了!”听这口气,妈咪好像在担心什么。

“是,误会好像很深!老弟本来想晚上再去的,可他怕庄先生不开心,没敢去。”Amy声音放低,神神秘秘的。

“呵!没看出来,那个臭小子还真有耐性!”妈咪听了咯咯直笑。

“嗯!我也是这样认为!所以他昨天又去见了琪琪。”Amy点点头。

“哦?!结果还是没见着吗?”妈咪又在猜测结果了。

“面是见到了。多亏了琪琪那群小姐妹的帮忙。”

“你是说凝萱和阿美她们哪!”终于进了一步,不容易。

“是呀是呀!多亏她们帮忙硬拉着琪琪,两人才见着面。” Amy再次点点头。

“见了面,David就该努努力呀!”妈咪却带着责备的口吻。

“哈!妈咪,您又答对了。老弟这次不仅带了一百朵玫瑰花,还有他那把木吉他。”她说得好兴奋。

“木吉他!有创意!好思路!”妈咪也兴奋起来。

“恩!创意是有,不过,没打动琪琪。他又唱又跳的忙活一天,倒是她身边的小姐妹们一个个被他收服了,晕倒了一大片,您说好笑不好笑?嘎嘎!” Amy终于笑出了声。

“你还笑!快帮帮David吧!”妈咪笑不出来。

“我有,我有,妈咪,我有帮他!所以他今天一早就出发了,我想啊,这次十有八九能成功!”她说得好有把握。

“但愿!但愿!”妈咪才略略放松了些。

“妈咪您放心,琪琪不是胡搅蛮缠的女孩子,她只是再吃老弟的醋罢了,过些天自然没事的。”Amy还真了解我。

“我知道,是David不懂事,没顾及琪琪的心思!”妈咪轻声抱怨。

“不过,妈咪,这也不能全怪老弟。他手机掉车上了,没接到庄逸凡的电话,才错过了向琪琪解释的机会。”Amy还是比较公正的。

“哎大妹呀,说来,庄逸凡很疼琪琪哦!”妈咪话题一转换了主角。

“是啊!琪琪可是庄逸凡的心中至宝,掌上明珠呐!听凝萱说呀,他对琪琪宠得让人眼红,三个专属佣人;专人专车二十四小时;珠宝首饰、奢侈品不计其数;喝水都要亲自尝,信用卡没上限的哦~。”

Amy一边说一边数据手指,喘了口气后继续说:“庄逸凡,我也有接触过,他身付异秉,才思敏捷,是个让人过目不忘,不折不扣的美男子,但他个性高冷孤僻,像座冰山寒气逼心,简直就是尊蜡像没点笑模样。”

“是~,江湖传名‘玉面龙’嘛,常听你爸爸提他,英俊潇洒的无敌型男,龙驹凤雏般的尊贵人品,子承父业的业界精英。庄氏酒业更是根基深厚雄霸一方,堪为酒业的风向标,高不可攀呐,股票一连翻几翻,三百欧元的单股价,高得令人咂舌~”

“还有那个,那个,Kentish苹果酒,打破有史以来品牌酒单月销售的记录,而且还在一路飙升,了不得耶~”

妈咪啧啧称赞,听得Amy不住地点头,跟着说:“是啊!这个‘玉面龙’可不简单,不过说到Kentish苹果酒,就要提起一个人啦~”

Amy的神秘感通过电波传给了地球那端的妈妈,妈妈好迷惑。

“谁呀~”

“琪琪呀,妈咪,凝萱说,Kentish苹果酒的雏形来自琪琪的灵感,命名为‘宝贝计划’,经过她与庄逸凡三十天的共同孕育而生,而且它的外包装设计、广告推广策划形象代言、宣传片拍摄等等,都是琪琪亲自操刀完成的耶。”

“哎哟哟,这琪琪可真不简单,是个好孩子,那个臭小子还真有眼光。”想想这个没过门的好媳妇,妈咪好开心。

“那是,不过那个臭小子也不错,对吧妈咪。”

“嗯嗯!不过大妹呀,有件事我不明白?”

“?不明白?不明白什么妈咪?”

“琪琪这样聪明能干,为什么凝萱她们还说她呆,总欺负她呢?”

“那是因为琪琪随和呀!大家姐妹相处融洽嘛!妈咪。”

“琪琪是个乖巧可人的好孩子!我真想现在就见到她。”愉悦的语气,听得出妈咪有多开心。

“我看还是等等吧妈咪!老弟现在正犯难呢!”Amy又把话题拉了回来。

“那要不要妈咪过去帮帮忙?”

“啊!~别!妈咪您千万别冲动。您这么正式见琪琪会吓到她的。”

“怎么?我长得很怕人吗?大妹?”

“不是啦妈咪!老弟跟琪琪的恋爱关系还没有公开,您出面多尴尬啊!”

“是呀,说得有道理,大妹。”

“妈咪不要急。据我分析,琪琪心里是有老弟的,不然老弟也不会一天三趟地往人家跑了。”

“恩!”

“妈咪我告诉您,老弟对琪琪好痴情、好专注哦!我看他要是没了琪琪,他说不定出家当和尚去了。”

“啊?!~”

“到时候,您来黄大仙祠或少林寺,一定能见到他在那里念经、扫地!阿弥,陀佛!~”

“哈哈哈!~”

“大妹呀!你告诉David,我和你爸爸的意见就是,娶不到琪琪,不要回来!”

“yes Mr.妈咪!”

“噢对了大妹呀,这个月二十六号是外婆的八十岁寿辰,要过大寿的,所以你们一定要带琪琪来见她老人家,知道吗?”

“啊?!外婆过大寿?还要带琪琪来?而且还有不到三十天!!!呃!……这个,这个……有难度!”

“有难度也要克服,知道吗?恩?好了,不耽误你了,bye-bye!”

“喂喂喂!妈咪啊,这任务过于艰巨了吧!”

“不行!听到没有?告诉你,一定要做到,不然小心外婆不开心!我可饶不了你们俩!好了,妈咪要收线了,大妹。”

“噢是!妈咪bye-bye!”挂断电话,Amy像断线的木偶一样瘫软在座位里,盯着桌上我们三人的照片犯愁,嘴里喃喃念叨:妈咪你以为,我是007呢?还是超人呢?……

浅水湾普乐道1-08号别墅。

就在Amy与妈妈通电话的时候,David已经叫开大门,凝萱姐姐特意再次准许将车停在门口。

小姐妹们都没有出去,留在家里“陪”我,口口声声说怕我因失恋而心情郁闷影响食欲,进食减少定会导致长夜无眠,最终郁郁而终。

哎呦我的天啊!是这样吗?如果是,那我自己怎么看不出来呢?无聊!意外的是,无聊的人群中,不乏不嫌事小的阿威和阿毫,更有赶来“看热闹”的阿德和阿忠,这四位目的就是瞎子也闻看出来,密探加坐探,哼!

吃过早餐,我被他们从卧室里逮出来,强行按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围得水泄不通,鸡一嘴鸭一嘴地问东问西!

这感觉就好像,就好像,你不小心捅了马蜂窝,有上千万只工蜂落在你身上,嗡嗡嗡的吵得你头晕脑胀、四肢无力。

我万般无奈却又无法回避的时候,David猛然出现在面前。

“喜新厌旧的大坏蛋!哼!”

我以为他不会来了,谁知他竟然这样死缠烂打!于是我保持起自己固有的高姿态转身离开。

“好啦!见个面谈一谈嘛!”凝萱姐姐不容我多想,就把我拉到了David面前。

David冲她们直眨眼还呵呵笑,拉着我的手轻声说:“不要气啦!琪琪!我道歉!听我解释嘛!”

“不要!”话声未落,身后的阿美一个冷不防将我“无意”间撞进David的怀里,David瞅准时机赶忙伸双臂搂住我,如获至宝一样眯起眼傻笑。

“噢!原来你们串通起来欺负我!一定是你的主意!你这个大坏蛋!大坏蛋!我只跟你算账,都是你不好,你不好,你不好……”我红了脸,嘟起嘴,胡拍乱打,大声发表心中的不满。

她们哗地一下笑出了声,David笑得最大声。

忽然一簇簇的白玫瑰花瓣从天而降,如同降落人间的天使,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视。

我这才注意到,原来David身后站在两个男人,他们搬了一个里面放满香馨四溢、娇嫩欲滴的白色玫瑰花瓣大纸箱子。

男人此刻正从箱子里轻轻抓起花瓣,高高抛起撒向空中,花瓣纷纷扬扬地落在所有人的头顶上,然后飘飘落地!

“哇!好美的花瓣雨哦!”阿苹第一个赞叹,其他人也幸福地合起手掌放在胸前,享受此刻的浪漫。

“琪琪,终于看到你笑了!”David说出如花瓣般的轻柔话语,忘情地搂紧了我。

“哼!”我立刻收起了笑容转身离开。

“哎喂!别走嘛!”我造反,David镇压,众人惊呆,因为情极之下他只好硬来,不但不放手反而吻住了我的唇。

“哎,怎么还有这手!”阿威和阿毫一脸无奈。

“趁火打劫!雪夫人是你小子可以碰得吗?”阿德、阿忠妒火中烧!

四个人八只眼,同时瞪大,把自己严厉的目光甩向David!希望他看到这大大的不满,而收敛一下“轻浮”的举动!但是别说是David,就连凝萱姐姐和阿美也忽略了这凶巴巴的眼神!

我强烈拒绝,他强烈索取……

我更加强烈拒绝,他更加强烈索取……

结果……最终……我投降了!

正要飘飘欲仙,客厅里又响起了音乐!

叮叮咚咚,音乐不绝于耳,它是那样的轻柔和缓,婉转悠扬,融合飘落的花瓣,我们相拥相吻,身姿轻轻摇曳。

“好幸福哦!”陶醉在他独家炮制的浪漫中,望着他宝蓝色的双眸,我羞怯地低了下头。

“乖乖老婆,去换衣服,我们去打球!嗯~”他在我耳边轻诉!

“恩!”我红着脸点点头转身回了卧室。

十分钟后换好衣服来到David面前,看到那两个男人已经做完了家里的保洁工作离开了。

望着我,David没有讲话而是笑吟吟伸出右手,我娇嗔地看了他一眼伸出左手给他,他一把攥在手里把我牵出了家门!

接下来的故事又回到了原点。

我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热恋,嘿嘿嘿!

请鼓掌!谢谢!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一百四十五章: 佩旋到港 阿德心结

第一百四十四章 独家炮制 玫瑰花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