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天衣织就 计划谋成

  跟你说,我的生活表有了新的日程,那就是:上班!!!

去Amy的公司上班?怎么可能!!!逸凡表哥那里也通不过啊!

我是去逸凡表哥公司上班啦!其实Amy也有提这个想法,却被他回绝了,他态度那样坚决Amy也不便再坚持。

可到了第四天,我反悔了,工作枯燥无味太没意思了,像坐牢,一点也不好玩儿!所以从昨天早上起,我软得像一滩泥,任凭逸凡表哥又拉又拽的好言说尽,就是不起床,不跟他上班了。

逸凡表哥说我是个没定性的家伙,摇摇脑袋上班去了,而我呢,继续约会,继续玩滑板,练格斗,去海滨路骑单车,看日落,吃冰激凌!

聪明的Amy更是想出了好多招数帮衬她可爱的弟弟,她经常约我们一起吃午餐,讲David小时候的事情!

什么他如何不听话,到处乱跑磕到牙齿啦!

什么他欺负小表妹,把洗浩精冲水给她喝,害得小表妹因此闹肚子医院,为这事,爸爸如何教训他,带他去给人家赔礼认错啦!

什么他把自己当成无敌超人,爬到树上去救猫,结果猫自己下了树,而他在树上喊救命,被爸爸抱下来啦!

我呢,越听越上瘾,天天缠着David去见Amy听故事。

昨天吃午餐时,Amy讲出一个关于David的惊天大秘密耶~

秘密就是:David他是个处男呐!

呃?!!!我听好尴尬,好尴尬,登时红了脸!而旁边的David更是夸张,他大惊失色得差点跌下座椅,伸出手慌里慌张得去捂大姐的嘴,急出了眼泪花儿!哈哈哈!~……

今天Amy抽空带我们去健身中心做格斗示范教我格斗,而David自然成了被攻击的不二人选,于是这个不二人选一次次被我们撂倒在练功垫上!摸摸要散架的身体,他苦不堪言!但为了达到早日娶回小娇妻的远大目标,竟然抗了下来!不简单!

总知,我过得丰富多彩又充实愉悦,仿佛回到了跟David热恋的时光,但我还是拒绝他的拥抱和亲吻,为此他心有不甘。

而被我渐渐疏远的陈正良更是不甘心,他要求自己赶快逮回小怪物来放自己身边。

逸凡表哥更是坐不住了,因为我好久没有黏他了,他与陈正良一样看出我的心将要属于谁了!

此时,苏小瑾,陈正良的“妹妹”,再也沉不住气了,于是她按响了港岛大浪湾道5号的门铃。

苏小瑾完全确信,关静娴的心思与自己的想法是一样的,所以她来找关静娴商讨对策了。

关静娴看见苏小瑾像是看到了知音,两人窃窃私语,还不时地瞟瞟闷在一旁的庄念梵。

“神神秘秘的样子!”庄念梵无趣地摇摇头,手里捏着烟斗,站起身走向偏厅,坐在棋桌边,研究我给他摆的残局去了,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当他悠闲地回到客厅时,发现关静娴和苏小瑾早已无影无踪了。

“一定是为了小良子的事出去了!唉!”看看空荡荡的大客厅,晃晃手里的烟斗,他一抹头再次回偏厅研究棋路去了。

是的,庄念梵的猜测是对的,她们是出去了,而且她们去了逸威大厦找逸凡表哥,请他带我出来见陈正良。

办公室大门紧闭,空气紧张,关静娴和苏小瑾神情严肃,围着逸凡表哥轮番轰炸软硬兼施,那话如长江之水连绵不绝,没灌进他的耳朵但使他压力暴表。

“帮忙,那家伙一定会猜出来。惹毛了她,她真会离家出走!那时我怎么办?”

“不帮忙!那是关静娴呐!自己最亲的亲人。怎么能驳她的面子呢?而且若不依她,说不定还有别人来,那时一样要认头,何必讨这没趣。”

“况且若不帮他,对自己也无益处。那家伙眼看就要被David俘虏了,自己即使不同意恐怕也不好使!”

“帮?不帮?”

“不帮?帮?”

尽管他绞尽脑汁、尽管他巧舌如簧,一场舌战群儒后还是败下阵来,无条件接受了两个女人的请求。

送走了关静娴和苏小瑾,他双手托起下颚坐在座椅里犯难,一是不知道该怎么对我讲这件事,二是担心我发飙,无法控制局面。

思来想去,眼下自己没了退路,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于是他跑去九龙公园碰运气,没想到就在那里发现了玩滑板的我,并强行“逮”回了家。

下午二点,浅水湾普乐道1-08号别墅。

“什么?你说什么?你要我去见陈先生!为什么为什么!逸凡表哥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把眼睛瞪得又圆又大,像对牛铃似的,站在他面前凶他。

逸凡表哥瞠目结舌,一个劲儿往沙发里靠,楚楚可怜地望着我,委屈地说:“因为他想见你,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我这里实推脱不了就答应了!”

“怎么不好推脱,为什么不好推脱,你说说你说说!逸凡表哥你安排我去见陈先生,去见别的男人!!!你是怎么想的?我不要去,不要去不要去!”

看到我不买帐,逸凡表哥频频把我按坐在沙发里,好言安抚。

“哎呀琪琪,大不了你见个面就离开嘛!好啦,去见见他吧!就算是帮逸凡表哥一个忙好不好,哎呀琪琪,帮帮忙嘛,好乖乖,去啦去啦!拜托,琪琪,去啦啊,别让逸凡表哥为难嘛,去坐坐嘛,啊!”

“你!……”我嚯地站起身,双手掐着腰站在他面前,气得直喘粗气,他被我盯得心慌气短,不再直视我的眼神,怯怯得直开溜!

“你!!!……好!我见他,其余的事你就不要管了!”说完我坐进沙发,吊起嘴角冲他笑。

在他看来,这笑还不如不笑,因为它如此“阴险”、如此“狡诈”如此“忿忿不平”,实在是让人心里没底儿,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火山暴发的前奏吗?

为了找答案,他下午没有去上班,而是他跟在我身后观察动静。

当然,我知道他的心思,所以对他不理不睬,视若不见,保持着一贯的高姿态,怀里抱着书在屋子里心不在焉的到处溜达,这里走走那里逛逛,摸摸墙看看门,一付闲暇无事做的轻松样子。

他也知道我在想对策,看看装模作样的我,突然好起奇来,我会如何应对那个暴君呢?不过他更想知道的是,暴君如何见招拆招,如其所说得摆平我!

深夜,就连月亮都盖着云彩睡着了,聪明的我,终于用我爱因斯坦般智慧的大脑想出一个条秒计,再加上我超人的智慧把它修得天衣无缝、绝对完美后才心满意足地钻进被窝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外面天青水碧,空气新鲜,娇嫩嫩的粉色花朵不时落下晶莹的露珠,在微风中仰起头,快乐的摆动身形。

用过早餐后,姐妹们或是佳人有约,或是相约逛街,欢欢喜喜地离开了浅水湾普乐道1-08号别墅。

而我就要开始执行我那天衣无缝的计划了!

首先,找来阿德的电话号码,舒服地蜷缩进沙发里,然后伸出纤纤玉指播通它,嘟……嘟……嘟!

这是因为阿德好说话儿、因为阿德在大块头身边、因为阿德不会撒谎骗人,还因为,还因为,我没有找到其他人的电话号码啦~

握着电话听筒,想着完美计划,我得意地笑出了声,嘿嘿嘿!~

“喂!~你好。我是阿德,请问你是哪位!”阿德应声,电话接通了。

“我是琪琪!我一点也不好!”我大声叫。

听得阿德心里暖融融的,赶忙用手肘碰碰正在认真工作的陈正良,神神秘秘地说:“良哥,夫人打电话过来了!”

“咦~”陈正良听了立即抬起头停了手边的工作,眉开眼笑地挥挥手示意阿德听电话,阿忠也凑过来蛮有兴趣地听广播。

三个男人快速来到沙发边坐进去,阿德把电话放在茶几上,还善解人意地放成扩音直播给大家听。

这一切却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情节,唉!没心没肺的我,口无遮拦的我,又要被他们笑掉大牙了!

“哎哟哟!!!~一大清早的这是怎么啦!这么大的火气!”阿德试探地回应我的话,看看陈正良又看看阿忠,三个人抿嘴笑。

“还不是都是因为你们。讨厌的家伙!哼!”话筒传来我的怨声载道!

“切!小女人!动不动就发脾气!我看你还没到青春期就过更年期啦???哈哈哈!~”阿德发出阵阵嘲笑声。

“青春期?你认为,我遇到你们还能有青春期吗?嗯?笑!就会笑!你和阿忠就会欺负我!我真是想不明白,我怎么会认识你们这群人!”我向他莫名其妙发脾气。

“认识我们不好吗?何况良哥那么爱你!”阿德抹稀泥。

“咿呀!~算了吧!那个不近人情的暴君,简直就是个外星生物,我看他更爱他你们!”我不领情。

“良哥哪有你说得那么次啊!”他又开始抱不平了。

“阿德你告诉我,如果你是一位女士,你会喜欢他,嫁给他吗?”

“呃!……”

我的话绝对出乎阿德的意料之外,所以任他再绝顶聪明也没有接上话来,所以,这一回合,我胜。

看看阿德干嘎巴嘴的囧样,陈正良和阿忠就要笑出声了,他们赶忙一把捂住嘴,把自己瘪成了西红柿脸。

“看看看,答不上来了吧!你还是他的心腹呢!切!”我大声嘲笑。

“哎!我是男人呐!难道我要每天想着嫁给良哥吗?”他好委屈的说。

“为什么不可以,现在同性恋也是合法滴哟!你考虑一下下啊!!!你们也算是比翼双飞呀!”我话里话外全是嬉笑的味道。

“什么话!”阿德对此嗤之以鼻!

“中国话呀!说不定他也喜欢你呢!”

这句话,怎么听怎么都有点酸溜溜的感觉。

“良哥不会喜欢我!他的心里、眼里全是你!”

“要真是那样,我情愿死了算了,哼!噢对了阿德,大块头在不在你身边!我有事找他,你方便帮我把电话转给他吗?”

“哎哟,找良哥啊!他可不好找!人影也没见到呐!”

“切!谁信?少来唬我!谁不知道你和阿忠跟陈先生形影不离?其实依我看吧,大块头就像是没断奶的孩子,阿德你呢是位全职奶妈,负责喂奶和哄他睡觉。”

“啊!~你从哪点看出我像奶妈啊!”

“面像啊!你脸上全都写满啦!怎么你不照镜子不看自己吗?你是不是不敢看自己啊!你不认为自己有女性特征吗?”

哈哈哈!~哈哈哈~,说完这句话我甩开电话,一头扎进沙发里乐得肚子痛,不停地抹眼泪,电话那端的三个大男人也同样乐得轴疼。

过了好久,电话那端又传来我的声音。

“还有还有,阿忠是超人奶爸,负责换尿不湿。你一手拿奶瓶、一手拿玩具,哄陈先生开心。阿忠挥起大拳头,打跑欺负他的人和他看不顺眼的人,对不对!”

说着说着,这生动的画面已经出现眼前,哎呀妈呀,这简直太有意思了,乐得我实在受不了了,随手丢了电话再次扎进沙发里狂笑。

那边的三个大男人也笑了出来,他们笑弯了腰,笑抽了筋,笑得直抹眼泪儿,轰隆隆的笑声如海啸冲出胸膛、如阳光明媚闪耀、如春雷扫去阴霾,整个人也轻飘飘得飞起来!好开心哦!小怪物真神奇!

狂笑过后,我镇定,再镇定,然后抓起电话放在耳边大声叫:“喂喂喂阿德,阿德你还在吗?阿德?喂!”

“……在!我在!”这带颤音的回答,听得出阿德在极力压抑克制自己想笑的节奏。

“好不好,电话给大块头啦!我真的有事要跟他讲!阿德~”

“好好好!你等一等哈!”说着,阿德捂住听筒把他塞进陈正良的怀里,自己跑去阿忠那边继续卖力地笑。

陈正良过了好一会儿才接电话,不是他耍酷,而是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压住笑点,直到完全不笑了才听电话。

“喂!~我是陈正良!”

“哎哟!!!你不用那么大声,我听得见!”

“嘿嘿!噢对了,阿德说你有事找我?”

“嗯是!我想约你见个面,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随时都可以!我的时间都是你的。”

“我才不要哩!你还是自己留着用吧!……那这样,今天上午十点,我们在上次喝茶的那家店见面好吗?”

“好!我一定准时到!”

“嗯!Bye-bye!陈先生!”

“Bye-bye!”

收了线,心里一阵阵悸动,这悸动不知是成功的喜悦,还是被降服的忧虑!总知,这悸动如同烟雾把我围在中间,使我呼吸紧张、心跳加快。唉!~

“走,奶妈奶爸,我们走!”陈正良的一声招呼,办公室里再一次传出响亮的哄笑声!

哈哈哈!~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一百三十八章:天衣有缝 计划有洞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天衣织就 计划谋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