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混三现身 惴惴之气

  晚上十点,大屿山别墅。

人们渐渐散去,茶座里只剩下了品茗的大伯父和庄念梵。

陈正良心烦意乱渡过了一边,身边跟着不离不弃的好兄弟阿德和阿忠,他心事重重地抬起头,充满忧郁的眼神注视着天空,夏季的星空高远浩渺,处处彰显神秘浪漫的色调,但这一切在他看来,没有美感、没有吸引,所以收回目光落在眼前的大树上,还轻轻地叹了口气。

“毛头小子,何必这么心事重重呢?”大伯父放下茶杯,疼爱地看着陈正良、阿德和阿忠几个人。

“琪琪是个小女生,她的话,你不一定都要放在心上。”很明显,庄念梵怕他的宝贝儿子吃醋,不得不开导开导了。

陈正良犹豫再三,还是如实招出了今天下午的意外......。

“你就那样生猛地闯进去啦?啊毛头小子?”

“你呀你呀!哈哈哈~”

见大伯父和庄念梵笑了,陈正良的心情才略略缓解了一些。

“你要相信你的妻子!我的孩子!她不是个随意的人!她很看中这方面的。你怀疑她,惹她不高兴,小心她真得做出来气你哦!”

“是!我知道不应该那样做。可是我就是克制不住自己当时的冲动。”

“毛头小子没有错,是男人都会那样做的。行了毛头小子,我想,这件事琪琪不会放在心里的,找个机会解释一下就没事了!不过下次你一定要查清再行动,不然多被动!”大伯父说得条条是道。

“恩!”陈正良的心胸终于开解了不少,阿德和阿忠也松了口气。

庄念梵认同大伯父的看法,频频点头,过来拍拍陈正良的肩说:“小良子听我说,琪琪是个单纯可爱的乖乖女,她很好管束。你看小逸,不过用了几句话就达到了目的,我认为,你需要借鉴一下!”

“恩!”

“再说啦,她不过是一个小女生,能有多少心机?你就拿不下她?投其所好,主动进攻呗!你一表人才,还怕收服不了她?还有啊,小良子,她吃软不吃硬,跟你是一路性格的,你掌握住这一点,就好料理她了!加把劲儿,我对你有信心。”

“恩恩!”

“好啦!我走了,你也去休息吧!”

“是!”

……

第二天,早上七点,我们照例集中在餐厅里,有说有笑地吃早餐,期间大伯父总是神神秘秘地看我笑;阿德和阿忠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瞅着我傻笑。

“什么情况,生病了吗?饭菜有什么问题吗?”我也瞟着他们,心里纳闷,感到有些怪怪的、毛毛的。

我自然不知道,他们是在笑我昨天的直播啦!

最让我吃惊的是,身边的陈正良竟然也一改往日冷峻刚毅的作风,换了一脸柔情似水的表情耶。

“我的天啊!这都是怎么啦!陈先生吃错东西了吗?他应该生气发飙得呀!有古怪!好蹊跷!”

越看心里的鼓就越敲得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急忙扒拉完碗里的饭菜,向大伯父道谢后冲回卧室,关上门落了锁,靠在门后喘粗气,我那娇嫩的小心脏,可是过了好久才平稳下来。

“奇怪奇怪,真奇怪!出什么状况了吗?难道大块头又想出了什么阴谋诡计,陷害我了?哼!你的账我还没跟你清算呢!无聊的家伙!算啦!David说不定快到了,我要去打球啦,才没空理你呢!哼!”

想到这儿,我摇头晃脑,迈着方步去更衣室换衣服,准备出门,但我没有等来David的电话,因为他的电话被小瑾截留了。

小瑾编了谎言,她说我跟陈正良出去了,要很晚才回来,而且明后二天也是一样的行程,所以不用再来电话约我了。

David信以为真,他挂断了电话,带着超级郁闷的心回了住所,一路上不断地思索:“这恐怕就是他住在大屿山的目的吧!”

当然,他知道陈正良也在追求自己的女魔头,他好担心女魔头哪天转投了陈正良的怀抱而舍弃自己,一是因为这个大块头的实力貌似过于强大了,压得他的信心不断减小,减小,二是因为女魔头的心,还游离于自己的世界之外,而自己一时又想出行之有效的策略应对。

“琪琪,你会因为他的花言巧语或是压力暗示,爱上他吗?我们相识虽然时间不算长,但我的心你应该明白,从一开始我就是认真的。我们在一起那么快乐,你会轻易放弃我吗?”

唉!

不提David如何心急如焚、如何胡思乱想,让骄阳再把话题转回大屿山别墅。

我坐在客厅里,守在电话边,默默地等电话,看看墙上的时钟,指针已经过了八点。

“都过了八点了嘢,David还没来电话,看来他今天有事,不会约我了!哎哟!好无聊哦!”手托在下巴上,晃着脑袋四下看,一付无精打采的样子。

“逸凡表哥!”脑袋里突然冒出这四个字,噗嗤笑出了声。

“大傻瓜!嘿嘿嘿!”一想到他昨晚被我吓得小脸惨白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

“算啦!骑车去吧!”天生好动不好静的我,还是准备要出门了。出门前还特意交待阿力,如果David来电话,告诉他,在香港公园可以找到我。

阿力频频点头笑,趁大块头没发现,我一抹头溜出了门。

今天天气晴和,艳阳高照,明亮得有些刺眼,我骑在车上不一会儿就出了一头汗。

又骑了大约五公里的样子,我已经累得蹬不动单车的脚踏板了,所以我跳下车,坐在路边的树荫下喝水、喘气。

这时,时间已经到了九点半的样子。

“哇!今天好热!夏天就是不好,动动就出汗。我看我要好好休息休息,再出发了!看样子今天要晚点到公园了,唉!David会去那里等我吗?”

嗯?什么声音?

猛然间,我听到身后大约五十米的距离的草丛里,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这声音吓得我心跳加速,又出了一头的汗。

“猛兽?豺狼虎豹?还是色狼淫贼?啊!~不!不要!”

我直着脖子往下咽吐沫,身体也开始僵硬起来,眼睛紧张地看看四周,没有一个人!

“天啊!怎么办!怎么办!……快跑!”

我急忙忙丢掉了手里的水瓶,嗖地一下从地面上弹起来,冲到单车边,飞身上车,头也不回地逃开了。

三分钟后,树丛里影影绰绰地闪出一个单薄的男人的黑影,望着仓惶逃窜的我,射出阴暗的目光,嘴角向上提轻纺轻纺地哼了一声!

“这个小妞儿不错,艳丽活泼,身材绝佳,与众不同!绝对符合顶爷的品味!哈哈哈!看来我立功授奖的日子就要来喽!”

“小妞儿,我的荣华富贵就在你身上了!想不到,我这条咸鱼也有翻身时哟!哈哈哈!”

他眯起眼越想越开心,捧起相机放在嘴边狂乱亲吻,在他看来,这台相机里的照片就是一根根金灿灿的金条,足以为之疯狂。

过了大约一分钟后,他得意洋洋地哈下腰,迈开腿,像只下水道的老鼠一样消失在了树丛中。

路上的我,仍然在狂奔,在逃命!如同被斑斓猛虎紧追的梅花鹿,不这样逃命定会葬身虎口似的。

回家!回家!回家!这二个字在脑袋里重复重复,我像是中了邪一样,直眉瞪眼,不停地蹬单车,飞速冲向大屿山别墅的方向。

看到近在咫尺的家,我才减缓车速,扭回头向后看,还好,一切正常,也没有尾随者,这才放下了心,松了好大一口气,于是我再次加力向前猛冲。

“不会有事的,也许是自己刚刚听错了,也许是啊猫、啊狗那样的流浪动物!或是拾荒的人,也说不定呀!不要自己吓自己啦!真是的!”

单车一拐弯,刷拉~直直冲到门前,进了门丢下单车,跑进屋里冲回卧室,进了卧室,一头扎到床上,抓起枕头盖在头上,呼哧呼哧地喘粗气。

此刻才感觉得自己腰酸背痛、腿抽筋,整个人都要虚脱了,放松啦,没事啦,我就这样念叨着,稀里糊涂地睡了过去。

此刻大伯父去了庄府找他的棋友下棋去了,不在家,凝萱姐姐和阿美佳人有约,正乐不思蜀,阿修她们相约外出还没回来。

花园里的阿力见到我急匆匆赶回来,冲回卧室,笑着扶起单车推进车棚放好,转身忙自己的事去了。

因此我睡了一个绝顶好觉!嘿嘿嘿!

那么那个黑影人是何许人也?他意欲何为呢?听骄阳告诉你。

他可不是那个给陈正良送照片、或小道消息的宋侦探哦!

他是谁?骄阳也不知道,只知道大家都叫他混三儿,

混三终日靠打听小道消息,收集或传播信息过日子的,是位跟了顶向坤近二十年的手下,他为人谨小慎微,唯唯诺诺,却深受顶向坤的影响冷血没人性。

因为他长得半男不女,说话又阴阳怪气,所以不受顶向坤的重视,顶向坤通常只会给他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去做,再加上那伙人的稀落嘲笑,他一直暗气暗憋,郁郁不得志。

这次,他是奉了顶向坤的命令,来给洛佩旋打前阵的,另外收集一些资料信息传回去,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知道我姓自名谁,但这些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说来也巧,他也是在无意间发现我的,因为他见到了David,他知道David是安巧巧的哥哥,因为巧巧的资料都是由他来收集和传递的,所以说他间接杀害了巧巧也不为过。

他的手上,一样沾染了众多无辜生命的鲜血,势必无法逃脱天理报应的因果循环,为了钱财利益,最终断送掉自己的小命儿。

这些都是后话,请加关注!(偷笑!)

好啦!还是再转回头看看扎在床上的我吧!

一觉醒来,肚子好饿,赶快跑去梳洗,然后找阿力要饭吃。阿力自然不会亏待我,他笑盈盈地通知厨房火速开小炉“喂猪”。

三十分钟后,我吃饱喝足,戴着随身听坐在花园的茶座里听音乐,等逸凡表哥!

下午四点,阿斯顿•马丁DB9准时准点地来了。

我神秘兮兮地拉着蒙在鼓里、一脸郁闷的逸凡表哥去看新发现,不出我所料,逸凡表哥见到鹅妈妈和它的萌宝宝后,所有的表情和话语,跟我几乎如出一辙。

离开那里后,虚惊一场的他,“严厉”地教育了一顿,把我的手都拍红了,我哇哇哇叫直求饶,他才住了手,而后他把我搂在怀里,亲亲热热的逛街,吃晚餐,直到晚上十点,我们才欢欢喜喜地回到了大屿山别墅!

我没有对逸凡表哥讲今天上午“逃命”的事,我认为,不确定的事还是不要乱讲好了,不然逸凡表哥会担心,说不定他会以安全为名禁锢我,我才不要哩!

第二天,David没有来电话!

我枯燥!陈正良无聊!因为我拒绝了他要谈判的要求!

第三天,David没来电话!

我愁雾漫漫!陈正良满腹心事!因为我避开了他示爱的眼神,躲进卧室一整天没出屋!

哼!想逮我,门儿都没有!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一百二十七章:啮齿开溜 不欢而散

第一百二十六章 混三现身 惴惴之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