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执着道歉 关系僵持

  机械战警—廖向忠回来了!

这十来天,他仿佛生活在天堂里,幸福又愉悦,准新娘方芳更是关怀备至,体贴入微,俩人手挽手、肩并肩天天腻在一起。

四目相对总是真情流露,软语温存总是情真意切。

他说:亲爱的芳,你是我心灵的寄托。

她说:亲爱的忠,你是我灵魂的依靠。

他说:亲爱的芳,爱情,要么让人成熟,要么让人堕落。

她说:是的忠,我愿为你成熟,我愿堕落进你眼里的那片汪洋。

哎呦~,羡煞旁人咧~

陈正良善解人意,特意延长阿忠的假期,但阿忠还是放下恋恋不舍的方芳回来了。

只是出了个小插曲:方芳硬要来香港陪阿忠。

阿忠吓得直冒汗,火急火燎的请求阿德支援,阿德略施小计,找陈正良撒了个小谎,给方芳打电话说不日要出国,很急,叫她暂时不要来,当然,方芳对陈正良的话深信不凝,也就不坚持了。

搞定!大家这才松了口气。

阿忠不想那个娇阿美整天缠自己,便直接回了位于香港新界清水湾西摩道6-9号,香港花园B座11栋花园住宅。

这花园住宅是陈正良一行人在香港的府邸。

陈正良自然知道他的心思,瞒下了这些,让他只在家里和公司两边走动,不过百密必有一疏,还是给我看到了阿忠,而且对于他向David挥拳一事耿耿于怀,所以我决定,跟逸凡表哥算完账后就去找他评理,要他去向David道歉,不然决不罢休,直到断绝朋友关系。

我要让他们知道:David是我的朋友,只能我欺负,别人想挥拳,不可以!哼!

晚上九点,浅水湾普乐道1-08号别墅,我气哼哼地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等逸凡表哥下班回来算账。

这不,他前脚进门后脚就被我牵进了我的卧室。

按他坐进沙发,我开了腔:“你不要笑!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

我保持严肃是想告诉他我在闹脾气。

“哎哟哟,干嘛冷着一张脸嘛!我要被你吓破胆了!”他没当回事,还在嘻嘻笑。

“你的胆子那么大,是不会被我吓破的,逸几表哥!现在,你,老实交待!”

我尽量表现得很冷淡。

“交待什么?琪琪!嘻~”他笑得更欢了。

“不要装无辜!当然是老实交待,你是怎么跟陈先生串通,联手欺负我的事。”

“啊?”听我这样讲,他的心咯噔一下,变颜变色的不安起来:“真知道了吗?还是用话套我?”

见他光眨眼不说话,我更加严肃:“逸凡表哥,今天我见到了David,知道了一切。陈先生首先指使阿忠打David,然后受计给你,你去盘问David,对不对!”

这有凭有据的话,说得逸凡表哥心里没了底儿了,他拉着我的手,柔和的语气中透着无奈,跟我讲和:“好啦!都过去了嘛!不要再提啦!琪琪,好不好,咱们不提了,好吗?”

“逸凡表哥,你为什么总是跟外人联手欺负我嘛!”我丢开手。

“我哪有啊!”他委屈得小声回嘴。

“还不承认,这已经是第二次啦!你,你气死我了!”我拍他。

“不要气了嘛!嘿,不要气了,我也是关心你嘛!嘿,嘿嘿!”他闪躲。

拍不着他,我又气又恼,站起身双手掐着腰大声叫:“逸凡表哥,你一天到晚得胡思乱想,要毁掉我的清誉吗?”

“怎么会,你的清誉就是我的清誉呀!好啦,不要生气了,我保证没有下一次,保证!”他又把我拉回沙发坐下。

“哼!”我不依,他不硬的,我只好坐下。

“好了,我跟你保证,保证没有下一次。看在我那么疼你的份上,原谅我,不生气了,好不好!好啦不气了,原谅我喽,人家也是为你好嘛,对不呀!是逸凡表哥就例外,原谅吧,啊~乖乖,宝贝,求你,我是你的逸凡表哥耶,难道还有什么不原谅吗?嘿嘿嘿~”

他抹稀泥了,每次都打感情牌。

“……好吧!这次我原谅你。”我点头了,跟以前一样心软了,但这次却高高昂起头来,意志坚定地大声宣布:“不过,如果再有一次,我就,我就,……离家出走,再也不回来了!”

逸凡表哥吓坏了,他仿佛灵魂出壳了一样脸色蜡黄,手脚冰冷,一把搂住我歇斯底里地叫:“不不不不不!我不要!不要不要,琪琪,你哪里也不能去,不许去,我不同意,我不能失去你!不能不能!”

看着他的样子,听着他的叫喊,我也呆住了,印象中向来温顺帅气的逸凡表哥,还是第一次如此失态,如此癫狂!

他扭曲的脸好怕人咧!我感到他内心的恐惧是多么的巨大,压得他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击,就像铁锤下的苏打饼干,岌岌可危。

为避免事态恶化,我赶忙伸出双臂搂着他的腰,把自己完全贴进他的怀里,轻柔地叫他:“逸凡表哥!~”

过了好久,他的魂儿才回来,他没有讲话而是低下头,脸贴到了我的脸上,搂紧了我。

我再叫:“逸凡表哥!~”

“恩!”他终于啃声了,吓死宝宝咧!

“逸凡表哥~,我要你还像以前一样疼我,我要你疼我一辈子。我不许你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好不好逸凡表哥!~,逸凡表哥好不好嘛,好不好!”

“好好,我疼你一辈子,爱你一辈子!啊!”

“这不差不多。噢对了,逸凡表哥~”

“恩!”

“我饿了!”

“呵呵呵!”

这三字,使他忍俊不禁笑出了声,我把头埋进他的怀里也笑出了声。

第二天早上七点,逸凡表哥牵着我的手,我们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吃早餐。

餐后,逸凡表哥愉快地出门上班去了,我也出了门去执行第二个任务:找阿忠算账,要他向David道歉!

庄伯安排车和司机,送我去了大屿山别墅。

见到在花园里打拳的大伯父,我忙跑过去,笑盈盈问候:“大伯父早!”

老人家收住招式,扬起嘴角:“恩早,小丫头,来找阿美她们吗?”

“是!”我点点头,过来扶他会进茶座休息。

他坐稳当,看看我笑道:“乖,她们在房里,去吧去吧!!”

我又递来热茶说:“噢,谢谢大伯父,您请喝茶,大伯父bye-bye!”

“乖啦!”

接过茶来,看看远去背影,大伯父捋着胡子呵呵笑:“哎哟!一个琪琪不够分哟!”

我像只欢快的小鹿,忽闪着大眼睛,四蹄挠开跑进门里,窜过客厅,绕过回廊,在楼上跳跃,眨眼间来到阿美卧室门前。

伸出双手用力拍,啪啪啪~,啪啪啪~

阿美打开门见到我,又蹦又跳得一把进卧室。

不等她开口,我就直截了当地说明来意:“阿美,我要你今天带我去约会!”

“约会?约什么会?阿忠没有回来,我跟鬼约会啊!约会~,哼!”阿美皱起眉头用力踢床脚,仿佛有一肚子的怨气无处宣泄。

我挡在她面前理直气壮地说:“什么没回来,你就是不想带我去嘛!找这种无聊的借口。”

“我看你才无聊,一大早的跑到我家,犯晕啦!我一直都没有接到他的电话,是真的嘛!”她见我生气,自己也急得直跺脚。

“他没有约你?不可能!前天,我明明见到他跟陈先生在一起的!!!而且他还出手打了David!”我根本不信他的话。

“阿忠回来了?他还打了David???”她听了也晕了。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阿忠回来你也不知道!”

她脸上的疑惑不是装的,为此我确信她不知情,便把前天的事讲给她听。

听完我的叙述,阿美瘪着嘴,一个劲儿奚落我的决心。

“哎哟,原来,你是打算找阿忠评理呀!琪琪,你的胆子也忒大了吧,吃了豹子胆吗?你要想好,那可是强悍的阿忠,不是温婉的阿德。他的拳头跟你的脑袋一般大,你不怕他生气,打得你满地找牙吗?我可给你忠告,那很疼很疼,你不一定承受得来。”

任凭她啰啰嗦嗦,我还是倔强地顶嘴:“找牙!哼!找牙,我看满地找牙的应该是他,哼!哎呦阿美啊,你到底要不要陪我去啊!你不想见你男朋友吗?你不想知道他为什么回来不联系你吗?”

我后面的话,还是说动了阿美!因为她太喜欢阿忠了,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所以她同意了。

我乐得直想跳,拉起她的手:“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阿美,好不好?”

“恩!”

出了卧室却被凝萱姐姐拦在客厅里,她见我们神神秘秘的样子,一直追问着整件事情,所以我将事情和盘托出讲给她听。

凝萱姐姐还是非常有正义感的,她当下决定替我们出头,陪我们去找阿忠,问个水落石出。

就这样,这三个弱不禁风的女孩,拿出了上山打老虎的气势,团结在一起,去了香港花园B座11栋花园住宅。

凝萱姐姐说,最好不要动静太大,不然阿忠生气不道歉事小,若因此迁怒阿美断交,那就麻烦了,所以我们没有去公司“逮”他,而是来到他回家的必经之路上堵他。

时间过得好慢哦,看看天再看看表,夕阳西下,六点半了。

凝萱姐姐眼尖,看到一辆黑乎乎的车子盘着山路开过来,近点,再近点,啊,看清了,是宾利车,更近点,看清了司机的脸。

嗖~嗖~嗖~,我们跳下车,气势汹汹地盯着它。

陈正良更是眼尖,见到路边三条像是向要打劫的女汉子,拍拍阿忠的肩,狡黠地笑道:“那那那,阿忠!有人想你了!”

“呦,阿美的脸色好难看耶,阿忠啊,你小心遇到女强人劫色哟!~”阿德趁火打劫的顿奚落,更让阿忠心虚得直冒汗。

“呃!这个……”阿忠无语,只好停下了车,他知道阿美是来见他要说法的,于是他侧头看看阿德,又回头看看陈正良,希望他们的智慧帮自己化解眼前这个“女强人”危机。

可不等陈正良说话,凝萱姐姐已经在拍他的车门了,指指阿忠,向他招手要他出来。

阿忠只好把车开到一边,熄了火,打开车门,走下了车,硬着头皮站过来。

见到英气逼人的阿忠,阿美不等凝萱姐姐发问,便猴急地扑进了他的怀里,搂着他的腰,甜甜蜜蜜地撒起了娇:“忠哥哥!~~~”

阿忠喉结上下动,好像咽了一大口吐沫,哄阿美,不知在他耳边轻声嘀咕了些什么,阿美就乐得眉开眼笑了。

“???”他们有说有笑的样子,倒让我和凝萱姐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车里的陈正良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随后,他柔情的眼光洒在我的身上,反复思索要怎么沟通才能冰释前嫌,再次将小怪物拥入怀呢?但当他再次望向车外,我的举动却引起了他的不满。

“你怎么站在阿忠和阿美之间去了!”

“这几个人如此急躁,说些什么?咦,她们要拉阿忠去哪里?”

“阿忠看上去在为难?四个人一起约会?开什么玩笑!”

陈正良满心疑惑打开车门走下车,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过来,停在我们身后,噢~,他听明白了,原来是我们拉阿忠向David道歉。

他听了轰然震怒,立起了眼角,要自己的心腹去向情敌道歉?开什么玩笑!!!而且阿忠并没有做错什么!这绝对不行!

正当我们四个纠缠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陈正良冷冷地发话了:“我不同意!!!阿忠不要去!”

他边说边走到我们面前,刚毅的目光如锋利的剑锋扫过我们的脸,凝萱姐姐和阿美被他的威势吓得低下了头,默不作声。

我不甘心地瞪了陈正良一眼,死死拉着阿忠的手不放开,执着地说:“阿忠,跟我去道歉!必须去,一定要去。阿忠!”

阿忠面露难色一直不出声,他的手被我强硬地牵着,想抽也抽不回来。

“阿忠!阿忠!”我急得直冒汗,连声叫他。

“手松开!”陈正良瞪着我低声吼,命令的语气如此强硬、震撼,让人无法回避,不敢拒绝。

“不松开!就不松开,凭什么听你的!关你什么事,你走开啦!”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得那么大勇气,敢跟他直着脖子叫。

“琪琪,有话好好说嘛!”凝萱姐姐怕我吃亏,小心翼翼得过来打圆场,想劝和僵持的我们,但我们谁都不买账,她红了脸住了口。

“我说,手放开!”陈正再次发布号令。

阿忠突然下意识地抽回手,一步就站去了陈正良的背后,还略带紧张地扫了我一眼。

啊!~我被他的力气带得向前跟了二步,险些跌倒。

“哎,小心!”陈正良一把扶住我。

“走开!”我却愤怒地跳开他的怀抱。

我的眼里泛出点点泪光,委屈地盯着阿忠:“阿忠,如果你今天不跟去道歉,我们从此就不再是朋友!”

他还不说话,一直沉默,沉默,没戏了,我把心一横,眨眨眼收起了泪花,转身回到我们的车边,打开车门坐进去,闷头不语。

凝萱姐姐拉拉阿美的衣襟跑过来坐进车里,司机发动汽车,驶离了香港花园B座11栋花园住宅。

……

那么我会就此罢休吗?

当然不!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一百一十九章: 爱情危机 BOSS密谈

第一百一十八章 执着道歉 关系僵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