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他的心事 他的心思

  David回来啦,他宛如春风化雨吹开了我心中的思念,让它不再苦,滋润了那道久别的幸福河床,让它不再涩!重现勃勃生机。  

  今天上午,阿美带来David约我见面的口信,我们如期相聚重逢,他给我讲他的痛苦,我向他诉说我的悲伤,我们相依相伴彼此暖心慰藉,渡过心中的苦河共同到达快乐的彼岸。  

  吃过晚餐,身心疲惫的他带着我回他家,看着我坐在身旁才安稳地睡了过去。  

  也许是伤心流泪的缘故,也许是单车骑得有些累的缘故,我坐在地毯上伏在床边,混混沄沄得睡过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眼看脚步从七点走到了九点。  

  好家伙,可了不得了,大屿山别墅炸了窝!  

  逸凡表哥七点就到了,他找遍大屿山也没见到我,急得他出了一身的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客厅里来回转。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陈正良带着阿德、阿义还有小瑾进了门,看看焦躁不安的庄逸凡表哥,同样犯起难。  

  大伯父叫来阿力吩咐:“阿力呀,请大家来,也许谁有什么线索!”  

  “是,老爷!”阿力转身离开,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大家集中到客厅。  

  见到英俊的阿德,凝萱姐姐来了精神,她笑吟吟地握阿德的手,想拉他坐进沙发,阿德不情愿地皱了皱眉头没动地方,凝萱姐姐只好陪他,站在他身边。  

  大伯父轻咳一声:“孩子们,你们有谁知道琪琪去哪儿了?阿力说她一早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跑丢啦还是被绑啦?还是……”陈正良和逸凡表哥胡思乱想,带着焦躁的情绪,揣着跳得过胜的心,闷坐在沙发里竖起耳朵听消息。  

  “不知道!”大家的头像拨浪鼓儿一样摇。  

  陈正良和逸凡表哥的心像坠了块铁坨,沉甸甸得喘不过气来,不祥的预感像死神的链条扼住咽喉,心里不踏实。  

  阿德只觉得头重脚轻直犯晕,心里发堵,如果不是等陈正良的吩咐,他早就冲出大门,满世界找那头可爱的钝猪去了。  

  大伯父发现人群中,独独少了阿美的身影,他收了下眉头,转头问阿力:“咦?阿美呢?怎么不见阿美?”  

  “噢老爷,阿美在自己房里呢!”  

  “噢!”大伯父听了,心才放回肚子里,他点点头又看看凝萱姐姐:“凝萱啊,去房里问问阿美,说不定她知道关于琪琪的事。”  

  “噢!”凝萱姐姐应声,转身跑上楼,冲向阿美的卧室。  

  “我们也去!”阿修、阿苹她们跟着凝萱姐姐的背影,呼啦啦跑开了。  

  尽管大脚指在鞋里用力挠,跃跃欲试着要离开,但是理智还是制止了逸凡表哥他们的脚步,告诉他们应该坐在沙发里等消息。  

  漫漫长长的五分钟过去了,凝萱姐姐她们拉着阿美跑到客厅,站在大伯父他们面前,众人提起万分精神听她说话。  

  阿美笑吟吟地看着众人:“我知道琪琪的事!她去见男朋友了!”  

  “啊?David回来了?”  

  “她去见David?”  

  陈正良和逸凡表哥的眼光不约而同地撞到一起,心照不宣地点点头:“嗯,真正的情敌杀回来了!”  

  “对呀!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真是的!”阿美瘪瘪嘴,耸耸肩。  

  大伯父挥挥手:“噢原来如此!好了,没事了,你们去吧!”  

  等凝萱姐姐她们离开后,大伯父看看陈正良、又看看逸凡表哥,点点手,要他们坐到自己身边,他们看了顺从地坐了过来。  

  “放心吧,琪琪跟David在一起不会出事。”  

  大伯父的话句句在理,他二人点点头但心里却很不自在,因为这个情敌随时有可能抢走、并占有他们心中至宝!  

  “噢,小逸呀,David,也在追求琪琪吗?”大伯父慢条斯理的说,那语气里夹杂着一股子即神秘又幸灾乐祸的味道,像是在说,哎呦,情敌可真不少哦!  

  点头,逸凡表哥点点头,此刻也剩下点头了。  

  “哎哟,看你们蔫头耷脑的样儿,走,跟我去外面纳凉喝茶!”  

  说着,大伯父站起来,带着这二位心事重重的人去了花园,阿德和阿义还有小瑾,阿毫、阿威一群人纷纷跟出来,坐在他们旁边的茶座里看星星。  

  阿力捧来香茶,为他们倒在杯中,转身离开。  

  今夜海风轻拂,月色撩人!它身上淡淡的柠檬黄透出神秘和诱惑,让人看了,总有无限的遐想。  

  “来,喝茶!茶很香!”大伯父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调侃着眼前的年轻人:“放心,David是个有分寸的人,他不会欺负琪琪,而且那个机灵鬼懂得轻重,更不会有意外,放心!啊!”  

  当然,聪慧的大伯父看出了他们的心思,还一语道破天机,说到了两人心中的要害。  

  他们对视无语,喝掉杯中的茶水。  

  “小逸凡呀!我听说,有位许家林也在追求琪琪,是吗?”大伯父眼里闪着亮光儿,瞅瞅浑身不自在的他们。  

  “是!”逸凡表哥过了好久,才应承了一声。  

  大伯父听了哧地笑出了声,举起手中的茶杯:“喝茶吧,年轻人!”  

  哎呦大伯父哇,此刻你就是给他们龙肝凤髓享用,恐怕他们也食之无味喽!  

  时间还在一分一秒地流逝,都过了晚上十点,我还没有回来,陈正良和逸凡表哥心情越发急躁了,他们抓耳挠腮、浑身冒汗,渐渐得坐立不安起来。  

  逸凡表哥咬咬牙:“十点啦,夜深了,难道那小子会以这个为借口强留琪琪吗?”  

  “如果他们整夜在一起,单纯的小怪物说不定就被那小子占有了!她可是我的妻子,怎么能归了那小子!况且,我,我一直没有……,没有得到她,哎!”想到这儿,陈正良抬起头,无比凄凉的眼神投向无尽的夜色。  

  透过幽蓝的夜幕,他仿佛看到David俘获了他心爱的小怪物,像头雄狮按住猎物得意地炫耀,嘲笑自己的无能,挑衅自己的尊严,向他宣战,吹响决斗的号角,等他应战,看他笑话。  

  不堪入目的画面,陈正良越想越心虚,小脸儿变得煞白,浑身打颤,忽然霍地站起身,又沉闷地坐了下去,他强迫自己不要去想那些事,可大脑不听使唤,总是什么可怕想什么,什么糟糕想什么,他越想心里越难受简直要崩溃了!  

  看着愁眉不展的老大们,大家三三二二座在一起,轻声议论。  

  阿义看看小瑾又看看阿德,轻声说:“哎你说,他们去哪里了?”  

  “那小子一回来,准没好事!这么晚了,还不把夫人送回来!还有啊,夫人那样单纯,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他花言巧语哄夫人上床,或是强行要了夫人,那良哥可就惨啦!”  

  小瑾说完,不安地看了一眼阿义和阿德,瘪起嘴。  

  “啊!~,原来良哥一直没得到夫人呀,那良哥还不得气疯了呀!”阿义神情紧张,额头渗出了丝丝汗水,仿佛这件事正在发生似的。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看那小子欠阿忠收拾他!”阿德愤恨地咬紧后槽牙甩出一句狠话,他圆睁虎目,攥紧拳头用力捶桌子。  

  咣当~,桌子不满阿德把气撒在自己身上,疼得发出的叫声,它身上的碗盏茶具也随声附和,抖动着身体,哗啦~,倒了一片。  

  阿义吓得一激灵,拍了一下暴躁的阿德:“哎呦不行,不行啊,阿德你千万别冲动,千万别告诉阿忠,就阿忠那暴脾气,准打他个半死,那良哥可就有麻烦啦。”  

  “可我们也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呀!”小瑾不甘心,溜了句缝。  

  “这叫小别胜新婚!该来的早晚要来!我看我们还是听良哥的吧!他一定有好办法!”  

  阿义这句有气无力的大实话却招来众人的怨声载道。  

  阿德严厉地瞧他,低声吼:“闭上你的乌鸦嘴!”  

  啪~,老婆小瑾更是不手下留情,重重拍他的头,教训道:“你这个没有用的东西!胡说什么,还嫌不够乱吗?火上浇油啊你!”  

  阿义觉得委屈,瞪大眼睛为自己争辩:“喂,你们不能把气撒在我身上啊,你们也同样没有好主意嘛!”  

  “等等!”阿德像是想到了什么,挥起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惊得众人全都看他的脸,目不斜视。  

  “我想,这么晚上夫人没回来,David不可能带她去开房,说不定回了他家!”  

  你别说,阿德的分析能力还真强,关键时刻,还是他头脑冷静,想到重要线索。  

  “对对对,多半在他家。快去告诉良哥,我们一起去David家,把夫人接回来!”阿义和小瑾眼里闪出惊喜的光芒,兴奋地拍着阿德的肩,催他把这个线索告诉陈正良去,好让他们的良哥早些宽心。  

  阿德的头脑飞速运转,又经过了三秒钟的沉思,因为他需要再次确认刚刚线索的可能性。  

  点头,肯定地点头,没有错,他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呼出一口气,猛然站起身快步来到陈正良身边。  

  陈正良听了,眉头一紧又一松,低头思考,三秒钟后,他抬起头把这个可能性极强的线索,告诉了大伯父和逸凡表哥。  

  大家听了也为之一震,眼里闪出希望的小光芒!  

  陈正良与逸凡表哥眼神交汇,达到一致,就在他们带人准备离开时,却遇到大伯父的劝阻。  

  “哎毛头小子~,你给我站住!这件事你不能出面,小逸去就好了!毛头小子站住,快站住。”  

  “为什么我不能去!”陈正良急得眼里直冒火,像个三岁的孩子遭到家长拒绝,站在地上昂着头倔强地要说法。  

  “为什么?毛头小子你想想,你去算什么?嗯!见了David你怎么说?你凭什么要David把琪琪交给你?”  

  “我……”陈正良没了火也没了话,垂头丧气坐进茶座。  

  “知道了吧!毛头小子,恩!再说,你去,阵仗太大,也不符合你的身份。而且最主要的是,你会吓到琪琪。惹毛了小丫头,这几天的功夫白费了不说,说不定她会跟你断交!那时,你可小心阿梵的烟袋锅!”  

  大伯父的话说得句句在情入理,陈正良听了彻底服了。  

  “小逸去吧!他是最合适的人选!而且他一定比你还心急!”  

  大伯父话里有话,点得逸凡表哥羞羞的,红了脸,但他还是急匆匆向大伯父告辞,带着阿威和阿毫驱车去了David的家!  

  其实事实如果是陈正良相像的那样,我才真是麻烦大了呢!  

  我宁可去死,也不会让他得逞!  

  怎么这样设想人家嘛!  

  难道我是这样随便的人吗?  

  大块头,真讨厌!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一百一十三章:爱的滋味幸福逸凡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他的心事 他的心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