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智斗逸凡 不幸言中

  因为我晚归,惹怒了逸凡表哥。

逸凡表哥受陈正良点化,变身成一个眼睛通红,手舞铁叉的冷血恶魔,没了一点爱心,对我实行禁锢五天的家法,所以,我便留在了浅水湾普乐道1-08号别墅。

禁锢第一天,好难熬啊!

扒在书房的大书桌上打蔫儿,看着眼前的本本抬不起眼皮,攥着笔的手硬硬得要是抽筋的感觉,心不在焉地写作业,脑子里盘算该如何打动逸凡表哥那颗“冷酷”的心,解除家法。

终于等到了晚上,盼到逸凡表哥下班回来,我缠着他软磨硬泡好话说尽,找出各种理由都没成功,“狠心”的“恶魔”表情淡淡的,话语冷冷的,只有二个字的回答:不行。

吃过晚饭,他去书房处理公务,我去花园想对策,突然,间灵光一闪计上心来,聪明睿智的我终于有了一条必杀绝技,哈哈哈~想到即将到来的胜利,我扬起下颚吊起嘴角得意地笑了起来。

逸凡表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停下手里的工作,侧头,透过落地窗向外看去,我一直在花园里闷坐,不跑不跳也不说不笑,惹他不放心出来看我。

来啦,来啦,他来啦,远远走来的男神使我不得不按下激动的心跳,强迫自己进入状态。

第一步,试探。这步很重要的,不然怎么知道他上不上钩呢?

“我见你一直在这里坐着,在想什么?”他笑笑,坐在我身边。

“没什么!”我低下头不看他,表面看上去有气无力,而私下里却嘴角向上斜,露出一个浅浅的、狡黠的笑。

“看星星吗?”

“没有!”

“口渴吗?喝点水?”

“不要!”

“吃水果?柳丁怎么样?”

“没胃口!”

“冰激凌,香草冰激凌?”

我摇摇头。

“冰激凌都能拒绝,真的假的!”逸凡表哥心里纳闷,他睁大了双眼看我,竟然笑出了声:“都不要?”

我点点头,像弱柳随风摇。

“真的不要?”

我又点点头,像是要断气。

这我见犹怜的样子,丝毫没感动铁石心肠,他站起身,向我伸出右手:“那好,跟我去书房写作业。”

“我就不信你能跟我去书房!打什么算盘呢?快从实招了吧!”他想得好得意,差点笑出声。

“噢!”我摇摇晃晃站起身,也没牵他的手径直走向书房。

看着我的背影,他呆站着纳闷:“呃~,这,这太意外了。”

晃进书房,拿起笔和本坐到旁边的小桌边,因为书桌上已经摆满了文件。

不一会儿,逸凡表哥跟进来坐在书桌边假装看文件,不时侧头观察,我略带悲哀的表情一声不吭的写作业,心突然不安起来。

“怎么啦!出什么事了吗?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难道惩罚五天禁锢过于严厉了吗?在气吗?不像啊,若是气,通常是过来发飙的呀?怎么回事呢?”

“哎呦不行,小心,小心,说不定她心里正琢磨什么计谋,引我上钩,故意装成这个样子,对,不能心软,不能中计,不看她,不理她,让她白忙活。我可没那么容易上当受骗哦~” ……

“哈~,好戏要上演喽!”我偷偷瞟他,他脸上的不安惹得我好想笑哦!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也过去了……

“怎么还不说话,她该过来磨我啦?为什么没来呢?”他坐不住了,心七上八下的总是向我投来焦躁的眼神。

我依然一言不发,闷头写作业。(其实我只是在纸上做动作,没写几个字啦!)

“计划照旧!”我悄悄抬起眼皮瞄他的脸,焦躁不安了,有戏,继续。

时间在表盘里不停地向前走,到了晚上九点。

我在书房里默坐了一个钟头,偷偷瞟他,他好像在擦汗了耶,心中暗喜,我知道,计划可以实施第二步了!

站起来,低着头,神色暗淡地离开书房,走向自己的卧室,来到门边,推开门走进去,一头扎在床上,抓起枕头盖住头,却留了个门缝。

逸凡表哥悄悄溜到书房门边,望着我的身影直到它消失在视线里,关上书房门他满脸疑惑坐回座椅,却如坐针毡芒刺在背,无心看文件,小心脏咚咚地敲起鼓,敲得他烦躁不安。

“怎么啦?怎么啦?生气了吗?”他再次站起身,走到我的小桌边拿起作业定晴看。

“这一页怎么画得全是圈圈哪!”

“这一页还是圈。居然骗我写作业!”

摇头,顺手翻到下一页。

“这个小人画得很有趣,脸大腿短!咦,怎么旁边写了我的名子!!!”

“这是逸凡表哥,他是个大坏蛋!”

他顺嘴念出了旁边的字,裂开嘴笑出了声。

“希望你长个烧饼脸,上面缀满芝麻!”

当念到这一行字的时候,他忍不住张大嘴笑。

“怎么把我画得那样难看,我真得那么丑吗?”

他轻皱眉头,再往后翻没有了,放下本子,心神不定地望望书房门的方向,我垂头丧气的样子再一次出现在他眼前。

终于无法按压自己焦躁不安的情绪,他快步出书房,悄悄来到我卧室门前,伏在门缝边眯着眼睛往里看,什么没看到,伸长脖子听动静:“咦?这么静?睡了吗?还是……”

此刻,我已经做好了下一步的准备工作,就是眼泪,哈哈!

寂静的卧室,静得他不安,静得他焦躁,于是他轻轻推开门,蹑手蹑脚走进来,见我伏在床上枕头盖着脑袋,从里面断断续续的发出嘤嘤的哭泣,真的慌了手脚,心没了着落。

“琪琪,琪琪怎么啦!怎么哭了呢?有委屈快告诉逸凡表哥!”

他边说边拉下枕头,把我翻转过来,见到我哭红的双眼竟不知说什么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所措。

“逸,凡表哥,你,是不是,非常非常得讨厌我,我呀!”我泣不成声,语不成句,晶莹的泪水成双又成对的往下掉。

美人落泪,他的心里仿佛被个无形的大石压住,透不过气,嘴巴不停的颤抖,脑子更是一片空白,急急地说:“谁说我讨厌你!琪琪你怎么能这样想呢?”

“你就是讨厌我,所,以,把我,到,处丢。”

我故意大力抽泣,故意说话磕磕巴巴,吓他。

“我没有到处丢你呀!”

“你,今天把我,丢到uncle家,一个月。明天又把我,丢到,大伯父家。现在你,又为难我,给我立,家规。那,明,天,你是不是,要把我丢到街,上去,让我无家可归,去流浪去乞,讨!!!”

“没有,没有!”他听得满脸通红,手脚无处安放,额头冒着冷汗,急忙抽出纸巾为我擦眼泪。

他中计了。

“你讨,厌我,凝,萱姐姐、阿美欺负我,郝姐、庄伯不,理我,这个世,界还有谁疼,我!”我抽泣,抖动,哽咽。

见我推开他关爱的手,他越发忧心如焚,想解释却不知该怎么说,急切地表白道:“没有!没有!我也是一时生气,谁知道他们会这样对你,我去说他们啊,不哭了,好不好!逸凡表哥当然最疼你啊,对不对!”

“哈哈哈~终于上钩了!聪明的逸凡表哥,你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我的这个计谋!”我暗自窃喜,知道小计谋基本成功,只需要再最后加把火儿就OK啦!

“你不用说他们什么,他们是看你的脸色办事没有错的。况且,我又不是你的亲妹妹,不过是你路边检来的人,寄养在你家,你无非是可怜我无依无靠,才收容我。……”

我装做愁肠百结的样子,楚楚可怜地望着他,絮叨。

“路边检来的人?她知道了什么,还是谁告诉了她什么?”他在心里重复我的话,那哗啦啦的汗水打湿了他的全身。

这是他的心病,他最怕我对自己的身份或来历产生疑问,他知道,我弄清事实后会离他而去,他也许再也见不到我了!

况且,我们在一起那么久,我早已经掉进了他的眼里,住进了他的心里,融化在他的血液里,变成了他生命的全部。

他不敢想像失去我以后,他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就连自己是否还有存活,或许都将会成为一个未知数!所以他连忙好言安慰我,打消我的所有想法:“琪琪,我不许你胡思乱想。”

我依然不停地抽泣,噙着满眼的泪花儿,瞅着他不讲话。

“是不是我对你的惩罚过于严厉了?”

“……”

“好好好,我们取消它,不要它,远离他,好不好!乖乖,不哭了啊!”

“……”

“好好,表哥有行动,有行动啊!”

逸凡表哥蹿到门口唤来郝姐和庄伯,吩咐:“呃,是这样,我现在宣布:取消对琪琪的禁锢令,她的生活照旧!”

“是,先生!”郝姐庄伯连声点头应承,转身离开。

逸凡表哥一转身又蹿回我身边,紧紧攥着我的手,一脸的欣喜:“好了吗?满意了吗?不哭了啊!乖乖,逸凡表哥不好,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

听他这样讲,我的眼里再次落下成双成对的眼泪。

这些眼泪是我发自内心的,因为他脸上的焦急和眼里的惊恐,让我感到于心不忍,而且他那攥着我的手的手一直在抖动,更使我心中产生了些许悔意……

“逸凡表哥急成那样,自己是不是过分了?要不要告诉他,我是在骗他、吓唬他啊!……算啦,已经后机会再告诉吧!”

“嗯对,现在不能说!给他知道了,还不得禁锢我一辈子啊!谁知道他还有什么家法没有用!”

想归想,不过我还是伸出双臂搂着他的腰,轻柔地靠进他怀里,停止了哭泣。

逸凡表哥见我投进他的怀里如此温顺,终于松了口气,他伸出双臂紧紧搂着我,可隐隐的不安却渐渐蒙上心头……

第二天,早晨,阳光灿烂,鸟语花香。

浅水湾普乐道1-08号别墅的生活照旧,快乐照旧。

餐厅里,我们愉快地在桌边吃早餐。

凝萱姐姐和阿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刚刚,就在刚刚,逸凡表哥郑重地宣布:解除禁锢令。嘎嘎!

一切发生得这样突然和意外,但又好像顺里成章,虽然在意料之中,却没想到来得那么快!她们惊讶得甚至忘记了吃早餐,呆呆地看着我和逸凡表哥。

“我吃饱了,上班喽!”

“表哥再见!”

“凡哥哥bay-bay!”

“逸凡表哥再见!”

“嗯!”逸凡表哥站起身,走到我身边伏下身亲亲我的脸颊。

“嘿~”我昂起头,给了他一个愉快的笑容。

他眯起眼睛对我笑,愉快地出了门。

逸凡表哥行为异常,是中了魔了吗?凝萱姐姐和阿美心中充满了好奇,围了过来打听内幕消息:“琪琪告诉我们,你是如何做到的?”

“这叫雨后有彩虹!知不知道,哼!我吃饱喽!”说完我擦擦嘴,高傲地昂起头,转身跑回卧室去了。

留下一脸惊讶的凝萱姐姐和阿美,三秒钟后,她们对视相互点点头,各自跑回卧室去广播新闻了!

恶魔变回男神,神奇吗?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一百一十六章:无心偶遇 小小猜忌

第一百一十五章 智斗逸凡 不幸言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