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四章 开心熊熊 倒霉肥肥

  晚上七点,浅水湾普乐道1-08号别墅。

天阴沉沉的,眼看就要落到头顶了。

乌云黑压压地盖住外面的世界,轰隆隆的雷声在乌云中滚动,仿佛有千军万马在里面行进。

这段时间,每每变天,逸凡表哥都会体贴地陪在我身边。

渐渐得我发现,自己更加依赖他的怀抱,依赖他赋予的安全感,希望时时看到他宠爱的眼神才安心,甚至盼望变天下大雨,嘿!

空闲时,我曾多次天马行空地展开想像:自己是一只带着粉色蝴蝶结的琪琪熊,逸凡表哥是一只矮胖矮胖的表哥熊,我们是一对萌萌的树袋熊。

琪琪熊二十四小时,牢牢地挂在表哥熊胸前,凭表哥熊满树爬。

接下来呢就是:豪爽地吃光表哥熊送的美食;为了睡得更舒服些,还要胡噜平表哥熊胸前的鬃毛;抓住表哥熊身上的毛,围着他满身爬,或是荡个秋千运动运动;有事没事,烦了闷了都拿表哥熊出出气、撒撒火,捏捏鼻子、掐掐脸什么的……

而表哥熊总是一付忍气吞声、半梦半醒的样子听之任之。

当然,我们多半时间会抱在一起,靠着树干睡大觉!

每到这个时候,表哥熊的鼻子里都会冒出鼻涕泡泡!!!晶晶亮的泡泡随着呼吸的节奏时大时小,还要晃来晃去的才有趣。

呼噜!呼噜!鼾声不断,哈哈哈!~~~~

还有还有,嘴角边还要淌下口水,不停地淌,不停地淌~。

那么英俊帅气的逸凡表哥化身胖嘟嘟树袋熊,冒鼻涕泡泡,还流口水!!!我的天啊,这些镜头,光是想想我就能笑到肚子抽筋啦~。

这不是,当我再一次为这个梦扎进被子里狂笑时,却给逸凡表哥拉出来。

“琪琪你怎么啦?不舒服吗?我见你总是这样笑,好奇怪!”他好奇怪的说,仿佛我变成了妖精似的。

看到他的脸,不免联想到那个梦,乐得我来回翻滚。

逸凡表哥一把抓住我,紧张得声音听上去有些抖:“琪琪告诉我,你为什么笑成这样!……琪琪啊,你,是不是生病了,我们去医院吧!我看你有些不正常呐!”

一听他要带我去医院,我不笑了,同时打掉他放在肩上的双手。

“好琪琪,乖乖告诉我,你到底在笑什么?”

“你保证不生气,我就告诉你。”我跟他约法三章。

逸凡表哥点点头。

“我要你保证!”

“好,我保证!”逸凡表哥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我甩甩长发,面对他正襟危坐,绘声绘色地讲述起我的想像……

“就这样!”我眨眨大眼睛,盯着他的脸,想像着他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而这时门外笑瘫了凝萱姐姐和阿美!

逸凡表哥的脸,放松,我也放松,忽然他的脸变得通红,我的心顿时提起到了嗓子眼儿。

“过来!”

“干什么?”

“过来!”

“逸凡表哥~”

“过来,让我拍你的PP。”

“啊,不要,你答应我不生气的。”

“对,但我反悔了!过来!”逸凡表哥扑倒我,按住就要下手。

“不要!啊!”

“告诉你,表哥熊要发威啦!”

哈哈哈!~我们抱在一起嘻嘻哈哈地翻腾,门外的凝萱姐姐和阿美,笑得腿软,她们相互搀扶着站起来,抬腿要回房广播新闻。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吱吱吱~。

郝姐应门,陶欣怡带着她女儿宋婷、女婿谢俊仁,摆出一付不可一世的态度,出现在门前。

见到她们,郝姐眉头收紧,脸色冰冷,站在原地没有动。

“让开!你不认识我们吗?”陶欣怡生气了,太没规矩了。

“认识。但我要确定先生是否想见你们,请稍等!”

咣当~,关上了门,“客人”被“无情”地拦在了外面。

“好!我们走着瞧!”陶欣怡满脸通红,高声喊叫,又拍又踢,她那点怨气全都撒给了门。

门冰冷的脸,丝毫不畏惧,站在那里岿然不动。

这时,郝姐已经告诉逸凡表哥门外有三位不速之的事了。

逸凡表哥听了吊吊嘴角冷冷地笑笑,好像他知道他们会来一样。

“琪琪,你把阿美带到凝萱的房里,你们三个人待在一起,我不叫你们就不要出来,记下了吗?”

“噢!”我应承着他,一溜烟儿冲进阿美卧室,拉着她风风火火跑进凝萱姐姐的卧室,嘭~,关上门。

逸凡表哥这才不慌不忙的下楼来,慢悠悠坐进沙发里喝茶,三杯茶入肚后才让郝姐开门。

门打开了,陶欣怡晃着小短腿,一路喊叫冲到逸凡表哥面前,凶巴巴地盯着他,恨不得把眼珠子瞪出来。

她的女儿宋婷、女婿谢俊仁随着她一同走进客厅,给她站脚助威,顺便给自己壮壮胆儿。

“小逸,我竟然让一个下人挡在门外。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母亲!快给我道歉!”

“哼!”逸凡表哥的鼻子里轻轻哼,蔑视地翻了一下眼皮。

“小逸,你不能这样对我,起码远来是客啊!”她大声叫。

“我不记得有请你来!”逸凡表哥翘起二郎腿儿撇着嘴,气她。

我们三个人不放心,便轻轻打开卧室门,依次探出头看动静,窃窃私语。

“阿美,你给阿忠打电话,让他来收拾这群讨厌鬼!”

“可是凝萱姐姐,凡哥哥会同意吗?我们可别越帮越忙。”

“那,给uncle打电话或给祖叔打电话!他们一定会来帮表哥的。”

“不用啦凝萱姐姐,有我一个人就够了,看我下去摆平他们!”

“琪琪你的手腕不痛了吗?”

“早就不痛了阿美!我现在手痒痒,真想下楼去打一架!”

“老实点吧你!”

“哎哟~,凝萱姐姐,你不要总是用那么大的力气按我的头嘛!好痛呐!”

“轻了对你不构成教训。”

“讨厌的阿美,你总是站在凝萱姐姐那边,帮她说话,难道我没有正确过吗?”

“谁让你最小,不听话就要受惩罚!”

“哎呀轻点啦!臭阿美!”

正说着,楼下传来陶欣怡的狂妄地叫嚣声。

嘘!听!我们竖起了耳朵。

“小逸,我要你撤消决议,恢复阿仁的职务。”

“不可能!”

“昨天凝萱的事是个误会,是我安排阿仁接凝萱来家吃饭,增加我们母女的感情,怎么,这你也有意见吗?”

“有意见!”逸凡表哥眉头拧到了一起,脸色也更加阴沉。

陶欣怡不等逸凡表哥让坐,轰~地一屁股坐进沙发,气呼呼瞪着眼前的这个“不孝子”。

“小逸!!!我要见凝萱,难道还需要你批准吗?我难道没有这个权利,没有……”

“是的!你要见凝萱,必须经过我的允许。”逸凡表哥厌烦地打断了她的话,像是看到饭碗里有只苍蝇一样恶心反胃。

见到妈妈气得答不上话,宋婷连忙走过来解围:“表哥,妈咪都说了那么久,你不能总是拒绝吧!”

逸凡表哥懒得理她,面无表情地喝水,悠闲地放下茶杯。

“表哥,……噢不,庄总,嘿~,那个,昨天的事真是个误会,你不要误听传言!我哪儿舍得欺负凝萱妹妹啊!你说是不是。”

“这里是你家吗?我有请你坐吗?”逸凡表哥冰冰冷冷,谢俊仁只好瑟瑟地站起来,尴尬地瞅瞅陶欣怡。

“有事快讲,我要休息了!”逸凡表哥靠向沙发背,英俊而孤傲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

陶欣怡突然哭了起来,她流着眼泪在逸凡表哥耳边絮叨:“小逸呀,难道为了个凝萱,这个无足轻重的小丫头片子,就要伤了我们的母子之情吗?我是你的亲人,你的母亲啊,这世界上还有比我们更亲得吗?小逸~,小逸~”

“无所谓!”逸凡表哥轻轻挥挥手,像是在弹去眼前的灰尘那样轻松、愉悦。

“你不能这样对待我,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我每晚都失眠,做恶梦,你这样对我不孝顺,你泉下的爸爸知道了会伤心、会……”

“你!!!”逸凡表哥霍然坐直身子,神色凝重,眼神犀利,一字一句地说:“我警告地过你,不许提他,你不记得了吗?现在我重复给你听,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情况,都不许你提他!!!”

这重如泰山的话压得陶欣怡喘不过气来,她忘记了抽泣,瞅着冷冰冰的逸凡表哥直发楞。

她暗自叫苦,但又不想轻易放弃,便躺在沙发里学着泼妇的样子又喊又叫的耍赖:“我不管,我不管,总知,你若不答应恢复阿仁的职务,今天我就不走了!我,不走了~,我吵得你天天不安宁!”

“不行!”逸凡表哥烦了,铁青着脸站起身要离开。

他边走边吩咐郝姐:“我要休息去了,晚安!郝姐送客!如果他们不离开,你就报警!请警官先生带他们离开。”

“是先生。各位,请离开,先生要休息了。”

“啊!”陶欣怡的听了逸凡表哥的话像被电到一样,忽地一下从沙发里弹跳起来。

“等等小逸~”她晃着肥硕的身躯,迈开那对短粗的小腿,急急地绕开郝姐,冲到逸凡表哥的背后,拉住他的手臂:“小逸小逸,你不恢复阿仁的职务,我就天天来找你,直到你同意为止,哼~”

“你敢闹,我就敢开除谢俊仁!”逸凡表哥眼里射出凶狠的目光,大力抽回手臂走上楼去,没给陶欣怡留下可回旋的余地。

“好耶表哥,就要这样对他们!”凝萱姐姐暗地给了逸凡表哥一个赞,我和阿美也不停地点头:“对对对!就应该这样做!”

“庄逸凡你给我站住!这么多年来,我对公司尽职尽责,呕心沥血,没有功劳总有苦劳,你不能卸磨杀驴。你……”

话已出唇,谢俊仁才意识到自己的口无遮拦,用词不当,赶忙用手遮住嘴,咽下了后面的话。

“嘭!”逸凡表哥不听他叨叨,走进了房间随手关上了门。

“你!你这个笨蛋,怎么把自己说成驴了?那我们是什么!蠢货!”陶欣怡喋喋不休责骂谢俊仁,见逸凡表哥冷冰冰地回了房,只好带着宋婷和谢俊仁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早餐过后。

逸凡表哥上班刚走,阿美就拉起凝萱姐姐手一溜烟儿去了自己的卧室,不让我进也不让我听。

“哎~,你们干嘛~,出了什么事了吗?哎~~~”

“我有那么多余吗?总是嫌我烦,神神秘秘的样子,什么事都不跟我讲。哼!”

“唉~,七天了,David都没有打电话来,想必他很忙,说不定家里真的出了什么重要的事。”

“其实逸凡表哥说得也对,我在他身边也帮不上什么忙的。说不定还让他分心、劳神,唉~,David~”

被她们拒之门外的我,闷坐在书房里,眼前放着名著,晒太阳、想心事、发呆,发呆,还是发呆……

请关注意下一章节

第九十五章:跳梁小丑 自作自受

第九十四章 开心熊熊 倒霉肥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