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五章 阿珍真爱 正良婉拒

  今年夏天好像格外多雨。

天气预报的播音员说,狂飙的台风即将登陆港岛,不厌其烦地提示人们关注天气变化,出行带雨具。还有,台风期间尽量减少外出,避免意外发生等等。

下午四点半,港岛大浪湾道5号,庄府。

天好闷喔!乌云在天边集结,咕隆隆!咕隆隆!闷雷在乌云里滚动,又要下雨啦!

“暴风雨要来啦!”庄念梵站在书房的落地窗前,望着外面天空乌云盖顶,喃喃叨念发出声声感慨。

稍后,他收回远眺的目光,举起手里的烟斗,吧嗒~吧嗒~,吸了二口,张开嘴的同时青烟袅袅升腾,化成雾状在头顶散开,顷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庄念梵慢慢转过身,那无比溺爱的眼神,轻柔地落满闷坐在沙发里的陈正良身上,化做淡淡一笑。

陈正良这几天又过起了纠结的日子,原因很简单,因为阿珍不可就药地爱上了他。呵呵呵!

阿珍对陈正良爱得情真意切,爱得片刻不离。

她那轰炸般的热情,占满了陈正良的私人空间,她并且对外高调宣传他们的爱情,不知引来多少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陈正良对阿珍却一点意思也没有,但他又不知该怎么解释给阿珍听,让她相信,自己的亲吻是冲动、是假的,曾经的激情是给他心爱的女孩的,而不是给她的。

万般无奈,只好把满肚子的委屈倾诉给庄念梵听,希望老人家能够帮助自己了结这段头痛的爱情。

哈哈哈!~庄念梵听过叙述,朗声大笑,走到陈正良身边坐下,拍拍他的后背说:“得啦,你这个大男人为这点事头疼吗?”

“可是我不想发生的事,也不知道怎么就发生了。”陈正良被庄念梵笑红了脸,窘窘得瞅着庄念梵。

“你是说,当时你把阿珍当成了琪琪,是因为你闻到了琪琪身上的香水味,是吗?”

“嗯!”

“你什么时候学会闻香识女人了呢?”

庄念梵见陈正良点头,再次发出阵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

“听上去,是很可笑哈!”陈正良尴尬地咧咧嘴,笑笑。

“傻小子,你一定是中了她的计了!”

“中计?谁的计?”陈正良一脸疑惑,大脑好像困在云里雾里,看不清方向,找不到出口一样来回思索。

“你认为谁有需要调理你,设计你,引你入局呢?”庄念梵扬起眉峰,给了陈正良一个调侃的眼神,笑眯眯地盯着他看个不停。

“啊!我知道是谁了!”陈正良如梦初醒般,他终于悟出了庄念梵话里的意思。

“机灵鬼儿!对对对!一定是她!一定是她!哈哈哈!哈哈哈!”

他们眼前同时出现了我撒娇赖皮,阴险狡诈的神情,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小良子,那一定是琪琪为你量身特定的局。她故意用香味来诱导你,让你先入为主地做出错误判断,然后怂恿阿珍去实施,缠上你!这个机灵鬼儿!”

“……啊,我明白了。她一定是想阿珍缠上我,我就无暇管束她,再让我感受一下被人管束的滋味,才设局,陷害我!”

说到这儿,他想到我的模样,一股麻酥酥、软绵绵的感觉,充斥了他身体所有的神经和细胞。

这感觉变成甜甜的味道,融化在他的血液里,甜得让他有一种在空中飞翔的感觉,飘飘若仙。

“对啦,对啦,傻小子!”

“可接下怎么办,我的确是出不了她的局了!……阿珍,……阿珍,她,我……嘻!”陈正良一脸的求助,一脸的嬉笑。

“行啦,行啦,别愁眉苦脸的啦!这件事我晚上跟你妈咪说,让她出面对跟阿珍谈谈,一定能搞定,放心吧我的孩子!”庄念梵伸出单臂搂住陈正良的肩膀,轻轻地拍了拍。

嘿嘿嘿!陈正良此刻从心里往外那么美,坐在那里,瞅着庄念梵一个劲儿地傻笑。

庄念梵却伸出大手用力呼噜陈正良的头,带着责备的语气笑道:“笑,傻小子!连个小女生都摆不平。我看,需要请老狐狸来咯,让他提高一下你的情商指标!”

陈正良低声诉委屈说:“我有那么低吗?”

庄念梵笑道:“低?我看不止是低,简直就是没有!”

“小良子,你呀,听我告诉你,对待琪琪不同于对待国泰客户,你不能那么刚毅坚韧,要柔和些。我建议你,吸取一下小逸的长处。”

“庄念梵?”陈正良的语气中充满了酸味!

“对呀!那是琪琪喜欢的类型,你吸取他的长处,对你没亏吃!”

“噢!噢!”

“还有,公司事情再繁重,你也要调整出时间,投其所好多陪她,多接触,才能赢得芳心,让她离不开你。懂了吗?”

“是是!”

“不要只会生气、吃醋。一个David你就如临大敌了吗?如果琪琪身边出现几个像David那样的男孩子,你就放弃了吗?”

“当然不放弃!”

“对啦,这样想就对了。拿出你治理国泰的聪明才智,拿下那个机灵鬼儿才是目的。”

“恩!谢谢您老人家的教导!我会努力的!”

“恩,我可等着喝她的媳妇茶呐!你小子再不努力,琪琪肯定跟David跑了,那时你可没处找后悔药去。”

“噢!噢!”陈正良点头应承。

“噢!噢!”庄念梵学他的样子,还瞪他。

而后,爷俩对视一笑,近而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

谈话间,外面雷声伴着闪电,暴风雨如期而至,轰隆隆,哗啦啦,冲洗着外面整个世界……

结果,可想而知喽!

阿珍哭得泪人一般,要她与陈正良结束恋情,她非常非常的不甘心,所以她多次约陈正良见面,希望延续他们的关系。

可每次见面,无论她怎么表白自己的感情,陈正良就是一个劲儿地摇头,晃得跟拨浪鼓似的,就是不同意。

阿珍回家哭了好几天,才慢慢缓过来,能够以平常心对待陈正良,跟他见面、聊天!

……

上午八点,浅水湾普乐道1-08号别墅。

昨天的暴风雨来得好猛烈哦!它吹得树低头,淋得草折腰,它粗暴地弹去花瓣,让花枝在风雨中空空摇动。

那催腐拉朽的气势,势不可挡,人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肆虐横行,而无半点抵抗的能力和回旋的余地。

贴心的逸凡表哥担心我害怕,所以他特意早早回到家中,为此他推掉所有会议和接待,提前结束工作。

我们整夜聊天、说笑!后来我依偎在他温暖的怀里,渐渐睡去,才得以平安渡过这场暴风雨夜,而逸凡表哥却整夜未眠。

为什么?因为有美女在怀呗!

望着怀中熟睡的我,他的内心跟外面的暴风雨一样,波澜壮阔,起伏跌宕!嘻嘻!

从我玲珑的身体里散发出来的,甜甜的奶香,带着神秘的紫色调,幽幽的钻进逸凡表哥的鼻孔。

这气息,如烈酒,如魔咒,牢牢地锁住他的灵魂和心志,让他沉醉其中不能自拔。

他想像自己如同David一样拥我入怀,深情对视甜蜜亲吻。

“琪琪啊,你是在考验我的心志有多竖,毅力有多强吗?我想我已经到达了极限了,琪琪呀,你知道吗?”

“好想永远这样拥你入怀哦!我的琪琪!我要你做我的新娘,我的爱妻!我的爱妻!”

逸凡表哥难以自控,于是他趁我睡着的时候,抚摸我的脸颊和长发,吻我的眼睛和唇瓣,陶醉在暖味的情意里。……

今天一早,我醒来,来到窗前,推开窗,看见外面风停雨住,阳光明媚。

我们愉快地吃过早餐,他们便上班的上班、有约的有约,大家各自忙碌地离开了家。

我没有接到David的约会电话,便带上书和球拍,还有水,准备去香港公园打球看书。

正当我准备就绪,推车出门的时候,凤铃引领进来了阿珍和阿苹,我不得不放弃了骑行的计划,在家中接待她们。

阿珍哭哭啼啼地讲述了陈正良找她摊牌,要跟她结束情侣关系的过程。听得我心里一阵阵地紧张,生怕她哪一句说出,她把我的小计谋告诉了大块头。

还好,还好,有惊无险,一切正常。

听过她的讲述,我们面面相觑地坐在沙发里。

望着眼前泪眼帘帘、悲悲戚戚的阿珍,我和阿苹心里也感到心有不甘,只有好言相劝,让她宽心的份儿了。

“本以为她已经成功地俘获了陈正良,本以为自己的计谋已经得逞,谁想到,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唉!”

“还好你没有把我供出来,因为陈正良没有找我对质。要是让他知道我是整件事情的幕后指使人,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一定会被他修理得很惨、很惨。说不定他会让阿忠给我一通老拳呐!那时,我还不满地找牙呀!”

“完蛋了!没希望了!这下,那个大块头又有精力管束我了!天啊!我可万万不能落到他的手里。”

我在心里咳声叹气,一时也无良策可出。

郝姐笑眯眯地为我们送来茶饮、水果和零食,转身离开,我们看看,却一点食欲也没有,甚至懒得去触碰它们。

过了好一会儿,见阿珍的情绪稳定下来后,阿苹才说,她跟逸凡表哥的爱情同样不顺利,也可以说他们的爱情根本就没有开始过。

因为逸凡表哥没时间跟她约会,即使两人见了面,逸凡表哥也只略坐坐,不过半杯咖啡的功夫,说不上几句话,便推说公司有急事需要处理,匆匆忙忙地离开。

她还说,她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走进逸凡表哥的心里,让逸凡表哥爱上她,如同凝萱和阿德那样相亲相爱。

我们三个人相互对视,心情郁闷之极,全都低着头不说话。

唉!~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八十六章:见义勇为 小偷被擒

第八十五章 阿珍真爱 正良婉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