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野外露营 弄巧成拙

  香港进入了夏季,它宛如盛装少女绚丽多彩。

港人视为象征“繁荣、壮观、奋进”的紫荆花,已经在树上绽放,一时间万紫千红、繁花似锦,灿若红霞。

看到满眼绿色,听到鸟啼虫鸣,到处充满活力,令人心旷神怡。

……

下午四点,浅水湾普乐道1-08号别墅。

“什么?露营?我不去!我不喜欢露营。不去不去~”我拼命摇头晃手,转身要跑却被凝萱姐姐和阿美逮回来按进沙发里。

“不去不行,知道不知道!”凝萱姐姐拿出大姐大的派头,审视我这个“逃犯”。

“必须去,一定去,我是姐姐,你不听姐姐的话吗?”

“你不参加集体活动,我就不对你好了,不给你冰激凌吃!”

“对,你再拒绝,我们就不约你出门逛街喽!”

“还有、还有,不理你,跟你断交哦!”

阿美在旁边随声附和,她和凝萱姐姐,两人一唱一和,如同飞机投落的炸弹一样,对我一通狂轰滥炸,让我无从招架。

她们今天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平日的温柔体贴、满面笑容全都不见了踪影,凶巴巴得要吃人~

我好委屈,身体吓得像个刺猬直往一起卷:“好姐姐们,你们若是喜欢就去嘛,何必一定要我也去呢?我又不喜欢露营。”

“因为我们需要你见证一件事!”

“什么事!”

“阿德跟我认错!”

“阿忠向我表示他的忠心。”

“要你做见证,所以你一定要在场!嘿嘿嘿!”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出这句话,还一个劲儿地笑个不停,一脸的阴险狡黠,吓得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呃,那个,夏天外面草地上虫子多,我不要是喂它们!”

“那你光脚在草地上跑,就不怕虫子咬吗?不许找借口!”

滴水不漏的话,像法官一样严谨,说得我再也找不出不去的理由。

“我不管,我不要去,不要去!要见证的话,你们可以找逸凡表哥嘛!”我闭眼耍赖皮。

“他是男生不合适的!”她们抓起我的手臂一通摇。

正在这时,门铃叮铃铃唱起了歌。

郝姐过去应门,门打开,走进来了喜气盈盈的庄念梵夫妇,后面跟着逸凡表哥、阿威和阿毫。

“咦!什么情况?啊!不会是为了明天的露营吧!那我可死定了!”我越想越怕,心扑通扑通地狂跳。

凝萱姐姐带着我和阿美向他们一躬身说:“uncle好!aunt好!”

“好好,乖啊!你们这么开心,在聊什么呢?”庄念梵、关静娴边说边笑走过来,还有逸凡表哥他们,纷纷在沙发里落座。

李姐用托盘送来水果和茶点后转身离开。

凝萱姐姐说:“噢妈咪啊,我们在聊露营的事。”

“好极了,我们也是为这件事来的,你们的东西备好了吗?少什么告诉我,我去置办!”

“我们都备好了,没问题的妈咪!您带我们去露营,我们好开心!好期待哦!是不是,琪琪?”

她们同时侧过脸盯着我,眼里闪过一丝“凶狠!”一丝“残忍!”还有大大的“威胁!”好像在说:敢说“不”试试看,你死定了!

“是!当然!好期待!好期待!呵呵、呵!”我看我可以去好莱坞当演员了,那一脸期待的表情,连我自己都看不出假。

“好!那就让我们高高兴兴的玩儿三天!!行了,我们走了,明天再见吧!”

他们起身走向门口,我们跟过去送到门口,回来后,大家再次坐在沙发里聊天,一直晚才各自回房去休息。

而我却没有想出好办法应对,白白失眠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六点,吃过早餐后打点行囊。

今天,我们统一着耐克Nike品牌运动装。

运动装总是让人精神百倍,神清气爽,嘿嘿!

早上八点,车子陆陆续续驶入香港八仙岭郊野公园鹤宿营地停车场。

庄念梵、关静娴有说有笑地走下车,还有祖叔、寿叔、汤叔和果叔。旁边车里跳下阿苹、阿珍、阿修几个女孩儿,我们围过去打招呼。

当然,今天的主角是陈正良,他还带来了阿德、阿仁、阿忠、阿义,还有小瑾一大群人。

看到人高马大的陈正良,我泛起不悦,低头嘀咕:“就知道他会来!一点好感都没有,何必勉强呢!”

“好啦!人到齐了,男孩子把露营的帐篷支好,女孩儿们打打下手,帮帮忙!”庄念梵一声令下,我们热火朝天地忙了起来。

上午九点半左右,帐篷就全部支起来了。

庄念梵为我们统一配备了,乐斯菲斯TNF品牌的帐篷,以及全套露营装备。

今天一天,我们都聚集在一起玩游戏,而最让我纠结的游戏是衔纸杯传水。

游戏规定,大家传递口中衔的纸杯内的水,时间限定的五分钟内,看谁的缸内的水最多,谁就获胜。

我的前一个是逸凡表哥,逸凡表哥的上一个是阿苹。

阿苹把逸凡表哥的手臂紧紧地抱在怀里,还时不时地向他射出丘比特爱神之箭,弄得逸凡表哥坐立不安,嘿嘿!

我下一个原本是凝萱姐姐,谁知就在比赛要开始的时候,她被阿德拉到对面的队伍里去了,换来了冷峻刚毅的陈正良。

他坐在身边!!!我呼吸急促,鼻头冒汗,浑身不自在。

没一会儿,逸凡表哥衔纸杯把水倒进我衔的纸杯里,我极不情愿地侧过脸,面对着陈正良,一脸纠结地要把水倒进他衔的纸杯里。

“近一些,再近一些!不然水会倒洒的!”陈正良故意高高扬起下颚难为我,不让我顺利倒水!

我锁紧眉头,咬着纸杯,一字一字地从嘴里蹦出来念给他听:“再戏弄我,就要你好看!快点过来!”

他对我的威胁置之不理,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没办法,在众人的呐喊助威下,我只有跟他脸贴脸,嘴角碰嘴角,我甚至感觉到了他的气息,还有他嘴边的茸毛!

这一环节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完成传递。

陈正良把水传递完,坐在那里呵呵呵地傻笑。

我跳到他面前,双手掐腰,瞪圆了眼睛质问他:“我的样子看上去好欺负吗?!!!”

不等他答话,我不由分说地抓住他的大拇指放进嘴里,狠狠地咬了下去。

陈正良万万没想到我会用这招!他浑身一颤,眼里泛起泪花,满脸疼痛的表情:“啊!疼!”

“哼!”我凶巴巴瞪他,他那痛苦的表情不但没有换来我的同情,反而使我更加愤愤不平,于是我一直咬着他的拇指不松嘴。

“我错了!我不该戏弄你!我道歉!!!对不起!!!”

“你的头脑转得还真快,知道我想听什么!再敢惹我,道歉也不放!哼!”放开他的手,我甩甩长发,趾高气扬地跑开了。

前脚才跑开,阿德他们就呼啦啦围过来嘘寒问暖。

“良哥你还好吧!”

“疼!”

“我一直说,夫人凶起来不得了,尖牙厉爪让你防不胜防!”

“我看也是!”

“良哥用不用上些药啊!”

“不用,我是故意做出来给她看的,不然她真会咬住不放的。”

“俗话说打是疼骂是爱,越亲越要咬得快!”

“什么话!”

“夫人的咬,专治良哥的失眠和失恋!”

“岂止啊!那简直就是仙丹妙药,对于良哥来说,包治百病!”

哈哈哈!~陈正良舒心的笑了,他终于笑了,难为他长久以来闷闷不乐、抑郁寡欢!

晚上八点,晚餐过后,我们围在庄念梵身边听明天的安排。

“孩子们,我们明天乘船出海,看日出!你们要早起些哦!噢还有,谁不想去可以留下,由小良子照顾!”

庄念梵的这个决定,让我无路可走又无话可说。

“出海?怕水!不出海?又归了陈正良!哎哟天啊!”

我觉得自己无路可退,只好看我的救命仙丹。

“小逸啊,明天陪我们出海吧!”

“好哇!”

“呃!怎么这条路也行不通了吗?天啊。”我沮丧到了极点。

计划说完了,没事了,阿德拉走了凝萱姐姐,阿忠带走了阿美,逸凡表哥被阿苹缠着说话,没时间过来陪我,我无聊之极,只好回帐篷数手指头。

“琪琪!!!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阿珍突然挡在我面前,吓了我一跳。

“嗯!说吧!”

“是这样,我们可不可以换换帐篷休息。”

“为什么要换帐篷休息,你的帐篷不好吗?”

“不是帐篷的问题,是你的帐篷旁边有阿仁,我……”

“啊!了解!没问题,我跟换就是了!”

“太好了,谢谢你哦!”阿珍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欢天喜地取她的背包去了,而我,则带着自己的行囊钻进阿珍的帐篷。

躺进睡袋,看着帐篷顶,胡思乱想。

“花痴!爱情好伟大哦!看来我也要发展一下自己的爱情了!”

“逸凡表哥那样优秀,是我心仪类型的男人。他宠爱我,呵护我,我一定要嫁给这样的男人!”

翻过身,双手盖住绯红的小脸儿。

“其实许家林也不错,能干、诚实,我们有好多共同话题,而且他跟逸凡表哥一样的潇洒、飘逸。”

“他对我也很好,看得出他喜欢我,希望我们交往,只是他还没有开口说明而已,也许是怕我拒绝吧!”

拿下盖在脸上的手,再次翻过身。

“要是他向我提出交往的请求、甚至向我求婚,我,我该怎么办?答应吗?……也许哦!总好过那个讨厌的大块头!哼!”

“不行,逸凡表哥不能出海,我要他留下来陪我,我才不要归大块头管!不要不要!”

拿定主意,爬出睡袋,打开帐篷的门,探出头,却见阿苹手里举着苹果,欢天喜地跑进了逸凡表哥的帐篷。

“哎哟,逸凡表哥好忙哦!算啦,还是睡觉吧!”

我缩回来,再次钻进睡袋,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一阵躁动,夹杂着嘈杂的脚步声、窃窃私语声和爽朗的笑声!!!

我迷迷糊糊地爬出睡袋,揉着双眼,晕晕乎乎地走出帐篷,向不远处望去:“发生什么事了吗?”

“有条大虫子钻进了琪琪的帐篷啦~,小良子进去逮虫子啦!”

“啊!!!琪琪!!!你怎么在这里!那那,那帐篷里是谁?”关静娴一声惊呼震跑了我脑袋里所有的瞌睡虫,吓得我立即清醒过来。

“阿珍嘛!我们换帐篷休息啦!”

果然,不一会儿,陈正良紧紧地抱着阿珍走出了帐篷。

阿珍脸色惨白,却一脸幸福的笑容,她双手环绕着大块头的脖子,叉开双腿骑在大块头的腰间,身子紧紧地粘在大块头的胸前。

一盏盏的灯纷纷亮起来,看看站在关静娴身边睡意正浓的我,还有怀里的阿珍,陈正良停下了脚步,拉长了脸……

“哈哈!看来不用找逸凡表哥求救,明天也不用出海喽!”

“嘎嘎嘎!吼吼吼!”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六十七章:佩旋醉酒 身陷泥潭

第六十六章 野外露营 弄巧成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