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再施心计 换回自由

  香港中环国泰晨光写字楼,中午十一点。

陈正良其极忙碌,而我,无聊之极。

“逸凡表哥快回来!逸凡表哥快回来!”

我每翻一页书,就念动一句咒语,希望我的“紧箍咒”能早日把他念回来,救我脱离苦海。

“讨厌的大块头!烦人的大块头!”

“他不会真得每天带我上下班吧!天啊!我要疯掉了!”

“我看哪,需要找个救兵!对,找个大块头怕的人。”

“救兵,救兵,谁合适呢?……哈! Uncle!找他,他是我这一国的!看在我摆了那么多残局的份儿上,他一定会同意!”

“嘿嘿嘿~,大块头,让你欺负我,我就找个大boss管管你!哼!”

“哎呀!该怎么联系他呢?等晚上,对,晚上吧,等晚上回家给他打电话!”

“最好天天去下棋,虽然不如出去好,但起码不用闷在这里,而且还有冰激凌可以吃,也不错!哈哈哈~吼吼吼~”

我偷笑,引来陈正良的关注,他明白,我一定有了主意对付他,他轻轻的哼了一声,扬起嘴角暗笑,继续埋头工作。

不知道什么时候,陈正良站在我面前,伸出他宽厚的右手,笑吟吟地递到我面前:“好啦,跟我去吃午餐吧!”

我看看他,放下书站起身,径直跑到沙发的另一端,保持安全距离,涩涩笑笑:“吃午餐了吗?好快哦!呵,真得好快哦!呵呵!”

我不要他牵手,他锁紧了眉头,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虽然没有过来强行,但却神情严肃地看了我足有一分钟的时间,才转身缓慢走出办公室。

“看什么看,我才不要你牵手!”我洋洋得意,跟在他身后小声嘟囔,又吐舌头又晃眼的拌鬼脸。

阿德和阿忠走过我身边,他们侧过脸看我,夸张地学着我刚刚的样子,直挺挺灰过!

“讨厌!”我瞪他们!他们强忍着笑跑开了!

餐厅里,我和陈正良对面而坐,他和蔼可亲的样貌,倒也不是那样生人勿近、凶巴巴得要吃人。

看看桌上热气腾腾的大餐,他笑道:“那个,菜品若不合你胃口,我可以让他们换菜!”

“噢谢谢!菜品很好,不麻烦了。嘻~”我点点头。

“那好,吃饭吧!”

“哦!”我努力吃,就是眼前的饭菜不见下肚。

……

“我吃好了,陈先生您慢用!”

“午餐吃得太少,不许离开!”

“可我已经吃得很饱了!”

“坐下!听我说,二条路:一,我给你换菜,你把它们吃光;二,我不换菜,你把它们吃光。”

“我要第三条路!”

“没有!”

“我不要!”

我瞪他,坐在椅子里生闷气,刚刚缓和下来的空气又紧张了!

“好,我不急!你什么时候吃完饭,我什么时候送你回去休息。”

“啊!~那我可不可以打包晚上吃?”

“不可以!”

“你欺负我!”

“吃饭!”

“我要冰激凌!”

“不行!”

“哼!”没办法,我虽然气,还是一点点吃碗里的饭菜。

“为什么我要听你的???为什么每次都是我认输,然后照你的吩咐去做???就因为我是女生,好欺负吗???哼!”

“讨厌的大块头!可恶的大块头!”

我不甘心但又怕惹怒他,所以边吃边嘟囔,用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这弱弱的不满的声音,还是飘进了他的耳朵,他没理我,只在心里忍不住想笑:“单纯的小怪物!”

“表现不错!再喝一碗汤!”

“汤?!!!……噢,好吧!”

“嗯,很好!以后每天都要这样吃饭。”

“天啊!”

下午二点,陈正良心满意足地带我回到了他的办公室,指指里间屋:“那是休息室,你可以进去睡午觉!”

“哦!”我直直走进去,一屁股坐在沙发里,双手支起下巴颏,心里想着怎样结束这种受管制的生活。

其实我一点都不想睡,只是不想再坐在他眼前翻书。

时间过得好慢啊!我仿佛等了一个世纪的时间,他才进来告诉我下班了,可以回家了。

香港花园B座11栋花园住宅,晚上七点。

我无精打采随他回家、吃晚餐。

“你好像没精神,不舒服吗?”他伸出手握住我的手。

“没有,我只是有些困,你好不好早些送我回去啊!”我不给他握手抽回手放在身边,但我没撒谎,我真的困得眼皮直往一起粘了。

“好吧,阿义开车,我们送她回家。”他咬咬牙,不甘心。

“是,良哥!”

晚上九点,浅水湾普乐道1-08号别墅。

陈正良推开我卧室的门,轻柔地说:“进去休息吧!晚安!”

“噢~”我点点头,晃晃悠悠走进去,脱掉鞋子一头扎在床上。

陈正良跟进来,帮我盖好被子,然后他缓缓坐下来,握着我的手,痴痴地看着,甜甜地笑,久久不愿离去……

第二天早上六点,我在温暖的被窝里不停地伸懒腰、打哈欠。

少顷,我跳下床,来到窗边,拉开窗帘,推开窗户,一股花香随风扑面而来,我用力吸,用力吸,直到自己如同天上的太阳一样,充满能量,活力实足。

“哎哟,昨天忘记给Uncle打电话了!现在打电话会不太早啊!”想起重要的事,可我却犹豫不决,在屋里徘徊。

“琪琪美女!你醒了吗?楼下有你的电话,是先生打来的。”门口传来凤铃的声音。

“噢是,我来了!”冲了出卧室,跑向客厅,拿起听筒放在耳边。

“逸凡表哥你好吗?我好想你哦!”

“我很好,琪琪我好想你!”

“嘿~,逸凡表哥,凝萱姐姐妈妈的病怎么样了?”

“噢,我来电话,就是要告诉你这件事。琪琪,凝萱的妈妈今天凌晨四点病故了,我要办理姑母的后事,大概要一个月后才能回去。”逸凡表哥说得好哽咽。

“噢,……逸凡表哥,请你多劝解开导凝萱姐姐,不要让她过度伤心,要照顾好她!”我跟着他的声调,红了眼圈。

“嗯我知道!不过我还是不放心你!琪琪告诉我,你过得好吗?”

“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壮得像头牛,快乐得像只鸟,嘿嘿,嘿!”我撒谎了,因为我不想他担心。

“噢对了逸凡表哥,你还要照顾好妈咪,她身体虚弱,你不要让她受累。”

“我知道!”

“还有还有,逸凡表哥,你还要照顾好你自己,你好大家才能好!”

“嗯嗯!我知道了琪琪,我会照顾好自己和她们的。”

“逸凡表哥,你知道吗,Uncle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他好久没有找我下棋了!”

“啊?怎么你不知道吗?他去澳洲参加大伯父儿子的婚礼了!”

“阿美哥哥的婚礼吗?”

“对呀对呀!”

“噢,是这样啊!你不说我都忘记了呢!”

“小傻瓜!不聊了,我要出去了,bye- bye!”

“Bye-bye!”

放下电话,我好心酸。

凝萱姐姐的妈妈过世了,不免联想到无亲无故的自己,想到孤零零的逸凡表哥,想到凝萱姐姐没有亲人在身边的痛楚,不禁潸然泪下。

“琪琪美女,为什么哭啊?”郝姐慢吞吞地走到我眼前,把我搂在怀里。

我抬起头看头抽泣:“郝姐,逸凡表哥说,凝萱姐姐的妈妈去世了!我们都没有妈妈,没人疼,好可怜!”

“那让郝姐疼琪琪好不好?不哭了啊!”郝姐粘去我脸上的泪水。

“嗯!谢谢!郝姐你人真好!”看着她红红的眼圈,伏进她浑厚的怀里,好温暖好宽慰,有人疼真好!

“郝姐啊,我好不习惯那个大块头的管束,你能不能帮我想个办法,让我出去玩一天!”

“……嗯!好吧!那你可不可以告诉郝姐,你的安排呢?”

“我想约许家林看电影、还要,去吃冰激凌!”

“好,我建议你先约定他!”

“嗯!郝姐你真好!么~”乐得我亲了一下她脸,然后抓起电话……

“郝姐,我们约好了,他三十分钟后来接我!”

“好,我让李姐给你开角门,你尽管去玩吧!不过要早些回来,别让郝姐担心!”

“好!出去约会喽!”我又亲了一下她的脸,然后跑跑跳跳的回了卧室。

这次我换了一件修身翻领白色宽松上衣,一件绿格紧腰A字裙,配黑色皮鞋,奶白色铁链小肩包。

长发刷顺,带上雏菊发箍,还有一对白色水晶耳环,望着镜子里可爱俏皮的自己,好开心。

“琪琪美女,许医生的来了,他的车停在角门边等你,快去吧!”

“嗯嗯!谢谢李姐。”

就这样,在郝姐的帮助下,我从角门溜出家玩了一天。

回来的时候,我特意请许家林打电话给郝姐,探问家里的情况。

郝姐说,今天是阿德来的,没见到你人便离开了,随后陈先生没再安排人过来,现在家里家外都没有意外情况。

我听了大大地松了口气,许家林把我送到家门口,看着我进了家,门才开车离开了。

蹬蹬蹬~,我一溜烟儿跑进卧室,扑到床上得意地笑。

过了会儿,我又跑到郝姐的卧室陪她聊天,给她讲笑话,逗得她哈哈哈地笑个不停,快到晚上十点的时候,我才回房睡觉去了。

转过天的清晨六点半,我醒了。

站在窗前,窗外的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像一股清凉的泉水在心中流过,我的心仿佛荡漾在春水里,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到了早上七点,凤铃告诉我可以吃早餐了,我像只愉快的小袋鼠咚咚咚~跑下楼,谁知刚到楼下,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拉去了一边。

“大块头!”看他的愤怒,我心中一惊。

“我要知道你今天的计划是什么!”他脸色铁青,憋着气。

“不知道!我才不要告诉你,你的管束我好难受。”我嘟起嘴瞪他,跟他别着劲儿。

“好,很好!我来为你安排!跟我走!走!!!”

“啊?喂!你要带我去哪里呀?疼!疼!你的手松一些啦!啊!~我的手要断了!”

陈正良不再说话,他直直地瞪我,好像在说:“你真有本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把我拉出门,拉进他的车,才坐稳他就说:“阿忠,开车回家!”

“是!良哥!”阿忠应声启动车子,车子嗖得一下冲出家门。

“放手啦!放手!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不要你管,我不要照顾!”我的手直发麻,他又不放手,我只好掰他的大拇指,不停地拍。

他怒火冲天睁大双眼瞅我,额角的青筋随着呼呼的粗气一鼓一张,一言不发,我被他盯着有些不自在,有些心虚。

他在心里声嘶力竭地呐喊:“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在做什么?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吗?嗯!”

仿佛这样我能听到、能感受到的此刻的伤痛,然后心甘情愿地跟他回澳门,过以前那样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会吗?那好像叫什么特意功能来着……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六十三章:雄狮发飙 认错道歉

第六十二章 再施心计 换回自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