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 喜迎回归 啼笑皆非

  早上,陈正良押着我吃完早餐定额,没有带我去上班,而是去了飞机场。

“飞机场!!!”我吓了好大一跳,腿都抖了。

拉住他粗壮的手臂,睁大双眼:“你不是要带我出国吧!我不要离开香港!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你什么时候离港我说了算,不过别担心,不是现在。今天二老回来,我带你来接他们。”

“你就那么自信自己能随时带我离港?”

“那当然!”

看着他自诩的神态,我有些迷惑了。

“我不要跟你走!!!逸凡表哥更不会同意的!”我跟他顶嘴。

“那都不是问题!”

正说着,他举起手臂抱住庄念梵,然后又去拥抱关静娴。

我跟向前深深一躬,露出蜜糖般甜甜的笑容:“uncle好!妈咪!”

“好好,乖啊!好孩子,见到你们在一起,我们好开心哦!”关静娴一把搂住我,开心得直闪眼泪花。

庄念梵在一旁不住地点头赞许,这个情景他看上去很满意。

“在一起?我才不要跟他在一起!打死我也不要嫁给他!”

我心里不住地念苦,瞟了一眼陈正良,看他笑得像个傻瓜一样呆萌,我撇撇嘴,不再看他,而是皱着眉锋,踮起脚尖,望向他们身后,却始终没见到想见了的人。

“噢琪琪,小逸和凝萱下周五的班机到港,你uncle参加了大伯儿子的婚礼后,特意接我回来的。”关静娴善解人意道出原委。

“噢!”我听了涩涩的笑,一抹无可奈何闪过双眸。

阿德、阿忠见过二老,提起行李,大家一路说笑着离开了机场。

“下周五????还有七天我才能刑满释放啊!”

怎么,这种被人看管的日子,还不像坐牢吗?

接下来,大块头牵着我的手去了港岛大浪湾道5号的庄府,在那里吃饭,聊天,直到晚上九点他才送我回家。

“好啦!累了吧,去休息吧!明天的行程照旧!”

“噢!”我低声应承,晃进卧室。

门外传来他爽朗的笑声,还有噔噔噔离去的脚步声。

三十分钟的时间,我洗过热水澡、吹干头发、做完皮肤护理,钻进大被却翻来覆去得睡不着。

“逸凡表哥一定很忙很累,不可以让他烦心。”

“不就只剩下七天了吗?不怕!倒计时就好啦!总有结束的时候嘛!加油!倒计时从今晚开始,从现在开始!”

我越想越兴奋,双目炯炯有神的放出异彩,如同注射了兴奋剂更加睡不着了。

“哎哟,快睡吧,明天还要跟大块头上班呐!”

“一个大块头,二大块头,三个大块头……数什么大块头嘛!一个就够受的了,那么多不是更烦吗?”

“哎哟!”我心浮气躁地撩开被子,翻身下床,来到饮水处,为自己倒了一杯温水,转回身,坐在床边,小口小口地啜。

看看墙上时钟,它已经指到了深夜一点,屋里安静极了,我甚至能听到水落到肚子里的声音,以及被消化掉的声音。

“咦!对了,去逸凡表哥卧室睡!换个房间说不定很快就能睡着。我真是太聪明了,机智,嘎嘎!”

放下水杯,披上睡衣外套,溜进逸凡表哥的卧室。

我可以随意进出他的卧室、可以在他卧室里休息,这是逸凡表哥给我的特权,所以我不用担心他发飙怒吼。

睡到他的床上,被他的气味包裹,感觉好像依偎在他的怀里,很快就满足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日上三竿,我却依然沉浸在暖味的梦里。

也许是昨天睡得太晚,导致生物钟迟钝,所以我没有按平时的时间起床,而是被门外站立的凤铃叫醒了。

“琪琪美女,你该起床了,陈先生已经在楼下等你了。”

凤铃的话像一颗重磅炸弹,把我从梦中轰醒!脑袋里轰得一声巨响,耳朵吱吱叫,闪过一阵强眩晕。

“几点啦!”

“早上八点半喽!”

啊!~惊叫!顾不得穿鞋,我赤着脚从逸凡表哥的卧室里慌慌张张地冲出来,像只被猫追得四处乱窜的老鼠,一头扎自己的卧室。

这一连串的动作,被楼下的陈正良尽收眼底,他知道那个房间是庄逸凡的卧室,因此他气得浑身直抖。

“让你在我家休息,你哭天抹泪的不愿意,难道睡在庄逸凡的床上就可以了吗?难道别的男人的床,是你可以随便睡的吗?”

阿忠站在不远处,心里老大的不高兴,暗想:“夫人啊,你太随意了。这回,你可是触碰到了良哥的底线啊!”

等我洗漱完毕、换好衣服、跑下楼、站到他面前,他的脸色依然那样铁青,那样冰冷,他不讲话而是攥起我的手气哼哼地往外走。

我以为他在为我起床晚生气,而且他一贯冷峻严肃,我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也懒得跟他辩解,只是随着他快步走出大门,坐进车内。

“阿忠开车,回家!”陈正良凶巴巴地甩出这样一句话后,就再也不讲话了。

“是,良哥!”不用说阿忠也明白,陈正良今天准保没心思上班,他定是要回家“审问”身边这个爱在心尖上的小怪物。

“回家!为什么回家?你掉东西了吗?不要上班吗?不去看uncle?”我一连串问题,没有得到他一个字的回答。

他只是那样气哼哼地喘粗气,然后瞪起牛玲一样的大眼睛瞅我生闷气。

“切,不就是起床迟了些吗,至于这样不依不饶得吗?”我小声嘟哝,满不在乎的瘪瘪嘴。

可他严厉的目光盯得我实在不自在,于是我索性侧过脸看车窗外的风景道路。

车子上三转二转,驶进了香港花园B座11栋花园住宅。

陈正良攥住我的手,拉我进他家的客厅与我对面而坐,一股火山要暴发的气氛围绕在我身边,充斥着整栋房子。

笼罩在这种气氛中,我坐立不安,赶忙低下头想对策:“别发飙,千万别发飙,延用怀柔政策,以软克钢,对以软克钢,就这样。”

我的脑袋还在混乱中,他却气哼哼、硬邦邦地甩出一句话:“从今晚起,我要你在这里休息。”

“啊?”我吓了一跳,抬起头瞅瞅他:“因为我今天起床迟了吗?对不起噢,因为我昨天睡得有些晚,所以起床迟了,对不起。”

“道歉不接受!必须在这里休息。”他依旧铁青着脸,对我怒目而视,那没商量的口气,震得我的心慌了起来。

“我不要,我不要在这里休息,我不习惯,我不要,不要不要!”我只好耍起赖皮,跟他来个胡搅蛮缠。

“难道在庄逸凡的卧室休息,你就习惯吗?”他双眼冒火,双手攥拳“咚”地一下捶在茶几上。

我吓得一哆嗦,却不忘跟他顶嘴:“逸凡表哥允许我在他卧室里休息!你跟他不一样,你是陌生人,他是我表哥!”

“就是亲哥哥也不行!”他的双拳伴着他的怒气敲得茶几咚咚响。

“我在哪里休息也要你批准吗?难道这也在你的管束范围吗?”我一气之下站了起来,掐着腰,瞪圆了眼睛。

“当然!!!告诉你,你只准在你自己的卧室里休息!”陈正良也怒气冲天地站了起来。

“对,说得对,那我就更能在你这里休息了。你不能强行留我住在你这里。因为我的卧室不在这里!哼!怎么样?”

说完我放下手臂坐回沙发,嘚瑟,一脸轻松的神情气他。

“不许狡辩,不许强词夺理!这件事我说了算!!!”陈正良哭笑不得,坐回沙发里。

“我不要!我的事我自己说了算!我讨厌你管我!”我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脸,瘪起了嘴!

“没商量!”陈正良双手一挥,扬起眉,一脸幸灾乐祸、无可奈何的表情。这回改他嘚瑟了。

“你,你是个大坏蛋!你为什么总是欺负我!!!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哇!哇!哇!~这次我可是真的在哭了!

大块头冷峻的表情让我怕极了,我怕他强留我在他家休息,因为上一次他那样的拥抱,我就已经吃不消了。

我怕他对我不利,更怕他趁机占有了我,让我有苦没处说,最后只有顺理成章地嫁给他,然后被他管束一辈子,约束一辈子!

不过,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我这招再次让陈正良动容!

他见我梨花带雨委屈成那个样儿,只好咽下了后面话,收起了责备我的心思,坐在我身边为我擦泪水。

不远处的阿忠、阿德他们见了这个情景,一阵阵窃笑。

“咱们家的超人又被小怪物拿下喽!”

“看看看,多大的火气也禁不住小美人的泪水啊!”

“良哥啊,你顶天立地,怎么就甘愿在夫人面前,俯首称臣呢?”

“真是一物降一物哟!”

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是认错,我就越委屈,越想哭,越收不住泪水,而且越哭声越大。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对你发火!不哭了啊!”

哇~哇~哇~我闭紧眼,张大嘴巴可劲儿哭,眼泪哗啦啦流成河。

“对不起对不起!我跟你道歉!对不起!”陈正良再次为擦去脸上的泪水,摆出讨好的笑容。

我睁开眼,挥手打掉他的手,坐到沙发的另一边,继续嚎啕掉眼泪,他不死心,挪到我身边为我擦泪水。

“不哭了,不哭了啊~,我错了,我真诚地向你道歉,要不然这样好了,这几天你不用陪我去公司,我给你放假好不好?不哭了不哭了啊~”

说完这句话,他立马儿后悔了,这等于放弃了对我的监管权。

“是你说的,不许变!我现在要回家!”听到他这样讲,我立即收住了泪水,他却默默地坐着不讲话,也不看我。

“骗人!大坏蛋!说话不算话!”我将他,他却保持沉默。

我起身坐到单人沙发位里,继续大声嚎啕!他再次跟过来,在我面前蹲下身子,一脸哀求的表情盯着我烂桃儿一样的双眼。

“不哭了,求你,不哭了啊!我错了,对不起~……好好好,我答应你,只要你不哭了,我就送你回家!”

听他这样讲,我一下就收住了泪水,停止了哭声,夺下他手里的纸巾沾去脸上的泪痕,笑盈盈地说:“好!我要回家!”

“呃~,你,你这泪水收得也太快了吧!”

“要你管!哼!”话音未落,我脑袋发晕竟然伸手推了一把蹲在眼前的他的双肩。

他猝不及防,身子往后歪,“扑通!”坐在了地毯上,那狼狈的样子,惹得我咯咯咯地笑出了声!

他索性坐地毯上瞅着我一会儿哭、一会笑的样子,无奈地晃晃头!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六十五章:表哥归来 姐妹团聚

第六十四章 喜迎回归 啼笑皆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