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鹊桥牵手 意外烧鹅

  关静娴被洛佩旋连累,不幸断了二根肋骨,逸凡表哥知道消息后,带了我,风风火火回国探视。

深夜十二点,圣玛丽医院,关静娴病床前。

陈正良闷坐在套房里间,看着我们甜甜蜜蜜的样子,他的肺都要气炸了。

他瞪着逸凡表哥,直翻白眼,恨得牙根发麻,手指头骨节咯咯痒,他真想好好揍那家伙一顿。

但看看痛苦的关静娴,再看看妩媚可人的小怪物,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按下冲天的怒气,坐在原地没有动。

“逸凡表哥,谁是洛佩旋?为什么她没有守在病床呢?”

“洛佩旋!庄逸凡会给出个怎样的答案呢?”听到我打听她,陈正良的心咯噔一下,咚咚咚~,跳个不停。

“要怎么说呢?”逸凡表哥沉吟片刻稍声说:“噢!……她,……她是aunt一位远房表亲的孩子,就像阿修她们差不多。但她的家人去世早,所以aunt很疼她。”

“还有,那天她自己也摔伤了,现在回国调养,不能陪aunt。”

完美的谎言!陈正良暗暗地吐了口气,心里有些感激、有些激动、有些轻松。

逸凡表哥看看腕上的手表,它已经跑到了一点钟了,于是拉起我的手:“琪琪,很晚了我们回去吧!”

“嗯!逸凡表哥,我明天可以来医院探看吗?”我站起身。

“当然,我陪你来!”他牵着我的手,走出病房,跟小慧打过招呼带着我回家去了。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浅水湾普乐道1-08号别墅。

我混混沌沌地睁开眼,郝姐圆乎乎的脸跳入了我的眼帘。

“你睡醒了吗?看你疲倦的样子,好像还需要再睡会儿哦!肚子饿瘪了没有,嗯?洗漱一下,用餐去吧!”

“嗯!我是饿醒的。嘻嘻!”我向郝姐拌鬼脸,洗漱后随她下楼去餐厅吃饭。

果然,吃饱后我又开始犯困,脑袋晕的不得了,晃回到卧室一躺下就进入了梦乡。

当我再次睁开眼,已是下午四点,看到坐在床边的逸凡表哥,我甜甜地笑了。

“你可真能睡,郝姐说你睡了一天。现在感觉还疲倦吗?”逸凡表哥边说边摸摸我的头,温柔闲恬的笑容此刻布满了他的脸。

“逸凡表哥,你的笑甜蜜又狡黠,俊朗伟岸的身形,弥漫着淡淡的紫色气息,温暖又难以琢磨。”

“你低沉又孤傲、温暖又冰冷、安逸又张狂、潇洒又大气、神秘又熟悉,似乎要将人拒之千里,又似乎要将人融化在你的身体里。”

“逸凡表哥,你要是我的白马王子该有多好啊!不知将来谁有福气能嫁给你?”

“琪琪,你在想什么呢?琪琪,怎么直犯愣啊!琪琪,琪琪?你,你还好吧!”逸凡表哥把我的神志摇回到身体里。

“啊,我没事!”我回过神儿来看他。

“你要是感觉还好,咱们去医院了。”

“哦!”我羞答答地应承他,慢吞吞地起身去洗漱换衣服,随他出门。

晚上五点,香港圣玛丽医院,关静娴病房。

庄念梵正在陪关静娴吃饭,两人眉目传情,不停地为对方夹菜,看得我好羡慕哦!

要知道人的一生渴求,其实不过是有个知心人,陪你白头偕老、共度一生罢了。

“uncle好!aunt好!”逸凡表哥牵我走到进来。

“好好,你们乖啊!来来~”关静娴招呼我们来病床边坐。

“妈咪啊,您感觉怎么样,痛得厉害吗?”我坐下,逸凡表哥也坐下。

“还是痛,但比前二天好多了。”关静娴皱皱眉。

“aunt啊,你快好起来吧!我好担心你哦!”逸凡表哥说出我的心里话。

“会的,会的。我的好孩子!看到你们,我就不痛了。听说你们昨天下飞机就来看我了?那么晚了要是累坏了身体,aunt会担心的。”

“不会,我们年轻很快就缓过来了。”

正聊着,有位白衣天使推着小药车走进了病房。

“庄夫人好,今天您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那,这是您今晚的药,请在晚上九点的时候服下。”天使递来药瓶。

“好!”逸凡表哥接过来,转手放在病床边的小柜子上。

“噢还件事,庄老先生,周医生说夫人的X光片出来了,请您方便时过去看。”天使笑了。

“好,请转告周医生一下,我这就过去看片子。”庄念梵点点头。

“嗯,那我先出去喽!再见!”说完她推起小药车出去了,但在转身时,却给逸凡表哥飘来一个邀请式的甜蜜眼神。

这个眼神,我看到眼里刺在心上。

一股打破醋坛子,酸酸的味道,充满了我的身体,我不由自主地嘟起嘴:“干嘛!没见过帅哥!”

再瞟逸凡表哥,他竟然回应了一个温柔的眼神!

那种有强烈杀伤力的眼神,看得天使要跌入红尘了。(最好她脸先着地。)

“逸凡表哥是我的!!!讨厌!”我大不悦。

“琪琪,我陪uncle去周医生那里看片子,你留下陪aunt,我们一会儿就回来!”

“嗯。”我点点头,羞答答的眼光,含着酸溜溜的味道,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恋恋不舍。

关静娴笑道:“琪琪,来,坐这里,妈咪身边,快告诉妈咪,这几天你过得好吗?”

我收回目光和心思,赶忙坐过去:“我过得好极了!”

“妈咪您知道吗,逸凡表哥有个好大好大的城堡耶,他给我讲故事,讲传说,他还带我参见城堡。”

“妈咪妈咪,那些故事好神奇、好玄妙,我拉着他听了好几个晚上,还有那个城堡,里面有好多条路,像座迷宫,好几次我都迷路,找不到卧室或是餐厅呐!”

“噢对了,他还有一个,一眼望不到边~的葡萄庄园,里面有好多好多的葡萄,它们都已经长出来了呢!”

“还有哦,逸凡表哥带我去环游法国!妈咪法国好美!好浪漫哦!”

“逸凡表哥他也好神勇的!他打跑了向我吹口哨的流氓,还帮我抢回了被猴子拐走了包包!”……

我滔滔不绝地说,关静娴笑盈盈地听。

这时,门外健步走来了陈正良!一进门,见我坐在关静娴身边,眉开眼笑,连说带比划,他乐得好幸福。

“妈咪,今天好些了吗?”大块头放下鲜花和果篮,笑盈盈地坐在床边。

夹在他与关静娴中间,我站也适坐也不适,紧张得手心直出汗。(当然,他是故意的,这个大坏蛋。)

关静娴看看我们,忽然神情忧郁起来:“琪琪好孩子,妈咪的心事你最了解。如今我住院,说不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妈咪啊您不要乱讲,我听了害怕。”我吓了一大跳,没礼貌地打断了她的话。

“我是说可能。琪琪答应我,你们好好交往,好不好!”她抓起我和陈正良的手交叠地放在一起。

“妈咪啊!我……”我刚要提意见却被陈正良打断了。

“我们会好好交往的。”这句突然冒出的话,又把我吓了一跳。

“对吗?”陈正良瞅着我笑,我瞅着他犯愣。

“顺着她吧,让她动气,病情会加重的。”他探过身贴在我耳边轻声细语,若有其事地吓唬我。

我吓得没了脉,汗水从手心上升到了额头,看看情真意切的关静娴,只好点点头。

关静娴终于笑了:“琪琪呀,小良子人品不错,相信妈咪,妈咪不会害你的,啊!”

“噢!”我低下头,不敢再看陈正良,因为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喜悦和幸福,我真怕他会因此受伤害。

“小良子,你要用心疼琪琪,对她好一辈子,知道吗?”关静娴叮嘱陈正良。

“是,我一定做到!”他好开心,胸脯直往起拔。

“啊!好一辈子!!!怎么好像,我们明天就要结婚了一样啊!”我越想越害怕,小心脏咚咚咚加紧跳。

“我不要嫁给他,我喜欢逸凡表哥。”我在心里呐喊,真怕弄假成真,使自己陷入无路可退的境地。

“妈咪啊,我答应您跟他交往,不一定会结婚,而且,一辈子好像太遥远了,况且就算是结了婚,他也不一定会幸福……”

我越说声音越小,心里越没底气,纠结地看着关静娴,又瞟了一眼陈正良,忐忑不安的神情,引得他们笑出了声。

“我知道,我知道。妈咪不会强迫你嫁他。只是希望你们多多交往,相互熟悉,慢慢陪养感情。”关静娴拍拍我的手。

“感情???!!!”我惊呆了,被她的话雷晕了。

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呀!

“对呀,有了感情,就有了婚姻的基础哇!有了基础,才能结合在一起呀!我和你uncle早就盼着你们结婚了!我们只等着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啦!”

又是一个晴天霹雳!~听了她的话,我圆睁二目,直着脖子咽吐沫。

“妈咪啊,您让我跟他交往,已经够难得了,还给我那么重的任务,那么大的希望,我,我,我怕我做不到耶!”

“好啦好啦,是妈咪有些心急,不过我讲的也是实话嘛,结婚生子是很正常的事,不必紧张成这样吧!”关静娴抿起嘴儿,一个劲儿笑。

她说个没完,又不好反驳,我只好看陈正良,求助,他却只是嘿嘿嘿地傻笑,跟本不理会我投去的,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儿。

关静娴终于不笑了,看看腕上的手表,她向我又丢出一颗炸弹。

轰隆隆~~~,炸得我外焦里嫩,黑糊梆硬,喀拉~,喀拉~,不用动,站在那里掉渣。

“好啦,现在是晚上六点多,小良子快带琪琪去吃饭、看电影。你们去玩吧!小良子记得送琪琪回家。”

当然,这正中陈正良的下怀,他求之不得,冲着关静娴直眨眼,嘴咧到耳朵后面去了,哎~,你还收得回来吗?

“好,走吧!”陈正良站起身,抓起我的手就往外走。

“啊!出去玩儿???等一下啦,我……,我……,逸凡表哥还不知道呐!”我好慌,被他的大手拉着站了起来。

“噢,妈咪跟小逸说好了,去玩吧!去吧!”关静娴挥挥手。

“啊!可可,可是,那,请妈咪告诉逸凡表哥一下。我,我改天再来看您,呃,妈咪再见!~”不容我拒绝,大块头已经迫不及待要离开了。

“好好,乖乖,去吧!”关静娴一个劲儿地笑。

就这样,我被陈正良牵出了病房,牵出了医院大门,坐进了他的宾利车。

“你想吃什么,我们去吃啊!”陈正良轻声问。

那愉悦的声音,倒是让我放松了不少。

“吃什么……,吃什么……,不知道,我好像不太想吃东西。呵呵!”我笑得涩,缩回了被他紧握的手。

“嗯,那这样好了,我们去深井吃烧鹅!”他出了个好主意。

“深井?烧鹅?我……”我赶忙找开脑袋,认真找拒绝的词儿。

“对,那个味道很好,你一定喜欢。”陈正良说着抓过我的手,轻轻地拍了拍。

我第一反映是好熟悉,好温暖,而不再是强行收回手。

这种感觉,总是给我一种错觉,让我在他和逸凡表哥之间分不清,大脑一片混沌不堪。

“好吧!”脑袋混沌,我竟然同意了,同意去吃什么烧鹅,真是天大的笑话。

“阿德,开车!咱们去深井吃烧鹅。”陈正良赶忙吩咐开车,阿德直接给油,开没影了。

“烧鹅!我讨厌烧鹅!”我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是却又稀里糊涂地跟他上了车,好像被一种强烈的感觉一直牵引,它给我指引,让我不可以对他说“NO!”

这种感觉,我只有在他那里才有,在逸凡表哥身上却找不到。

后来,烧鹅是什么滋味,我没吃出来,只记得自己低头吃个不停。

陈正良给我夹菜,他很满足地看着我吃东西的样子,嘿嘿傻笑。

这一刻,他似乎又看到了我们在大房里,恩恩爱爱的情景。

“吃完饭,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他又有了好主意。

“看电影?不,不要了吧!”我摇头,拒绝。

“那我们去逛街,好不好?”他还有主意。

“我有些累,不想逛街,对不起噢!”我再找借口拒绝。

“去吃甜品好不好?”他的点子还真多。

“甜品?……好吧!”我没词儿了。

“好,我们走吧!”他站起身牵我的手。

不过这次,他没有牵到我的手,因为我把手藏在身后了。

就这样,我们又去元朗吃甜品,直到晚上九点,他才极不情愿地送我回到家。

郝姐为我打开门,我走进客厅,看到人单影孤的逸凡表哥,心里不好受……

多情是罪过吗?

当然,是罪过,唉!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五十五章:金戈铁马 方寸较量

第五十四章 鹊桥牵手 意外烧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