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游轮出海 大失所望

  早上七点,浅水湾普乐道1-08号别墅。

开餐前,逸凡表哥兴奋地宣布了一条爆炸好消息。

“三伯父刚刚差人送来了邀请函呐~”

“?……”没人应答,只有注视,屋里一片寂静。

“噢是这样,Joshua的脑外科手术成功达到一万例,三天后为他开party庆祝。”

“一万例!!!神啊~!”简直难以置信,我们目瞪口呆。

“他真得好捧!”逸凡表哥钦佩地点头,不忘赞他。

“如果你从医的话一定比他强。”望着逸凡表哥,我的脑袋里突然出现了这样一行字,吓得我赶紧捂住嘴:“不要念啦~,大傻瓜~”

“为什么捂嘴?嗯?”逸凡表哥细微的观察总是特别敏捷。

“呃没什么没什么,我是想问问,问问有什么好吃的,怕你们笑我。嘻!”我开动脑袋编谎言,蒙混过关。

“那是自然。美女们,如果没问题,我就回复Uncle喽!”

“好的,没问题!”

……

十五分钟后早餐结束,时间过了早上八点,凝萱姐姐、阿美神神秘秘地出门走了,逸凡表哥在阿威、阿毫的陪伴下上班去了。

我带上书和水开始了新一天的骑行计划,呵呵!

这时,港岛大浪湾道5号的门铃吱吱叫起来,小慧听到了,跑过去开门,结果她带进来了哭哭啼啼的洛佩旋。

看得庄念梵夫妇心中一惊。

关静娴站起身拉过洛佩旋坐进沙发,握住她冰冷的手,沾去她脸上的泪痕,关切地问:“小旋那,你这是怎么啦?为什么哭成这样呢?”

“娴姨,我,我错了,我……”洛佩旋抱住关静娴,眼泪一双一对往下滴,打湿了关静娴的肩头,也打湿了庄念梵的心,他放下烟斗,叹了口气。

关静娴看她哭得委屈,轻声哄她:“好啦好啦,小旋呀,不哭了啊!小慧,给洛小姐端杯牛奶来。”

小慧应声转身离开,稍后,一杯热腾腾的牛奶端到洛佩旋面前。

“小旋啊,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喝掉牛奶,然后去卧室睡一觉,等你平复了心绪咱们再谈,好不好!”关静娴递来牛奶。

看看热腾腾的牛奶,看看体贴的关静娴,看看沉稳的庄念梵,洛佩旋终于不委屈了,她接过杯子,张开嘴,一点点往下咽。

喝完牛奶,关静娴带她去客房,小慧提着行李跟在后面。

直到把洛佩旋安顿好,关静娴才走出卧室,小慧跟在后面带上门,二人走下楼。

关静娴坐在庄念梵的身边闷不吭声,小慧识趣地转身离开。

“小旋突然到访一定有事发生,而且是不愉快的事。”庄念梵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的神情。

关静娴更是神思忧郁:“她可别影响到小良子和琪琪!”

“琪琪好容易才接受了小良子,要是给她知道小旋的事,她一定会坚决拒绝小良子的,那小良子可就一点机会都没了。”

关静娴时时刻刻惦记着她的超人宝贝,绝对真是位好得没得说的贤妻良母。

“是呀,小良子若失去琪琪,绝对是他的损失,也是咱们二老的损失呀!”话庄念梵吸了一口烟斗。

“琪琪那么优秀,一定会被别的男孩儿追走,怎么办!怎么办!”关静娴急得茶都喝不下去了,盯着庄念梵,要他想办法。

庄念梵吐出烟雾:“小良子的情缘真是多磨多难呀!他是小旋的情结,小旋若不肯放手,小良子就没幸福,而咱们能做的也只有劝她放下心结,这样他们才能拥有各自的幸福。”

庄念梵摇摇头,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压低声音说:“阿娴啊,我看你还是告诉小良子一声,让他有个心里准备。”

“还有,不要让小良子见她,少见面少纠缠,这对他们都有好处。”

“最重要的一条,千万记得啊阿娴,一定不要让洛佩旋见琪琪,天知道她会跟琪琪说什么!”

关静娴冰雪聪明,自然清楚里面的玄机,她略加思索后,拿起了身边的电话……

镜头转向香港国泰集团晨光写字楼,陈正良办公室。

大块头放下电话脑袋嗡嗡响,瞪着桌上的文件想心事。

“不见她,对,不能见!可总是躲也不是办法,总有见面的时候,到时候说些什么呢?”

“好不容易才找到雪儿,虽然有些因素导致我们不能相认,但起码我可以见到她,听到她说话,这个机会决不能错过。”

“我要保护好雪儿,不能让洛佩旋骚扰她、伤害她。为长久计,还是她早日离开,可她怎能心干情愿离开呢?”

“哎呀!头痛。”

……

经过三天的修整,洛佩旋再次荣光焕发,神采奕奕,她轻描淡写地告诉庄念梵夫妇,自己是与丈夫闹别扭跑出来散心的。

二老见她没提离婚、没提陈正良,紧张的情绪才得以缓解。

接下来Joshua的party如期召开。

这天一大早儿,庄念梵抓个了空儿,给他的宝贝儿子去了个电话,建议他不要来,还说自己会替他向Christopher解释,叫他别担心。

陈正良听了如获大赦一般,带着阿德、阿忠一干人,一溜烟儿回澳门“避难”去了。

庄念梵自然没有忘记给逸凡表哥去电话,同样建议他不要带我来参加聚会,说会处理好这边。

逸凡表哥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庄念梵的话虽没说透,他也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的样子。

因此他火速制定策略:阿锦、阿修陪护凝萱姐姐和阿美参加Joshua的party;他则带上我,在阿威、阿毫的陪伴下飞英国。

直到稀里糊涂地被逸凡表哥带上飞机,一打听才知道是飞去英国度假,想到顶天立地的Mereworth Castle(梅瑞沃斯城堡),想到不苟言笑的Alina,想到美不胜收的葡萄园,我乐得直想跳。

海神号,是三伯父为Joshua开party选定的场所。

怎么样,它听起来是不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呢?嘿~

告诉你哦,这艘游轮长一百五十米宽三十米,排水量二万吨,上上下下一共分为五层。

在这里,除了有最基本的客房还有餐厅,影院,KTV、桑拿室,和游戏厅还有会议室,可以说是种类齐全,面面俱到。

最最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那些豪华到让你瞠目结舌的设备设施外,它还是整个东南亚地区最豪华的一艘游轮呐!

此刻,璀璨得如明珠般的海神号正乘风破浪,驶出港湾,它如一只跳跃在浪尖的白海豚与蔚蓝的天空、湛蓝的大海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海风席来,吹来了隆重又欢快,喜庆又热烈的气氛。

美酒、鲜花、俊男靓女交织在一起;乐声、笑声、歌声、海浪声汇成一片欢乐的旋律,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闪耀。

关静娴向众人介绍硬要跟来的洛佩旋。

庄念梵则拉着Christopher和Joshua的手,悄悄地告诉他们那些“特殊”情况。

其实不用庄念梵解释,当见到洛佩旋的第一眼时,这对父子俩就明白有些嘉宾是不能出席了。

人家自然不会责怪什么,只是可惜,好好的一个party,少了我们的身影,变得黯淡无光了。

但洛佩旋可算是出尽了风头,占尽了上风,她认识了许家林、Joshua等等一群帅哥。

人群中,她扭腰摆臀卖弄身姿,大声欢笑调侃,不时引来众人的侧目,但她如同少了生命朝气的干花,众人看看便丢到了一边。

而她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才能让庄念梵看到自己有多优秀,以便日后帮她说服陈正良再继姻缘。

这份扭曲的虚荣心,显得她与今天的party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好像她才是主角,她时时以自我为中心,她忽略了众人的淡漠的眼神,甚至忽略了沉默不语,满心纠结的庄念梵夫妇……

当天晚上,陈正良从庄念梵的口中得知,庄逸凡带他的小怪物又去了英国,心中顿时醋海翻波。

他眼球充血,盯着外面漆黑的夜空,愤恨得紧咬牙关,呒呒呒地喘着粗气,像是头要吃人的狮子癫狂不已。

他虽生气,但又着实无能为力,为了减少更大的麻烦,也只好饮泣吞声,而且他不得不承认,庄逸凡的这个决策是正确的。

只是一想到我们天天耳鬓厮磨腻在一起,他就暴跳如雷闹脾气。

第二天中午十一点,Mereworth Castle面前。

“Hi~,Mereworth Castle,我又来啦!你知道我有开心吗?你好吗?你高兴见到我吗?”我哇啦哇啦说个不停,快乐得又蹦又跳,又喊又叫。

“我很好,见到你,我很高兴!”逸凡表哥压着鼻子发出闷闷、略显苍老声音。

“哈哈~”他的怪样乐得我喘不上气来了。

“小傻瓜!”逸凡表哥呼噜了一下我的头冲进城堡,我不甘落后,紧随着他冲进城堡。

进了门,Alina安排人送行李进客房,大家散去休息,只有逸凡表哥和我并肩坐在沙发里聊天,Alina送来红茶和水果,转身离开。

“逸凡表哥,这次我们可以停留多久?”

“你猜?”

“我不要猜,你告诉我,告诉我!”

“要你猜,就要你猜!”

“五天?”我伸出右手,亮出五根粉嫩雪白的手指,他摇头。

“十天?”我又伸出一只手,他又摇头。

“二十天?”我双手翻转,他还是摇头。

还猜不对,我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猛然扑到他身上,双手按住他那英俊无比的脸,胡乱呼噜。

这突然而来的阵势吓了他一跳,他慌乱地伸出双手,那处去逮我的手。我是没那么容易被他逮到的,因为我的手又细又滑。

他的脸被我揉成了一个红透的西红柿,他难过得呲牙咧嘴,见我不收手,他实施反击,伸出十指去捏我的纤纤细腰。

我痒得又喊又叫,双手下滑去挠他的腋下,因为那里藏了他最多的痒痒肉,他笑得流出了泪水。

就这样,你来我往,我们翻在一起,叽叽嘎嘎笑,直到他大声求饶认输,我才停了手。

“琪琪~,人家的脸被你挠破了耶!”他双手捂脸贴到我眼前发嗲。

“哪有啊,只是一点点红嘛!娇气。其实,我是想证明一件事。”

“你在我脸上能证明什么事?啊?琪琪?”

“证明你有没有整过容啊!逸凡表哥。”

“整容!!!呃~”

“对呀!你的脸看上去太过完美,有些假。”

“那你有结论了吗?”

“有了!”

“是什么?”

“纯天然!”

“没了?这结论就三个字?……哎~那让我也来证明一件事呗!” 他笑得好狡黠。

见事不秒,我刚想逃,谁知他伸出双手,像逮到老鼠的夹子一样,不由分说,啪~夹住我的脸,我立即变成了猪头,呃~。

我伸出双手胡乱拍他,他边躲边笑我是猪头。

我个子矮手臂短,够不到他,所以我立马改变战略,挠他的腋下。

其实我才碰了他一下,他就缩回双手,夹起双臂,但我不依不饶,他痒得受不了滑下沙发坐在地上,我才停下手。

“怎么样怕了吧!”我拉起他。

“怕了你,怕了你!饶命哪!”他喘嘘嘘坐回沙发。

“老实交待到底住多久?”我像个法官在审案,横眉立目。

“住一辈子好吗?琪琪!我要你留下,陪我在这里住一辈子。”他却变成一瓢弱水,将我深情地搂进怀里,含情脉脉的眼里闪出喜悦的光芒。好像,我是他的新娘,我们在调情一样。

“好好,我愿意!”我犯着不可就药的花痴,扎进他温暖的怀里。

……

我也算是因祸得福,要不是洛佩旋来闹,恐怕不会那么快再次飞英国,开始我的英国之旅。

不过,向来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凝萱姐姐和阿美一脸羡慕嫉妒;陈正良则怨气冲天;庄念梵夫妇更是心烦意乱。哎呦呦!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五十二章:暴力动粗 祸从天降

第五十一章 游轮出海 大失所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