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长夜漫漫 漫漫长夜

  香港九龙城婴丽医院,一辆劳斯莱斯稳稳地停在门口。

前门打开,走出庄念梵、祖叔。

我和陈正良从后排两边门出来,做在我们中间的关静娴,最后一个出来。

关静娴一手牵一个,把我和陈正良拉进医院看医生,还边走边说:“哎哟去看看啦,要医生说你们没事,我和你Uncle才放心,年轻人要听话,快,跟我进来!”

诊疗室里,我那点小擦伤,小护士用药棉擦擦,不过半分钟就搞定了,倒是陈正良手臂上的伤不可小觑,医生为他消毒、上药、包扎,忙活好一阵子。

“啊~,还要观察住一夜!”关静娴宣布的这个消息,惊得我气都喘不上来了。

“对呀,琪琪,阿珍那么胖压在你身上,要是你回去有不舒服就麻烦了,听话听话!啊!乖。”关静娴把我按在病榻上,不许我动。

“阿娴说得对,琪琪,一夜很快就过去的,现在,我们去看看小良子啊!”庄念梵拍拍我的肩,带着关静娴转身离开了。

“哦!~”我只好点点头,蔫头耷脑地坐着,晃晃双脚,闷头胡思乱想。

“又要住院,回家不可以吗?我像是有病得样子吗?为什么一定要留下来嘛!”

“要不然,偷偷溜回家去?……哎呀不行呀,又不认路又没钱,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我越想心情越槽糕,看看孤零零的自己,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萦绕在心头,于是我怨天尤人,叹气,再叹气。

冷不丁,门口传来逸凡表哥调侃的声音:“咦,怎么医院里也有烤肉吗?”

“啊!”我霍然抬起头一跃到地,冲过去扑进他的怀里:“逸凡表哥!~”

“哎哟哟,力气不小哇!看来没什么病嘛!”逸凡表哥被我撞得倒退了二步,伸出双臂抱紧了我。

这情景,恰被不远处的陈正良看在眼里,更刺在他的心里。

我的男神来啦!看着他,我欣喜若狂:“你是来带我回家得吗?逸凡表哥!”

“你想回家?琪琪。”逸凡表哥轻轻放下我,一转手又放下手里的果篮。

“嗯嗯,我不要留下来观察,逸凡表哥,好不好,你带我出院吧!求求你~”

“先给我看看你的伤。”

“喏!只是这一点点擦破皮啦,逸凡表哥,我们回家吧好不好,你带我回家啦!我不要留在医院。”

“看上去是没什么问题。留下来是会很难过。”

“就是嘛,我都在医院住了那么久,实在好怕怕,求你逸凡表哥。”

“可是Uncle、Aunt说得也有道理。那,这样好了,我明天一早来接你,我们去马场看伯爵和旋风好不好?”

“哼~”我嘟着嘴不理他。

“不要生气嘛!只是观察一下啦!还说呢,过生日也不提早告诉我,害我都快急死了。”

“哼!”

“你琴弹得不错,你还有什么本领是我不知道的?”

“谁要理你!”

“好啦!我保证明天一早就来好不好?告诉我,告诉我,快点!”

“我啊,我还会撒谎!”

“撒谎?”

“对呀,我会串通伯爵骗女孩子滑到我怀里。”

“你知道了!嘻嘻嘻!”

“你这个大坏蛋,你知道我当时有尴尬吗?都被你看光光了,哼!”

“光光?”逸凡表哥向我投来热辣的目光,他坏坏地说:“被我看光光?啊,给这一说,我倒要想想我都看到了什么!哎呀,我看到什么了呢?好像是……”

“不许想,不许想!”我恼羞成怒,挥起双手拍打他,他嘻嘻哈哈不停地笑。

门外的陈正良却气得火冒三丈,他攥紧双拳怒不可遏,迈腿冲过来,他要把这个叫庄逸凡的情敌摔出病房,但耳边又响起了庄念梵的叮嘱,最终,他战胜了自己,压下胸中万丈怒火,喘着粗气,离开了。

“好啦,好啦,不闹气了哈,我们吃苹果?”

“嗯嗯!”

就这样,逸凡表哥陪我吃苹果,又坐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我恋恋不舍送他离去,回来坐在病床上继续发呆。

“医院好可怕!药水味太呛人了!咳咳!”我捂住口鼻,锁紧了眉头,想尽量减少吸入一些药水的味道,却不能如愿。

“那个大块头想都没想就冲上去,他不怕铁叉叉到自己吗?”

“我是不喜欢他,可是为什么每次见到他,心里都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呢?为什么呢?好熟悉!说不出来的熟悉。”

我的目光停留在果篮上:“要不要去看看他呀!”

“如果不是他及时出手,Uncle今天一定用凶多吉少,那铁叉柄还会扎到我的脑袋也说不定噢!”

“去看看他吧!”我打定主意,从果篮中挑选出一个又红又大的苹果,拿在手里,走向男科病房。

来到服务台,我打听道:“护士小姐,请问一下,今天下午住进来的陈正良先生,住几号房?”

“噢,三号套房,里面直走,右拐第三间就是了。”护士小姐打着手势,为我指引的路线。

“谢谢!”我按照路线一路寻去,进了屋,来回转悠四处探看。

“咦!屋里没人!走错房间了吗?不可能吧!”

在我转身要离开时,一抬眼,却看见陈正良站在门口,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让我有点紧张,有点后悔此行。

陈正良看到我同样吃惊不小,他的心在狂跳,浑身血液瞬间沸腾起来,一波波冲动如海浪般涌上他心灵的堤坝。

决堤了,决堤了,就要决堤了,坚持不住了,呃,决堤了,他不能自控了。

“老婆!老婆!我的小怪物,我好想你哦!让我抱抱你好吗?”

这头雄狮带着兴奋、带着热情、带着幸福,喘着粗气,中了魔,走向我,一步,二步,三步……

我胆怯,连连向后退,他见到我眼里的慌乱,吓意识地停下脚步,心中一阵阵寒凉,好伤心。

我笑笑:“呃!你好,房间没人,我以为,以为走错了房间。”

陈正良也笑笑:“噢,天晚了,我刚刚去了医院门口送二位老人家。来来来,我们坐下,坐下,我们慢慢说。”

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突然摇摇头笑出了声。

这笑容让我掉进了他的幸福,不由得自己也笑出了声。

他把我让到沙发里坐下,自己也坐下,我们面对面坐着。

外面,天色彻底黑了下来,夜空中,月亮昏晕,星光稀疏,整个大地似乎都沉睡过去了。

轻柔的海浪,一叠叠涌来抚摸沙滩,发出哗啦啦的歌唱,时不时传入耳中。

病房没开大灯,只亮着几盏壁灯,它发出淡淡的、桔黄色的光晕芒,使房间温暖而又柔和,气氛融洽而又温馨。

我们对坐了好久,只是这样默默看着,没有语言,没有动作。

最终还是我打破寂静:“呃,是这样,陈先生,我是来看看伤得重不重,有没有好些。”说着,我抬起双手,捧着苹果,举到他眼前。

陈正良接过苹果,轻轻放在茶几上:“不重不重,谢谢你来看我。”

他心里酸溜溜的,因为苹果是情敌带来的,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我眨着眼,好奇地问:“你想都不想就用手臂去挡铁叉吗?你不怕被叉到吗?那么坚硬的铁叉你不怕吗?”

“你不是也一样冲出去救人吗?”他轻柔地说,轻柔地笑,说完他扫了一下眉尖,轻松地靠向椅背。

“天啊!~好眼熟的动作!”我的心忽悠一下。

“要不是你出手及时,后果一定好可怕,我想想都怕,你好勇敢哦!”

“勇敢倒是谈不上,父子连心嘛!老人家哪里经得起那一叉,我年轻,况且又是皮外伤,好得快,过几天就没事了。”

陈正良指指我的手,好心疼:“噢对了,你手上的伤上药了吗?还疼吗?”

我甩甩手:“上过药了,早就不疼了。只是一点点擦伤而已,只是大家太紧张了。”

“紧张也是想你健康啊对不对?噢,那个,庄逸凡是你表哥?你们看上去很融洽。”他不得不打听,因为他在吃醋。

“是,逸凡表哥最疼我!”提起逸凡表哥,我心里甜甜的,美美的,脸上乐开了花。

“你们住在一起?”

“嗯!他每天不论多晚回来,都要来我卧室的。”

“晚?去你卧室?”陈正良突然紧张地重复这两个词儿,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拳头。

我没注意他的表情,自顾自地说:“对呀,聊几句再休息,才能睡得香嘛!”

“噢是这样。那你每天在家做些什么呢?”

“无事可做。只是看看书、听听音乐来打发时光。凝萱姐姐经常带我去逛街,去吃冰激凌!”

“还有,阿美常来家里做客,有了她,家里可热闹了,我们腻在一起很快乐的。还有哦,你知道吗……”我絮絮叨叨说起来没完。

陈正良默默地听着、看着、想着,仿佛回到了我们在大房里的时光,他回忆着,回忆着,从心底里发出幸福的笑声。

“噢,天不早了,我要回去了,请你早点休息!希望你早日康复。”我站起身告辞准备离开。

“好,你也早些休息,明天见!”瞅瞅我,他恋恋不舍,他有好几次都想把我抱在怀里,却没“得逞”。

夜深了,窗外一片寂静,连寄居蟹扛着硬壳,快速挖出沙洞,到处爬的沙沙声都能听到。

我和陈正良在上下层的两间卧室里休息,我们各怀心事,同样翻来覆去睡不着。

“雪儿啊,我的爱妻。你为什么记不起我了呢?”

“我认识你吗?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烈的熟悉感?”

“我看到了你额头上的疤痕,虽然它现在变得又轻又浅,可我依然能认。你的一切我都那样的熟悉。”

“aunt把你介绍给我,我们合适吗?我们会有未来吗?”

“快回到我的生活中来,快回到我的生命中来吧!我的爱妻!”

“哎哟我的头好痛,不要想了。我还是喜欢逸凡表哥,你呀,算了吧,还是少见为秒。”

“来我怀里,咱们回家去,从此再不分离,我的爱妻!我的小怪物!我的天使!你知道,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还是逸凡表哥斯文帅气,强过那个肌肉男!噢表哥!我要嫁一个像你一样的男人!”

不知不觉,我甜甜睡去,而陈正良却泪湿枕畔,整夜无眠。

唉,上天就是这样弄物造人。

陈正良不知道我撞到头,失去了那一份宝贵的记忆,不然他一定会“灭掉”所有情敌,把我绑在他身上带我离开,然后回到大房子,过恩爱相守、白头到老的幸福日子。

最终,把我永远封印在他的世界里,呵呵!

靖关注下一章节

第三十四章:破迷玄机 心想未成

第三十三章 长夜漫漫 漫漫长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