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静娴大寿 舞会女王

    关静娴,仙女般高贵典雅,是一位家世显赫的官家大小姐。  

  她中等身材,性情跟名子一样知书达理、温婉娴德。  

  庄念梵能娶此佳人为妻,是他的福气,更是他的造化。  

  今晚,黑色天幕上挂着一轮皎洁的圆月,圆月将柔和的月光洒向霓虹闪烁、热闹非凡的庄府。  

  今晚,亲戚朋友、各界名流、达官显贵们,纷纷来此道贺关静娴的六十岁大寿。  

  今晚,陈正良和他的助手们全部到场,以示祝贺。  

  出发前因为一个合同修订的小插曲,陈正良便安排阿仁、阿义先行出发,自己和阿德、阿忠随后到。  

  这时,一辆黑色宾利车飘移到庄府大门前,稳稳停住。  

  一看就知道是阿忠开车的风格。  

  每次坐他开的车,我都东摇西晃辩不清方向,甚至还没看清路两边的风景,就到家了!还好我不晕车,要不就惨啦!  

  好啦!牢骚一会儿发,现在,让我们看看奔驰车上下来的男模吧!  

  刷拉~,车门应应声打开,以陈正良为首的男模队,开启了入场仪式。  

  只见他们个个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迷人的微笑。  

  他们的魔,并不仅在于那张看了会令人痴醉的脸,而是他整个人散发的神秘阳刚气质。  

  洛佩旋就中了魔,她直觉得自己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双腿酥软,幸好双手及时压在桌上,才没有倒下。  

  关静娴见到英姿飒爽的陈正良笑吟吟地来到自己面前,心里乐开了花儿,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伸出双臂抱住陈正良,心满意足说:“我的孩子!”  

  “妈咪!”陈正良抱住关静娴,动了真情实意,由衷地喊出这两个字。  

  这个珍贵的镜头,被灵动的记者和摄影人士,捕捉进深邃的镜头,留下难以忘怀的甜蜜记忆。  

  这是二十年来,陈正良第一次改称呼,尽管他早就想喊出这个词,却怕老人不接受而挫伤自尊心,所以一直以来他只在心中呐喊。  

  今天,他终于喊出这个词,关静娴可比收到任何礼物都要兴奋、都要激动,那喜悦的心情怀溢于言表,乐得她眼角纹都开了。  

  “妈咪生日快乐!小小礼物,请收下,祝您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啵!”陈正良轻轻亲亲关静娴的脸颊,一抬手,一个白色手提包,名为BirkinHimalayan,恭恭敬敬地双手递到她眼前。  

  “乖啦!”关静娴喜滋滋地接过来,拿在手里不住地看!  

  “哇!!!好漂亮的包包!”包包立刻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众人品头论足,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和阵阵惊呼声。  

  “看看看!包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钻石,锁扣上的巨钻就有三克拉。”  

  “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估计价值八万英镑,折合成人民币约八十万!”  

  “哪里能买到?”  

  “买?你买不到的,全世界仅有三个。连贝克汉姆都费了不少心思,才想办法搞到手的。”  

  “庄夫人有陈正良这个儿子,真幸福!”  

  “看人家陈正良多会办事!又体面又大方!”  

  “今晚的风头全让这小子抢了!”  

  “我就不相信,我哪儿不如他!”  

  “你!你拿什么跟他比啊!看看看看,人家从头顶到脚下,从人品到地位,你能跟他比什么?”  

  “再说,他们比亲生母子还亲呢?”  

  “关静娴,那不是一般人,她可是官家大小姐,眼光高,人品贵重。你想给人家当儿子,人家还不一定收呢!”  

  ……  

  这时,洛佩旋在适当的时候,给陈正良送来甜甜的笑,发出贴心的问候:“阿良,你好吗?好久不见!”  

  “好!你也好吗?哇!佩旋,你今天高贵得像个公主!好漂亮!”陈正良如外交家一样风度翩翩,轻握洛佩旋递来的小手儿。  

  “妈咪,我们进去吧!”不等洛佩旋回话,陈正良单臂搂着关静娴的肩,缓缓走进房子,走进客厅。  

  “嗯嗯~”关静娴轻轻点点头,边走边沾去眼角的热泪,她那骄傲、自豪又留恋的眼神儿一直没离开这个山一样的大宝贝。  

  洛佩旋不甘落后,一溜儿小跑儿追上陈正良,伸出纤细的手臂,挂在他的另一支手臂上。  

  陈正良很配合地将手臂弯成个弯,让洛佩旋挂着,眼光却一直停留在关静娴的脸上。  

  “老公,我的老公!我的亲老公!”洛佩旋好开心哦!  

  她很自然地将头靠在陈正良的手臂上,幸福地眯着眼,小鸟依人地傍着他一起走进客厅。  

  众人随着他们走进客厅,各自散开,嬉笑聊天。  

  “呵~,阿梵快看,小良子把阿娴哄得多开心!嘴儿都合扰了!”  

  “是啊,这么多年,只有今天,阿娴最快乐!”  

  “嗯!这个毛头小子真不错!是个可造之才!老家伙眼光还没老!”  

  “喂!我警告你,少打他的主意!不过嘛,你要是能说动他,给我娶个儿媳妇、再生个大胖孙子,我就服你!”  

  “我也警告你,少调理我,谁不知道他的心,只给了那个女孩儿,想将我,我还偏不吃!”  

  “说你做不到就算了,找什么借口啊!”  

  “行了行了,你们俩能不能别掐了,阿娴可过来啦!”  

  Christopher伸出手拉开大哥老狐狸和二哥庄念梵,平息了这二位唇枪舌剑的争斗,老人家们齐刷刷望向由远及近的陈正良和关静娴。  

  陈正良脚下加紧,来到庄念梵面前,深深一躬:“师傅好!”  

  “好好,乖啊!”庄念梵一把抱住他,慈爱地端详着自己的爱徒,拍拍他的肩说:“快去见过你的世伯们!”  

  “是!”陈正良又转回身,分别向老狐狸和Christopher深深一躬,问候道:“伯父好!”  

  Christopher大发感慨,他拍拍陈正良的肩,赞叹道:“看见今天的你,我真是无比的欣慰啊!”  

  不等陈正良吭声,老狐狸双眸放光,硬拉他来自己身边,紧攥着不撒手,笑盈盈地说:“毛头小子,跟我走吧!我要定你了!”  

  庄念梵一看这架式不干了,他倔着脾气伸出手把陈正良拉到自己身后,强硬地瞪着眼说:“那可不行,我儿子怎么能跟你!”  

  “呵呵呵!”陈正良看看他们呵呵傻笑。  

  “管你应不应!人我要定了!”老狐狸不甘示弱,再次伸手去拉。  

  “不给!门都没有!”庄念梵推开老狐狸的手。  

  “没商量!!!~我要定这小子了!”虽身为尊贵的大哥,但他有时,也会胡搅蛮缠。  

  “你!~……”庄念梵动了气,胡子都厥起来了。  

  “行啦,行啦,大哥、二哥别争了!小良子已经被阿娴拉走啦!”每到这个时候,总是Christopher出面打圆场,平息他俩的纠纷。  

  “哼!”他们赶忙停止了斗嘴的环节,走进客厅。  

  人群纷纷围拢过来,老人家边走边与宾客们打招呼、攀谈。  

  晚上八点,主持人兴奋地宣布着好消息:“舞会开始!现在请庄念梵老先生,与我们今天的大寿星:庄夫人关静娴女士,为我们跳开场舞!”  

  主持人话音未落,宾客们掌声雷动高潮迭起,随后乐队现场演奏,客厅中响起了优美的约翰施特劳斯作曲的《蓝色多瑙河圆舞曲》!  

  舞池里,两位老人深情视着,踏着优美的舞步,合着美妙的节拍,不停地旋转,翩翩起舞,默契十足。  

  关静娴妙态绝伦,她的素质玉洁冰清;庄念梵修仪容操行以显其心志,独自驰思于杳远幽冥。他们志在高山表现峨峨之势,意在流水舞出荡荡之情。  

  一曲舞罢,客厅里响起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惊赞之声不绝于耳。  

  少顷,优美的音乐再次响起,乐队演奏的第二曲是约翰•斯特劳斯的《春之声圆舞曲》。  

  关静娴由陈正良陪伴、庄念梵由洛佩旋陪伴,在舞池里摇曳。  

  少顷,庄念梵和关静娴同时抬手,请大家加入到旋转的行列。  

  舞池很快便热闹起来。女士们轻步曼舞像燕子伏巢、疾飞高翔像鹊鸟夜惊。男士们美丽的舞姿闲婉柔靡,机敏的迅飞体轻如风。  

  大师的音乐响彻大厅,冲破黑夜,冲上云霄!此时此刻,恐怕就连上帝和天使们,也为这绝美的音乐而起舞吧!  

  第二曲舞毕,音乐停止,大家稍作休息调整。  

  五分钟后,厅里响起了轻松愉悦的第三只舞曲:舒伯特的《军队进行曲》。  

  年轻人个个奋勇争先,拉着舞伴踏着节拍在舞池里跳动。  

  洛佩旋自然不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她拉着陈正良第一个冲到舞池中间,随着音乐轻歌曼舞。  

  她身姿摇曳,像美丽的蝴蝶般飞舞,像婀娜多姿的柳条样扭动,美的让人陶醉。  

  陈正良热情万分,默契十足的与她迈着优雅的步子。  

  洛佩旋双目灵动,含情脉脉地瞅着陈正良。  

  陈正良满面含笑,看着洛佩旋。  

  “老公,你笑起来好迷人哦!老公老公!我爱你我爱你!”洛佩旋问都不问就把陈正良划为已有,理所当然地做了陈太太。  

  第三曲舞毕,大家散场,回到休息区或酒品区去休息、畅饮。  

  五分钟后,乐队演奏出法国作曲家比才于1874年创作的歌剧《卡门》中的前奏曲。  

  洛佩旋拉起陈正良,再次走到舞池中央去跳舞。  

  不久,许多人加入进来,大家合着优美的旋律优雅转身、跳跃。  

  洛佩旋切切实实像卡门。  

  卡门是善良的,卡门也是可悲的,她用**来获得爱的感觉,来获得男人心底的轻易不开放的温柔,来获得他们的感激,来获得自己的价值与尊严,但她不能爱,她可以通过**来感受爱。  

  因为她的爱有别与普通人的爱,她的爱来得更加真诚,更加彻底,更加忘我,更加炙热,因为,她的爱就是她的生命。  

  一旦爱,对于她而言就是毁灭,就是死亡……,这也是洛佩旋的人格写真,更是她的谶语。  

  第五只曲子是威尔第的《四季》。  

  精力十足的洛佩旋,正要拉着陈正良下舞池,庄念梵忽然来到陈正良面前,他们便停下脚步。  

  “小良子来,我介绍些人给你认识!”  

  呃,庄念梵叫走了陈正良!!!洛佩旋心里有一万个不甘心。  

  这会打破她的计划的。她只有今晚这个机会,因为陈正良在这里只留一个晚上,时间不等人啊!  

  “不,我不可以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要成为陈太太!决不轻易放手。”洛佩旋暗下决心尾随着陈正良,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陈正良知道师傅在为自己铺路,拓展人际关系,他很配合地与那些人交谈、相互致意、举杯畅饮。  

  此后他一直陪在师傅身边,一是实在离不开这位可爱的老人家;二是替师傅挡些酒,老人家毕竟上了年纪,怕他饮酒过量伤身体,所以,宾客敬来的酒,陈正良都代师傅一饮而尽。  

  可苦了一旁苦等机会的洛佩旋,她陪在关静娴身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替寿星挡些宾客敬来的酒。  

  “《少女的祈祷》,现在演奏是少女的祈祷!!!”  

  “啊!我的这颗心已经在祈祷了!”  

  洛佩旋的心随着音乐做开了祈祷:“上帝啊~把陈正良赐与我吧!”  

  上帝会答应吗?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十六章节:佩旋施计好友归来

第十五章 静娴大寿 舞会女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