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独会偶像 一眼万年

  国泰晨光商场顶层,乐声激昂,嘉宾金秀贤正在台上劲歌热舞。

“金秀贤!金秀贤!金秀贤!”台下粉丝人头攒动、齐声高叫。

我和凝萱姐姐费了好大力气,也只能挤到人群中间的位置。

“噢!~金秀贤!这小子真帅!”我垫起脚尖、伸长脖子往台上看。

“他在冲我笑,冲我笑哎!”凝萱姐姐在人海里晃动,呆呆地瞅着台上的帅哥,犯花痴。

这时,被我们凉在一边的阿威的手机,嗡嗡嗡~响了,电话是逸凡表哥打来的。

“凡哥!我是阿威。”

“嗯,叫上她们两个,我们可以离开了。”

“可是凡哥,我们找不到凝萱小姐和琪琪美女了!”

“呵~,人多挤丢了吗?”

“不是,金秀贤助阵表演,她们要签名去了!我们没挤进去。”

“哈哈哈!~”逸凡表哥爽朗的笑道:“等我,就到。”

“是!凡哥!”

阿威挂断电话,看看挤在人群中的我们,与身边的阿毫小声嘟哝,手里拎着购物袋,疲倦地靠着柱上休息。

“哎!女人真是好可怕的物种哦!为什么世上有女人!”

“不对,应该是为什么世上有商场,还动不动就打折!”

“对呀!对呀!”

“长得帅的确好哇!看看粉丝们个个精力充沛,眼球充血!”

“这才叫偶像的力量呀,告诉你,偶像喊一声,比你招呼一万声都管用。”

“哎呀,现在还是靠脸蛋吃饭好混哟~”

……

这时又有一大票人,尖叫着汇集到了台前,大家如海浪一般相互拥挤,哜哜嘈嘈,几乎快要挤暴棚了,全只为看偶像一眼或被偶像无意中看一眼,要么,对谁眨下眼,谁就乐得找不着北了。

不夸张得说,你的视线范围内,全是脑袋顶,而看到的偶像,也不过是他的鼻子以上的部位,呃~

我和凝萱姐姐挤进去,却又被人潮推出来,挤进去、推出来,反反复复,急得我们额头直冒汗,却不甘心就此罢手,因为我们的相机里还少照片哩~,于是我们手拉手,攒力气,往里挤,加油!再加油~

可就在我们好容易挤进人群,喘足气,准备再来个冲锋时,却分别被二只大手给拽了出来。

凝萱姐姐急得直叫:“喂喂喂!不要拉,不要拉!放手!”

当她确认那是逸凡表哥的手时,嘟起嘴说:“哎呀表哥~,你干嘛拽我们出来呀!你知不知道,我们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挤进去的呀!被你这一拽,力气全白费啦~”

“哎呀逸凡表哥!讨厌啦!看看,现在人越来越多,想挤进去就更不容易了!”我打掉他的手,瞪他。

他狡黠地笑,还打趣我们说:“哎哟凝萱啊,你们还真不简单,这都能挤进去,真强势,堪称女汉子!”

“知道就好!琪琪来!”说着凝萱姐姐拉起我,又准备冲过去。

我刚要伸手去握她的手,却逸凡表哥一手一只攥住了,他还笑盈盈地说:“好啦!不要去挤啦!”

“不嘛,不嘛!金秀贤呐!我们要看他,还要签名合影哩!”

“就是就是,一定要过去!快放手,逸凡表哥~”

看我们急得直跳脚,他就越攥得紧,得意地说:“好啦,好啦,听我说,我已经跟他的经济人谈好了,一会儿,单独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看他,跟他合影。开心了吧~,满意了吧~”

“啊?!真得吗?表哥好大面子哦!”

“哇!太好啦!好期待、好期待!”

太开心,夙愿得偿,我和凝萱姐姐乐得手舞足蹈,一溜儿小跑去卫生间补妆,然后翘首以盼,那十分钟的到来。

就在这时,逸凡表哥的电话响起铃声,接听过后,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呃,美女们,我有事要去处理,你们乖乖等在这里就好了。一会儿,会有人安排你们去跟金秀贤见面、合影。知道吗?”

“嗯嗯!”我们点头,却只顾盯着台上的偶像发呆。

逸凡表哥瘪瘪嘴,又转身吩咐阿威:“阿威,有个招待餐会,我去应酬一下。阿毫等这边结束,你们带上她们去停车场,再给我打电话,我们一起回家去。”

“是!凡哥!”阿威和阿毫点点头,牢记在心。

逸凡表哥点点头,不情愿地转身离开了。

不过,我们可没发现他脸上的不悦之情,因为我们都在期待着那十分钟的幸福,嘿嘿!

此时此刻,顶楼办公室的陈正良,已经完成了签署备忘录的工作。

他应乙方的邀请,参加了招待午宴,一阵推杯换盏之后,宴席已毕,大家散场离开了。

金秀贤也在我们恋恋不舍的目光中,离去,十分钟的亲密接触,让我和凝萱表姐终生难忘。

阿威按下电梯的下行按钮,我们等在电梯前,还不忘一张张翻看刚刚的合影。

“琪琪这张好看,这张我好看!”

“你看金秀贤笑起来多迷人!我相信,他就是我的白马王子,我要找一个,像他一样的男人嫁掉!”

“真的吗?凝萱姐姐,你这样想吗?我也是耶!”

“你们要是以他为标准,会嫁不出去的。”旁边传来阿威的冷嘲热讽,还有阿毫不屑一顾的眼神。

“切,要你管!”

“我们当然管不了,只怕凡哥会急出病呐!”

“讨厌!”

“再看看这张!”

“还有这张!哇!他的样子简直帅到爆棚!”

我和凝萱姐姐没完没了得看照片,对金秀贤品头论足,赞叹不已,虚荣心加花痴严重泛滥。

哗!~,此时,电梯门打开了,我们款步走进电梯。

也许,老天垂怜,它故意安排陈正良,阿德、阿仁、阿忠和阿义进了旁边的一部电梯,我们同步下行。

阿忠最先看到了里的我,他瞪大眼睛,猛烈地摇晃陈正良的手臂,又喊又叫:“夫人~,良哥快看快看,夫人夫人~,她在隔壁电梯,夫人在里面!良哥良哥快看~”

“雪儿!是!是她!天啊~真是她,我的小怪物~我的老天啊~”

看到了,我看到了,陈正良的心在呐喊,心在颤抖,热血在沸腾,仿佛一个运动员,才跑完一万米长跑一样,呼呼喘着粗气。

“雪儿,雪儿!爱妻~爱妻!看看我,快看,我在这里!我在这里!看我,快看我!”他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大脑里,感觉整个人轻飘飘得向上升,晕乎乎得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他将自己的身体,牢牢得吸附在电梯的玻璃体上,双手不停地拍打它,眼里闪着激动的泪花,贪婪地盯着我,恨不得一步跨进旁边的电梯,将他的女人牢牢抱进怀里,再也不放开。

“凝萱姐姐,你看这个电梯,四面通透,全是玻璃的,能看到整座商场,视野好宽阔咧!”我新奇地轻轻拍打着玻璃四处看。

“嗯嗯!里面好大哦!可是搭乘三十个人吧!”凝萱姐姐只顾看照片没理我,倒是阿威答了我一句。

“我看不止三十人!”阿毫笑笑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这时,电梯又一次停下来,呼啦啦~一大群人挤进来,哎哟!~我站立不稳撞到阿威的怀里,阿威吓意识地搂住我。

“对不起喔!”我好尴尬。

“没关系!来!”阿威召呼我来他的手臂下面,他的手臂形成一个弯曲,为我挡住旁边的人群。

“谢谢!”我很自然就靠了进去。

这一切都被旁边的陈正良看在眼里,他的心里充满了疑惑,那狐疑地眼神看着对过的我们。

“咦!~,夫人明明看到我们,为什么没有理我们,为什么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就是呀!那个小子是谁,好像跟夫人很熟的样子!”

“阿忠,我们的电梯跟住他们。”

“是良哥!”

我的意外出现,使得陈正良他们又惊又喜,但各种表现,却又让他们意外,而我却毫不知情,只顾和凝萱姐姐还有阿威、阿毫他们,嘻嘻哈哈得说笑玩闹。

我们做电梯一直到地下一层,谁知逸凡表哥打电话过来,说车子停在一层广场门口,于是我们走了一层楼梯,来到商场门口,做进车子离开了。

就是这样的巧合!陈正良再次错过了与我的重逢,茫茫人海,我又失踪了。

……

香港花园B座11栋花园住宅,位于香港新界清水湾西摩道6-9号,它是陈正良一行人在香港的府邸。

秋末冬初,极其罕见的暴雪拉开了这个冬季的序幕。

此刻夜已深,外面寒风呼啸,树枝摇曳。

陈正良站立在书房的落地窗前,凝望着黑夜在心中呐喊:“为什么一次次的心痛,却还是不知悔改的想继续,雪儿,我只是一点点的不甘心,竟变得这么贪心。”

“雪儿,你果然没有谈出我的视线。既然老天安排我们重逢,我是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你知道吗,相思就像一根无情的针,一点一点刺碎我的心,爱你十分我就伤痛十分。”

过了大约三十分钟后,阿德他们纷纷走进书房。

“良哥,我没有查到夫人是怎么离开商场的,不过你不要急,良哥,我再去查监控,会有线索的!”阿德摇摇头。

“我去查车辆出入登记!”阿仁点点头。

“良哥不急,这次查不出来还有下次,夫人一定会再来的。夫人既然出现在商场,说明她很有可能住在香港。”阿义小声宽慰。

“对,夫人不会大老远跑来逛这个商场。”大家纷纷赞同。

“我们联络所有侦探,找线索,会有下文的,一定能找到。”阿忠说得最大声。

“恩!”陈正良声音干涩,无话可讲,但那深邃的眼神告诉大家,他有多心焦,有多痛苦。

大家怀着同样的心情,默默转身离去。

陈正良又在书房里坐了好久,才慢吞吞得走回卧室。

坐进沙发,他百思不得其解:“雪儿,你今天没有看到我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一切都变成这样?”

“雪儿,来我怀里吧!我们不能再分离,快回来吧!告诉我你在哪里!我的爱妻!我的雪儿!”

问题总是在脑海里徘徊、萦绕,因为没有答案,所以久久未能散去,如同眼中泛起的苦涩,久久不能落下。

……

同一时间,浅水湾普乐道1-08号别墅。

客厅的沙发里,我和凝萱姐姐围着逸凡表哥看照片,白天的那股兴奋的劲头,那股高烧的热度,依然不曾退去。

“这张好,看笑得多甜!”

“这张也好,笑得自然!”

“这是谁照的,为什么没有我?”

“我喜欢这张,我和金秀贤碰头照!”

“我怎么没有碰头照呢!”

“好啦好啦!我有件事要跟你们商量。”逸凡表哥为了让我们认真听他讲话,故意把相机紧紧抱在怀里,还关了电源。

“?”我们俩眼睁睁看看被捋去的相机,又看看态度坚定的逸凡表哥,最后相互对视。

“好吧!你说!”凝萱姐姐开口答他,我在一旁默默听。

“是这样,公司下周二开年会,我需要一位舞伴,希望你们自告奋勇一下,陪我出席。”说完他露出八颗洁白整齐的牙齿,冲我们买好地笑。

“年会!不要!”凝萱姐姐不领情,一口回绝。

“无聊!不要!不要!不要!”我摇得头晕,也不买账。

“喂!看在我费尽心机,让你们与偶像单独合影的面子上,也不要这样对我吧!”他抱委屈,博同情。

凝萱姐姐指指我:“琪琪你去!”

“为什么我去!不要不要!”我不同意。

“我是姐姐,妹妹要听话,就你去。”

“啊!~你们家怎么有这样的规矩嘛!不公平!我不要去!凝萱姐姐,大坏蛋~”

看见她幸灾乐祸的神情,我扑上去挠她的痒,她反过来挠我,我们嘻嘻哈哈的笑、叽叽嘎嘎的闹,在沙发里来来回回地翻腾。

逸凡表哥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有呵呵傻笑。

过了好久,我们才平息下来。

他说:“琪琪,你就勉为其难,陪我出席一下下啦,大不了,你不开心,我们就离开喽!再说年会也不总是那样无聊嘛!去啦琪琪!”

“你说得是真的吗?逸凡表哥!我不心就离开!”我坐直身子,把长发顺到身后。

“那当然!”逸凡表哥温柔地看着我,眯起眼睛笑个不停。

“哇!笑了耶,迷死人咧!逸凡表哥噢~!”我又犯起了花痴。

“好吧!我同意!”花痴导致大脑迟钝。

“太好了!说话算数哦!”他乐得咧开了嘴。

我就想反悔,但逸凡表哥那完美的笑容,融化了我犹豫的心,我不忍心拒绝,只好点头默认。

……

一眼万年,机缘巧遇!

我跟陈正良虽然再度重逢,却不再认得他,而陈正良却不知情!

唉!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人,让你在幸福与痛苦中摆渡。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二十章:无聊年会 宝马伯爵

第十九章 独会偶像 一眼万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