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喋血硝烟 峰回路转

  M国XX市,汽车修理厂。

陈正良和阿忠,这兄弟二人不仅艺高人胆大,而且他们处事不惊、沉着冷静,有着特种兵般过硬的心理素质。

刚刚,就在刚刚,他们再次将生死置之度外,深入虎穴,伺机擒拿金老大或他的军师小旺财,打探我的下落。

俗话说:成王败寇,要知道,战况更是瞬息万变,一分钟就能定成败,定生死。

眼下时局,金老大的雇佣兵们正要结束Jefferson以及他那一伙人的小命儿,不曾想,警方突然发起了进攻,动了真家伙。

嗖~嗖嗖!~……子弹如出窝的黄蜂四处横飞!打到墙壁、打到地面火星四溅,发出刺耳的鸣叫,一股股浓烈的火药味直冲肺部,呛得人喘不上气,睁不开眼。

轰隆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Jefferson和他的同伙被警方视为恐怖分子而打成“筛子”,噗通通!~纷纷倒地,荡起层层烟尘,断了气。

那一边,金老大的雇佣兵也死伤过半,但他们依然拼死抵抗。

轰隆!~,修理厂东南角方向,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原来,雇佣兵用炸药,炸开了后墙,为金老大开辟了另一条生路!

这突如其来的地动山摇,险些使墙上的潜伏者跌落在地,幸好他们如壁虎一样紧紧地贴在墙体上,才幸免余难。

金老大洋洋得意,带着美元和货物,在雇佣兵的保护下,通过炸开的洞撤出了修理厂,而警方工作疏忽,没有在这一方位做防范,使他及他的党羽如漏网之鱼,逃之夭夭。

出了院墙,三辆黑色商务车旋转着、呼啸着吱地一声停过来,车停稳的同时,车门就已经拉开了。

“哼!抓我!做梦去吧~,NND!”金老大晃着小短腿儿,骂骂咧咧地上了车,雇佣兵们随后纷纷跳上车。

哗啦~嘭~,车门关闭,商务车如同轰飞的苍蝇一般,驶离了修理厂,黑暗,笼罩天地间,更为金老大提供了逃跑的机会。

转回头再看修理厂,警方正在清理现场,逮捕疑犯,而墙上的潜伏者已溜下墙,从那个炸开的地方悄无声息地钻出,消失在黑夜里。

阿忠开的路虎车载着陈正良,紧咬着金老大的商务车,旋风般一路疾驰,终于停在一座摩天大楼的下面。

车门打开,金老大在雇佣兵的簇拥下,跳下车,气喘吁吁地踩着台阶,冲上楼去。

军师小旺财,眨着绿豆眼儿,紧紧地跟在金老大后,金老大那肥硕的屁股左摇右晃,所以你只能偶尔,看到他半张蜡黄的小脸儿。

陈正良和阿忠屏气凝神,如影随形,小心翼翼地寻找着可乘之机。

三分钟后,金老大搭电梯到了天台,他才到楼顶,一抬眼,看到三架直升机停在楼顶,正在等他们,立刻眉开眼笑道:“噢我的乖乖~,我的小宝贝儿!~”

他迫不及待地钻进其中一架直升机,雇佣兵们纷纷爬上另二架。

“快快快!快起飞,快!”金老大屁股才座稳,便不耐烦催促着驾驶员快起飞,他要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以保全自己的小命儿。

“是!”驾驶员技术娴熟,一分钟后,直升机的螺旋桨飞速转动,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带起强烈的旋风。

“人渣,又叫他给跑了!唉!”

“老天什么时候开开眼,收了这个为非作歹的恶魔!”

看着即将起飞的飞机,隐身在黑暗中的陈正良和阿忠,为失去这次机会而扼腕惋惜,懊恼地砸着大腿。

而这时,黑暗中,一柱柱惨白的灯光,突然从精准地射在直升机的机身上,仿佛一道道死神的招魂牌,要将他招进地狱。

金老大定睛细看,不知从哪儿飞来了六架军用武装直升机,机身的扩音器里还传来严厉的警告:停止飞行,接受检查。

这一看吓得他心惊胆战,他嘶吼道:“MD,不理他,调头快走!”

“是!”驾驶员赶忙拉升机杆,直升机调头离开,扎进一望无际的黑暗里,见警告无用,军用机便采用梯队式方阵,阻截直升机把它逼落。

金老大勃然大怒,他指向正前方五十公里处,即将飞来的军用机,歇斯底里地发出号令:“发炮击落它!”

“是!”驾驶员一声应答后,拇指的按下了按钮,嗖~,一枚小型导弹呼啸着、旋转着,脱离了机身,冲向目标。

嘭!~导弹命中目标!登时眼前火光崩现,军用机驾驶员弹出机舱,飞机紧跟着爆炸,轰隆!~震耳欲聋的巨响过后,残骸吐着数条火蛇,跌入深不可测的太平洋!

太平洋翻起血色巨浪,无情地吞噬了它!

但战况还不容金老大露出胜利的微笑,就急转直下了,因为,军用机还击了!

它发出的导弹像长了眼睛一样,直击金老大的直升机。

凭你左躲右闪,上蹿下跳,最终还是难逃命运的安排。

轰!~导弹命中目标!直升机机身火光四射,浓烟弥漫,大头朝下,旋转着、呼啸着,极不情愿地扎入太平洋。

机中人噩运难逃,变成具具焦尸,无一生还。

金老大这颗毒瘤,带着他的毒品和美元,从此葬身太平洋!

这个人间恶魔,终于结了他罪恶的一生,他的死,解除了对大家的威胁,其中自然也包括我,我将不再活在他的阴霾之下。

随着军用机另二发导弹的飞出,金老大手下乘坐直升机,同样遭遇机毁人亡的噩梦,堕入了漆黑、冰冷的太平洋。

结束了!一切,就这样结束了!血淋淋的战场,平静了。

短短几钟的落差,使陈正良和阿忠的内心百感交集,喜忧参半。

喜的是,恶魔伏法,被死神带入地狱,永久地封印起来;

忧的是,查出我下落的线索再一次终断了,我如同断线的风筝,从此音讯渺茫、不知去向。

突然,阿忠发现了宝贝,他拉拉陈正良的衣角,兴奋地说:“看,那个黑影!”

“啊!~小旺财!”陈正良见了,同样眼神一亮,喜出望外:“这小子没上飞机,倒是捡了条小命!”

“对,不过现在他的小命归咱们了!走!”兄弟二人心有灵犀,对视一笑,化作两条黑影,如风儿吹动的沙尘,迂回到小旺财的左右。

“NND!推我下飞机,你也没得好报哇,死得比黄大佬还惨,自作自受!活该!哈~,真没想到,最终胜利的人,会是我!哇哈哈哈!~”

小旺财心里、眼里乐开了花儿!仿佛吃了槟榔顺气丸一样通透、畅快,而那个银灰色的密码箱,被他紧紧抱在怀里,拍得啪啪直响!

“那要看你有没有命花!”

“呃~”小旺财正在做他的黄粱美梦,忽然听到这句重低音,吓得他浑身一颤。

他惊愕地回头转身,眨着狡诈的绿豆眼,正与陈正良凶狠而火辣的眼神相对,登时吓得魂飞魄散,手一松,怀里的密码箱“咣当”一下掉在了地上。

旁边站的阿忠目露凶光,说时迟那是快,只见他伸出右手,铁钳般钳住小旺财的后脖颈,将他从地上提起三十公分高度。

小旺财顿时无法呼吸,眼睛像龙虾似地突出,手脚腾空地挠腾,我想,此时此刻,他一定尝到了被死神的拥抱的滋味!

而阿忠眼里的凶光不曾退去,他用刀柄砸昏小旺财,夹在自己的腋下,陈正良哈腰拾起密码箱,两人趁夜色消失了影踪。

……

上午十点,香港逸威大厦,庄氏集团总部。

“真的吗?金老大全军覆没!消息可靠吗?属实吗?”逸凡表哥兴奋地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走到阿威跟前。

“千真万确凡哥!”阿威肯定地点点头,他双目硕硕放光说:“昨天,他和Jefferson在交易时发生火拼,当地警方武装平息。金老大乘坐的直升机被军用机击落,沉尸太平洋。”

“对的凡哥,今天当地政府和警方,联合召开了新闻记者会,有图片、有视频,绝对毋庸置疑。噢,还有还有,师爷传来消息,也是这样说的,凡哥。”阿毫跟着补充完整。

“太好了!他再不会对我够成威胁了!老天助我!”逸凡表哥乐得直拍手,感觉自己就是推倒五指山,重见天日的孙悟空,轻松愉悦。

他略加思索下达指令说:“阿毫,快,通知销售部和财务部,今天下午二点开会,我们的酒品要按合同尽快发货!阿威去备资料。”

“好的,凡哥!”他们应声,一溜儿小跑出了办公室。

逸凡表哥转身来到窗边,望着碧蓝的天空,无垠的大海,他轻松地出了口气,感觉心胸豁然开朗赶来!

忽然间,他想起了家里的那个失忆的我,眼光变得好柔和……。

浅水湾普乐道1-08号别墅,餐厅。

三十道美味,诱惑着我的心灵,挑衅着我的味蕾,不过别担心,每次都是我赢,我会毫不留情地把它们吃光光。

爸爸妈妈从小教育我,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一丝一缕恒念物力维艰,所以我从不浪费粮食,特别是美味珍馐,更不能轻易放过。

我还要感谢爸妈赐给我一副,怎么吃都不胖的好身材!亲,这一点,你是羡慕不来得哟!嘎嘎!

不过说真的,有时我自己都觉得我吃得多,为什么我那么好胃口呢?嘻~

话说,我刚要动筷子,身后却传来逸凡表哥的声音:“呦好运气,赶上开饭!还好没有错过这顿丰盛的午餐!”

“咦!什么情况?”我愣了。

“没什么情况,陪你吃午餐好不好!”他在笑。

“好!”

“嗯,吃饭!”

坐进座椅,同时开动,我依旧如同个女汉子,狼吞虎咽,他依旧如同个闺阁小姐,细嚼慢咽。

“嗯,琪琪,我有件事,跟你商量!”逸凡表哥从不吃饭讲话的,这次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说啊!”我应承他,吃得像头快乐的猪,也不抬头。

“是这样琪琪,我呢,下星期有个聚会,大概出去玩三天……”

“噢!很好哇!去吧!去吧!”我继续吃着我的大餐。

“不是,我是想,我是想……”他停下筷子,吞吞吐吐。

“想,想什么?”我看他,犯迷惑。

“想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琪琪。”他直着眼看我。

“一起去?……不要了吧!我又不认识你那班朋友,多没意思!而且突然硬生生的加了一个我,你会不舒服的,人家也会觉得怪怪的。”我否决,低下头继续吃饭。

“可是,如果我说都没关系,你会同意去吗?”他好执着。

我再次停下进餐的节奏,看他,他被我看得有些扭捏,我好想笑哦~,但我还是忍着没笑。

“我想想,晚一点答复你!”说完,我继续埋头吃饭,逸凡表哥也不再讲话,默默地吃饭。

餐后他去了公司,我去了书房。

“一起去,当然好啦!做梦都想!有个这么帅的表哥,多威风啊!说不定,还能遇到我的白马王子呐!”

“不过你那样斯斯文文,你的朋友也一定都是彬彬有礼,而我,我怎么融入得进去嘛!”

“我大大咧咧,我怎么配得上你嘛!”

“我去了准会被人笑话的,你说不定会后悔带我出来!不理我,那到时我该怎么办啊!”

就这样,一下午的时间,我都在书桌前胡思乱想,在去与不去之间挣扎,没有定论。

时下虽然入了秋,可午后阳光依旧温暖,我被它晒得昏昏欲睡,于是我双手垫着书,懒懒地扒在宽大的紫檀木书桌上,打盹。

没过多久,我就满脑子都是瞌睡虫,于是我又躺去了沙发的卧榻,瞌睡虫很快就将我带入了梦乡。

五分钟后郝姐进来了,她为我轻轻盖上毛毯,望着我睡着如此的香甜,她笑笑,转身出去了。

看看,没心事就是好,吃得饱、睡得着。

不知不觉太阳下班了,逸凡表哥回到家来到我面前,而我依然呼哧呼哧地睡意正浓。

望着眼前睡得如此恬静的我,他心里好感慨:“多可爱的女孩啊!你静谧的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猫,谁能想像,你吃东西却是那样豪放!”

他的眼光盯着我闭着的眼睛,一动不动的长睫毛、微微上扬的嘴角,心里泛起涟漪。

你看看,那边的孤胆英雄陈正良,为找到我再赴战场,而这边我则享受温暖的午后阳光,睡意正浓!这天壤的差别呦,哎哟哟!~

请关注下一章节

第十二章:发卡弯道 探密揪源

第十一章 喋血硝烟 峰回路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