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苹果神仙 酒吧疑云

  相思,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香港圣玛丽医院住院处。

“真的吗逸凡表哥?再过三天,我就能出院了吗?真得吗?哇~太好了,我好开心哦~,哈哈哈~”我睁大双眼,跳下病床,在地上又蹦又跳又喊又叫,那种要被“释放”的感觉,哎呀,真是爽到暴!

“真的真的,当然是真的。”逸凡表哥逮住满世界跳动的我,笑盈盈地坐回病床边。

“院长说你恢复得很好,准许你出院。不过琪琪,你要记得,这几天不可以太累,不可以挑食,不可以晚睡,乖乖听医生的话,确保病情稳定才能出院,知道吗?”

逸凡表哥罗里吧嗦地嘱咐一大堆,我却什么也没听进去,只是随声附和,不断地点头。

“那,现在,我们吃苹果好不好?”逸凡表哥晃晃手里的果篮,从里面挑出一个又红又大的苹果,阿威接到手里去清洗,不一会儿就回来了。

“逸凡表哥,你为什么总是带苹果来?你有朋友卖苹果吗?还是天天有人送你苹果!”

我的话音未落,他们却一声哄笑,而我却参不透他们为什么笑得这样开心。

逸凡表哥低着头削苹果皮,看得出他依然在笑,手上的刀子还在不住地抖哩!

“哇!苹果皮好溥耶!”

“是吧!我很能干得哟!这样,如果我不削断,你就多吃一片好不好?”

“这么大的苹果不削断皮?不太可能吧!”

“那你要不要试试呢?”

“好吧!”

“不许反悔,不许赖皮哦!”

“你怎么知道我会反悔,要赖皮!到是你哟,小心削断苹果皮,或是割到手指吧!”

“怎么你认为我会割到手指吗?”

“当然,看你那样儿也不像个会干活儿的。”

“吆!我倒不知道你这样看我。好啦!大功告成!”

他边说边把苹果放在托盘里,然后伸出两根手指,捏住苹果把儿,轻轻一提,苹果皮如同变魔术一般纷纷退去,完整地落在托盘里。

“怎么样?输了吧!琪琪~”

“哇!太神奇了!噢!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卖苹果的,逸凡表哥!”我一脸顿悟的表情,双手拍着自己盘在床上的大腿。

“我想你每天一定要卖掉很多筐苹果。为了招揽顾客,扩大生意,你自小苦练削苹果皮的本领,对不对,逸凡表哥!”

“卖苹果的!我是卖苹果的!!!”逸凡表哥咯咯咯地笑出了泪水,那边一直闷不吭声阿威、阿毫也扶着墙,笑得直不起腰来。

“哼!被我猜中了吧!还笑,我是不是很聪明呐!”我不屑一顾地看看他们,自诩地扬扬眉。

也不用让,我双手捧起苹果,尽量张大嘴巴,“咔哧”一口咬下一大块,在嘴里左右倒着,大吃大嚼。

“瞧这豪放的吃像,怎么能和这位斯文的表哥,联系在一起呢?唉~,倒是跟那位每天送早餐的厨师傅差不多,不论粥呀、面条呀,统统都是一大勺儿,满满一碗,‘咣当’实实在在得放在你眼前。”

“不过,我还是喜欢这位帅男当我表哥,多拉风,多提气啊!满足一下下虚荣心嘛!”我边想边得意地吃,费了好大力气才消灭了它。

逸凡表哥为我擦擦手、擦擦嘴。

“逸凡表哥,你是不是没有想到,我能把这么大个苹果吃完呢?”

“是!不过咱家苹果多得很,你就是每天吃,也吃不尽的。”

“啊~,多得很?!!!”听他这样说我吓了一跳。

“逸凡表哥,你那底是卖苹果的,还是种苹果的?难道家里有苹果树吗?还是你存了一地窖的苹果!为什么吃不尽呢?”

听我这么一问,逸凡表哥当场笑喷了,他一口水喷到地板上,卧在病床上“哈哈哈”笑起来没完。

阿威、阿毫乐得捂着肚子几乎坐在了地上。

我被他们笑傻了,呵!呵呵!随着他们干笑。

正笑着,门外走来一位年纪和我相仿、身材婀娜、成熟性感的混血女孩儿,第一直觉告诉我,她是逸凡表哥的太太,于是我赶忙下床,站在床边,有礼貌地等待她过来。

逸凡表哥见她进来,费了好大力气才平静下来,拉着她的手来到我面前。

“琪琪,这位是我姑家小表妹凝萱!”

“凝萱啊,这位是我姨家表妹美琪。”

“琪琪,凝萱比你大,你要称呼她姐姐。”

逸凡表哥为我们引荐,连长幼顺序都一口倒出,真有口材,不简单!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只见她浓密金色的大波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丝丝缕缕都热辣得迷死人~!

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丰厚的双唇,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

“凝萱姐姐!!!”我甜甜地笑。

“琪琪~好妹妹!”凝萱开心地望着我。

“呀!~哈哈哈!~”我们好像老早就认识,如久别重缝的老朋友一样,热烈拥抱在一起,这到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知道你住院,我现在才来,不好意思琪琪!”

“没关系,再过三天,我就出院了,到时候咱们能天天在一起了。”

有这么一位开朗、艳丽的姐姐,我兴奋极了。

“太好了,恭喜你。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好吧!”

“好好,感觉都好,就是腿有些发软,走路久了觉得累。”

“可能是睡时间长了缺乏运动。哎,你吃喜欢什么?”

“冰激凌!”

“真的!我也是!”

“香草口味!”我们异口同声地说出这四个字,接着相互对视哈哈大笑!

我们叽叽嘎嘎谈得开心,忘却了逸凡表哥和阿威、阿毫的存在,他们干巴巴地站在一起,看着两个极其投缘女孩儿,手拉手,眉飞色舞地热聊。

“好清纯的女孩!如天使一样美丽!看不到她手上有戒指,希望她还没有结婚。”

逸凡表哥注视着我,梳理着脑袋里的问号。

“为什么金老大的手下,要去绑架这么个单纯的女孩子呢?难道是她有什么背景吗?看不出来。”

“她不是心机深的人,跟金老大能有什么瓜葛呢?”

“神秘的女孩。”

“不过她真得好可爱哦!她的言语思路总是那么新奇!有一种强烈传播快乐的超能量。”想到这儿,逸凡表哥慧心地笑了。

……

大洋彼岸,庄府。

陈正良又在卧室的地板上坐了一夜,悲切切地哭了一夜。

过了上午九点了,还不见陈正良出来,关静娴有些不放心,她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庄念梵也跟了进去。

来到床边,看见和衣而卧的陈正良满脸泪痕,便知道他又没有休息好,关静娴为他盖好被子,走出了房间。

唉!~关静娴越想越心酸,不禁落下了眼泪。

庄念梵心疼她,掏出手绢为她沾去泪水,柔声劝道:“阿娴啊,不哭了,让小良子看见更伤心。而且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呀!啊!不哭了!”

关静娴淌眼抹泪儿地说:“我看他那个样子,我心疼啊!多么要强的一个人,而现在却整天神思倦怠,愁苦哀怨,唉!~”

“阿梵~,阿梵~,你想想办法嘛,你帮帮他吧!阿梵~”

“是呀!这都快二个月了,要想个好办法,不然,这孩子就废了,唉!~,但他这是心病!俗话说,心病还要心药医!阿娴啊,我就是愁,没地儿去找这心药啊!”

老俩口正对坐着咳声叹气,佣人小慧跑来向他们报告了一个好消息:“老爷,外面有位老先生要见您,他说他叫克里斯托弗!”

“咦!”想谁来谁!他们眼前一亮,默契地相视对笑,心里如同敞开了两扇窗一样得透亮,顺畅。

他们双双起身,喜气盈盈地走到门口,去迎接这位“老神仙”。

Christopher(克里斯托弗),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位快乐而慈祥的圣诞老人!上部书中,他用他那高超的医术,把我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

“啊!Christopher,我的好兄弟,好久不见啦!你好吗?”

“好好,你看上去也不错嘛!”

两位共同经历生死,莫逆之交的老人家,激动万分地拥抱在一起。

关静娴抿嘴笑盈盈地说:“Christopher您好,好久不见,欢迎您的到来。”

“谢谢阿娴,你也好啊!”Christopher乐得直点头。

“好好,我很好,谢谢你。请到客厅奉茶。”关静娴轻柔的说,淡淡地笑,如一抹烟云,让她看上去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那样优雅、那样高贵。

这时Christopher的儿子Joshua(乔舒亚)跟了进来,他深深一躬,礼貌地说:“梵叔好,娴婶好!”

“庄老先生好、庄夫人好!”后面一群人异口同声地问候,同时深深一躬。

“好好,都好都好,来屋里坐,屋里坐。”庄念梵笑盈盈地引领着众人走进客厅,小慧上茶退下,大家坐在沙发里拉起家长理短。

Christopher啜了一口茶问道:“阿梵,你那个好徒弟,我们的大宝贝,现在怎么样啦!”

“那孩子心太重,我真怕他熬不过去。”庄念梵无奈地摇头,连声地叹气。

“都二个月了,天天闷闷不乐,动不动就流眼泪,你说,他要是有个好歹,我可怎么好!”关静娴不住地擦泪水,抽泣。

“行啦!他的脾气我知道,心病自然要心药医。告诉你们,过两天啊,他的心药就到了啦!”

老俩口听了一惊,异口同音地说:“难道你……”

“NoNoNo,别误会,我说的心药,是指过两天老狐狸要到你这里来!他还说,他会为你们带个surprise来哦!”

Christopher又啜了一口茶,神秘地看着庄念梵夫妇,笑吟吟地点点头:“你想,会是关于谁的呢?又会是怎样的surprise呢?嗯?”

“不过,现在呢,我要发挥一下我的特长,给你的宝贝徒弟,我的宝贝孩子看看病。走吧!”

“噢,您别动了,让小慧叫他下来见你就好了。”庄念梵赶忙起身相拦,他真怕奔波劳苦而累坏了老爷子。

“得了,我可没那么娇气,我还没老呢!走!Joshua!预备好大针头,去把那小子给我扎起来。”

给他一说,大家似乎看到针头扎进陈正良的屁股,陈正良龇牙咧嘴、痛苦万分的表情一样,一声哄笑充满了客厅。

偌大的客厅,回荡起久违的笑声,冲破了往日的阴霾,如同散去了乌云的天空,晴朗透明。

庄念梵引领着他们来到陈正良的卧室。

Christopher走到床边,看看还在沉睡的陈正良,没有讲话,只是默默地坐在床边,慈祥地凝视着他。

大家轻轻地坐下来,静静地看着Christopher,看着沉睡不醒的陈正良。

……

M国,MM市。(骄阳左思右想,没合适的地点,用个字母代替吧!)

一场暴风雨刚刚停息,街道两边路灯昏暗,道路泥泞湿滑。

路边偶尔有一两个人经过,都是行色匆匆的过路人。

Stonewall Inn,灯光昏暗,烟气缭绕,三五步以外看不清对面的人。

一群人相互搂抱着,配着舒缓的音乐,摇曳在空地上,跳着节奏缓慢的舞步。

Barmaid或端着酒杯、或举着空杯,往来穿梭于酒客中间。

几个常来的酒鬼,当他开始在酒吧闹起来时,侍者将他撵走了。

屋角另有一群人聚在一起,他们相互碰撞酒杯,时而低声细语时而嘎嘎大笑。

这群人里,有一个蓝眼睛的的人,很显眼,那个矮胖子,众人都以他为中心,认真听他的讲话。

不远处,吧台边,坐着一个黑人,他凝视着眼前酒杯里的伏特加奎宁,不时地侧脸瞄向那群人,接着又转向吧台,再接着又是他的伏特加奎宁……

这是一群什么人?

聚在一起商讨什么呢?

是要对付谁?

庄念梵还是陈正良?

那个黑人又是什么来头?

请关注一章节

第六章:人面桃花 情致两饶

第五章 苹果神仙 酒吧疑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