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曾经沧海

    “好,准备准备明日出发,随后我还有些细节和你盯对,凤雪你去风满楼和凤杀、凤刃打个招呼,将明面上的产业全部化明为暗,记住要小心行事。”凰凤舞随意端着一杯茶轻泯着,慵懒贵气与聪慧睿智集于一身,吸引着众人为之着迷。  

  “是,小姐,奴婢一会就走。”凤雪一脸谨慎,风满楼对小姐的意义非凡,确实不能有丝毫损伤。  

  “好,下去准备吧,凰一和墨染回来让他们来见我。”凰凤舞摆摆手示意几人退下,凤暖站在原地踌蹴了老半天,小心翼翼又不无失落的问道:“小姐似乎忘记奴婢了。”  

  “你?负责照顾好银河和跟着本小姐在将军府打打杀杀就行。”凰凤舞豪爽一笑,听的凤暖目瞪口呆,估计这世间能将打打杀杀说的这般理直气壮、霸气外漏的也就只有她们家小姐了。  

  “怎么不乐意?”凰凤舞看着还在犯迷糊,有些不明所以的凤暖暗暗好笑,兔子急了都会咬人,现在的定国将军府鬼魅太多,凤暖的性子留在她身边更合适。  

  “乐意,当然乐意,只是银河还是老样子,奴婢当心它再这么不吃不喝的睡下去,会不会睡出什么毛病来?”凤暖的声音中满满的怜惜,银河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睡着,如果不是探到它还有鼻息,说它睡死了也不为过,哎,那个小家伙真让人揪心。  

  “银河不会有事。”凰凤舞说的信誓旦旦,心中也没多少底气,银河睡了好几天了,该醒了吧。  

  “奴婢明白。”凤暖退出去没多久,凰凤舞终于看到了大汗淋漓、稍显狼狈的凰一和墨染,他们一个发丝凌乱、一个衣物破损,身上都含有未退的杀伐之气,却是一样的目露精光、精神抖擞,凰凤舞了然一笑,看来这两人是棋逢对手,打成平手了。  

  “打平了?”凰凤舞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晶亮的眸子看着面色冷硬的凰一暗藏几分满意之色,墨染应该是除了墨影之外,墨幽绝身边难得的高手,能打成平手,她很满意。  

  “主人,墨染武功卓绝,凰一很难取胜。”英雄惜英雄,不打不相识,凰一在说到墨染的武功时,淡漠的眼神中不由的带出几分钦佩,这些年让他佩服的人很少,这墨染算一个。  

  “小姐,凰家十八影卫个个武功不俗,有这些人在你身边暗中保护,公子也会放心很多。”墨染说到凰一也是由衷的佩服,他跟着公子在无极门学了那么久才有了今日的成就,这凰一当真厉害。  

  “行了,你们两就别吹捧了,墨染快将本小姐写好的信给你家公子发出去吧,否则你会很惨。”凰凤舞素手轻扬将写好的信件送到墨染手中,凤眸中幸灾乐祸、看好戏的神色很明显。  

  墨染拿着手中沉甸甸的信,瞬间有种欲哭无泪、乌云压顶的错觉,他怎么将这么大的事情忘记了,公子定然在苦等小姐的回信,他该如何交代,总不能说打架打的一时畅快,忘了吧,哎,死了,要死了。  

  “小姐,属下?属下先走了。”墨染步履沉重的走了出去,刚硬的背影竟有几分寂寥萧索之感,看的凰凤舞一阵好笑。  

  “主人,墨染没事吧?是属下一时打的畅快有些得意忘形了。”凰一眸目复杂,凰凤舞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出了紧张、急迫、担忧、懊恼等神色,倒是对男人之间那种莫名其妙的友情又多了几分感悟。  

  “别被他的外表迷惑了,墨染那小子可是贼的很呢,对了昨夜你究竟看到了什么?要用千刀万剐和剥皮抽筋来对付华夫人?”凰凤舞想起从凰清枫口中得知的华夫人死时的惨状,不由的有些好奇,她不相信无缘无故的凰一会下那么狠的手。  

  “主子,这事不是属下干的,昨晚我是在牡丹园杀的她,不过绝对没有分尸泄愤。”这事凰一没必要说谎掺假,虽然那个华夫人也的确该死,但他没那闲功夫替凰清枫收拾烂摊子。  

  “牡丹园?那里不是荒废很久了吗?”想起凰清枫对华夫人的态度,凰凤舞不由的眉头紧蹙,华夫人来路不明本就可疑,她的音容笑貌,一举一动都将一个豪门贵妇演绎的惟妙惟肖,可惜太过完美本就是最大的破绽,从第一次见到她,她就感觉她很危险。  

  “大将军还是少主时,便住在牡丹园。”凰一沉默片刻,冷硬的脸上有几分哀伤之色,凰凤舞瞬间恍然大悟,难怪凰清枫那么淡定,原来华夫人之所以出现本就是一场交易,想让华夫人明目张胆的在将军府寻找兵符,呵呵,凰清枫是脑抽了吗?不过那女人到底惹了谁?  

  “自作孽不可活,凰一,十八影卫世代守护凰家,对如今的将军府你有什么想法?”凰凤舞并不是个霸道专制的人,凰家和十八影卫传承百年,有些事也许他们看的更透彻。  

  “主子,十八影卫世代守护的只是凰家少主。”凰一的一句话虽然寥寥数字,想要表达的意思却很明确,如今的凰家乌烟瘴气,早已失了继续存在的价值,弃了便弃了,没什么可惜的。凰凤舞会心一笑,只觉的娘亲将这十八人培养的极好。  

  “你去吧,娘亲时日无多,这些日子你们多上点心。”说到雨中天璃两人都不免有些伤感,凰一应声退下,凰凤舞想起那个紫衣尊贵的表哥,淡淡一笑着向着芍药居走去。  

  还没有走进,屋内便传来一阵愉悦的谈笑声,凰凤舞心中微酸,这个时候娘亲该是想家的吧,阿幽,谢谢你,原来你给的爱早已参杂在日常生活之中,让人温暖且安心。  

  “姑姑,小表妹果断霸气,睿智无双,如今便宜了墨幽绝那只外表似仙,内心狡诈的黑狐狸,我真有点不甘心。”雨中烨华愤愤的说道,满心怨气,不论武功还是才智他从来没有赢过他,如今他这天下无双的表妹,竟然又被他捷足先登了,这要他情何以堪?  

  “那你想怎么办?”雨中天璃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家侄儿,满眼的宠爱之下暗藏着几分不舍,这几个孩子一个比一个惹人疼,这般天伦之乐真是让人留恋啊。  

  “姑姑,你说我把表妹拐走好不好?你是不知道那只玉麒麟如今有多得意?他竟然在信中威胁我,说我再不来看看表妹,下次见面或许就是他的世子妃了,你说表妹还没有及笄,他那么着急做什么?这不是明摆着跟我显摆吗?姑姑,你要替我报仇。”  

  雨中烨华白皙的俊脸上显而易见的不怀好意,他突然觉的能把表妹拐走,看墨幽绝着急变脸,简直是一大幸事。  

  “你号称家族第一天才还不是被绝儿一封信就忽悠来了?凰儿即便成了墨王府的世子妃不还是你的表妹吗?到时候连天下第一公子都要喊你一声‘表哥’你还不够威风?况且人家绝儿说的也对啊,你早点见到凰儿的话,能被他抢先一步吗?还好意思委屈?”雨中天璃柔柔一笑,看着一脸醋色的雨中烨华嗔怪道,她倒是不知绝儿和烨华居然还是好朋友,这倒是一件好事,也免了不少麻烦。  

  “左一声绝儿又一声绝儿,我看姑姑如今是有了女婿,连侄儿也不喜欢了。”雨中烨华撇撇嘴,一脸委屈,他自小就和这位姑姑感情深厚,想不到一段时间不见,她居然已经几近弥留,哎,这红颜薄命的诅咒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打破?  

  “表哥,撒娇吃醋是女儿家的权利。”凰凤舞笑眯眯的推门进屋,只觉的有了这么一个耍宝逗趣的表哥,她娘亲的脸色也好了不少。  

  “小表妹,偷听别人说话呢,是个很不好的习惯,需改。”雨中烨华见凰凤舞进屋,脸上的神色收敛了几分,毕竟是初次见面,他作为一个隐世家族的少主,总不好太过随性。  

  “谁说我偷听了?我是名正言顺、光明正大的听好不好?以表哥的武功修为定然是耳聪目明,你故意说阿幽的坏话,不就是想让我听到吗?不过表哥刚才的建议不错,如果你能说出个好去处,又不被阿幽发现的话,我倒是宁愿被你拐走一次。”  

  凰凤舞狡黠一笑,那满脸的得意直看的雨中烨华牙痒痒,墨幽绝手眼通天,暗中的势力更是庞大的让人想象不到,他去哪儿找那么一个隐秘的地方?还是算了吧,虽然他的表妹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他还没本事从那只黑狐狸手中抢人,否则会死的很惨。  

  “哎,女大不中留,这胳膊肘老是朝外拐怎么行?”雨中烨华狠狠翻了个白眼,佯装不忿,心中却暗暗感慨:这血脉亲情真是奇妙,虽然两人之前从未见过,他却莫名就有一种熟识了很久的错觉。  

  “儿大不由娘,想必表哥以后有了表嫂,舅母会对这句话感触颇深。”凰凤舞笑嘻嘻的看着雨中烨华,也不示弱,她第一次与一个不熟之人这么随意畅快的嬉笑打闹,原来有个哥哥的感觉是这样的轻松温暖,虽然两人相交不深,根基尚浅,但这个一出现就强势霸道的将她护在身后的表哥,她认准了。  

  “你们两个泼猴子先别闹了,凰儿,你坐下,今日的赐婚圣旨虽然被你表哥搪塞回去了,但是龙皇不会罢休,你是如何打算的?”雨中天璃神色沉重的说到那张赐婚圣旨,一时间,整个芍药居上空的空气似乎也变的低沉压抑了许多。  

  嫁入皇室做皇子妃看似高高在上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但也毁了一个女儿家的幸福,更何况那一晚绝儿和凰儿将那对锁情玉佩滴血认主,便注定了一生纠缠,现在即便是她也无法阻止。  

  只是那些明里暗里算计谋划凰家的人,他们的做法和想法即便能看透想通,却也很难对付。先不说盘根错节、实力雄厚的底蕴权势,就连那卑鄙无耻、下流阴毒的手段也是层出不穷,如今凰儿和雨中家族想必已经被他们列入敌人的范畴了,有些事还是早作打算为好。  

  “娘亲,你养好身体便可,至于这些乱七八糟的破事有我和阿幽还有表哥操心就行,我暂时不会选择与他们硬碰硬的。”  

  凰凤舞轻轻握住雨中天璃的手,眼底暗藏着一抹杀气,该死,娘亲已经病到这个份上,背后的黑手却在这时候发难,明摆着就是威胁,可是除了忍她暂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凰儿,你想做什么就大胆放心的去做,不必在乎娘亲,那些人心如蛇蝎,他们谋划了这么久,既然决定动手,隐忍就换不来多长时间,先不说你和绝儿的婚约既成事实,即便没有绝儿,娘亲也绝对不会让你嫁进皇室,否则当时我又何必吃催生药将你生在中阳节,让你从出生起就背负着那些不堪的骂名。”  

  雨中天璃越想越气,明显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她这一生之所以如此凄苦跟上位的龙家脱不了关系,先前谋害了她的夫君,如今又想祸害她的女儿,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可是她心里也清楚,现在的她虽然不久于人世,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便是女儿的软肋,她该怎么办?难道还要自杀谢天下不成?  

  “娘亲,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更不要为了不值得的人劳心伤神,他们想是他们的事,能不能实现却是另外一回事,我凰凤舞又岂是那等小人能随意摆布和掌控的了的?”凰凤舞轻拍着雨中天璃的后背给她顺气,一句话说的霸气天成、睥睨无双。  

  雨中烨华眸眼微眯,眼底精光乍现,怪不得那个冷情冷心、一向视女人如无物的墨幽绝会动心,这般集贵气与睿智为一体的女子本就千年不遇、天下无双,也亏的那只墨狐狸下手早,否则待他表妹风华绽放之时,想必在这奉天大陆上,定会闪瞎无数人的眼球,醉了千千万万大好男儿的心。  

  “姑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说雨中家族又不是吃素的。”雨中烨华满目真诚,豪气干云的说了一句。  

  凰凤舞寒凉的眸眼不由的暖了几分,桃花谷她只是耳闻,雨中家族更是从未涉足过,今天有幸见到了表哥,她突然迫切的想去看看,看看那里还有些什么人,是不是都和表哥一般把她当亲人对待?不过她的想法刚刚出现,便被雨中天璃接下来的各种神色击碎了。  

  “哎,桃花谷避世百年,但是有人的地方就免不了为权谋利的争斗,这些年各个家族蠢蠢欲动,明争暗斗不断,只怕如今的雨中家族早已自顾不暇了。”雨中天璃轻叹一声,满心苦涩。  

  当年雨中家族让她与墨王府联姻的初衷便是想找一个强有力的合作对象,无奈最终阴差阳错,一场三国风云会毁了她雨中天璃却成全了轩辕博悦,谁又知道她在说出:为了成全姐妹,自愿退婚的那一刻心里有多苦,又有多恨?可是她不能发泄,不能怨恨,不仅是为了那该死的诅咒,更是为了不给雨中家族再树一个强敌。  

  她成全了墨王府与轩辕、雨中两大家族,可是谁来成全她?有谁知道那一天桃花林初相遇,他的风姿卓绝、尊贵无双,单单是一个照面便让她心中筑起的冰墙彻底融化,谁又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她捧着他的画像甘愿为他画地沉沦?  

  看到他十里红妆,将对轩辕博悦的爱昭告天下,那一刻她笑意盈盈的满脸祝福,心却在爱与恨之间滴血煎熬……身为雨中家族的大小姐她必须为家族牺牲,她不能任性,只能包容、隐忍、成全,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她无数次告诉自己:只要他过的好便是她最大的幸福,可是失去了他,她的幸福又在哪里?  

  她何尝愿意将五岁的凰儿只身放入护国寺,女儿家的名声何其重要?谁又知道她喝下催生药的那一刻心里有多痛?可是那时候她倾心守护过的雨中家族只带给她四个字:好自为之,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她将对雨中家族的渴望和怨恨全部压在了心底。  

  她这一生从出生开始就是一场悲剧,面对爱情,她爱过、恨过、怨过、恼过、却始终忘不了桃林初次相见他一句‘小姐,你还好吧?’给过的片刻温暖;面对亲情,她笑过、哭过、酸过、甜过、等过、哪怕下跪过,却始终敌不过现实的无奈。  

  如今她的身体垮了,念想没了,心也彻底冷了,这些年她空守在芍药居,每天面对着熟悉的孤独,熟悉的冷漠,身体里熟悉到骨子里的疼痛,她早已走完了天堂到地狱,希望到绝望的人生,可惜她依旧不想死,如今她费尽心思、心心念念的女儿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明知已经成了她的软肋,她仍想自私的多看她几眼。  

第五十五章:曾经沧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