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不诉离伤

    凰凤舞的眼神太过炽热,墨幽绝终于将注意力从桌上的牛排转移到她的身上,抬眼只见对面那个丫头正用那双亮若星辰的眉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满满的柔情和爱恋,他墨眸微暗,忍不住嘴角微弯,刹那间那张本就绝色的脸上又添了几分潋滟华彩。  

  “发什么呆呢?刚才在院内还没有看够?”温润好听的声音暗藏着几分揶揄和宠溺,凰凤舞微微一怔,漂亮的脸上不经意间红霞纷飞,精彩纷呈,她还真是没出息,整的跟没见过个男人似的,连看他吃个饭都能被迷了眼眸,醉了心神。  

  “少自恋了你,本小姐只是在想这牛排有那么好吃吗?你连我的都快要吃完了?”凰凤舞嘟起嘴,满脸恼怒,也不知在恼墨幽绝吃的太快,还是在恼自己居然被那张脸迷的,连自己的饭都没有看住。  

  “咳,这难道不是给我一人做的?”墨幽绝轻咳一声掩饰住自己的尴尬,凤凰这牛排做的太好吃了,他忍不住就多吃了几口。  

  “当然不是,你只管自己吃的痛快,都不管人家。”凰凤舞撇撇嘴,看着神色淡然的墨幽绝满脸幽怨,神色中撒娇的意味很明显,墨幽绝看着面含娇俏,一脸小女儿模样的凰凤舞,心中暗暗好笑,墨眸中的宠溺又浓郁了几分,他的凤凰如此美好,他不想走了怎么办?  

  “要不我去给凤凰下一碗长寿面?”墨幽绝将盘子中最后一小块牛排吃完,看着目光灼灼,满脸委屈的凰凤舞,一句话问的非常欠扁。  

  “长寿面不是明天才吃的吗?我想去护国寺山脚下吃烤鱼。”凰凤舞说到护国寺的烤鱼眼中有一抹怀念,三年来墨幽绝不管多忙都会在七月十四的这一天来到护国寺给她庆生,然后两人便会在护国寺的山脚下喝酒,烤鱼,如今回到龙城,倒是少了几分惬意。  

  “你是想喝酒了吧?”墨幽绝看着面前的小丫头墨眸含笑,这么蹩脚的理由,也亏她说的出口,三年来每次烤鱼,她都吃不了几口,然而壶中的美酒却能被她一个人喝个精光。  

  “你不说穿会死啊?讨厌。”凰凤舞狠狠瞪了墨幽绝一眼,狭长的凤眸下意识的带出几分躲闪,她确实想喝酒了,谁让今天的气氛这么好,可是她也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绝对不会让她喝的,都是那倒霉的小日子,真郁闷,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选在这个时间段,扫兴。  

  “好了,凤凰乖,下次我陪你喝个够好不好?现在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墨幽绝抬起手轻轻捏了捏凰凤舞的鼻子,任谁都能看出他不悔的宠溺和深情。  

  “不要,君子远庖厨,明明是一双指点江山,挥洒泼墨的手,做什么饭?大材小用。”凰凤舞撇撇嘴,满眼不屑,她才不要她的阿幽去什么厨房给她洗手作羹汤呢,那才是活生生的毁了他的形象。  

  “你能挣钱养家,我为什么不能下厨房?”话本子上不是说女子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给自己做饭吃,会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吗?为什么到了凤凰眼里一切都变味儿了?到底是话本子出错了,还是他的凤凰独一无二,太过与众不同了?  

  “听过一句话没有,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更何况我挣钱那是不想被困在后院算计倾轧,你可明白?”凰凤舞看着墨幽绝明显的意有所指,她可不想墨幽绝真把她当成一个财迷来看。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话有点意思…放心我不会折了你的翅膀,只要你记住:保护好自己,不要招惹别的男人就好。”他从未想过把她困在后宅大院。绣花弹琴、吟诗作对的女人比比皆是,而他的女人就该是世间独一无二,能与他并肩之人。  

  “放心,我不是银子,不会人人喜欢,倒是你……别总给我惹一堆金桃花,我就万事大吉了。”凰凤舞顿觉好笑,这个男人独占欲很强,却是霸道的高端大气,她喜欢。  

  “女王大人的这句话已经绣在荷包上了,小的定会铭记在心。”墨幽绝把玩着腰间的荷包,看着那个怒气冲冲的红衣小人儿,越看越喜欢,此刻他哪还记得什么厨房和经济的话题,眼中只剩下荷包了。  

  “咳,阿幽,这荷包你放在袖间或者空间内就好,实在不宜招摇,我觉的你还是挂块美玉为好。”凰凤舞看着墨幽绝挂在腰间风外显眼的荷包,心中不由的冷汗连连,那荷包是让他看着玩的,他大赤赤的挂在腰间算怎么一回事?绝公子你的形象就那么不值钱吗?  

  “挺好的啊,这不是时刻提醒着我,也提醒着那些个苍蝇蚊子,我是名花有主的人,也省的烦心。”墨幽绝但笑开口,反正他是越看越顺眼,即便不挂在腰间,也会贴身收藏的。  

  “阿幽,我的好阿幽,咱放别处好不好?否则你会被人笑话的,还有这身红衣以后不要再穿了。”凰凤舞看着墨幽绝那身妖冶魔魅的红衣,就忍不住皱眉。  

  “怎么了?没有景昊穿着好看?”墨幽绝一双墨眸突然变的淡漠如水,原本温润好听的声音也变的有些寒凉莫测,  

  这一整天只要一想到他离开后,景昊会时不时的出现在他的凤凰面前,他就满心不忿,最主要的是凤凰喜欢红色,他无法容忍他们穿一样的衣服在所有人的面前招摇过市。  

  “我说绝公子,拜托你有点自信好不好?你穿这一身出去是想勾引的天下女人都为你疯狂吗?立马换了。”凰凤舞翻了无数个白眼,气冲冲的出了门,墨幽绝坐在原处,看着那脊背挺直的小丫头,不由的摇头失笑,原来这只小野猫也吃醋了,呵呵,这下扯平了。  

  暗夜的天幕中透出点点星光,整座雅阁沐浴在一片银辉之中,看起来更加华贵,梨花树下一双绝色倾城的男女在美人榻上相依相偎,静谧美好中夹杂着难舍难分的深情。  

  “阿幽,以后别吃景昊的醋了,我把他当成亲人,朋友。你是我心爱之人,你们没有可比性的。”凰凤舞躺在墨幽绝的怀里,轻悠悠的说道,如果时光允许,她真的好想让这一刻永远停滞。  

  “我不想的,我只是一想到不能日日陪在你身边,让你独自面对接下来的风风雨雨,心里就难受的想要发疯,我好想不顾一切的将你带走,可是我知道我不能,而你也不会愿意。”  

  墨幽绝将怀中的凰凤舞搂的紧紧的,两人之前几乎没有一丝缝隙,从轮回谷回来后,她不问,他便不说,他们彼此心照不宣的将离开和分别的话题深埋,然而时间残酷如刀,任他用尽全力,想尽办法都拦不住它的无情和流逝。  

  “傻瓜,分别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我把将军府的事情安排好,就去燕城墨王府找你好不好?”凰凤舞抬眼看着墨幽绝,目光灼灼,正如他所说:目前他们身边还有太多未了之事,想要长相厮守很难。  

  “好,不过如果让我等的太久的话,我便自己先来了,然后带着你去无极门见师父。”无极门在奉天大陆上地位超然,他相信只要师父同意他们的事情,一定会少很多麻烦。  

  “好啊,不过如果再让我看到什么小师妹,大师姐的话,我一定打的你满地找牙。”凰凤舞抬起小拳头狠狠捶了一下墨幽绝,佯怒道。  

  “凤凰,你不可以这么霸道,无极门又不是和尚庙,不可能没有女人的。”墨幽绝轻轻捉住凰凤舞的手,满眼委屈,无极门的女人都是他的师姐或者师妹,如果凤凰听到一声,便要出手,那他定会死在她的粉拳之下,永远不得超生。  

  “行了你,别贫了,对了银河到底什么情况?”直到现在才问出这个问题,凰凤舞倒觉的自己有些对不住那个小家伙。  

  “应该跟咱们练武一样,属于闭关突破吧,它没事。凤凰,明日我会把你送回将军府,后日我便走了,你要自己小心。”墨幽绝忍了很久,终于将走这个字说了出来,他不敢呆下去了,一来是墨王府牛鬼蛇神太多,二来他真怕自己忍不住会在这龙城安家落户。  

  “好,到时候我送你,你要记得想我。”凰凤舞将头埋在墨幽绝的怀里,忍不住泪流满面,她之前没有谈恋爱的经历,如今方知对于两个相爱至深的人来说,不用说真到离别的那一刻,就是说到离开这个词,都会忍不住心痛,哀伤。  

  “别哭,我会将墨王府的事情安排妥当,然后便娶你进门。”墨幽绝双目铮亮,如果以前为父母报仇是他一生所愿的话,现在娶她为妻便是他一世所求。  

  “傻话,我才十四岁。”凰凤舞娇羞一笑,心中暗暗在想:做他的妻子,与他一生在一起,想必会很幸福的吧。  

  “无妨,把你娶回家,一样能等你长大。”  

  一辆简单大方通体红色的马车缓缓行驶在龙城的主街上,耀眼夺目却不显俗气,马车内一男一女相携而坐,男的一袭白衣雅致俊逸,女的青衣婉约,清冷高贵。  

  “阿幽,你说我们像不像去踢场子的?”凰凤舞听着车外各种议论、八卦的声音此起彼伏,突然觉的有些讽刺,果然一个打出生就备受争议,不受宠的嫡长女归家,便会惹来无数话题。  

  “反正我是去给你撑场子的。”墨幽绝柔柔一笑,轻轻揽过凰凤舞的肩膀以示安慰,他们都是自幼缺失亲情之人,如今看到回自己家都要被传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谁的心里都会不舒服。  

  “其实也没多大点事,他们不欢迎我,我走便是了,天下之大,总有我的容身之处。”将军府的大门越来越近,凰凤舞的心却出奇的平静,这一次回府只为解惑,至于其他的她完全不在乎。  

  “凤凰放心,我的墨王府绝对容得下你。”墨幽绝看着凰凤舞目光灼灼,他现在巴不得将军府的那群人作死呢,那样他才能毫无压力的将心爱的女子带回墨王府。  

  恢弘大气,富贵逼人的大门口摆放着两只石狮子,大门的左右两边各站着两位统一着装的守门小厮,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一幕,凰笑眸目冷淡清浅,不辨喜怒。  

  守门的小厮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一行人,不由的有些晃眼,男的俊逸挺拔,女的样貌不俗,尤其是最前面的那对男女看起来尤为登对,清冷的气质配上绝色的容貌,他们只感觉见到了临世的仙人。  

  “请问你们?来将军府有何事?”有人一开口,凰凤舞瞬间笑了,那位小厮的目光也由疑惑变成了痴迷,直到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威压,才下意识的擦了擦冷汗,清醒过来。  

  “整个龙城都知道定国将军府的大小姐回来了,你们在将军府当值这么多年,未免太过眼拙。”凰凤舞冷冷一笑,眼眸中满满的讽刺,看来她这个大小姐的身份果然已经形同虚设。  

  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戾气,四名守门的小厮瞬间一怔,犹如石雕般怵在原处,不发一言,霜雪狠狠翻了个白眼,只感觉用这么几个木桩子看门,简直是白瞎了将军府的招牌。  

  “怎么还不进去通报一声,是要我家小姐自己进门吗?”定国将军府的嫡长女怎么也算个主子吧,站到门口这么长时间,居然连个管事的都不见,霜雪只觉的今日真正见了大了。  

  “小的马上就去。”小厮抖了抖身子,跌跌撞撞的往门内走去,凰凤舞不屑一笑,又清清冷冷的加了一句:“十息之内如果没人出现,本小姐会自行离去。”凰凤舞懒的站在大门口被人当猴子看戏,如果将军府想落个将嫡女拒之门外的名声,她又何必自讨没趣。  

  果然十息未过,门内就传来几道深浅不一的脚步声,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她家那个不甘寂寞,爱刷存在感的三妹妹。  

  “大姐姐这是一刻也等不得吗?爹爹和母亲可是等了你两天了。”凰瑶笑眯眯的看着凰凤舞,眼角的余光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一旁的墨幽绝,满满的痴迷。  

  “我还以为等了九年了呢,三妹妹这是出来接我的?”凰凤舞似笑非笑的看着凰瑶,眸色冷凝如冰,这个记吃不记打的死女人,到现在还不忘惦记她的阿幽,简直找死。  

  “咳,那是当然,爹爹和华夫人已经在会客厅候着了,大姐姐和绝公子快随我来吧。”凰瑶捂嘴轻咳一声,掩饰住自己的尴尬,她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是来迎绝公子的吧。  

  “华夫人?”凰凤舞轻声呢喃了一句,满眼疑惑,定国将军府看似权势滔天,却是人丁单薄,她那位将军爹爹倒也不算滥情之人,这些年一直只有一妻两妾在旁,她实在想不出这‘华夫人’是哪一位?又是打哪儿冒出来的?  

  “大姐姐不知道也情有可原,据说华夫人曾是爹爹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两人失散多年,爹爹对其情深一片,便升其为平妻。”凰瑶满眼得意,暗藏着几分幸灾乐祸。  

  “哦,夫人?呵呵,阿幽一会别忘提醒我给将军大人和新夫人送礼。”凰凤舞向着一直充当隐形人的墨幽绝柔柔一笑,凤眸深处满满的讽刺,她不知道在她回府之前,她那位便宜父亲整这一出算怎么回事,不过只要不碍着她,她也懒的理会。  

  “好。”墨幽绝抬起手轻轻揉了揉凰凤舞的发顶,只是一个轻柔的习惯性动作,却不难看出两人目光交汇下的宠溺深情,凰瑶双拳紧握,满心满眼的不甘、妒忌却无处发泄,只能加快脚下的步伐,心中愤愤的骂了几句:不要脸,狐狸精。  

第四十五章:不诉离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