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旖旎美景

    “休要转移话题,你今日到底去哪儿了?”他越是掩藏不说,她就越想知道,如果不是闻到他身上没有脂粉香,他这么遮遮掩掩,就算是怀疑他金屋藏娇也不过分。  

  “凤凰,我累了一天了,先去洗个澡。”墨幽绝说着一溜烟跑到了屏风后,那里他已经让几个丫头准备好了洗澡水,至于身后那道又是恼怒又是羞愤的小眼神就先不管她了,反正她不敢进来。  

  “墨幽绝,你别得寸进尺,那是我的地盘。”凰凤舞一跺脚,满脸恼怒,她感觉自己都要疯了,这个男人是怎么一回事,不仅占了她的半张床,如今连浴桶都不放过吗?最主要的是楼下不是有浴室吗?  

  “你的不就是我的吗?都一张床上睡过了,还分什么彼此?”墨幽绝磁性沙哑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暗藏着几分笑意,凰凤舞扶额长叹,满脸羞愤,她决定不再与他计较,否则真会疯的。  

  过了片刻,屏风后便传来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还有水滴溅到地板上的声音,凰凤舞微微一愣,刚刚散去的红晕又布满了脸颊,倒是比刚才还要美艳几分。  

  佯装镇定的走到桌边,喝下一杯凉茶,脑中的纷乱、躁动才平息了一些,一时间整个屋内静的出奇,只留下屏风后氳蕴的雾气,还有时不时传来的水声,倒是平添了几分暧昧、旖旎。  

  凰凤舞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想要将那件未完的黑衣完成,尽管她一再告诫自己要冷静,目光还是忍不住向着屏风张望,那里影影绰绰,水雾缭绕,让人情不自禁的浮想联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凰凤舞手中的衣服分毫未动,桌上的凉茶却被喝了个底朝天,屏风后的男子动作优雅,身影惑人,那些暧昧的声音断断续续不停在脑海中盘旋,搅的人无法安生。  

  此时的凰凤舞明显方寸大乱,失了平日里的冷静,脑中各种念头此起彼伏,交缠繁杂,清心咒一遍遍在心中默念,依旧镇压不住那颗跳动不安的心,眼下她已然忘记了自己只有十四岁,更忘记了今日早晨突然造访的大姨妈。  

  “凤凰,别胡思乱想了,先给我拿件衣服。”温润好听的声音夹杂着几分揶揄,不仅打破了屋内的静谧,也让凰凤舞彻底呆愣在原处,心中暗暗骂了自己无数遍:没出息。  

  “等着。”凰凤舞冷冷的说了两个字,看着手中那件白色的软袍,她忽然感觉有些烫手,这算什么?这感觉,这氛围,怎么这么别扭?  

  “凤凰,你磨蹭什么呢?是肚子不舒服吗?”墨幽绝的声音犹如魔音穿耳,让凰凤舞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此刻她方才想起如今的身体状况,顿时脑海中所有的旖旎画面全被击了个粉碎,看着屏风后的那道身影,顿时恨不打一处来。  

  “墨幽绝,你故意的是不是?”凰凤舞的声音虽然冷凝,却依旧带着几分别扭和不自然。墨幽绝忍不住哈哈大笑,他的凤凰好可爱,只不过她如今还小,即便她想做什么,他也不会同意。  

  “是你定力不够,我只是洗个澡而已,你激动什么?不过你若再不把衣服拿来,我就真的出去了啊,到时候你可别流鼻血。”  

  此刻的凰凤舞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大嘴巴,是啊,人家只是洗个澡又没有勾引她,她激动个什么劲儿?  

  “墨幽绝,你别得意,等本小姐身体好了,定然……”凰凤舞的话只说到一半,便再也说不下去了,她觉得今日定是被墨幽绝刺激坏了,才会如此神经,口无遮拦。  

  “接着。”凰凤舞运起内力将手中的白袍扔到屏风后,犹如一阵风般跑上床,拉起被子蒙住了头,她没脸见人了,今晚不用说两辈子了,估计所有前几辈子的脸加起来都丢尽了。  

  墨幽绝看着手中绣工绝佳,面料绵软舒适,样式新颖独到的睡袍,忍不住眉眼含笑,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幸福的粉红泡泡。  

  “凤凰的心思,本公子感受到了,这睡袍正合适,我定然夜夜不离身,想必穿着它睡觉不仅舒服还很温暖,只是小凤凰,你方才未说完的半句话是什么?”墨幽绝走出屏风看着将整个人埋在被子里,装乌龟的凰凤舞,忍不住就想调侃几句,今晚的凤凰好可爱,他真的好想将她一辈子珍藏在自己身边,不让别人窥探到一丝一毫。  

  “定然亲手斩杀了你这只妖孽。”凰凤舞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被子里缓缓传来,闷闷的还带着几分娇羞,墨幽绝呵呵一笑,拉开被子上了床,一把将凰凤舞抱在怀里,轻声在她耳边呢喃了一句:“我以为凤凰会说:我定然将你拆穿入腹呢,哈哈。”  

  “流氓、无赖、赶快睡觉,再继续叨叨就滚下我的床。”  

  “哈哈……”  

  第二日醒来,感觉到身边空落落的,凰凤舞心中大惊,连忙探过手去,那里温凉一片,她的心没来由的一阵沉闷。听到几个丫头推门的声音,迫不及待的问道:“公子呢?”  

  “哎,如今有了公子,小姐的心里果然没有凤暖了,这是公子亲手熬制的汤药还请小姐服下。”凤暖抿嘴轻笑,看着凰凤舞满眼揶揄。  

  “怎么还喝?”凰凤舞一闻便知是与昨日一样的调经活血的药,不由的撇撇嘴,满眼嫌弃,她又没什么事,只是来个小日子,至于每天喝这种苦哈哈的药汤子吗?  

  “公子说:女人的第一次经期如果调理好的话,以后会少很多痛苦。”凤暖看着一脸铁青的凰凤舞,暗暗好笑,忽又想起清晨墨幽绝熬制汤药时的那份细致,耐心,眼中忍不住有些动容,看来公子对自家小姐是发自内心的好,她以后还是少操那份闲心的好。  

  “公子、公子,你们现在满嘴,满脑子都是公子,现在谁来告诉我,你们的公子去了哪里?”凰凤舞恨恨的看着几个小丫头,接过药碗如昨日一般一口灌了下去,她不喜喝中药,墨幽绝又不是不知道,如今还要亲手熬制,让她想找个理由不喝都不行,真是受够了,不仅晚上拿她找乐子寻开心,大清晨都不让人安生。  

  “公子熬完药,吩咐我们不要吵醒小姐,喝了一碗粥就走了。”凤雪也是一脸好奇,这两天不仅公子,就连墨染和墨翼都是早出晚归的,不会是真出什么事了吧?  

  “喝屁的粥,私会美人,难道还能少了他的饭吃,真是的。”凰凤舞恨恨的穿衣下床,一脸郁闷,那个死人,到底在干什么?  

  “啊?私会美人?不会吧?”凤暖看着凰凤舞,满眼的不敢置信,小姐说的不会是真的吧?公子怎么可以这样?她对他的印象才刚刚改观,可千万不要打击她。  

  “行了,别瞎想了,本小姐瞎说的。”凰凤舞看着又开启了愤怒模式的凤暖急忙解释,墨幽绝虽然经常惹她生气,她也不想在几个丫头的心里给他塑造个什么不好的印象。  

  “小姐,这话以后还是别说了,公子听到后会不高兴的,更何况公子也不是那样的人。”凤雪第一时间为墨幽绝解释,她可不想雅阁再和昨日一般,整天笼罩在低气压之中。最主要的是,即便是公子有事瞒着小姐,但绝不是去私会什么美人,小姐显然想多了。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你对他又了解多少?”凰凤舞现在心情很不好,自然是逮谁咬谁。  

  “咳,如果公子是那样的人,想必早就妻妾成群了。”凤雪低下头低声嘀咕了一句,凤暖赞同的点了点头,如果大名鼎鼎的天下第一公子想要找什么美人,只需一个眼神便可,没有必要来个什么私会,毕竟这奉天大陆如小姐这般的女子只有一个。  

  “你知道他墨王府里没有几个通房小妾什么的?”凰凤舞说到这里,突然一愣,奉天大陆的贵族子弟一般在十三四岁就会有几个通房小妾,墨幽绝是承诺过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是她从未问过他家里的事情,可别真来几个通房小妾什么的,那她绝对会疯掉的。  

  “小姐,公子在奉天大陆一直以:洁身自好,不近女色出名,难道小姐没有发现除了你,别的女子很难近公子三步之内吗?”凤雪突然觉的来小日子的小姐脾气真的很暴躁,与平日里那个冷静自持,淡漠孤傲的小姐简直是判若两人。  

  “好了,好了,不说他了,你们今日将东西收拾好,明天咱们回将军府。”凰凤舞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虽然心中依旧有所不满,倒也恢复了几分冷静。  

  “明天不是?”凤暖的话说了半句,便捂住嘴不再多说,中阳节三个字是小姐心中永远的痛,她不想在她伤口上撒盐。  

  “呵呵,从哪儿摔倒从哪儿爬起来,难道你们不觉的这样会很有意思?哎,九年不见,不知我那两位高堂可好?”凰凤舞冷冷一笑,狭长的凤眸黑雾笼罩冷凝一片,她故意暴漏自己的行踪,故意和凰嫣、凰瑶两姐妹交涉,就是想要将军府知道她的动向,想看看她那对便宜爹娘会怎么做?如今看来倒是她想多了,两天过去了,将军府连个鬼影都没有出现,她还有什么好期待的呢?  

  “小姐,你别难过,也许是将军府的人没有查到小姐的住处。”凤雪的声音越说越低,这个理由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这两日风满楼的客人明显比以前多了不少,要不是有张全在前面顶着,估计这雅阁的门槛都要被踩破了,她不相信堂堂定国将军府在龙城的眼线还不如那些不入流的江湖门派。  

  “没啥好难过的,在护国寺呆了九年,将军府不也半个人影都没见到吗?我还有你们。”凰凤舞凤眸微眯,满心荒凉,也许他们不在意她倒是好事,至少以后有什么事情,她也不用顾忌太多。  

  “是啊小姐,你还有我们,还有公子,我们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凤暖看着有些哀伤的凰凤舞,突然觉得如她这般无父无母的孤儿倒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悲,至少她没有什么念想,就不会为此难过。  

  “无事,你们说的对,我还有你们。”凰凤舞轻叹一声,眸光无波无澜,淡漠如水,也许是最近感受到了友情和爱情的美好,才会幻想那本就不属于她的亲情,细想一下,有舍有得才是人生的真谛,她又何必那么贪心,徒增一腔烦恼。  

  “是,小姐,还有……银河,似乎不舒服。”凤暖说完这句话,感觉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小姐看她喜欢,才将银河交给她照顾,如今她竟然没将那家伙照顾好,她要如何向小姐交代?  

  “银河怎么了?带我去。”凰凤舞猛的站起来,绝美的脸上冷气横生,那家伙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否则她不会原谅自己的。  

  “它在我房间。”凤暖低声说了一句,抬腿向着自己的房间奔去,说来奇怪,银河昨天一整天都活蹦乱跳的,到了晚上突然就变的无精打采,除了睡觉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凰凤舞什么也没说,三步并作两步的奔到凤暖房间,刚一进门就看到床上精神萎靡,好似失了灵魂一般的小银河,她心中一痛,连忙奔过去抱着它,轻声喊道:“银河?银河?你怎么了?”  

  凰凤舞问的小心、忐忑、仔细听还能听出几分害怕,她是害怕了,是她将银河从轮回谷中带出来的,她绝对不允许它出半点差错。在众人担忧、焦躁中,银河缓缓睁开了眼睛,匆匆看了凰凤舞一眼,又闭眼沉睡了过去,期间连个声音都没有发出。  

  “银河这样的情况多久了?”凰凤舞秀眉微凝,冷冷的看着凤暖,眼中带着几分不快。  

  “小姐,奴婢什么也没有做,昨晚银河突然就变成了这样,事先没有任何预兆,奴婢,奴婢不敢去打扰小姐。”凤暖扑通一声跪到凰凤舞的面前,漂亮的大眼睛中水雾氲氳,雾色一片,她知道公子在小姐的房里安寝,她真的不敢打扰。  

  “你先起来。”凰凤舞冷哼一声,看着满脸清泪,楚楚可怜的凤暖,心中的恼怒倒也散去不少,这丫头对银河真心喜爱,定然不会出什么乱子,银河如今的情况怕是与前天晚上吸食了太多灵气有关。  

  “小姐,我看银河除了嗜睡,似乎一切正常。”凤雪跟着凰凤舞这两年,倒也略通一些医理,银河如今的情况不像中毒,倒像是吃多了要消化一般,不过这话她可不敢说,小姐的冷眼着实可怕。  

  “银河?银河?你要赶快好起来,我让她们给你准备炸鸡腿好不好?”凰凤舞不是兽医,况且这家伙也不是普通的野兽,如今这般情况当真有些束手无策,哎,如果墨幽绝在的话,说不定还能知道一二。  

  凰凤舞叫了很久,银河依旧没有半分回应,凰凤舞小心翼翼的探着它的鼻息发现一切正常,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小姐,银河,银河不会有事吧?”凤暖看着凰凤舞,满脸紧张,她不想的,可是她真不知道银河这是怎么了?  

  “目前看不出什么,这不是你的错,无需自责。”凰凤舞看着凤暖眸色中带着几分安慰,凤暖微微一顿,再一次潸然泪下。  

  这一日墨幽绝依旧是从出去后便没了踪影,凰凤舞呆在雅阁一边照顾着银河,一边继续昨日未完的缝衣大计,她也懒得再去猜度墨幽绝的去向,只要他安然便好。  

第四十三章:旖旎美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