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暗夜苍凉

    “哎,小师妹如此天香国色,如今因为大师兄一日不见,竟也变成深闺怨妇了吗?”不算熟识的声音辨析度很高,凰凤舞施施然转身,看着那抹魔魅的血红,寒凉的眸色不经意间暖了几分。  

  “想必是这雅阁的窗户太多了,所以景少连门和窗户都分不清了吗?”凰凤舞淡淡一笑,声音中带着几分调侃。  

  “本少号称,龙城第一风流,如今私会美人,自然是走窗户才能与名声相符。”景昊邪邪一笑,看着床边整齐放置的两套白衣,多情的桃花眼下暗淡无光,隐有痛色。  

  凰凤舞将景昊眼中的情绪一览无余,心中一滞却不愿多想,随后她自然随意的倒了两杯茶,抬眼看着景昊似笑非笑说道:“呵,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不过景少这个点前来,是有什么事吗?”她还以为因为景瑜的事情,他会恼恨她和墨幽绝,再也不出现了呢。  

  “无事,听说风满楼有两处小楼风景不错过来看看,不过小师妹倒是随时随处都能给人惊喜。”景昊轻抿了一口茶,眸色恢复如常,他能有什么事?只是顺着心中所想,想来看看她罢了。  

  “呵呵,这算哪门子惊喜,压根经不起推敲。”凰凤舞眸目含笑,神色慵懒,从她走进雅阁的那一刻起,就没刻意隐瞒过自己的身份,龙城聪明之人实在太多,与其遮遮掩掩的招人惦记,倒不如光明正大的暴露在明处,这样即便有人想打什么主意,也会有所顾忌。  

  “小师妹做事率性乖张,一向不按常理出牌,怪不得大师兄如捧至宝?”景昊一声轻笑,将眼中的苦涩很好的掩藏,他纠结了很久,直到此刻才敢出现,就是担忧自己的心魔越中越深,却忽略了早在对她产生兴趣的那一刻,她就强势的闯入他的心底,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你来到这里就是想说这些?”凰凤舞定定的看着景昊,不容许他有一丝一毫的躲避,不管如何,她都不想让景瑜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女人,成为他们三人解不开,跨不过的心结。  

  面前的凰凤舞一袭水蓝色长裙裹身,如意髻上仅插了一支梅花白玉簪,清新简洁却不失优雅,皮肤白皙好似剥去蛋壳的鸡蛋,她不施粉黛,却是天生丽质,风骨自成,此刻那一双亮若星辰的明眸浅浅含笑,如云、似月、恰是天空那一抹璀璨的云霞。  

  她是如此美好,举手投足间就有一种勾魂摄魄的风情,可惜她却不属于他,夜深人静时,景昊不止一次在想,如果他和大师兄站在同一起点,哪怕拼个你死我活,争的头破血流他也绝不退让,无奈上天对他实在太狠,在初遇的那一刻,她的心中便只有那个温润雅致,淡漠如风的男人,而他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  

  “舞儿以为呢?不说这些,那你想听什么?”景昊邪魅一下,桃花眼微微上挑,带着独属于景昊一人的魔魅妖娆,对不起大师兄,就让我自私一次,放纵一回可好?  

  景昊的美与墨幽绝不同,他的美惊心动魄,仿若带着一种惑人心智的魔力,凰凤舞自认为定力十足,还是忍不住被眼前的美景乱了几分心神,清冷的眸色中不由的带出几分惊艳。  

  “舞儿,我与大师兄谁更俊美?”景昊猛然靠近凰凤舞,声音磁性沙哑带着诱人的蛊惑,凰凤舞呼吸猛然一滞,身体下意识的紧绷,面前的景昊离她只有寸许,他的面容熟悉中带着几分陌生,他眼中的期待和深情更让她不知所措,没法回应。  

  “对不起,景昊,我?”凰凤舞迟疑了片刻,抬眼看着景昊满眼歉意,他很好,家世好,长的好,对她也好,只是她心中早已为另外一个人种了一朵爱情之花,景昊想要的,她这一生都给不起。  

  “好了,跟你开个玩笑,这么不经逗。”景昊随意摆摆手,含笑退回原先的位置,挑高的桃花眼下一如既往的邪魅风流,只不过那身红衣却好似暗淡了几分,他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却不后悔将这层窗户纸捅破。少了那张惑人的容颜,凰凤舞如释重负,暗暗松了一口气。  

  “景瑜的事?”凰凤舞喝了一口茶,小心翼翼的转移话题,清亮的眸子中有试探还有几分莫名的复杂。  

  “舞儿,你无需试探我,我不是景瑜,也不会为了我那不成器的妹妹与你和大师兄为敌。我来只是想提醒你,龙城这几天多了不少陌生面孔,你要小心,如果?如果在外无事,还是早些回将军府吧,多几重守卫,便多几分安全。”景昊闭眼长叹一声,压制住心中的苦涩,对于他来说,她的安全更加重要,而他这一生都不会与她为敌。  

  “谢谢你景昊,送阿幽离开后,我便回去。”凰凤舞看着面色沉重的景昊,绝美的脸上满满的真诚,她不想伤害他,从见到他的那刻开始,她便把他定位成:她和墨幽绝今生不可或缺的亲人。  

  “对我无需言谢,有事你便差人到丞相府找我,不过大师兄待你如捧至宝,他那样一个黑肝黑肺的人定然不会让你有事,舞儿天色已晚,我先走了。”景昊缓缓站起身,漂亮的桃花眼中暗藏几分不舍,他舍不得离开,却再找不出留下的理由。  

  “等一下,这是我和阿幽在轮回谷所得,有洗髓伐骨之效,笑红颜也是因它得解,这瓶你服下,也许不日后便能威震江湖了。”凰凤舞从袖中取出一个小玉瓶,递给双目震惊的景昊,目光灼灼,他们是朋友、亲人,好东西自然有他一份。  

  “好,那我收下了。”景昊接过凰凤舞手中的瓶子,顺着来时的窗口纵身离去,待飞出很远后,他转身看向雅阁的那抹剪影,妖孽的容颜上带着几分释然。  

  曾听过这样一句话:世界上有两种幸福:一种是与相爱的人在一起直到生命的尽头,另一种则是心中所爱之人幸福,如今他错失了第一种,那便努力守护第二种吧。  

  冷风阵阵,夜微凉,凰凤舞倚窗而立,遥望着天空那弯冷月,莫名长叹,呵呵,又是一年中阳节,脑中闪过几张封存已久的面孔,她秀眉微凝,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眉心。  

  忽然两根白皙的手指轻轻按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熟悉入骨的雪莲香中夹杂着几许风尘,凰凤舞柔柔一笑,顺势靠在了他的怀中,眼圈通红,泛起阵阵湿意。  

  “怎么哭了?一日不见是谁让我的凤凰受委屈了?我帮你出气可好?”满含柔情的声音在耳边柔柔响起,凰凤舞突然觉的有些委屈,这个男人,让她等了一天,念了一天,如今还好意思问。  

  “如果这个人是绝公子你呢?你要如何帮我出气?”凰凤舞扭头看着墨幽绝,轻咬下唇,愤愤然说道。  

  “罚一个吻如何?”墨幽绝邪魅一笑,然后迫不及待的吻上了眼前诱人的红唇,他的吻很柔,很轻,带着蚀骨的想念,凰凤舞不由的深深陶醉,彻底迷失在这个深吻之中。  

  月光下,出尘俊美的男子与绝美倾城的女子柔情拥吻羡煞旁人,雅阁内笼罩了一天的低气压终于彻底散去,门外守候的几个丫头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吐出一口浊气。  

  月清如许,高楼上,有人深情相拥,笑看一世繁华,夜凉如水,转角处,有人抬手遮目,叹这一世苍凉。  

  景昊知道在他与凰凤舞说出心思的那一刻,墨幽绝就站在门外,此刻他定然也知道他就在暗处,这个肆无忌惮的深吻不管是警告也好,炫耀也罢,他都只能自个儿将苦水往肚子里咽。  

  抬头再一次深深的看了那抹水蓝色一眼,景昊闭眼长叹一声,纵身离去,再未停留,墨幽绝耳根微动,将怀中的女子又搂紧了几分。  

  一吻毕,凰凤舞轻靠在墨幽绝的怀中,柔情满满的说了一句:“阿幽,我好想你。”  

  “我以为你有美男相伴,早忘了我的存在了,舞儿。”墨幽绝淡淡瞥了凰凤舞一眼,声音微凉。  

  “绝公子现在才来吃醋你不觉的晚了吗?刚才你干什么去了?在门外听的很爽?况且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景昊就在楼下。”凰凤舞懒洋洋的回了墨幽绝一眼,神色一派自然,哼,刚才在门外听了那么久,如今景昊刚走就来兴师问罪,不好意思,本小姐不吃你这一套。  

  “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配合?”墨幽绝看着怀中娇俏的女子暗暗好笑,经过轮回谷的那一次洗髓,凰凤舞整个人都跟脱胎换骨一般,能感知到他和景昊的气息也不为过,不过他也没想着隐藏,否则也不会被景昊发现,当着他的面便对凤凰表白。  

  “因为我觉的还是你口中这声的凤凰更好听。”  

  凰凤舞看着神色不虞的墨幽绝,笑的满脸柔情,景昊刚才的动作实在太快,太过突兀,她还来不及思考,便感知到了墨幽绝的气息,为了避免三方尴尬,她只能装作不知,继续演下去,她相信墨幽绝也是一样的心思,毕竟景昊是不同的。  

  “哎,凤凰你好霸道,连吃醋的机会都不给我留一个。”墨幽绝悠悠一声长叹,无奈的墨眸下暗藏着浓郁的深情,他一直以为景昊会将那份心思隐藏,今日既然他选择表露出来,他也不妨给他一个机会,反正只要凤凰心智坚定,任凭天皇老子也休想抢走。  

  “据说吃醋中的男人也会无理取闹,不可理喻,为了绝公子的形象,这样的陈年老醋以后还是不要再吃的好。”凰凤舞看着墨幽绝,心中满满的幸福,她担忧焦虑了一天,如今看着这张镌刻到骨子里的脸,竟是前所未有的安心,原来我心安处不仅是家还是幸福。  

  “不让吃醋,总该让我吃饭吧,凤凰,我都饿了一天了。”墨幽绝撇了撇嘴,黑亮的墨眸中满满的委屈,凰凤舞看着这个孩子气爆棚的墨幽绝,“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她的阿幽,真好,不管是腹黑霸道还是可爱傲娇都让她心动万分,欲罢不能。  

  “你们听见没?把饭菜端上来。”凰凤舞喜滋滋的对着门外吩咐了一声,听到几声如释重负的轻叹,心中又是满满的感动,她是何其有幸,才会在今生遇见墨幽绝,遇见这么多关心她的人。  

  一顿饭下来墨幽绝吃的很快,凰凤舞在他的感染下竟然也吃了不少,饭后墨幽绝挥退众人,步履轻缓的走到床边,轻捧起那两套精心缝制的衣袍,墨眸中满满的感动。  

  “怎么样喜欢吗?要不要穿上试试?”凰凤舞的声音柔美动听让人如沐春风,墨幽绝柔柔一笑,将所有的感动、心疼深埋心底,此刻他无需再说什么感谢的话,只需要用余生来好好爱她。  

  “不用,凤凰做的定然合身。”他风尘仆仆的赶了一天的路,如今连个澡都没洗,怎么舍得让她一天的心血染上尘埃。  

  “贫嘴,话说你今日到底去哪儿了?”凰凤舞从早晨纠结到现在,她想不通在龙王朝墨幽绝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用一天的时间来处理,除非他是故意躲着她。  

  “我说去私会美人了,你相信吗?”墨幽绝剑眉微扬,看着一脸纠结好奇的凰凤舞暗暗好笑,他还以为她不在意呢,如今看来这丫头倒也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淡然平静。  

  “信,为啥不信,你本就长了一张犯桃花的脸。”凰凤舞强压下心中的好奇,淡淡应了一声,这只腹黑的狐狸,她越是好奇在意,他越是不说,吊足了她的胃口,如今他怎么变的这么恶趣味了。  

  “桃花?呵呵,本公子明明是梨花,白的纯粹干净,桃花还是用来形容景大少为好。”墨幽绝呵呵一笑,说起景大少三个字,竟然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他可以不计较景昊的情思暗藏,但是只要想起之前两人离的那么近,他就忍不住想要发狂。  

  凰凤舞微微一顿,暗暗翻了几个白眼,这位爷的这坛陈醋到底要吃到什么时候?哎,可怜了景昊,以后有的受了。  

  “呵呵,绝公子即便不是桃花,那也是一枝梨花压海棠,否则又怎会惹来奉天大陆无数美人的爱慕和追捧?不过不得不说,这张脸也的确有惹祸的资本。”  

  凰凤舞阴测测回了一句,话语中满满的酸味,这还是在龙朝便惹来景瑜、龙熙儿等一众情敌,如果是他自小长大的燕国呢,又会有多少片金桃花等着她?哎,想想都麻烦,也不知她前几辈子到底造了多少孽,才会在今生找了个男人,都不得安生。  

  “凤凰说的对,这张脸如果不惹祸,三年前我那般狼狈,又怎能惹来你这只小妖精?至于那些什么佳丽、美人的,在我眼里跟苍蝇、蚊子没什么区别,你就无需吃醋了,省的胃酸。”墨幽绝看着一脸醋色的凰凤舞,又无奈,又好笑,他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凰凤舞嘴角一撇,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她真替那些爱慕墨幽绝的女人悲哀,如果她们知道在这只腹黑的妖孽眼里,她们是这般招人嫌弃不齿的形象,还会芳心暗许,痴情一片吗?不过如此毒嘴、毒舌的第一公子,还是好好拴在自己身边为好,免的出去为祸世人。  

第四十二章:暗夜苍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