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晨曦乌龙

    “噗嗤”凰凤舞听着墨幽绝急切中带着几分可怜兮兮的声音,忍不住笑出声来,心中所有的羞愤,恼怒全部被他此刻的无措和可爱击了个粉碎,她的阿幽即便被天下人推崇,总归是个十七岁的大男孩。  

  “凤凰,你别笑了,快告诉我该怎么办?血越来越多了。”墨幽绝眸色慌乱的看着凰凤舞,按照这么个流法,他真怕她血尽人亡,看来一会的给她熬点补气血的汤药才好。  

  “阿幽,你先起床,把凤暖她们唤进来。”凰凤舞眉目温柔的看着墨幽绝,心中又好气又好笑,笨蛋你别喊了,不知道这个时候女孩子最容易害羞了吗?还是你以为我的脸皮当真那么厚?  

  “哦。”墨幽绝应了一声,着急的下床就要往门外跑,凰凤舞看着他腰腹间的一大片血迹,瞬间黑了脸,心中莫名的又升腾起一抹烦躁,“你站住,换件衣服再去。”  

  后知后觉的墨幽绝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慌忙在空间中搜索了一通,白皙的脸上瞬间五颜六色,好看的黑眸暗淡无光,他回头看着一脸郁闷的凰凤舞,满含心酸的说道:“凤凰,我没有衣服换了。”  

  此刻的凰凤舞早已忍无可忍,她感觉之前升腾起来的那点幸福感全部被他刚才的一句话打击的支离破碎,这哪是什么天下第一公子,分明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天下第一糊涂蛋。  

  躺在床上,闭眼做了几个深呼吸,好不容易稳定了情绪,凰凤舞缓缓睁开眼,看着床前一脸局促不安的墨幽绝,又是无奈又是好笑,她大爷的,她这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到底是前几辈子造了多少孽,才会在今生遇到这么个大爷。  

  “小姐,你起身了吗?”凤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脆可人,凰凤舞无奈一笑,看来今天这人是不丢也的丢了,眼角的余光扫见一脸尴尬的墨幽绝,她狠狠翻了个白眼,别想躲起来,要丢人咱们一起丢。  

  “进来吧。”凰凤舞一句话说的虚弱又无力,墨幽绝在凤暖推开门的瞬间隐在了屋顶的房梁上,他发誓一会定要让墨染将他所有的衣物收拾好,统统放进空间,以备不时之需。  

  凤暖进门的第一眼便看到了脸色苍白、满头冷汗的凰凤舞,她着急的奔到床边,当看到床上的一片狼藉,了然的笑了笑,原来是她家小姐长大成人了。“恭喜小姐长大成人。”  

  “有什么好恭喜的,你赶快先给我整些必需品来。”凰凤舞翻了个白眼,嘴角抽动数遍,不就是来个初潮吗,有什么好恭喜的,她现在只想赶紧逃离这个地方,逃离房梁上那道暗藏戏谑的目光。  

  “小姐,你别忘了,只有长大了你才能嫁给公子。”凤暖笑意满满的说了一句,在凰凤舞吃人的目光中跑出门去。  

  当凤暖和凤雪再一次进门,凰凤舞终于从苦难中解脱了出来,抬眼看着墨幽绝依然一动不动的呆在房梁上,她忽然有些好笑,这样百年不遇的乌龙事件也能如此凑巧,难道是老天也要让他见证她长大成人的时刻?这般想着,她心中竟然有些小小的感动。  

  “凤凰,你不管我了吗?”墨幽绝看着凰凤舞,黑亮的墨眸水汪汪的,好似被遗弃了一般,今天早上的事情真的不怪他,他也没想到的,早知道这么难为情,他宁愿昨夜孤灯长眠。  

  “你就不备衣服的吗?”凰凤舞一直想不通,墨幽绝之前怎么也算是风雅出尘,白衣如雪的第一公子,怎么跟她在一起后反而变的这么狼狈,这么不忍直视了,这到底是谁的原因?  

  “在墨染那里,我做梦也想不到还能遇到这种事。”墨幽绝有些无语的反驳,他也算是得上天眷顾了,这么难得的机会都能碰到,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昨日呢?本小姐可是记得昨儿个大早晨也有个人苦哈哈的跟我说:没有衣服穿。”凰凤舞似笑非笑的看着墨幽绝,她感觉这货就是故意的,故意整的这么可怜兮兮的,让她给他做衣服。  

  “昨日清晨那件本就是在空间中找到的,梦霓裳是个女人,能找到一件已经难能可贵了,还被银河给弄脏了,墨染又没有回来,也得亏你给我找出来一件,否则我昨日定然出不了门。”  

  墨幽绝的声音越来越低,他突然觉的自己有些可怜,天下第一公子、富可敌国的墨王府世子居然落到这个份上,估计他墨家的祖祖辈辈都会气的从地底下爬起来。  

  “行了,别说了,本小姐今日哪儿也不去了,就呆在雅阁给你做衣服。”凰凤舞实在听不下去了,再让他这么说下去,她感觉自己的心肝脾肺都要疼开了。  

  “凤凰,你还欠我一个荷包。”墨幽绝听到凰凤舞的话突然就圆满了,只感觉再来这么几次也无妨,至少目的达到了,看着目光欲裂,即将暴怒的凰凤舞,他一个纵身从窗户飞了出去。  

  看着那道残影,凰凤舞终于想起雅阁和幽苑只有一墙之隔,她的卧房对面就是墨幽绝的房间,如果这时候她还不知道被墨幽绝耍了,那她就真的不用活了。  

  “啊,墨幽绝,本小姐不是你的绣娘。”凰凤舞怒气冲冲的大吼了一声,她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墨幽绝听到凰凤舞的那声咆哮,脚步一顿,嘴角勾起一抹狐狸般的笑容。  

  “公子,你?你这是怎么了?”  

  墨染看着白衣染血的墨幽绝,满眼错愕,带着几分不敢置信,如果公子在大小姐那里受了伤,那这事情可严重了。  

  “无事,凤凰送的成人礼,对了,将凤凰之前送我的那件衣服找出来,我要穿。”墨幽绝剑眉微扬,满眼愉悦,从昨日算计到今天,他的荷包终于要到手了。哈哈,想想就开心。  

  “公子,你不是说要等到行冠礼的那天才穿的吗?”墨染看着一脸兴奋莫名的墨幽绝,满脸疑惑,今天的公子真奇怪,他说的话他作为贴身属下竟然听不懂,至少那句成人礼他就没听懂不过却不敢问。  

  “马上就有新的了,对了,你一会告诉张全,如果有人来风满楼打探小姐的消息,就说她随我回了护国寺,后日便归,另外通知‘七煞’速来见我。”墨幽绝只要一离开凰凤舞,便是那个睥睨天下,指点江山的王,墨染看着神色清冷严肃的主子,浑身气息瞬间便的恭敬无比,这才是他的主子,那个高高在上,杀伐果断,运筹帷幄的王。  

  “是,属下这就去办。”墨幽绝看着墨染的背影,想起什么,又叫过墨翼安排了一番,随后看着对面的阁楼,淡淡一笑,满脸温柔。  

  风度翩翩、姿容绝代的男子踏风而来,凰凤舞不用抬头就知道是那个黑到心肝的‘假仙’,看着手中的白色绣帕,她忍不住笑意连连,这是初学刺绣时她随手缝制的,如今看着那可爱呆萌的卡通版墨幽绝,倒是觉的与他最近的形象颇为相符。  

  鼻翼间传来一股浓郁的药味,凰凤舞下意识的蹙眉,墨幽绝受伤了吗?脑中的想法刚一出现,她已经将之前被他算计的恼怒抛的一干二净,第一时间抬头便看到一身清华的妖孽美男手中端着一碗药,直勾勾的盯着她手中的绣帕,一双墨眸晦涩莫名。  

  “阿幽,这?这是……我闹着玩的。”凰凤舞讪讪一笑,想要将手中的帕子藏在身后,却不知道墨幽绝的动作比她更快,眼睁睁的看着那块貌似大逆不道的帕子到了墨幽绝的玉手中,凰凤舞第一时间闭眼装死,完了,古人最重名声,这货肯定会生气的。  

  时间仿佛就此停滞,华美紧致的楼阁静谧无声,凰凤舞凝神静气的空挡好像听到丝绸破碎的声音,本就慌乱的一颗心瞬间冷凝成冰,再睁眼时,之前温柔的凤眸冷静无波,失了原本的温度。  

  “墨幽绝,你凭什么?”凰凤舞冷冷的看着墨幽绝,眼眸深处暗藏着几分脆弱和心伤,她不接受,他可以冷酷无情,淡漠疏离,但是她不容许他将这份薄情狠辣用在她的身上,哪怕一块帕子也不行。  

  “什么凭什么?”墨幽绝看着忧伤颓败的凰凤舞一脸迷茫,凤凰怎么了?他只是将自己脏了的一块帕子处理了,她为什么这么伤心?难道是怪他喜新厌旧?不应该啊。  

  “你为什么毁了我的帕子?你可以不喜欢,我也没说送给你,那个卡通版的你,就那么让你伤自尊?让你恨不得将它撕碎?”凰凤舞的声音冷若寒蝉,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已经鲜血淋漓,她觉的墨幽绝碎了那块帕子,不仅是毁了他自己,也是毁了她的一片深情。  

  墨幽绝闭眼长叹一声,满心无奈,医书上曾有记载:不少女子来月事时情绪会浮躁不定,如今他算是彻底见识到了。  

  “我今日有事,晚些回来。你们两个伺候你家小姐把桌上的药喝完,一滴不剩。”墨幽绝的声音温润淡漠夹杂着几分清冷,伴随着他轻轻浅浅的脚步声,凰凤舞的面前飘来一块熟悉的白娟,她瞳孔猛然一缩,一瞬间潸然泪下。  

  如雪的白影如天上的流云渐行渐远,单薄中暗藏几分寂寥,凰凤舞的心猛然一痛,彻底迷失在荒凉之中。  

  “小姐,这是公子亲手熬制的补血凝神的药,你趁热服下吧。”  

  凤雪端着墨幽绝留下的药碗,小心翼翼的走到凰凤舞面前,神色中带着几分忐忑拘谨,这两人吵架她还是第一次遇到,不过小姐今日的脾气太过暴躁难测,让人始料未及,如今公子留下一句话就走,可是苦了她们这几个做奴婢的了。  

  中药中弥漫的苦涩,让凰凤舞从冰冷中彻底挣脱了出来,她淡淡的看了凤雪一眼没有说话,接过药碗一股脑儿灌入口中,由于喝的太猛,还没喝完就被呛的咳出了声,凤雪着急的一边给她拍背顺气,一边轻声安慰:“小姐,公子只是出去办事,一会就回来了。”  

  凰凤舞淡淡一笑,笑容微苦,墨幽绝肯定会回来的,只是在他回来前的这段时间,她就会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没事,你们先下去吧,取几匹云锦过来,再将我上次绣了一半的荷包找出来。”凰凤舞眸色清冷,不辨喜怒,凤雪欲言又止的迟疑了片刻,无奈的退出了房间。  

  待所有人都出去后,凰凤舞独坐窗前,打量着周围熟悉的一切暗自苦笑,整个雅阁从设计到装饰风格都是她喜欢的,如今只是少了一道身影,一抹莲香,她便感到了一股透骨的冰冷,呵呵,看来这段日子她果然是过的太舒服了。  

  “小姐,你要不先去休息一会?”两个丫头抱着两匹白色的云锦进屋,看着无精打采,淡然神伤的凰凤舞,忍不住满眼忧色,按照小姐如今的情形,还是卧床休息为好,可千万别急出什么病来。  

  “无妨,我答应过他的事情定会兑现。”凰凤舞无所谓的耸耸肩,她只是来个小日子,又不是孕妇。既然墨幽绝对荷包和衣服如此执着,那便如了他的意吧,但愿他看到后心里的怨气会消散一些。  

  “小姐,你对公子如此好,就不怕把他惯坏吗?”凤暖此刻对墨幽绝是满满的怨愤,小姐今日身体不好,公子不是该留下好好陪着小姐的吗?如今自顾自的出去办事算怎么一回事,真是想不通。  

  “是惯坏了,今日除非大事,否则雅阁不许任何人打扰。”凰凤舞轻悠悠的看了凤暖一眼,凤暖只觉呼吸一滞,浑身发凉,哎,小姐最是护短,都这样了,还不忘向着公子。  

  “是,小姐,奴婢告退。”凤雪狠狠瞪了凤暖一眼,见凰凤舞脸色平静,似乎并没有继续发怒的迹象,连忙拉着霜雪告退离开。  

  凰凤舞听着轻轻的一道关门声,心中暗暗苦笑,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和墨幽绝之间,看似她处处占着上风,其实最终得益的永远都是那个黑心肝的。  

  这一日,身中三日笑安然无恙的定国将军府大小姐,再次成为龙城上下的热门话题。这一日,有心之人遍寻佳人的踪迹无果,风满楼的客流量破了开业以来的最高记录。  

  墨幽绝从出去后便没了踪影,凰凤舞呆在雅阁无人叨扰,倒是重温了一回在护国寺时的静谧悠闲。一回生二回熟,再加上凰凤舞心无旁骛,针法娴熟,这一天下来倒也战果颇丰。  

  “小姐,天黑了,你歇会儿吧。”凤雪看着床上整齐叠放的两套白衣,心中暗暗咋舌,她家小姐真是厉害,这两套衣服不论是裁剪,设计还是针法都堪称:奉天大陆之最,绝公子定然喜欢。  

  “就快完了,什么时辰了?”凰凤舞慵懒的活动了下手指,看着手中即将完工的一件黑衣,凤眸深处藏着丝丝缕缕的柔情。  

  “将近戌时了,公子他?”凤雪看着屋外暗下来的天色,心中忍不住担忧,整整一天了,公子的气也该消了吧?  

  “估计是被什么事情绊住了,凤暖呢?还在生闷气?”凰凤舞抬眼看着一脸谨慎忐忑的凤雪,暗自好笑,她有那么不讲理,好迁怒吗?看把几个丫头吓的,大气都不敢出了。  

  “小姐,凤暖性子急,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凤雪看着凰凤舞冷然的面色恢复如初,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是为我抱不平呢,我有什么可计较的?记得把饭菜放在炉火上温热,他也该回来了。”凰凤舞轻声吩咐了一句,想到那个熟悉到骨子里的身影,眸眼深处忍不住笑意点点。  

  “是,小姐。”凤雪应声而去,凰凤舞缓步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昏暗阴沉的天空,心中闷闷的突然有些沉重。  

第四十一章:晨曦乌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