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为爱疯狂

    “咳,凰大将军是我朝重臣,立下无数汗马功劳,本皇子代父皇和太子皇兄对他的子女关照一二,也无可厚非。”  

  龙凌渊抱拳轻咳一声,讪讪而笑,沉寂的眼眸中暗藏一抹狰狞凶狠,纳兰御凌说的不错,这个绝公子果然不好对付,看来想要彻底抱得美人归,还要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才行。  

  “本公子这些年游历三国,就数贵国的龙皇陛下和澜太子最是勤劳,怪不得龙朝能国泰民安,兵强马壮。”墨幽绝脸上挂着温润疏离的笑容,看着脸色苍白的龙凌渊眼中是毫不掩饰的蔑视,哼,你不是喜欢扮猪吃老虎吗?本公子就撕掉你的伪装,被龙凌澜那条毒蛇盯上,我倒想看看你还有多少时间肖想我的凤凰。  

  “墨世子,你不要太过分,别忘了这里不是燕国。”龙凌渊终于忍无可忍,怒喝出声。墨幽绝刚才的几句话太过诛心,如果传到父皇的耳朵里,他定然没有好果子吃,更何况这里还坐着一位独断嗜杀,小肚鸡肠的太子殿下,他虽然有夺嫡之心,只是现在尚未准备好,与太子明目张胆的对上,他没有丝毫胜算。  

  “五皇弟也别忘了,这里不是五皇子府。”龙凌澜阴测测的说了一句,五皇子瞬间面无血色,他刚才被墨幽绝挑起了怒火,一时失了冷静,当真有些失策。  

  不知何时原本扭腰摆臀的舞姬悄然退下,华丽的大船上鸦雀无声,气氛压抑沉重,诡异莫测。  

  “太子殿下,既然我和阿幽如此不受欢迎,那我们便告辞了,谢殿下抬爱,改日我定备厚礼相谢。”凰凤舞缓缓起身打破了船上的沉闷,与其陪这些无事生非之人周旋,还不如回雅阁赏赏梨花的好。  

  “凰大小姐这是作何?是在怪本太子照顾不周吗?五弟鲁莽,我代他向二位道歉。”龙凌澜端起桌上的酒杯,看着亭亭玉立的凰凤舞目光灼灼,他的目的还没有达到,怎会轻易放她离开?  

  “太子殿下客气。”纠结片刻,凰凤舞无奈一笑,又坐回了原处,这帮人今日齐聚一堂,无非是想知道火灵狐和轮回谷的事情,又怎么会无功而返?  

  景瑜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墨幽绝眼中的温柔宠溺,纳兰御凌眼中的爱慕深情,龙凌渊的不甘算计以及龙凌澜那暗藏的掠夺和浓郁的占有欲。她冷哼一声,指甲插入肉中犹不自知,龙凌澜,既然你想换太子妃,那么本小姐成全你,如果没了这层枷锁,这个天下还有谁能阻止我追随墨幽绝的脚步?  

  “当日在护国寺,凰大小姐的一曲《牵手》可是醉了无数人的心,今日太子殿下设宴,不知道我等是否有幸?”景瑜朱唇轻启,看着对面的凰凤舞,眸光复杂莫测,似笑非笑。  

  “本小姐不是乐姬,不过景大小姐号称:龙朝第一才女,想必琴艺卓绝,不知在场的各位听过几次?”凰凤舞淡淡一笑,看着不远处的景瑜满眼挑衅,这个死女人又想做什么?既然你如此耐不住寂寞,那么本小姐成全你便是。  

  “景大小姐的琴艺自然是极好的,否则怎能得了太子表哥的喜爱?静心湖风景怡人,不如两位借此比试一番如何?”  

  荣华郡主看着景瑜眼中的妒忌不甘,只感觉她不是疯了就是傻了,没看出太子对凰凤舞青睐有加吗?还没有坐上太子妃的位置,就如此拈酸吃醋真的好吗?不过她乐得看戏。  

  “好啊,我正有此意,太子殿下你说呢?”凰凤舞还没有开口,景瑜便兴冲冲的看着龙凌澜,一脸的跃跃欲试,龙凌澜眸目发亮,重重点了点头,凰凤舞的自弹自唱很有味道,他想听很久了。  

  “瑜儿谢过太子殿下,这就去准备。”景瑜说着姿态闲雅的向着隔壁房间走去,路过凰凤舞和墨幽绝时,脚步微微一顿满脸的恶趣味,凰凤舞摇头淡笑,轻摇着手中的酒杯不予理会。  

  最后还是忍不住扭头瞪了身旁的墨幽绝一眼,都是这个妖孽惹的祸,别人也许不知,她对景瑜那个女人的心思门清,不就是想要在墨幽绝面前表现一把吗?呵呵,那我就做个安静的观众好了。  

  “凤凰你瞪我做什么?”墨幽绝很委屈,景瑜犯神经跟他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凤凰要将矛头对准他?  

  “你说呢?你个妖孽祸水。”那些女人个个如狼似虎,看着墨幽绝就好像看到一块美味的蛋糕,恨不得立马过来咬上一口,那火辣辣、赤裸裸的眼神,她看的一阵恶寒,他还好意思叫屈?  

  “你这明显是迁怒,那些女人的眼神让你恶心,你不知道那三个男人已经把你当成猎物了吗?”墨幽绝说的咬牙切齿,露出的半张脸上漆黑如墨,好似正酝酿着一场狂风暴雨。凰凤舞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慌忙转移话题,吃醋中的男人最可怕,她还是暂避锋芒为好。  

  “从轮回谷出来还没有见到景昊,他的鼻子不是最灵吗?昨晚竟没跟着师叔一起出现?”凰凤舞想起那个红衣妖孽,淡漠的眼中不由的带出几分暖色,景昊和师叔都是被她承认之人,每当想起心中就是一片暖洋,但愿他不要因为景瑜与他们有了隔阂才好。  

  “怎么?你想他了?”墨幽绝满眼愤怒,恨声说道,那也是一个觊觎他女人的男人,还是一个他没办法出手的情敌。  

  凰凤舞看着一脸怒容的墨幽绝暗暗咋舌,这货不会连景昊的醋都吃吧?这可不妙,他们三人是朋友,亲人,如果为这些子虚乌有的小事闹了矛盾,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正要解释一二,船内已经响起抑扬顿挫的琴音,景瑜琴艺堪称绝佳,她此时弹奏的正是流传已久的求爱精曲《凤求凰》:  

  相遇是缘,相思渐缠,相见却难。山高路远,惟有千里共婵娟。因不满,鸳梦成空泛,故摄形相,托鸿雁,快捎传。喜开封,捧玉照,细端详,但见樱唇红,柳眉黛,星眸水汪汪,情深意更长。无限爱慕怎生诉?款款东南望,一曲凤求凰。  

  清澈明净的琴声潺潺流动,如同来自深谷幽山静静流淌着,琴声亦扬亦挫,深沉,婉转而不失激昂,只是刚开始就将在座的年轻男女带入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之中,久久无法回神。  

  众人听的如滋如醉,凰凤舞的内心戾气涌动醋海翻滚,她大口大口的喝着杯中的美酒,定定的看着景瑜红唇微张,吐出如泣如诉的情意,而她的眼神火辣辣的,一眨不眨的看着墨幽绝毫不避讳。  

  凰凤舞忍不可忍不由的怒火中烧,冰冷的眼眸中杀气若隐若现,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身边的男子,只见他自顾自的饮着杯中的美酒,并没有将目光望向眼前的风景,心中翻滚的怒意才微微散了一些。  

  一曲过后,景瑜在众人的赞叹声中缓缓站起,袅袅聘聘的来到凰凤舞和墨幽绝的面前,漂亮的眼眸中带着仿若豁出去一切的决绝,凰凤舞心中一怔,瞬间提高了警惕。  

  “凰大小姐该你了。”景瑜的声音如她的人一般美妙悠扬,凰凤舞直勾勾的看了她数秒,勾唇一笑,笑如罂粟。  

  “本小姐好像记得刚才并未答应过什么,是你太心急了。”凰凤舞眼中闪过缕缕暗光,说出的话痞痞的,让人直喊:无赖。  

  “哈哈哈……无妨,本也不是为了什么比试,绝公子这是我精心为你弹奏的《凤求凰》,你感觉如何?”景瑜狂笑一声,扭头看着对她一如既往,冷漠以对的墨幽绝,脸上是浓的化不开的柔情。  

  景瑜的话刚说完整个游船再一次鸦雀无声,安静诡异的连一根针掉落在地上都能听见,除了墨幽绝所有的人都大瞪了双眼,满心满眼的不敢置信,景瑜是谁?那可是未来的太子妃,当着太子殿下和众多贵族子弟,公然向绝公子求爱,她是疯了不成?  

  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此时的凰凤舞满心焦躁,她突然觉得,偌大的奉天大陆已经挡不住景瑜疯狂的脚步了。  

  “大师兄,瑜儿弹的可好?这首曲子我练了十年,今日能亲自弹给你听,你不夸瑜儿几句吗?”景瑜柔柔的看着墨幽绝,声音柔媚婉转,带着几分娇俏几分幽怨,凰凤舞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滚。”墨幽绝缓缓从袖中取出一方袖帕,优雅的擦了一下嘴角,看也未看景瑜一眼,一个滚字说的冷若寒蝉,凰凤舞更是从他身上感觉到一股嗜血的杀气。  

  “大师兄你便如此无情吗?有了凰大小姐,你便忘记我们青梅竹马的情分了吗?”景瑜杜撰的话隐藏的信息量很多,在场的一众人包括龙凌澜在内,眼中都不约而同的带上几分打量探究之色。  

  凰瑶和荣华郡主的眼神更是肆无忌惮的在三人之间徘徊,偶尔看向凰凤舞眼中也是满满的幸灾乐祸,凰凤舞撇嘴一笑,对眼前的状况冷眼旁观,景瑜要发疯,她阻止不了却不会陪她一起疯。  

  懒洋洋的看着面前的酒杯,凰凤舞正要动作,突然感觉自己的右手被紧紧握住,她下意识的抬头,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双澄净无比,带着紧张、不安、惶恐的墨眸,凰凤舞会心一笑,清亮的眸眼中带着对墨幽绝十足的信任和支持。  

  “阿幽,我信你,不过自己招惹的桃花自己搞定。”凰凤舞轻轻拍了拍墨幽绝的手背,漂亮的眸子中戏谑满满。  

  “好。”墨幽绝呵呵一声轻笑,笑声一如从前温润平和,不辨喜怒,却无端的带着一股寒气,整个游船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几分,连门外等待召唤的侍婢都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紧了紧身上的衣物。  

  “请问这位小姐你疯够了没有?你是谁?我们认识吗?”三个问题答非所问,却是冷漠无情到了极致,在座的众人再一次满目哗然,心中暗暗对墨幽绝竖起了大拇指,狠,够狠,凰凤舞更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狂笑着给墨幽绝点了无数个赞。  

  景瑜看着墨幽绝那双冷漠到极致,古井无波的墨眸,心痛到无法呼吸,只感觉自己的身躯已经寸寸泣血,疼到连维持心跳都难,难道爱错一个人就要经历如此之痛吗?既然你否定了我们的关系,那么我便将我对你的爱昭告天下又何妨?  

  “我是景瑜,龙朝丞相府嫡长女,还是景昊的妹妹。”景瑜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还是忍不住浑身颤抖。  

  “哦?是景大小姐啊,本公子可是记得,你还有一个身份那便是:龙朝未来的太子妃,你眼下如此做派,是要澜太子对本公子心生不满吗?”墨幽绝声音微冷,半张俊颜上尽是愠怒,这个愚蠢至极的女人,这点小伎俩简直不值一提。  

  “我不要做什么太子妃,我喜欢了你近十年,更何况我和太子殿下只是口头婚姻,龙皇并未下旨,那不算。”此刻的景瑜已经彻底豁出去了,她知道墨幽绝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接受她,既然已经闹到如此地步,她至少要弃掉太子妃这个身份,才能另作打算。  

  “坊间曾有传言:龙朝丞相府嫡长女,福禄深厚,天生凤命,得之可得天下,本公子还望景大小姐慎言。”墨幽绝的话刚说完,在座的众人再一次齐齐愣住,龙凌澜眼中的嫌弃纠结不在,连五皇子龙凌渊的眼中都多了几分别样的色彩。  

  凰凤舞眯眯眼,将手伸到桌下偷偷握住墨幽绝的手,他的手清爽中带着几分湿润,却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凰凤舞一直就知道墨幽绝腹黑狡诈,直到今日才真正领略到他一语乱江山的本事,呵呵,看来咱们这位景大小姐从今日起再逃不出皇宫那座牢笼了。  

  墨幽绝反握住凰凤舞柔弱滑嫩的小手,心中笑的甜蜜,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他极度自私,冷酷又无情,这个女人虽然是景昊的亲妹妹,但她已对凤凰心生怨愤,在护国寺时更是下了杀心,那便不能怪他六亲不认,将她彻底扼杀了。  

  他的凤凰虽然清冷淡漠,但是满心满眼都是他,她给的爱纯粹干净不含丝毫杂质,不留半分余地,她拿出了所有的赌注,他怎舍得让她输?爱的路上遇见一个毫无保留,两情相悦之人并不容易,既然上天垂怜让他遇见并对她动情,那就要保护好她,守护好这份独一无二,生生世世的暖阳。  

  她是他下定决心要放在心尖上宠爱之人,为了她,他能与天下人为敌,一个龙朝的丞相府又算的了什么?  

  “哈哈,大师兄,你可真狠,你这是想让我死啊。”景瑜满眼绝望,墨幽绝的这句话一出口,便将她从高空狠狠踹入地狱,从此她第一才女的美名没了,除了一个形同虚设,高高在上的名分,她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她知道:她已经彻底完了,因为她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今后的她只能生活在无尽的绝望和悔恨之中逐渐凋零。  

  “你不作死,没有人会让你死。”凰凤舞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她本不想理会,可是她更不想墨幽绝再面对这个神经质的女人。  

  “凰凤舞,你很得意吧?”景瑜死命的盯着凰凤舞,美艳的脸上一脸狰狞,她好想将凰凤舞那张含笑的脸撕碎,狠狠踩到脚下。  

  “还好,其实这世上有很多事情是可以用死缠烂打如愿的,只要你脸皮够厚。”凰凤舞不是个好人,她不懂什么以德报怨,只听说过一句话:痛打落水狗。  

第三十五章:为爱疯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