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二人世界

    “凤凰,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我……”墨幽绝的声音婉转悠扬,带着十足的哀怨,凰凤舞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麻溜的推开他跳下床,一脸郁结,她怕了,墨幽绝一旦开启卖萌模式,杀伤力足够惊人,她脆弱的小心脏承受不住。  

  “哈哈,哈哈,凤凰你好可爱。”墨幽绝躺在凰凤舞睡过的地方,看着落荒而逃的小女人情不自禁的大笑出声。  

  “绝公子,我看你真是洗髓伐骨过度,将脑子都整没了。”凰凤舞翻了个白眼,自顾自的穿衣洗漱,凤眸深处温柔似水。  

  墨幽绝不再说话,看着凰凤舞自然随意的在他面前穿衣洗漱,打理自己,脸上挂着温暖的笑,眼眸深处是随处可见的深情宠溺。原来清晨醒来的第一眼便能看到心中所爱所想,会是如此幸福,看来从明天开始,他应该最大限度的将这份甜蜜贯彻到底了。  

  凰凤舞洗过脸,将一头乱发随意编了个麻花辫,扭头看着墨幽绝依旧赖在床上一动不动,她狠狠翻了个白眼,无奈说道:“外面空气清新阳光明媚,你不打算出去转转?”  

  “没有干净的衣服换,这样出去会被人笑话的。”墨幽绝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凰凤舞,声音哀怨凄凉,一脸落寞,凰凤舞瞬间震愣在原处满眼惊悚,这还是那个高高在上,淡漠疏离的第一公子吗?你的节操呢,你墨王府世子的尊严都不要了吗?  

  “你身上穿的不是衣服?”凰凤舞嘴角一抽,看着他衣服上,昨晚银河印下的几个小脚印,故意说道。  

  “被银河弄脏了。”墨幽绝淡淡看了凰凤舞一眼,才冷悠悠的吐出一句话,他不会告诉她,他只是贪恋她的味道,贪恋她床上的温暖。  

  “所以呢?”凰凤舞看着无奈扶了扶额,心中暗暗腹诽一句:哼,活该,让你再欺负银河。  

  “自然要赔偿了,这么简单的道理凰大小姐该是懂的。”墨幽绝定定的看着凰凤舞,一脸得意,这样一副小人得志的市侩模样,让他做出来却别有一番风华,凰凤舞不由的又狠狠翻了个白眼,所以这位爷是吃定她了吗?谁让银河的主人是她呢。  

  “好,我让人去准备,想必这么大的龙城,如你那假仙一般的白衣随处可见。”凰凤舞咬了咬牙恨声说道,其实她更喜欢墨幽绝穿黑衣,霸气十足,尊贵狂狷,只是那样的他太过迷人,本就长了一张犯桃花的脸,还是低调些吧,省的麻烦。  

  “本公子记得在轮回谷凰大小姐可是亲口答应为我裁剪缝衣的,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墨幽绝狠狠瞪了凰凤舞一眼,这个臭丫头故意的吧,他的目的如果仅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衣物,还用的着墨迹这么久,平日里不是挺聪明的吗,今日为何这么笨了。  

  “那不得出去买衣料啊?墨大爷,你速度从我床上爬起来,否则我喊师叔了。”凰凤舞狠狠瞪了躺在床上一脸惬意的墨幽绝一眼,声音咬牙切齿,这个臭男人,如今不仅学会撒娇卖萌,还学会耍无赖了,  

  她突然觉的好心塞,明显已经跟不上这个妖孽转变画风的节奏了。  

  “好啊,你叫啊,师叔巴不得早点抱徒孙呢。”墨幽绝摊开手,无所谓的耸耸肩,一脸痞气,嘿嘿,能从凤凰那张清冷淡漠的脸上看到这么多的表情,他也是值了。  

  凰凤舞傻愣愣的站在原处,只觉一万头***在头顶飞过,她才十四岁,墨幽绝是想孩子想疯了吧,大爷的,大清早的故意找茬,本小姐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哼,你就在这里把床底坐穿吧,本小姐去陪师叔用早饭。”凰凤舞忍不住再一次翻了个白眼,瞪了墨幽绝一眼,施施然离去,这一早晨她翻白眼的次数明显比两辈子加起来还要多。  

  “凤凰,你是不要阿幽了吗?我也好饿。”柔情似水的声音婉转悠扬,凰凤舞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怒气冲冲的留下一个‘滚’字,脚下的步伐明显比刚才又快了不少,墨幽绝嘴角弯起一个邪邪的弧度,笑的花枝乱颤,肆意飞扬。  

  晴空万里澄明,空气清爽纯净,古朴繁华的大街上,一对带着半边面具的年轻男女漫步在熙熙攘攘的行人中,慵懒而惬意。  

  “真是个妖孽,带着面具都挡不住那张犯桃花的脸。”安静美好的氛围下,一道犹如黄鹂般好听的嗓音突兀传来,任谁都能听出她声音中的幽怨和恼怒。墨幽绝脚步一顿,看着身边一脸醋色的凰凤舞,心中暗暗好笑,这丫头最近是吃醋上瘾了吗?不过他喜欢。  

  “怎么了?出门前不是还对这两张面具赞不绝口吗?这么快就不喜欢了?”墨幽绝淡淡一笑,声音温润好听,宠溺无边,看似无辜的墨眸深处暗藏一抹狡黠。  

  “你是真不懂还是装傻,没看见那些女人都快化身饿狼扑上来将你吃了吗?”凰凤舞看着周围双目痴然,脸颊绯红的‘女色狼’恨声说道,绝美的脸上看似神伤,眼中却满满的不屑和蔑视。  

  龙城是皇族贵胄、侯门世家的聚居地,这条街又是主街,繁华热闹程度可想而知,按常理推断能出现在这里的不是名门淑女也该是大家闺秀,最起码的矜持礼仪还是有的吧,可是那些随处可见,目光炙热,含羞带俏,恨不得以身相许的女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她会有种三观尽毁的错觉?  

  “咳,凤凰一定会保护我的。”墨幽绝握拳轻咳一声,眉眼上挑,嘴角的浅笑邪肆妖娆,他也很不喜那些女子如影随形的注目礼,不过能让凤凰为他吃醋,姑且就当是一种生活调剂品吧。  

  墨幽绝的声音磁性沙哑带着十足的笃定,凰凤舞翻了个白眼循声望去,只见他左脸那张纯粹的金色面具,在阳光下褶褶生辉,本是奢华低俗的色泽,却无端的给人一种神秘尊贵,高不可攀之感,面具材质松软,就如一方锦缎轻柔的贴在脸上,看起来非常契合,这张面具果真不俗,哪怕凰凤舞看过数遍,依然被它所惑舍不得移眼。  

  “凤凰是被本公子的人迷住了还是被这张面具勾引了?”墨幽绝看着失了心神的凰凤舞突兀一笑,笑声柔如春风,只是瞬间便吹进了凰凤舞的心底,将她所有的旖旎碎了个彻底。  

  “面具美,人更美,不过都是本小姐一个人的。”凰凤舞勾唇一笑,狭长的凤眸邪肆妖娆,只是刹那便造就了满街芳华。  

  一时间古色古香的建筑,琳琅满目的店铺,川流不息的人群以及那些如狼似虎的眼神都成了陪衬,阳光下风华霁月的无双男女,四目相对,柔情满满,组成了一道独有的风景线。  

  “该死。”墨幽绝沉浸在凰凤舞如罂粟般的笑容中不可自拔,周身一道道炙热的目光犹如实质阵阵袭来,他眸色骤冷,冷冷的说了两个字,揽住身边的祸水,足下一点,原地只留下一片残影。  

  “怎么了?”墨幽绝的动作一蹴而就,冷气扩散的更是没有任何预兆,凰凤舞心中暗笑,亮若星辰的眸色中一片无辜。  

  “你说怎么了?”墨幽绝的声音幽冷寒凉,漆黑的墨眸中黑雾云绕,这个坏丫头,她刚才的笑太过魅惑,再不带她离开,他怕自己忍不住挖了那些人的眼珠子。  

  “哈哈,绝公子吃醋了?哈哈,这下我们扯平了。”凰凤舞看着墨幽绝气急败坏,怒气冲冲的半张脸,忍不住将头埋在他的怀中,笑的花枝乱颤,之前被那些色女引起的不快尽数化为灰烬。  

  女子的笑声清脆美妙,肆意飞扬,墨幽绝无奈一笑,满目宠溺,凤凰你可知道?在你为我吃醋的同时,你的潋滟又迷了多少双眼睛,醉了几颗心,在你担心我被乱花迷眼的同时,我也在害怕,害怕你芳华绽放,光芒万丈之时,身边会汇聚更多的英雄豪杰,人中龙凤,那时候你是否还会不改初衷,柔媚的目光只为我停留?  

  “凤凰,据说龙城静心湖的景致不错,吃过饭,我们去游湖怎么样?”墨幽绝笑意盈盈的凰凤舞,神色轻松愉悦。  

  “好,听你的。”凰凤舞含笑点了点头,过几日她就要回到定国将军府,侯门府第,庭院深深规矩繁多,自然没有之前那般随意,而墨幽绝毕竟是燕国世子,他不说,她也知道他快走了。  

  客满楼与风满楼是龙城并驾齐驱的两大酒楼,光看门面就能感觉到它的华贵,更不用说里面富丽堂皇的装饰,这座酒楼共分三层,三层住宿,二层包间,一层大堂则是散客。  

  墨幽绝和凰凤舞缓步走进酒楼,尽管低调,还是吸引了不少的注意力,不过这店老板和小二的眼力明显不够,直到两人来到柜台前,店老板才缓缓抬起头,淡淡的问了一句:“住宿还是吃饭?”仔细看还能看出他眼中明显的不屑。  

  凰凤舞嘴角微抽,无奈轻笑,她不知道这店老板的不屑从何而来?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衣着,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难道这店老板还是火眼金睛,能看出她凰大小姐不受宠不成?  

  “一间包间,吃饭。”凰凤舞冷冷的说了一句,随意打量着一层的客流量,高朋满座,呵呵,想必这店老板定然富得流油,怪不得如此嚣张得意,不过就这样的待客之道,能与风满楼相较一二,只能说明它背后的后台足够硬。  

  凰凤舞的声音清冷却如黄鹂般好听,店老板下意识的抬头,便看到一双阴冷的眼眸,他浑身一怔眼底带出一丝畏惧,看来自己是看错人了,这两个人显然不好惹,他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居然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迫不及待的收起轻视之色,方才笑眯眯的再一次开口:  

  “不好意思两位,包间已满,不过大堂靠窗处有一安静之地,如果两位不嫌弃,小的马上安排。”店老板一脸谄媚之色,凰凤舞冷眼一扫,满脸鄙视,皇城之地不缺的就是狗眼看人之辈。  

  “按照你说的办,速度快一些。”墨幽绝的声音冷若寒蝉,店老板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三步并作两步的下去安排了。  

  “阿幽,为如此小人动怒,不值得。”凰凤舞看着一脸不忿的墨幽绝,轻柔说道,看来今天不利出门,不仅被青龙扰了逛街的兴致,连吃个饭都能碰上这种眼高于顶的小人,也不怪墨幽绝动怒,他堂堂第一公子,墨王府世子何时受过这种气?想想倒也颇为好笑。  

  “这个老匹夫,居然喜欢你的声音。”不得不说墨幽绝这醋吃的实在有些高端霸道,不可理喻,不过对于凰凤舞,他的心向来很小,说是只有针尖那么大也不为过。  

  凰凤舞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墨幽绝又开始抽风了,不过在这里显示不是跟他计较的时候,她又不能从现在开始装哑巴。  

  “奴家以后尽量不说话,不过我亲爱的王,你好霸道哦。”墨幽绝听到凰凤舞阴测测的声音,似乎也发现自己有些吹毛求疵了,抱拳轻咳一声,磁性好听的的声音中带着几分不自然。  

  “你该知道,对于你,我一向霸道。”  

  客满楼不愧是龙城首屈一指的酒店,两人刚坐下不到半柱香,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就摆了满满一桌,闻着阵阵饭菜香,凰凤舞一双凤眸亮晶晶的,与小吃货银河有的一拼,墨幽绝看着一阵好笑,给她面前的碟子里夹满了饭菜,之前的怨愤不满也随之散去不少。  

  “阿幽,这客满楼的幕后老板是谁?”凰凤舞吃着美味的菜肴,似乎是随意问起,又好似有意为之。  

  “呵呵,好像是龙凌澜。”墨幽绝端起桌上的酒杯随意一抿,看着凰凤舞似笑非笑,这个丫头贪财的本性又暴漏了。  

  “原来是那个烂人,看来本小姐不动手,倒是有些对不住他了。”凰凤舞眼中泛着精光,果然是一丘之貉,龙凌澜眼高于顶,自大狂妄,这店里的老板和小二也是一样的捧高踩低,令人讨厌。  

  “你想做什么?”墨幽绝剑眉微扬,一脸宠溺。  

  “知已知彼,百战不殆,客满楼是我风满楼的竞争对手,本小姐想夜探太子府,盘算盘算客满楼的收入情况。”凰凤舞微微一笑,言辞凿凿,真假难辨。  

  “劫客满楼的富济风满楼的贫,是个好主意,今晚就去,我陪你。”墨幽绝信誓旦旦的说了一句,凰凤舞立马停下了吃饭的动作,抬眼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他的阿幽云端高阳,冷艳高贵,什么时候变成打家劫舍的强盗了?不过她喜欢。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古人诚不欺我,来干一杯。”凰凤舞端起桌上的酒杯笑意盈盈的看着墨幽绝,一脸幸福,她的阿幽为她付出的实在太多,他是怕她一个人有危险应付不来,才会抛下所有的尊严骄傲,随她一起做那为人不齿的梁上君子的吧。  

  “少喝点,下午游湖,喝多了容颜犯晕。”墨幽绝宠溺一笑,按住凰凤舞的手,制止了她再一次端杯的动作,以前他真不知道,这丫头除了贪财,无赖,还有个嗜酒的毛病。  

  “有你在身边,有什么好担忧的,你总不会让我掉下去。”凰凤舞轻轻挡开墨幽绝的手,端起酒杯正准备送入口中,眼角的余光看见墨幽绝渐渐冷下来的眸色,撇撇嘴,不甘心的将酒杯重新放在桌子上,嘴里还不忘嘀咕一句:“霸道,独裁,我不喝还不行吗?”  

第三十二章:二人世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