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醉人温情

    “别瞎想,你曾说过:这世间有太多的迫不得已,我今生惟愿不会成为你的迫不得已,至于其他,当我喜欢上你的那一刻,便知道这条路不好走,只是我不想回头。”  

  凰凤舞淡淡一笑,绝美的脸上满满的坚定,没有谁连累谁,也不存在谁对不起谁,只要坚守本心,不改初衷,她相信合两人之力,一切的苦难总能过去,不是常有人说:阳光总在风雨后吗?她已经死过一次,在轮回谷更是连生不如死的滋味都尝过了,再没可怕的。  

  “我不允许你回头,绝对不许。”墨幽绝声音寒凉如冰,他现在选择隐忍不是他害怕,对付不了,他只是不想拼的两败俱伤,也想给凤凰多找几块磨刀石,她永远不会成为他的迫不得已,如果真到了那刻,哪怕是血染奉天大陆,他也会毫不迟疑。  

  “两位主子无需多想,如果那个老妖婆还敢动手,墨影势必取了她的首级,到时候她有再大的势力又如何?只能是群龙无首,更何况龙凌澜可是对她手中那五万精兵觊觎已久,她过的也没那么痛快。”  

  作为属下墨影本不便打扰主子说话,只是看到凰凤舞如此深明大义,贤良淑德,他被她深深折服,也是从这一刻开始,他真正认可了凰凤舞这位未来的女主人,从此后鞍前马后,一生奉她为主。  

  “墨影你给本小姐记住:你是我和阿幽的亲人,兄弟,你的命比任何人都值钱,一个老女人罢了,杀了他只会脏了你的剑,至于报仇,我更喜欢亲手操刀,那样才更有乐趣不是?”  

  凰凤舞看着墨影沉声说道,面色严肃认真,气场强大不容置疑,墨影双目湿润,重重点了点头,从此后除了墨幽绝,他又多了一位亲人,一个他誓死守护之人。  

  “吱吱,吱吱。”银河的叫声突兀的传来,打断了饭桌上的沉重压抑,凰凤舞低头一看,只见他一双亮晶晶的小眼睛死命的盯着墨影面前的一条鱼,不由的满目唏嘘,这个小吃货吃了两只鸡腿还不够,如今又盯上那条鱼了,哎,在这样沉重的氛围下,它还能吃的如此畅快,她是该心塞难过还是该喜闻乐见呢?  

  “银河,你就是个吃货,鱼中有刺,你会吃吗?你又不是猫,还是吃东坡肉吧。”凰凤舞夹了几块东坡肉放到它面前的盘子里,银河又看了那鱼一眼,好似很委屈的吃了盘中的东坡肉,看的墨影目瞪口呆,这家伙能听懂人话?他忍不住询问出声:“小姐这是?”  

  “我和阿幽从轮回谷带出来的,不知道是个什么物种,就叫它银河吧。”凰凤舞淡淡一笑,满脸无奈,连墨幽绝那个天下奇才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她也只能将它当成一只有灵性的宠物看待了。  

  “不知名物种?属下怎么看它长的像白毛狮子呢?”墨影挠了挠头,越看那小家伙越像一只狮子。  

  “哪有狮子长成这样的?除非它变异了。”凰凤舞又仔细看了银河几眼,越看越不像,什么狮子,这就是个四不像。  

  “也许是狮子和老虎的孩子。”墨幽绝撇撇嘴,满眼嫌弃,谁知道这是打哪儿冒出来的一个四不像,反正他是看不出来。  

  “吱吱,吱吱。”凰凤舞还没有开口,银河已经跳到了墨幽绝肩膀上,用那双油腻腻的小爪子抓花了墨幽绝的衣领,看着一身狼狈,怒不可解的墨幽绝,凰凤舞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  

  “阿幽,以后不许欺负银河,它听的懂。”这个死阿幽,竟然幼稚到跟一只宠物计较,还变相的说人家是杂种,真是服了他了,这样一个小肚鸡肠的他,怎能衬的上第一公子的威名。  

  “绝小子,你是不该欺负它,那分明是一只飞天神虎。”一道沧桑浑厚的声音由远及近,墨幽绝和凰凤舞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喜。  

  “师叔,你怎么来了?”墨幽绝和凰凤舞起身迎了上去,墨影一闪身隐在了暗处,他不想被别人看到他的真容,公子的师叔也不行。  

  “我怎么不能来,风满楼开门迎客,还有我老道不能来的地方?”老道淡淡的看了墨幽绝一眼,恼怒出声。  

  “师叔,阿幽不是这个意思……”凰凤舞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老道毫不留情的打断了。  

  “你别为他说话,他这些年的武功都白练了,竟然被那些不入流的伎俩算计,真够丢人的,要不是丫头福大命大,你让老道我去哪儿再找一个这么可心的丫头去?”  

  “师叔,幽绝认罚。”墨幽绝单膝跪在老道面前,面色沉静隐有愧色,是他的错,如果不是因为他,凤凰不会受那样的苦,什么因祸得福,那都是自欺欺人的借口,实力不够才是最大的原因。  

  “师叔,不是阿幽的错,是我太不小心了。”凰凤舞毫不犹豫的跟着墨幽绝跪了下来,这次的事情本就不是墨幽绝一个人的错,她怎么能让他独自领罚呢?  

  “起来吧,你师父已经知道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让你抽时间带着丫头回师门认认路。”老道随手一挥,便将墨幽绝和凰凤舞扶了起来,凰凤舞暗暗心惊,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看来她还需多多努力才行,不过师叔刚才话中的意思,是让她见家长的节奏吗?  

  “知道了,师叔,等凤凰在定国将军府站住脚,我便带她去见师父。”墨幽绝沉声应道,师父既然想见凤凰,那便见吧,省的他一天到晚的要将师门那些个师姐师妹的介绍给他。  

  “师叔,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凰凤舞慌忙转移话题,她可不想让这对老小在她面前继续讨论见家长的话题,她脸皮没那么厚。  

  “清风子那个秃驴,算准了你们今日回归,我寻着信号来的。”老道随意的坐在饭桌上,眼中满满的都是对清风子的蔑视。  

  “那个老神棍倒是有些本事。”凰凤舞低头嘀咕了一句,心中已经将清风子这号人列为奉天大陆最危险的人物之一,这样一位博古通今,能掐会算的神棍,以后还是少接触未为妙。  

  “哈哈,丫头说的对,那就是个神棍,绝小子再去叫些饭菜,老道我找了你们这么久还没吃饭呢,据说风满楼的酒不错。”老道悠悠的看了墨幽绝一眼,提起风满楼的酒满眼泛光。  

  “师叔,还是我去吧,你再好好看看,仔细确认下银河的身份。”凰凤舞看了墨幽绝一眼,施施然离去,风满楼以‘梨花酿’最为出名,不过比起墨幽绝的醉莲香还是差了许多,师叔既然想喝,那便让他喝个痛快吧,反正是自家地盘,酒水还是能管够的。  

  “绝小子:无极门藏经阁内有记载,这小家伙是上古神物:飞天神虎,丫头果然是成大运之人,你们得到宝了。”  

  “上古神物?飞天神虎,师叔的意思是这家伙以后还会飞?”墨幽绝满脸惊讶,在无极门他只对武功秘籍感兴趣,那些奇闻异事的话本子,还真没有上过心。  

  “书上是这么写的,至于到底是什么样,老道我也不清楚,不过你以后还是对它好一点吧,别哪天这小家伙带着丫头飞走了,你就一个人哭去吧。”老道脸上满满的幸灾乐祸,越说越感觉刚才的画面迟早会出现,谁让这小子小气到连一只小动物的醋都吃。  

  “不管你是上古神物还是不明物种,凤凰只能是我的。”墨幽绝显然没将老道的话入耳,他才不管什么飞天神虎还是纸老虎,敢带着他的凤凰跑路,他就烤着吃了它。  

  “吱吱,吱吱。”银河伸出小爪子指了指墨幽绝,挑衅的意味十足,看的老道目瞪口呆,哈哈大笑个不停。  

  这一顿饭老道又喝多了,被墨影搀回了幽苑,这一晚墨幽绝做了个梦,梦里银河变成了一只硕大的飞天神虎将凤凰带走了,任凭他怎么追都追不回来,这一夜凰凤舞也做梦了,梦中她将长公主那个老女人狠狠踩到了脚下,喂她吃了十倍百倍的笑红颜。  

  晨曦,柔和的光透过窗纱直射到卧房,精美的木质床上绝世的人儿嘤咛一声,缓缓从睡梦中醒来,懵懂之间熟悉的莲香若隐若现,凰凤舞微微一怔,下意识的寻香望去。  

  丰神俊朗的男子依床而眠,睡颜干净纯粹犹如初生的婴儿,凰凤舞轻柔浅笑,紧绷的心神放松了许多,看墨幽绝的样子分明是来了很久,为何一向警觉的她毫无所觉?纠结片刻,凰凤舞释然一笑,也许她已经熟悉了他的味道,潜意识里便已经对他信任如斯。  

  这个男人,他时而温润淡雅,时而霸道冷酷,偶尔妖娆邪魅,抽风起来还会撒娇卖萌,而此刻他斜靠在床边就好似她忠心不二的守护神,让她从清晨的第一眼起,心里除了幸福,便是安然。  

  凰凤舞侧身躺在床上,一寸一寸的将墨幽绝那张美的惊心的容颜看了个彻底,毫无瑕疵的皮肤,如剑入鬓的浓眉,浓密的睫毛,高挺的鼻梁,组成了一副惑人的画卷,让人情不自禁为之沉迷。  

  阳光下,他绯色的唇瓣泛着莹润的水光,凰凤舞莫名产生一种渴望,想将那粉嫩的唇瓣品尝一番,顺着心中所想,她缓缓向着墨幽绝靠近,眼看就要碰触到那抹芳香,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她已经被墨幽绝牢牢控制在怀中,按压在床上。  

  四目相对的瞬间,墨幽绝的眼底精光闪烁,暗藏戏谑,凰凤舞下意识的低下了头,闭眼装起了鸵鸟,前世今生她第一次顺应心意,想偷偷做点坏事,却被人当场抓包,这要她情何以堪?  

  “凤凰,你刚才想做什么?”墨幽绝声音暗沉沙哑,嘴角勾起一个邪肆的弧度,笑的好似一只偷到腥的小猫。  

  “没,没什么啊,本小姐只是想叫醒你。”凰凤舞言辞闪烁,纠结了好久终于找到一个合乎情理的解释,此刻的她脸颊发热,心跳如雷,就好似一个被抓现行的小贼。  

  凰凤舞一动不动的呆在墨幽绝身下,绝色的容颜上带着一抹绯色,在清晨的霞露中更显璀璨,墨幽绝不由看呆了眼,想起她方才未完成的动作,墨眸深处黑雾渐浓,逐渐汇成一片风暴。  

  “哦?凤凰叫人的方式很特别,教教我可好?”墨幽绝在凰凤舞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暧昧的气息中夹杂着最原始的蛊惑。  

  淡淡的莲香笼罩全身,凰凤舞只来得及看到一张放大的俊脸,红唇便被含住,清凉的触觉刹那间直击心底,她忍不住身体轻颤,心思也有些漂浮,这个男人怎么了?莫名其妙的发什么情?  

  “专心点。”磁性好听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压抑的黯哑,墨幽绝恨声呢喃出三个字,将放置在那纤纤细腰上的双臂猛然收紧,冰凉的唇瓣似夹杂着狂风暴雨,骤然将凰凤舞的三魂七魄撞的支离破碎,理智轰然崩塌,脑海中一片空白,只余下鼻翼处时有时无的雪莲香。  

  这个吻不同于之前的唇唇轻触,不同于情动时的温柔缠绵,这个吻疯狂中夹杂着刻骨爱恋,抵死痴缠。凰凤舞渐渐承受不住,身体软绵的倒在墨幽绝的怀抱之中,任其予求予夺。  

  好似感觉到她呼吸不畅,墨幽绝离开那诱人的唇瓣少许,深深凝视着那张绝美的容颜,墨眸深处似有两簇火焰在烧,他真是爱极了这个丫头,爱她的聪明、爱她的娇俏、爱她的温柔、爱她的独一无二,更爱她唇上的甜美。  

  “凤凰,你是我一个人的。”夹杂着霸道的柔情,他的吻渐渐轻柔,一如春风细雨般飘落,让人如沐春风,暖暖洋洋,凰凤舞迷失在这突如其来的深吻中,与他的唇舌抵死缠绵,清浅的喘息被暧昧的低吟代替,美丽的小脸上染上一层浓郁的蔷薇色。  

  良久两片清凉的唇瓣缓缓分开,凰凤舞收拾好紊乱的心神,抬眼看着墨幽绝,柔声问道:“阿幽,你怎么了?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此刻她哪还顾的上什么害羞,墨幽绝的明显情绪不对。  

  “昨晚睡到半夜,梦到你被银河带着飞走了,我怎么追也追不上,一时害怕就来找你了。”墨幽绝撇撇嘴,想起梦中那无能为力,撕心裂肺的场景,到现在他都心有余悸,看来那个银河还真是个危险的家伙,他该改变策略了。  

  “就因为个梦,你就在这凑乎了一夜?你傻啊,没听说过: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师叔跟你开玩笑的。”凰凤舞又好笑又好气,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个时不时就会抽风犯迷糊的男人了。  

  “我是想上床睡来着,可是你睡姿太差将整张床都霸占了,没有我的地方,我也怕吵醒你。”墨幽绝一脸幽怨的说道。  

  “喂,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我的意思是一个梦而已,你不必大惊小怪的跑来我这里,跟你睡不睡床有什么关系?”凰凤舞嘴角一抽,只觉的这个男人最近越发让人琢磨不透了,再说她的睡姿有他说的那么不堪吗?真是不可理喻。  

  “凤凰,你嫌弃我?”墨幽绝撇撇嘴,声音黯哑低迷,好看的眸色中升腾起一抹水雾,夹杂着浓浓的不敢置信,凰凤舞浑身一震,下意识的回了一句:“没有。”  

  墨幽绝眼中瞬间带出一抹狂喜,紧紧的抱着凰凤舞,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了一句:“那我今晚就睡这儿了。”凰凤舞正要点头,眼角的余光扫见他眼中的得意和狡黠,迷失的心神瞬间回归,她狠狠瞪了墨幽绝一眼,恨恨出声:“没门,窗户都没有。”

第三十一章:醉人温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