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下毒之人

    “凤凰,墨幽绝何德何能,得你如此厚爱,我尽然不知道,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倒是浪费了。”墨幽绝有些激动,说出的话语无伦次,却不妨碍凰凤舞领会他的意思。  

  其实当时设计幽苑、雅阁的初衷到底是什么,她到现在也说不清楚,只是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便安排手下人这么做了,如今亲眼看到他住到这里,她感觉心中暖暖的,似乎一切都值了。  

  “现在刚刚好,你认识我的时候,我才十一岁,你也才十四岁,即便古代人早熟,谈情说爱还是早了。”凰凤舞本就不是个矫情之人,既然她和墨幽绝已然情定,有些话便不会遮遮掩掩,更何况她也不愿跟那些大家闺秀一般,一句话说的扭扭捏捏能拐无数个弯儿。  

  “凤凰说的对,只是我口中所说的浪费是指:咱们不需要两处小楼,其实一处便够了。”墨幽绝笑的慵懒邪魅,眼中带着淡淡的戏谑,按照这小楼的格局,其实一处便可,反正住的下,甚至他不介意她和他同住在‘幽苑’或者‘雅阁’。  

  “绝公子你是不是得了癔症了?”凰凤舞咬牙切齿的留下一句话,转身向着门外走去,她要好好想想,是从何时起,那个云端高阳,温润雅致的第一公子变的如此自恋风流了,简直要人命。  

  “无事,本公子会让人再盖一处:幽凰楼。”墨幽绝运起内力,聚音成线,将他的话原封不动传音入密到凰凤舞耳中,脚步轻快,正要迈出大门的凰凤舞,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气的她转身看向一派淡然的始作俑者,怒气出声:“你不想吃饭了是不是?”  

  “想,是你走的太快,不能怪我。”墨幽绝嘟起嘴,一句话说的小心翼翼,好看的墨眸雾色朦胧,眨眼便转了一个画风,从风流多情的富家子弟变成了撒娇卖萌的小鲜肉,看的凰凤舞扶额长叹,冷汗淋漓,这货,还能不能愉快的相处了。  

  “你?本小姐欠你的。”凰凤舞恨声一句拂袖离去,这样一个邪魅多情,撒娇卖萌的绝公子,她当真招架不住。  

  墨幽绝勾唇一笑,满室芳华,凤凰好可爱,这样一个时而千娇百媚,温柔多情,时而霸道强悍,清冷孤傲的女子,叫他如何舍的离开,只是这次离开墨王府太久,再不露露面,估计那些个真小人,伪君子  

  又该按耐不住,整幺蛾子了。  

  空气中传来一道气流波动,墨幽绝诡谲一笑,浑身气息一变,只是刹那幽苑中便多了一位指点江山,冷酷疏离的‘帝王’。  

  “墨影:三日笑的结果如何?”  

  三日笑俨然成了墨幽绝的心结,不将暗处的那些魑魅小人揪出来,不仅对不起凰凤舞,连他自己都交代不了。  

  “回公子,放暗器的是荣华郡主的人,至于三日笑?应该不是出自她手,属下还在调查。”一身黑衣的墨影站在墨幽绝三尺之后,恭敬信服的眼眸中带着几分狂喜。  

  这些天他内疚、自责,一直守在护国寺,心中数次产生跳谷的想法,却不敢轻举妄动,好在今日看到了公子发出的信号,他一路轻功回来,如今看到公子平安无事,他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  

  “不用查了,至于荣华郡主?就交给凤凰处理吧。”墨幽绝转身看在隐于暗处,浑身轻颤的墨影,微微一笑,笑意微暖。  

  墨影是他母妃在世时,收留的一名孤儿,自小便陪在他的身边,一起练武,读书,伴他走过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无数次为他挡刀,为他身先士卒,救他于危难之中却毫无怨言,甘心做他的影子,说不感动是假的,他是他的兄弟,亲人,是被他放在心底之人。  

  墨幽绝缓步走到墨影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凝神从空间中取出一个玉瓶,看的墨影目瞪口呆,他不会傻缺的以为公子这是在变戏法,脑中千转百回都想不通这其中的关节。  

  “墨影:如你所见,这次轮回谷之行因祸得福,不仅我体内的旧疾彻底治愈,甚至还得了天下至宝,而这个能容纳万物的琉璃空间却是凤凰送给我的,我知晓因为三日笑、轮回谷之事,你对凤凰颇有怨言,但是这不怪她,你也看到了,不管是宝物还是这幽苑,凤凰待我之心纯粹、干净,没有丝毫杂念,希望你能明白。”  

  这是墨幽绝第一次说这么多话,足以证明墨影是不同的,他没有杞人忧天,如果不是心有怨愤,墨影不会在凤凰走后才释放出自己的气息,他们相识多年,他怎会想不透他的心思,只是这次真不能怪凤凰,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凤凰情深意重,待他之心并不比他少。  

  “公子,你真的好了?”墨影的注意力第一时间集中在墨幽绝的心疾上,他不在乎什么宝物不宝物,只要公子身体完好如初,便是天大的喜事,至于凰大小姐的事情,他承认他迁怒了。  

  “你自己看看。”墨幽绝将手平伸在墨影面前,嘴角的弧度又加大了几分,果然是兄弟,在乎的永远都是他的身体。  

  墨影把住墨幽绝的脉搏,将自己的内力小心翼翼的注入墨幽绝体内,听着那强劲有力的脉动跳动,感知到自己畅通无阻的内力,一个七尺男儿竟然双目通红,泪如雨下,公子好了,王妃可以安息了。  

  “公子,我……能否让我亲自向凤舞小姐道谢。”墨影声音哽咽,看着自家公子,眼含希冀,他是影子,容貌和身量都是隐密,只是这一次,他想用自己的真容,亲自向凰凤舞道谢,那个灼灼其华,大度尊贵的女子,值得他墨影如此对待,并且一生铭记。  

  “可以,你知道,我更希望你做墨幽殇。”将自己的兄弟,亲人变成影子,这是墨幽绝心中最大的负累,可是墨影是个一条路走到黑的死脑筋,他除了由着他,没有任何办法。  

  “替王爷、王妃报仇之后,我便只是你的兄弟,墨幽殇。”墨影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看着墨幽绝目光坚定,不为自己的恩人报仇雪恨,他墨幽殇不配为人。  

  “那一天不会太晚,这是能洗髓伐骨的灵水,我和凤凰都是靠它才得以新生,你找个时间服下。”墨幽绝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将手中的白玉瓶递给墨影,面色冷凝,他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他定会亲手取了那些人的脑袋,让他们永不超生。  

  “谢公子,属下就不客气了。”墨影抱拳道谢,眼含欣喜,他不会客气,这些年公子得到什么好东西,都会给他留一份,他无以为报,只有以命待之。  

  “走,吃饭去,回头再说,否则那丫头又该生气了。”墨幽绝勾唇一笑,笑意温暖,只要一想起那双怒目圆睁的大眼睛,他就通身愉悦,心神舒畅。墨影看着自家公子步履轻快优雅,通身散发出从未有过的轻松愉悦,刚硬的面色不由的也松软了几分。  

  雅阁的建筑风格与幽苑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种了满院的梨树,梨花清香怡人,风过,花瓣飘飘洒洒,铺就了满地雪白。  

  墨幽绝和墨影穿过幽深的小径,刚刚靠近小楼便闻到一阵浓郁的饭香,他会心一笑,笑意温暖甜蜜,小楼内灯火通明,门口更是挂了两只大红色的灯笼,他突然就有了一种妻子在等丈夫回家吃饭的错觉,一时间只感觉岁月静好,惟愿时光就此停驻。  

  “我还以为绝公子不饿,正想着吃独食呢。”凰凤舞不用看也知道来人是谁,她随手递给身旁的银河一只鸡腿,自顾自的拿起了筷子,好久没有吃到像样的饭菜了,她早饿了。  

  墨幽绝温润一笑,还没有开口,只听‘噗通’一声,身后的墨影已经跪在了凰凤舞面前,墨幽绝看着那挺直的脊背,满心酸涩,凰凤舞则是愣在了原处,一脸困惑。  

  “属下墨影,特来谢过凤舞小姐。”墨影郑重的给凰凤舞行了跪拜大礼,自从被墨王妃收留之后,他便成了墨王府的主子,这些年作为公子的影卫,一直隐在暗处,他已经好久没有如此郑重的跪过了。  

  “墨影你先起来,你是阿幽的影卫,该知道我的规矩。”凰凤舞缓步走到墨影的面前,声音沉重冷凝,她不喜见人下跪,更何况阿幽身边之人便是自家人,她本就聪慧,当墨影自报家门,又将真容呈现,她便明了他的意思,想必是知道阿幽的心疾好了,特意来道谢的。  

  “是小姐,墨影不会再犯。”墨影沉声站起,刚硬的脸上满满的全是认真,让人无法怀疑他的诚意。  

  “自家人,无需说谢,况且这些年要不是有你们这帮子兄弟,又哪来我的阿幽?坐下吃饭,本小姐早就饿了。”凰凤舞本是个冷情之人,当着墨影的面更是说不了什么矫情的场面话,只能耸耸肩,拉起一旁的墨幽绝招呼着墨影坐下。  

  这次的事情要说谢,又哪儿轮得到墨影,恐怕第一个要道谢的反而是她,如果不是有阿幽同行,她想安然无恙的回来恐怕比登天还难,至少她不会抽风到去拔那株最艳的曼珠沙华。  

  “那属下恭敬不如从命了。”墨影迟疑了一下,看到墨幽绝点头,才缓缓坐到一张椅子上,动作自然,表情却有些局促。  

  墨幽绝无奈一笑,拿起面前的筷子给凰凤舞的碗里夹了一些她爱吃的菜,看着动作僵硬的墨影,淡声说道:“将三日笑的相关线索告诉凤凰吧。”食不言寝不语,这是用餐的规矩,只是为了避免墨影尴尬,他还是主动找些话题为好。  

  “小姐:属下查到当日放暗器之人是荣华郡主手下的暗卫,已经被灭口,不过那毒不像是她下的。”墨影清了清嗓子,将调查到的线索简明扼要的说给凰凤舞听,至于是否继续追查幕后之人,就由两位主子商量吧,他听令便是。  

  凰凤舞微微一怔,随后释然,荣华郡主是龙朝一品郡主,其母长公主是龙皇一母同袍的亲姐姐,在龙城嚣张跋扈,睚眦必报一直是她的代名词,当日在许愿池与她对峙没有占到便宜,紫竹林趁乱发暗器报复也无可厚非。  

  “没必要查了,三日笑本是天下至毒,重新配置后更非常人可得,知晓荣华郡主的行事,调动她身边暗卫,又能暗中支配景瑜的除了那位位高权重的长公主不会有其他人。”  

  凰凤舞心思一转,便将整件事情想了个通透,据说那位长公主深明大义,是位不可多得的贤公主,如今看来也只是一朵善于隐藏的白莲花,只是如果为了替女儿出气便整出此番动静,未免太过小题大做,她定然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凤凰,长公主此人心思诡谲,手段毒辣,不可轻举妄动。”墨幽绝拉过凰凤舞的手满眼忧色,他是燕国世子,不好明目张胆的与龙朝长公主作对,至于凤凰?想要在长公主手下占到便宜,目前很难。  

  “放心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我看到她只会谢谢她。”凰凤舞微微一笑,将对长公主的恨放在心底,荣华郡主是个睚眦必报之人,她凰凤舞的斤斤计较丝毫不逊于她,只是目前在长公主府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她就是一只随手便能捏死的蝼蚁,她必须蛰伏。  

  “凤凰,对不起,我的身份目前不允许。”墨幽绝苦涩一叹,跟凰凤舞沉声道歉,她是他深爱的女人,又因他身中那样毒辣阴狠的巨毒,在知晓幕后之人时却不能为她报仇出气,这叫他情何以堪。  

  “你道的什么歉,之前我本以为是哪个爱慕你的女人动的手,还想着又出来一株难以对付的金桃花呢,如今知道了背后之人,我反而松了一口气,那个老女人要我的命,总不会是因为喜欢你吧?”  

  凰凤舞无所谓的摆摆手,看着墨幽绝一脸调侃,她无法责怪墨幽绝,他已经为她付出了太多,更何况有些仇,自己报着才有意思,总有一天她会将那些高高在上,随意作践他人性命的虚伪之人,从神坛高处拉下来,让他们也体会一把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  

  “凤凰,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墨幽绝下意识的反驳,只要一想起那个女人那双如毒蛇般的眼睛,他就脊背发凉,也许她针对凤凰有他的原因,但那绝对跟喜欢沾不上边。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凰凤舞心中一滞,定定的看着神色莫名的墨幽绝,面色寒凉,这个人从来都是淡然平静的,刚才他的气息分明乱了,这其中要没什么猫腻,鬼都不会相信。  

  “你瞎想什么,她喜欢的是我父王。”墨幽绝揉了揉凰凤舞的头发,想将她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揉掉,这些上一辈的陈年旧事,他本不屑多说,如今看来那个女人明显是将仇恨转嫁了。  

  “哈哈,又一个疯子,吃饭。”凰凤舞给墨幽绝夹了一个鸡腿,恨恨出声,这些女人都是神经病,景瑜爱而不得算计她,长公主不得所爱暗害她,这她大爷的,都当她是软柿子了吧,哎,不过如今的她还真是一只软柿子,当务之急必须提升武功修为,增强战斗力。  

  “凤凰,连累了你。”墨幽绝心里闷闷的,还有点钝疼,他与凰凤舞表明心迹还没有多久,她便因他受了太多委屈,这次差点连命都没了,他真不知该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第三十章:下毒之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