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岁月静好

    梦霓裳留下的空间中自然不乏衣物,而且质地松软都属上品,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换上干净舒适的衣服,凰凤舞喟叹一声,忍不住嘴角上扬,露出这些日子以来最真实的笑容。  

  溪水中倒映的佳人清丽脱俗,姿容绝代,凰凤舞清亮的眼眸中浮现出阵阵满意之色,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心底之人就在不远处,自然要将最美的一面展示给他。  

  袅袅娉娉的美人缓缓走来,墨幽绝漆黑如墨的瞳孔瞬间紧缩,眼中不由的划过一抹惊艳,这些年来他见过美人无数,也知道凰凤舞很美,却不想洗髓伐骨后的她可以美成这样。  

  内里一席白色的抹胸长裙,外罩白色曳地轻纱,腰间束着一条艳红色的腰带,没有过多的累赘与繁复的装饰,却衬的人身姿高挑修长,柔美的身体裹在白色的衣裙内更显的娉婷婀娜,曲线若隐若现,翘挺的琼鼻,殷红莹润的嘴唇,配上那张白里透红的绝色小脸,让人下意识的吞咽,清亮的眸光似水莹莹,灵动非常,此等绝色佳人当是人间极品,墨幽绝身体一紧,呼吸不经意间重了几分。  

  “怎么样?好看吗?”凰凤舞莲步轻摇,一步一步走到墨幽绝的面前,看着那双满是痴迷的眸眼,漂亮的眼中闪过一抹得意。  

  “此方有佳人,一笑倾城,二笑倾国,三笑便倾了本公子的魂,凤舞小姐,你说好看吗?”墨幽绝声音痴迷,嘴角勾起一个邪邪的笑容,只是刹那便令天地也失色了几分。此刻他忍不住在想,凰凤舞是不是狐狸变的,否则怎会如此美艳惑人?  

  “咳,真是个妖孽,快去收拾洗漱,本小姐饿了。”凰凤舞捂嘴轻咳一声,慌乱的避开墨幽绝魔魅邪肆的笑容,满脸羞愤,这个男人,论嘴皮子她自认不是对手,只是他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痞里痞气的,她简直无法抗拒,凰凤舞忍不住满脸燥热,耳根泛起淡淡的粉红。  

  “自然要去收拾一番,否则怎能配上佳人?”墨幽绝拉住凰凤舞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大步向着不远处的小溪走去,他的凤凰饿了,其实这一天没吃东西,又经过了那般巨痛,他也饿了。  

  “真是个流氓,本小姐命令你,将以前那个温文尔雅,云端高阳的墨幽绝给我还回来。”凰凤舞看着墨幽绝离去的背影狠狠翻了个白眼,咬牙切齿的大吼道。  

  “遵命,我的美人。”墨幽绝大笑一声,笑声畅快愉悦,在荒芜人烟的山谷中,久久回荡。  

  “德行。”凰凤舞摇头轻笑,向着不远处的树林走去,梦霓裳找的这处地方灵气十足,不同寻常,想必这里的野果,小兽定然不少,她还是趁着阿幽洗漱为两人找些吃食为好。  

  伴着浓郁的肉香,轻缓优雅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凰凤舞下意识的寻声望去,呼吸猛然一滞,满目痴迷,这个妖孽,他怎么可以长成这样?这让天下的其他男女还要怎么活?  

  仙、妖、皇三种极致的气质融于一体,一张如刀刻般刚棱冷硬的容颜,配上那双如黑曜石般黑亮的墨眸,简直就是天上才有,人间绝无的境界,如剑的眉毛斜飞入鬓,卷翘而浓密的睫毛就像展翅欲飞的蝴蝶,尤其是那张薄粉色的红唇,简直就是引人犯罪的节奏。  

  如瀑的墨发慵懒的披散在脑后无风自动,裁剪适宜的墨色锦袍,没有华丽的图案,只在袖口处用红色的丝线勾勒出几株曼珠沙华,给人一种霸道嗜血,冷血残忍的视觉效果。  

  妖孽,极品妖孽,平日里一身白衣不染纤尘的他已经让人惊艳,痴迷到欲罢不能,此刻他一身黑衣霸道尊贵,就如那睥睨天下的帝王,让人想要不迷醉,臣服都显的那么无力。  

  “凤舞小姐对本公子的这张脸可还满意?”墨幽绝勾唇浅笑,看着一脸痴迷的凰凤舞,笑的愉悦明快,此刻他倒是有些庆幸,生就这么一张好皮囊,否则怎能将面前这个冷漠淡然的女人引到他亲手编织的情网中,谱写一世芳华?  

  “尚可。”凰凤舞缓缓收回迷失的神思,撇撇嘴,随意敷衍了两个字,她才不会让这个傲娇的男人继续得瑟,不过她倒真想知道,是怎样的一对夫妻,才能生出这样的一个祸世大妖孽来。  

  “哈哈,凤凰你是害羞了吗?”墨幽绝大笑一声,看着凰凤舞手中翻烤的食物,心中甜蜜无比,他的凤凰如此风华,又有贤妻良母的潜质,他真想将她深藏起来,不让外人窥探到一丝一毫。  

  “害羞个鬼,快吃吧。”凰凤凰狠狠翻了个白眼,凶巴巴的瞪了墨幽绝一眼,心中暗暗腹诽:自恋的臭男人,迷人的死妖孽。  

  “食色性也,如此美人、美味、美景自然要有美酒才能应景,凤凰要不要尝尝这百年前的宫中陈酿?”  

  墨幽绝说着,手掌自下而上,一只白玉酒壶便出现在他修长好看的手上,他的动作自然流畅,凰凤舞嘴角狂抽,暗暗咋舌,这个人刚有了空间就开始得瑟,之前还让她低调,不过能被梦霓裳珍藏,历时百年的美酒自然是人间极品,她怎能错过?  

  “爷:你在梦女皇的坟前,明目张胆喝她珍藏的美酒,也不怕她从地底下爬起来寻你的晦气?”凰凤舞随意淡然的扫过墨幽绝手中的白玉酒壶,口不对心的应了一句,私下里却用意念在自己的空间中搜索着可用来炫耀,与之媲美的的物件。  

  “要寻晦气,也是找你,不会寻到本公子的头上,来尝尝。”墨幽绝又在空间中找出两只白玉酒杯,斟满了其中的一只递给凰凤舞,轻抚过脖颈间的琉璃珠,不期然间满眼幸色,他的凤凰果然是他的福星,自从遇到她,心疾治愈了,还得到如此至宝,真是人间大幸。  

  “算你还有点良心。”凰凤舞闻着那浓郁醇厚的酒香,再无暇顾及其他,接过墨幽绝手中的酒杯,迫不及待的一饮而尽,然后轻舔了一下嘴角,大呼一声:“好酒,再来一杯。”  

  “不许多喝,误事伤神,别忘了我们还要找出路呢。”墨幽绝看着凰凤舞目光灼灼,如狼似虎盯着酒壶的小眼神,忍不住出声提醒,他突然有些后悔,刚才真是脑子进水了,才会拿出这壶酒。  

  “那不是绝公子你的事吗?小女子身形单薄,体弱无力,就不逞能了。”凰凤舞柔媚一笑,清亮的眸光清波荡漾,搅的人心绪莫名。  

  “哎,早知道会是这样,你个小馋猫。”墨幽绝扶额长叹,满眼的宠溺柔情,温暖如春。  

  “嘿嘿,懂我知我者,这世间除了阿幽,别无他人。”凰凤舞娇笑一声,白里透红的面容在阳光下分外惑人。  

  “傻丫头……”  

  流泉飞瀑、步移景换,小溪旁、孤坟前,一对无双的人儿相视而坐,把酒言欢,看起来好不畅快。  

  “凤凰:离开这里,你有何打算?”墨幽绝的声音温润好听,好看的墨眸中暗藏几分忧色,不出意外的话,三日笑和轮回谷的事情已经闹的人尽皆知,凤凰一旦平安出现,定会成为众矢之的,不为别的,单为那子虚乌有的火灵狐就值得无数人冒险。  

  “再不济我也是定国将军府的嫡长女,本该属于我的东西还是拿回来为好,免得别人将我当成软柿子随意拿捏,关于梦氏血脉的事情我也想问问清楚,虽然我不在乎,还是不想稀里糊涂的过一辈子,至于其他的魑魅魍魉……只要他们敢来就别怪我出手狠辣,师叔送的美人纱可是沉寂好久了。”  

  凰凤舞笑语嫣然,清脆好听的声音淡然平静没有任何起伏,她明白墨幽绝的意思也懂他的担忧,只是这世间有很多事情只能自己面对,在护国寺平静安乐了这些年她已经赚到了。  

  凰凤舞隐藏的很好,墨幽绝还是能感觉到她浑身的戾气,看来平静已久的定国将军府乃至整个龙城都要因这位大小姐的回归开始热闹了,至于那些敢于飞蛾扑火、无关紧要之人,既然凤凰已有对策,便由着她吧,那些人给她练练手,当当垫脚石也值了。  

  “梦霓裳信中的内容暂时不要让别人知道,梦氏皇族的后人一直被三大王朝视为公敌,现在我们还没有与三国对抗的实力。”墨幽绝端起手中的酒杯轻抿一口,看着凰凤舞淡声提醒,他知道她很聪明,只是有些事还是忍不住忧心,毕竟他们分属两国,他不可能常年陪在她的身边,离开此地他也该回墨王府看看了。  

  “关于血脉问题,将军夫人应该清楚,至于其他的,只要不触碰到我的底线,我也不会太过张扬。”凰凤舞抬眼看着墨幽绝,目光灼灼,她相信他懂她的意思,墨幽绝嘴角微扬,眉目温暖如画,一种无言的默契云绕在两人周围,泛起阵阵涟漪。  

  “这个地方要如何处置?”墨幽绝打量着依山傍水的如画美景,好看的眸眼微眯,一时没了主意,江湖上不凡武功高绝之辈,想必从他们平安出谷后,这轮回谷就不会再平静了。  

  “阿幽:你的空间中有什么大些的器皿没有?”凰凤舞想起那个可以洗髓伐骨的水池,就忍不住满眼放光,不能,那样的好地方绝对不能落入别人手中,否则她会心疼死,哎,如果她的空间能将那个水池子收了就好了,无奈这空间只能储物之用,倒是可惜了。  

  “只有一个够两人洗澡的浴桶,你要不要?”墨幽绝看着凰凤舞晶亮的眸眼,暗暗翻了个白眼,不过那可以洗髓伐骨的宝贝,不带走还真是可惜,这些年他靠着‘绝命七煞’省了很多麻烦,如果他手下的人都能如此勇猛,他何愁保护不好他的凤凰。  

  “呃。”凰凤舞听到浴桶两个字,愣了好久,她这是又被调戏了吗?随后想到什么,她眼珠微转,看着墨幽绝异常认真的追问了一句:“什么材质的?”  

  “玉质的。”墨幽绝墨眸微暗,淡淡的回了三个字。  

  “哈哈,太好了,我就说梦霓裳空间中的东西怎会是凡品?拿出来给我,我装一桶水回去。”凰凤舞愉悦大笑,亮晶晶的大眼睛在阳光的映衬下灼灼其华。  

  “咳,凤凰,那池子水咱们已经用过了。”墨幽绝轻咳一声,他不想打击她,只是已经用过的洗澡水怎能重复使用,只要想想他就觉的浑身不自在。  

  后知后觉的凰凤舞终于想起那个水池不是活水,想到之前洗澡时身上那斑斑点点的黑灰色以及恶臭,她就忍不住一阵恶寒,暗恼自己怎么就想出了这么个馊主意,哎,如今看来只能放弃了。  

  “哦,那便算了。”凰凤舞挠挠头,轻叹一声,漂亮的大眼睛中带出一丝失落,几分遗憾。  

  “唉声叹气的做什么?你没有发现那水池的源头在哪里吗?”墨幽绝看着抓耳挠腮,纠结无奈的凰凤舞,兀自轻笑,满目宠溺。  

  这个丫头怎么就这么可爱呢?他突然发觉闲暇之余逗逗她,也是一种乐趣,直到此刻他才发觉原来清冷淡漠只是她伪装的面具,这样小女儿的娇憨才是最真实的她,不过只能他一人看见。  

  “墨幽绝:你故意消遣我呢吧?”凰凤舞本就心思玲珑,看到墨幽绝眼中的戏谑,脑中一转便明了他的用意,忍不住粉腮含怒。  

  “哪敢?我也是刚刚想到,那水池既然是死水,定然有源头,况且我怎舍得消遣你?”墨幽绝一看到凰凤舞动怒,立马讨饶,漆黑的墨眸雾色一片疑有水光,好似受了莫大的委屈。  

  凰凤舞感觉自己都要疯了,如今这是个什么状况?这个男人怎么从水池中醒来,画风就全变了,不会是经过洗髓连脑子也秀逗了吧?那萌萌哒的小眼神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宠物狗还不好?  

  “卖萌可耻,本小姐又不是后宅大院那些狠毒的继母姨娘,收起你那委屈的小眼神。”凰凤舞撇撇嘴,抓起身旁的野果狠狠咬了一口,随后看着墨幽绝一脸得意,好似她口中的野果就是墨幽绝本人。  

  “哈哈……哈哈,凤凰,你真是太可爱了,这样的一个你,让本公子怎舍的放弃?”墨幽绝大声狂笑,笑声愉悦而张扬,他知道从今天开始他彻底中了一味叫做凰凤舞的毒,这毒药发作起来,要比天下至毒三日笑还要厉害,他却甘之如饴。  

  “懒的理你。”凰凤舞撇撇嘴,狭长的凤眸深处闪过一抹甜蜜,不过这样一个神经质的墨幽绝还真是不能直视,她忽然有些思念之前那个云端高阳,高冷禁欲的他。  

  裙角处突然被什么东西拌住,凰凤舞低头看去不由一愣,不知何时她脚边已经蹲了一只通体雪白的小毛球,哈巴狗般大小,正用泪眼萌萌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她,她顿时被萌到了,忍不住将它抱在怀中,随手递给它一只鸡腿。  

  “小家伙,是不是饿了?给你吃。”那小毛球好似能听懂人言,一把抓过鸡腿便放入口中,看的凰凤舞和墨幽绝目瞪口呆。  

  “阿幽:看到没,这才是真正的卖萌。”凰凤舞看着墨幽绝,宛然一笑,百媚顿生,眼眸顾盼,恰似一汪秋水。这样一幅娇媚的美人画卷看的墨幽绝呆愣在原处满眼痴迷,失了言语。  

第二十七章:岁月静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