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情定终生

    “看来绝公子的冷心冷清当真不是浪得虚名,你说那个对你一往情深,掏心挖肺的景大小姐听到你这番措辞,会是怎样的心情?哎,向来缘浅,奈何情深?”凰凤舞无奈轻叹,心中的不虞散去不少,她一直就知道墨幽绝冷漠,却不知他可以冷酷至此,不过她喜欢。  

  “本公子身单力薄,力不从心,顾及不了那么多人的心情,我只要凤舞喜欢就好。”无情之人说出的情话最是动人,凰凤舞刚才电闪雷鸣的心情瞬间便雨过天晴,开弓没有回头箭,墨幽绝的爱神之箭已经将她的小心脏穿了个彻底,哪里容的她反悔。  

  “你果然凶残,看在你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这次就原谅你了,不过要补偿。”凰凤舞淡淡应了一声,起身站在墨幽绝面前,目光灼灼,那一双亮如星辰的瞳眸异常漂亮让人见之难忘。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既然凰大小姐诚心相邀,本公子便却之不恭了。”墨幽绝说着拉起凰凤舞抬步就走,认识三年了,每次见面两人都会去护国寺的山脚下烤鱼,喝酒,聊天,这次当然不会意外,相比以前,今时今日的他们做起同样的事,想来会更加畅快,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满眼愉悦,脚下的步子也较刚才轻快了几分。  

  鼻翼间传来熟悉的莲香,他手中的温热好似一股暖流,从指尖流经到四肢百骸,再到她整个生命甚至是灵魂,此时的凰凤舞内心甜蜜如糖,早已顾不上计较他刚才近似于无赖的言论。  

  抬眼间便是一张深邃如刀刻的容颜,她就那样怔怔的看着他,不由的满目痴然,满脸柔情。  

  这个男人就是有这样的魅力,他既有云的飘渺、又有火的热度,有雨的滋润还有冰的冷漠,他亦正亦邪,似妖似魔,她已经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他,只知道这些不可能同时存在于一人身上的气质,却将他衬的更加神秘诱人。  

  这个男人是她的男人,是她凰凤舞今生认定的男人,她忍不住抽回自己的手,与他十指相扣,好像只有这样两人才会真正融合在一起,从此再不分离。  

  “看够了吗?”一道温润寒凉的声音传来,凰凤舞猛然一怔,眼瞳一缩,四目相接的瞬间,望进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她只感觉犹如身临深海古渊,仿佛踏入无尽黑暗。  

  心底不由的升腾出一丝恐惧不安,面前的这个男人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般温润雅致,淡漠无害。他:似乎很危险。  

  “不够。”凰凤舞失神了片刻之后清冷淡漠的回了两个字,挑衅的眉眼中暗藏深意,她不知道墨幽绝忽然抽的什么风,只是付出的感情就如泼出的水,想收回来谈何容易,何况她压根不想收回。  

  “呵呵,也许我并没有看上去这般无害。”  

  墨幽绝柔柔一笑,周围的一切便犹如置身于万千花海之中,只不过他却是一株迎风而立、傲然挺立的寒梅,尽管美丽异常,却也透着一股清冷寒凉,让人轻易不敢靠近。  

  他的声音依旧清冷淡漠,却是夹杂着几分霸道阴冷,仅仅一句话就让周围的空气比刚才又压抑了几分。  

  “君若为龙,我愿化凤,龙凤相携,所向披靡;君若为魔,我愿成妖,妖魔共舞,炼狱相随。”  

  凰凤舞凝眉过后给出了最真的承诺,每个人都有面具,作为墨王府世子的他自小在充满阴谋算计的王府长大,身边定是危机重重,杀机四伏,可以说行错一步便是万劫不复,即便他不说她也知道,只要站在他的身边,便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只是她凰凤舞何曾怕过?更何况以后还不知道谁的麻烦更多呢?  

  “情话果然动人,凰凤舞记住你刚刚说的话,离开的机会我刚刚给过你了,今生只此一次,你放弃了。”墨幽绝的霸道冷酷只是维持了片刻,就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笑声中满满的愉悦。  

  面对爱情,没有人有足够的自信,其实他很怕今天的一切是一场梦,一场凰凤舞一时冲动陪他演的一场戏,直到此刻看着她坚定的神情,听到她决绝的话语,他那一颗七上八下的心才落到了实处。  

  他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太沉重,今日许愿池发生的一切,他不是没有更好的处理方法,只是想起她不日后就要回到将军府,而他作为他国世子并不能随时伴其左右,指不定什么时候她的身边就会出现一堆狂蜂浪蝶,所以他用了最直接有效的方法,一边向世人昭告他对她的守护,同样也是将她放到了风口浪尖。  

  刚才他之所以表现出霸道冷酷的一面,就是最后给她一个反悔的机会,如今她放弃了,那么今生:她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天上地下都休想再摆脱他。  

  “阿幽:你要自信,我的心除了你,别人勾不走。”凰凤舞撇撇嘴,轻轻在墨幽绝微湿的手心里画了一个圈,眸眼中柔情浓郁。爱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原来面对爱情,作为第一公子的他同样是新手也会自卑,似乎是她赚了。  

  “阿幽这个名字取的很好,我的阿凰。”墨幽绝抬起右手食指轻轻刮了刮凰凤舞的鼻子,磁性好听的声音毫不掩饰的传到她耳中,她只觉浑身一热,夕阳的余晖下那张绯红的俏脸分外可人。  

  “不许叫我阿凰,跟叫小狗一样。”凰凤舞怒气冲冲说道,清丽的声音中多了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哈哈……哈哈……阿凰,我一个人的阿凰。”  

  “说了不许叫。”  

  “阿凰……阿凰……”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护国寺少了白日里的喧闹,紫竹林旁的山脚下宁静无声,竹叶随风乱舞,泛起屡屡竹香,一男一女,一前一后,白衣出尘如雪,青衣婉约淡雅,两人在紫竹林中肆意追逐打闹,那唯美的画面足以另天地失色,带起阵阵涟漪。  

  远处哗哗的水声不时传来,将紫竹林周围的燥热驱散了不少,感觉到那抹清凉,凰凤舞与墨幽绝相视一眼,双双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这些年来每到此处,两人都会被眼下极致的美景吸引,长达数千米的瀑布犹如从高空倾泻而下,清澈干净的湖水一眼到底,配上空旷的草地,各色各样的鲜花,以及不远处挺拔的紫竹,简直可以用风景如画来形容,凰凤舞脑中划过一句诗,情不自禁的感叹出声: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  

  “好诗,好鱼,好香;美景、美酒、美人……这样的人生当真畅快,如有机会,小凤凰陪我共看潮起潮落,云卷云舒可好?”墨幽绝也不知是被眼前的美景所俘,还是被身边的美人所惑,脸上的清冷温润逐渐变成了慵懒肆意,凰凤舞还来不及应声,就已经看痴了双眼。  

  这个男人当真是妖孽到另天地失色,他天生下来就是祸害人的,之前清冷的谪仙气质已经让人欲罢不能,如今这妖娆邪魅的样子更是带出了几分魅惑,这可叫人如何是好?  

  “好……不过人家现在好饿,想吃鱼。”凰凤舞目光灼灼的看着面前的极品妖孽,绝色的脸上带着几分娇俏,柔美好听的声音中满满的全是撒娇,墨幽绝瞬间就圆满了,能看到她如此小女人的一面,让他去抓一辈子的鱼都在所不惜。  

  “等着。”墨幽绝说着便脱下靴子挽起裤腿向着湖边走去,凰凤舞曾经说过亲手抓的鱼烤着才好吃,所以从那天开始,他抓鱼再不用内力,而是亲自下手。  

  青山绿水之间,凰凤舞坐在湖边,一双白皙的小脚在湖水中一泼一点,玩的好不热闹,清凉的月光下,一身青衣的她如戏水的精灵,更像坠落凡尘的仙子,让人分外痴迷。  

  “小心着凉。”墨幽绝一边徒手抓鱼,一边看着不远处玩的起劲的凰凤舞满目宠溺,这个丫头就是他今生最大的救赎,只有靠近她看着她,他才能感到心脏的跳动,这是一种别人给不了的温暖,这样的情感无可替代。  

  五岁时他亲眼看着娘亲在他和父亲面前被那些人蹂躏受辱,诋毁谩骂,最后父亲更是亲手杀了娘亲,毁了他的心脉自杀身亡,他一度对这个世界很绝望,他恨,恨那些人的残忍无情卑鄙龌龊,恨上天的不公,恨自己弱小救不了娘亲,救不了父亲,更救不了他自己。  

  三年前第一眼看到那个坚韧不屈的她,他的心就动了,好像他这些年次次险中求生,过着刀尖上行走的生活,只为了遇到她,守护她,也许他于千万人之中找到她,她便成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存在,成了他一生的追逐。  

  依稀记得她曾念过一首诗: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刻眼前的女人就是他的灯火阑珊,他愿用他的所有来护她一生周全。  

  夜晚的空气虽然清冷,湖水经由一整天阳光的洗礼,那种温温的感觉让人分外舒服,似乎能轻易驱散一天的疲惫,凰凤舞舒服的嘤咛几声后,才有时间搭理一旁的墨幽绝。  

  一道苍凉孤寂的身影,在清冷的月光下带着浓浓的悲伤,苍白的脸色稍显透明,眉宇间笼罩着丝丝愁绪,悲哀的情绪一旦外泄,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阴冷忧郁。  

  凰凤舞心中一紧,一个箭步跑过去抬起葱白的右手抚平了他紧皱的眉头,随后扑进他的怀中,撒娇似的抱着他精壮的腰身,嘟起殷桃般的红唇,声音软软糯糯:  

  “阿幽是捉不到鱼生气着急了吗?我帮你打它们可好?”凰凤舞知道墨幽绝肯定是想起了以前不愉快的经历,她不怎么会安慰人,只是她实在不喜欢这个忧郁荒凉的他。  

  说着她徒手一抓,白皙漂亮的小手中就出现了一条大约二斤重的鲤鱼,然后伸手拍打了上去,墨幽绝刚收回心神就看到了这样的画面,忍不住嘴角微抽,心中喜忧参半,不知道是无奈懊恼多一些还是温暖甜密多一些。  

  “凤凰,你是笨蛋吗?手不疼吗?”墨幽绝虽然收回了外放的情绪,一时间却恢复不了之前的热情,此刻他的眼神清冷幽暗,隐隐还透着一股怒气。凰凤舞看着这样疏远的眼神,心中忽然觉得委屈,忍不住眼眶发红,清泪狂涌。  

  “凤凰,你别哭……对不起,我只是担心你手疼……别哭。”墨幽绝慌了,手足无措的将哭成泪人的小女人搂在怀中,从袖中掏出一方丝帕,笨拙的擦干她脸上的泪痕,凰凤舞的心瞬间由寒凉如冰变的温暖如春,原来情绪不稳也是爱情的一部分。  

  幕色渐沉,月明星稀。  

  青山绿水间,雅致无双,霁月风华的白衣男子懒散的斜躺在石头上,手中执着一杯醉莲香满目惬意;风华绝代,绝色倾城的青衣女子手中翻烤着几条鲤鱼,在清凉舒爽的夜风中怡然自得,远远望去就如一对远离红尘的神仙眷侣,让人为之神往、迷醉。  

  一股浓郁的鱼肉香袭来,墨幽绝情不自禁的吸了吸鼻子,目光灼灼看着一旁自顾自烤鱼的青衣女子,带着几分讨好和委屈。  

  “凤凰:鱼好了吗?”  

  凰凤舞扭头看着那个可怜兮兮,近似于在撒娇的男人,嘴角抽搐,狠狠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不再搭理他。说好的赔罪呢?本小姐在这里累死累活的烤鱼,你在那喝着醉莲香慵懒的跟个波斯猫似的,还想吃鱼?没门,连窗户都没有。  

  “凤凰:你家阿幽可是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你也不怕饿坏我?”  

  墨幽绝温润好听的声音故意发出几丝颤音,一旁暗自偷乐的凰凤舞只觉双手打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墨幽绝:卖萌可耻。”凰凤舞撇撇嘴淡淡的应了一声,继续无视。  

  “凤凰你不给我吃鱼,是想我……吃你吗?”磁性沙哑的声音穿透力十足,凰凤舞不由的寻声望去。  

  月光下一身白衣的美男慵懒的侧卧在石头上,衣领微微敞开,露出白皙的胸膛,嘴角噙着一抹痞痞的笑,墨眸上挑,有意无意间夹杂着几分风情,淡粉色的红唇一张一合带着最原始的蛊惑。  

  凰凤舞突然感觉嗓子发干,喉咙下意识的吞咽了几下,努力了很久才勉强压下想把他扑倒在地的邪念。  

  “墨幽绝:你这是卖萌不成改**了?你的清冷淡漠呢?你的云端高阳不染尘埃呢?……你就是个无赖。”  

  凰凤舞清冷的声音中满满的都是咬牙切齿的意味,这货的画风转变得太快,一会高冷禁欲,一会呆萌可爱,现在直接变的妖娆魔魅,她就是定力再好,也会扛不住好不好?真不知天下人看到他们备受推崇的第一公子这般善变会不会集体自杀?  

  “哈哈,方法不论出处,管用就行。”墨幽绝看着满脸羞愤,耳根泛红的小女人,不忍继续逗弄她,衣袍轻翻坐到凰凤舞身边,拿起一条烤的金灿灿、肥的流油的鲤鱼,便大快朵颐起来。  

  “鱼鲜,肉嫩,口齿留香……我的小凤凰越来越有贤妻良母的潜质了,看来我要早些做准备才好。”墨幽绝平日里不喜吃鱼,他嫌鱼刺挑的太麻烦,不过凰凤舞烤出来的鱼,味道独特绝无仅有,每次吃过都让他回味无穷。  

  “准备什么?”凰凤舞淡淡反问,清亮的眸眼中满满的疑惑。  

第十章:情定终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