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夜探香闺

    景昊看着墨幽绝那双寒凉如冰的眼眸,心下一怔,顿觉脊背发凉,浑身犹入冰窖,僵硬无比,看来大师兄这次是玩真的,只是可怜了那些为他而来的美人了。  

  深深看了墨幽绝一眼,景昊足下轻点随风而去,原处只留下一片红色残影,过了一会墨幽绝的耳边才出现一道不辨真假的声音:“哈哈,师兄你动心了,不过近水楼台先得月,咱们各凭本事,你的武功确实比我强,只是论起追女人,你可比本少差远了。”  

  景昊红衣翻飞不带走一片云彩,墨幽绝站在原处面色冷凝,直到不远处屋内灯火熄灭,方才离开。  

  夜色微浓,月明星稀。墨幽绝破窗而入,第一眼就看到桌上放着一件缝制好的白色锦袍,他忍不住唇角微扬,心中划过阵阵暖流。  

  步履轻缓的走到桌边,小心翼翼的拿起那件衣服翻看数遍,墨幽绝更是笑意满满,爱不释手,这丫头果然是块瑰宝,随时随地都能给人惊喜,这件衣服设计独特,绣工卓绝,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就连他都会以为是出自‘天下第一绣娘’之手。  

  美人如玉剑如虹,他以为她持剑挥洒最是出色,却不曾想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如今连刺绣女红都可以如此精湛,这样的她又如何不让人倾倒痴迷?不由自主走到床边,月色朦胧下她的容颜更加璀璨,墨幽绝眼神微暗,连呼吸也乱了几分。  

  细想之下凰凤舞无疑是一个很矛盾的女人,身上的气质也是千变万化,她时而婉约淡雅如千金闺秀,时而柔媚风情如惑人魅妖,时而调皮可爱如山间精灵,时而高贵冷艳如霸气女王,更有时她空灵剔透,淡然脱俗如误入凡间,等待回归的九天玄女。  

  她一举手一投足间,都是千种潋滟,万种华彩,雅韵与风情交相摇曳,却丝毫不显违和,反而更衬的她神秘而高不可攀,她似乎离他很近,又感觉遥不可及。  

  她浑身上下好似笼罩着一丝飘渺迷离,一双水眸中更是满眼雾霾不辨方向,然而……不管是清冷淡漠,疏离孤傲也好,洒脱肆意,率性张扬也罢。他被她所迷,这是铁铮铮的事实。  

  脑中景昊离去时那真假莫辨的话陡然出现,墨幽绝神色微僵,原本上扬的嘴角忽又抿成了一条直线,幽深似海的墨眸中也出现了一抹慌乱,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他自认冷静自持,绝情冷心,却终是不能免俗,如今该如何是好?  

  “哎……”墨幽绝颓然一笑,轻悠悠的叹息声中满满的无奈,低头看着手中的衣服,他似乎终于忍受不住,缓步走到屏风后,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在静谧的屋内夹杂着丝丝暧昧。  

  床上原本沉睡的凰凤舞缓缓睁开那双水雾蒙蒙的眼睛,眸色中一片清明,屏风后的身影若隐若现,她沉默良久,做了几个深呼吸,胸中压抑的沉闷才好了一些。缓步下床将烛火点燃,眼角的余光看着那人依然自顾自的穿衣,动作行云流水,一片怡然。  

  “凤舞:其实你可以装的再久一些。”似笑非笑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凰凤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倒是不知这人还有无此无赖的一面,大半夜不睡觉,学那采花贼夜探香闺,还有理由怪她装睡?如果不是闻到他身上独有的雪莲香,她早就三尺青锋侍候了。  

  “绝公子夜探香闺,这孤男寡女的,也不怕砸了你第一公子的招牌?”凰凤舞的声音清清淡淡,墨幽绝倒是听出了几分埋怨,他穿衣的动作微微一顿,心中暗骂自己唐突,他只是被景昊那小子的话乱了心神,倒是忘了男女授受不亲了,如今自己还在她的屏风后换衣,这般境况还真有几分瓜田李下之嫌。  

  “凤舞不说便无人知晓,更何况本公子不介意。”墨幽绝的声音温温润润,清清浅浅,凰凤舞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平静,说出的话也多了一丝咬牙切齿的味道。  

  “绝公子一向云端高阳、备受推崇,即便有人知晓也只会说是本小姐勾引的你,所以你不介意,我介意。”  

  墨幽绝嘴角微抽,轻声嘀咕了一句:“你的确勾引了我,”踏着月光从屏风后缓缓走来,举手投足间自成一派风流,凰凤舞突然听到了花开的声音,情不自禁的发出一道吸气声,这个男人果然长的人神共愤,此刻除了妖孽二字,她想不到更合适的词汇。  

  听到这抽气声,墨幽绝抬眼便看到那双黑葡萄般的明眸中痴迷的亮光一闪而逝,他不由的剑眉微扬,黑眸中星光闪闪暗藏喜色,步履优雅的走到镜子前,看到镜中的自己,就连一向淡定的他,也震愣了片刻,随后唇角勾起一抹满意的弧度。  

  他平日穿的白衣,素净的没有任何装饰,更不会有什么花色,凰凤舞只是在衣领和袖口处加了几片紫竹,墨幽绝原本的风雅出尘中便多了几分清贵,之前那不染尘埃,淡漠疏离的神仙气质,也有了些许温度。  

  这件衣袍显然是经过精心设计的,跟时下男子普遍宽松的衣袍不同,原本宽大的衣袖和衣摆处微微改小了几分,之前的圆领,换成了立领,衣袍便换了一种风格。肥瘦适宜的衣袍中间加了一款绣满紫竹的腰带,更衬的墨幽绝宽肩窄腰,身材挺拔修长,引人遐想。  

  “凤舞果然蕙质兰心,单单是这别出心裁的设计风格,就能在奉天大陆掀起一阵轩然大波,倒是我占便宜了。”墨幽绝看着面前绝色倾城的女子,眼中满满的笑意,这件衣服他真的很喜欢,如它的主人一般独一无二,动人心魄。  

  “是啊,有雅致无双的天下第一美男做模特,想不火都难……这算是明月剑的回礼,墨哥哥喜欢便好。”凰凤舞无所谓的撇撇嘴,看着面前帅的掉渣的男人,她忽然有些后悔给他做了这样一件衣服,他本是一个集仙、魔、妖于一体的男人,她真害怕这样的他出去直接被人推倒占为己有。  

  “回礼?不错……那就这样说定了,以后我多送礼物给你,我的衣服便由凤舞代劳了。”墨幽绝自顾自的做了决定,脸上是满满的愉悦,很显然是为自己找到一个一举数得的方法而开心。  

  凰凤舞傻愣愣的站在原处双目震惊,她突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她一直就知道墨幽绝霸道,说出的话不容拒绝,只是她不是他的专职绣娘好不好?况且他们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  

  她撇撇嘴恶狠狠的回了一句:“你想多了。”似乎是再也不忍直视今晚这个有些抽风的男人,和衣上床送客的意思很明显。  

  墨幽绝淡淡一笑,也不去计较她的态度,懒洋洋的说了句:“你先休息,我的荷包旧了,需要换个新的。”便如来时般从窗口飞离而去,只余下夜风中隐隐传来一阵愉悦的轻笑声。  

  凰凤舞粉拳紧握,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下不得,今晚的墨幽绝明显不对劲,她没有多问,却不代表没有察觉,后日便是清风子开坛讲经的正日子,想必他明日便该到护国寺了,也许墨幽绝是心中没底来她这里找点安慰,便随他去吧。  

  墨幽绝漫步在夜色中,白衣飘逸出尘,无风自动,墨发散在脑后随清风漫舞,这本是一副绝美惑人的风景,只是他眼中那抹淡淡的轻愁却硬生生的破坏了这份美感。  

  三年前初见,她看似落魄单薄,他却看到了她的不屈和高贵,她本是那翱翔九天的凤凰,如今既已重生,必将振翅高飞,他怎舍得错过?又怎甘心错过?  

  原本他了无牵挂,余生只为复仇而活,哪怕最终拼个两败俱伤的下场也在所不惜,如今她入了他的眼,动了他的心,便是上天最美的恩赐,既然生活如此美好,他更不能让这幅破败的身子阻碍他前行的脚步,他怕,怕稍晚一步,便是咫尺天涯。  

  “公子:清风子已到护国寺,约您明日见面。”墨染恭敬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压抑的兴奋,随后站在不远处静候吩咐。墨幽绝淡淡一笑,心中微暖,这些年为了他的旧疾,他身边这些人,倒也折腾的够呛。  

  “知道了,我会和凤舞一起过去。”墨幽绝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丝丝暖意,轻缓优雅的脚步声渐行渐远,背影有些苍凉。  

  墨染站在原处想起凰凤舞那双睿智沉静、霸气不屈的双目,眼中笑意点点,原来他们这个冷漠疏离,高贵冷艳的主子也不是无情冷心之人,只是从未遇到那个对的人而已。  

  次日清晨,凰凤舞如往常一般听着护国寺的晨钟醒来,听着寺内较昨日又嘈杂了几分,她玉手扶额,讽刺一笑,佛门本是清净地,如今整的跟菜市场一样,不知道清风子看到此情此景会不会后悔?  

  “主子:公子传来消息,说贵客到了,邀你同去探望。”凰凤舞神色微顿,随后闪过一抹了然,定是那清风子到了,不知道他会给墨幽绝带来什么消息?是好?是坏?  

  想到这里她突然有些迫不及待,只是看着凤雪手里那碗苦哈哈的药膳,她心中的急迫期待顿时被浇灭了一半,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她没病都快喝出病来了。  

  竹林深处一条幽静的小路上一对风光霁月的男女,刚一出现就好似璀璨的明珠般,只是刹那便灼了人的眼球。墨幽绝眼角的余光扫见身旁如影随形,亦步亦趋的小女人,忍不住嘴角微勾,满心愉悦,这样的清晨,这样的氛围实在太过美好,他突然想起一句诗。“静谧深山晨露浓,焚香袅袅伴钟声;依稀辨得身旁影,朝拜声声透虔诚。”  

  凰凤舞抬眼看着身边的男子心率微乱,他这个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一出现便会霞光漫天,一个浅浅的笑容就能将整片紫竹林的风采都碾压下去,让人在不经意间情根深种,欲罢不能。  

  “尼罗河畔寻归梦,奈何桥旁哭诉声;渐闻阿鼻十八层,凄惨声绝又复生。”冷幽幽的声音带着丝丝挑衅,凰凤舞似笑非笑的看着身边一脸错愕尴尬的白衣美男心中暗笑,她就是故意的,想起每天清晨喝的那碗苦药汤,她就见不的他如此得瑟。  

  “女施主文采斐然,这诗接的当真是一念浮屠,转念地狱,老衲佩服。”墨幽绝还没回话,一道洪厚的声音自前方传来,虽然突兀,却让人无法忽略。  

  凰凤舞抬眼望去,一个身穿袈裟,胡须发白的老和尚笑眯眯的站在前方不远处,她不认识此人,不过看那装着打扮定是奔着明日盛会而来的高僧,对这种佛法高深的方外之人她不敢怠慢,微微一笑,亲启朱唇回了一句:“大师谬赞,凤舞愧不敢当。”  

  一身青衣婉约淡雅,一举一动落落大方,贵气天成。看的后面跟随墨幽绝前来的墨染心惊不已。原来这位凤舞小姐还是个深藏不露的主,这才情、这仪态,假以时日定能扶摇直上,成为奉天大陆又一风云人物,情不自禁的看向侧前方的主子,只见他面含浅笑,柔情和宠溺藏都藏不住,他的心中划过了然,看来公子已经被彻底俘获了。  

  “凤舞施主无需谦虚,今日有幸见到绝公子,老衲三生有幸。”老和尚淡淡应了凰凤舞一声,看向一旁的墨幽绝,眼中是满满的欣赏,不过这看似谄媚奉承的话,从他的口中说来却只显热情和真挚,让人好感倍增。  

  “玄悲大师客气,久闻大名,在下有礼了。”墨幽绝不卑不亢,一派怡然,玄悲大师眼中的欣赏又浓了几分。  

  “师兄已经等着二位了,请随我来。”直到此刻凰凤舞方才恍然大悟,这位玄悲大师竟然是清风子的师弟,怪不得气度如此超然脱俗。  

  简单寒暄几句,又走了大约两柱香的时间,几人来到一个僻静的小院,淡淡扫了眼小院四周,凰凤舞微微一愣,心中大惊。  

  这清风子果真不是盖的,就小院周围这几个阵法,就让人不敢小觑,抬眼凝视着那道虚关的房门,她的心中莫名的升腾起几分忐忑、不安,一时间站在原处沉默无语,有些进退不得。  

  “贵客临门:老衲之幸,敝寺之幸。”苍老的声音如洪钟,掷地有声,瞬间惊醒了凰凤舞的举棋不定,胡思乱想,脸上的踌躇不在,换上了之前的浅笑嫣嫣,既来之则安之,走下去才是王道。  

  清风子闭眼打坐于禅房,慈眉善目,白眉、白须,看起来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一叶一菩提,红尘纷扰……看来如绝公子这般慧黠之人,也不免为俗世纷扰,哎,看来老衲的一番心意终究要白费了。”清风子一声淡笑,睿智的眉眼看着墨幽绝意味深长,神色不明。  

  “呵呵,本公子生于尘世,本是凡人,自然不能免俗。”墨幽绝眸光一闪,淡笑应道,随后缓步上前端坐于清风子对面,自顾自的倒了两杯茶,心中暗暗腹诽:这老和尚每次见面不摆几句谱,他就心痒痒。  

  清风子似乎对墨幽绝的做派司空见惯,也不计较。目光随意的扫过屋内众人,看似一视同仁,凰凤舞还是从他那双沉寂幽深的眼眸中发现了端倪,她不由浑身紧绷,心中暗道:这老和尚果然厉害,他已然看出了她的来历。

第四章:夜探香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