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教训庶妹

    凰凤舞淡然一笑,又看向刚刚说话的白衣女子,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绝色美人,她同为女人也不禁多看了几眼,来人身穿一件淡白色纱裙,宽大的裙摆逶迤身后,优雅华贵中多出了几分淡雅出尘的气质,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飞仙髻,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随意点缀发间,让乌云般的秀发,更显柔亮润泽,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绯色的红唇漾着一个清淡浅笑,定定的看着凰凤舞满目真诚。  

  “大姐姐:好久不见。”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听着那复杂莫名的一句:好久不见,凰凤舞不由的一声轻笑,笑容轻轻浅浅,却无端的让人后背发凉。  

  “二妹妹好眼力,姐姐心中甚慰。”凰凤舞轻悠悠的应了一句,面色平静,心中暗讽,这龙城第一美人果然非同凡响,不仅人美,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堪称一绝,她五岁便来到护国寺那时候凰嫣也不过一个四岁的小女娃,哪会有多少记忆?简直是没话找话。  

  “大姐姐是大福之人,自小便有机会到护国寺聆听佛法,妹妹感念姐姐为家族牺牲至此,自然万分记挂。”凰嫣的声音软软蠕蠕,水汪汪的大眼睛中装满了无辜和真诚,凰凤舞心中冷哼,这还没回将军府,麻烦到自己找来了。  

  “多谢二妹妹记挂,凤舞见过荣华郡主。”凰凤舞懒的在护国寺跟这个白莲花计较,扭头向荣华郡主见礼,皇权至上,等级森然的古代,即便她心中不满,在羽翼未丰之前,也不能太过嚣张。  

  “你便是那生于鬼节的凰大小姐?倒也没有传的那么可怕,不过这身子倒是单薄了一些,回府后定要好好补补。”荣华郡主上下左右打量了凰凤舞好久,才缓缓吐出这么一句颇有意味的话。  

  “谢郡主关心。”凰凤舞清眸微凝,眼中浮出一抹不耐,这些大家闺秀个个夹枪带棒,一句话就有无数心思,她实在疲于应付。  

  “凰大小姐是不喜见到本郡主?也是,大小姐虽是嫡女却自小便被送来这护国寺受苦礼佛,与本郡主的交集倒是不如你的两位庶妹来的多,如今这般冷清的性子倒也可以理解。”面对荣华郡主莫名其妙的冷言风语,凰凤舞扯了扯嘴角,暗暗翻了个白眼,豪门闺秀本就无聊,皇家之人在无聊的基础上又多了个神经质。  

  “郡主多虑,凤舞只是第一次见到如郡主这般尊贵之人,有些胆怯罢了。”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为了让荣华郡主的矛头不再对准自己,凰凤舞只能违心迎合。  

  她知道以荣华郡主那高傲的性子,自然不会是想针对她一个空有名分,有名无实的将军府嫡长女,她的本意只是为了挑起她们三姐妹内斗,好为她找点乐子罢了。  

  果不其然她话音刚落,一道阴测测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话语中满满的有恃无恐。“郡主何必跟她计较,一个自小在山野长大的丫头,哪里懂得什么礼数?什么大小姐?一个不详之人而已。”  

  “三妹闭嘴,大姐姐是名正言顺的大小姐,你胡说什么?”向来备受追捧的皇城第一美人终于受不了冷落来刷存在感了,她话中的内容看似满满的呵斥,面色却不带丝毫恼意,反而带出几分纵容。  

  凰瑶自小在凰嫣第一美人的光环下长大,对她的神情喜怒自然能揣摩的透彻,有人撑腰她也乐得做这个出头鸟,况且她也不喜这个占着‘嫡长女’身份的大姐很久了。  

  在龙朝定国将军府看似风光无限,却是子嗣不丰,嫡系更是只有凰凤舞一个人,在父亲没有儿子的境况下,凰凤舞自然是将军府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过往的九年,凰凤舞没有在将军府出现过,她和凰嫣享受着嫡女的待遇和众人的追捧,可以当这个女人不存在,却没想到此次夫人借着病重非要接她回府,按照礼法,作为嫡长女的凰凤舞自然要回府侍疾,只是这接回去岂有再送出来的道理?哪怕夫人病逝,她的娘亲上位,也依然压不过凰凤舞的身份。  

  这些年她被素有:皇城第一美人的二姐凰嫣压着无法出头,心中早已怨愤不已,如今再出来一个嫡长女凰凤舞,哪怕她声名狼藉,从小便有天煞孤星之称,单一个出生就足够压着她了,她怎能不恨?  

  “我有说错吗?龙城上下不是一直说:大姐姐是个命中带煞的不祥之人吗?依瑶儿看二姐姐一见面便认了亲,未免太过草率,多年未见,谁知道面前的这个是不是假冒的?”  

  凰凤舞终于将目光看向了正在侃侃而谈的定国将军府:三小姐凰瑶,她身穿一件碧玉的裙装,脖颈处一条绿宝石项链闪闪发亮,一头及腰的青丝,一半由几根玉色簪子绾在了头上,显的俏皮而可爱。  

  人不可貌相,这个丫头看似直爽单纯,也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凰凤舞勾唇浅笑,笑声幽冷莫测,这将军府当真是个虎狼之穴,单单这白莲花,绿茶婊的组合,就会让她在回府的日子充满乐趣,想必府中的那些个‘千年老妖,万年精’会更加有意思。  

  莫名的她对回去那个地方少了几分排斥,既然躲不过,那便陪她们过过招如何?虽然攻心才是上策,不过她最是不喜动嘴皮子,不知那些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女人,能在她的《凤吟九天》下走几招?  

  “啪……啪……”两声脆响,震住的不单是许愿池众人,连暗处正看的起劲,满眼兴味的景昊也呆在原处,一时间无法回神,他想不明白为何刚刚还在好好聊着天的女人为何突然就动手了?不过这两巴掌倒是分外过瘾,够嚣张,他喜欢。  

  “定国将军府:庶出三小姐凰瑶,本不够资格让本小姐动手,不过既然你是妹妹,那么作为姐姐,我教训你也是无可厚非……给了你两巴掌,现在本小姐先给你两个挨打的理由:  

  一:刚才荣华郡主虽然和本小姐只是寥寥数语,却也是间接承认了本小姐的身份,你以为龙朝一品郡主和你一样眼瞎,不论什么身份都能在她前面吆五喝六?  

  二:护国寺百年不遇的盛会,来的达官贵人何其之多,你即便对本小姐的身份有质疑,也该事后上报将军府掌权人处理,作为一个小姐你如此大吵大闹也不怕失了将军府的涵养气度?  

  再者你来这里想必是为将军夫人祈福的吧?如今在这里肆意攀扯,连道许愿符都没写,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了,如果你不乐意为夫人祈福,那就请你收回你的虚伪。”  

  女子的声音轻轻浅浅,不带任何喜怒,却是瞬间击碎了众人的猜忌,不喜,听到这样的两条理由,在场的人不论身份,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庶女果然上不了台面,之后看到凰瑶白皙的脸上,那两个通红的手掌印,竟然纷纷有些幸灾乐祸之色。  

  凰瑶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一阵刺疼,她下意识的捂着脸颊,还来不及反应,泪水已经顺着眼角流了下来,这些年她尽管在凰嫣的光环下活的有些暗淡,却从不曾受到如此对待,在这么多人面前挨打,这要她情何以堪,她以后如何在皇城立足?  

  蓦然她抬起头怒气冲冲的看着面前一身青衣温婉淡雅的女子,满眼煞气,此刻在她心里,凰凤舞俨然已经是她不死不休的敌人。  

  “凰凤舞:你敢打我?”凰瑶眸目阴狠,十三岁的小身板上带这浓郁的戾气,凰凤舞淡淡一笑不以为然,她本就冷清,况且豪门大院又有几分亲情可言,这几个女人今天如此做派,不就是打着给她下马威的目的吗?否则哪有这么巧,她八辈子不来一趟许愿池,一来就碰到了这几个闲的无聊的女人。  

  不过这几个丫头必定年龄还小,没有经验,你说你既然不想承认我的身份,一口一个‘大姐姐’‘凰凤舞’叫着做什么?这不明摆着便是让我用这个身份来欺负压榨你们吗?呵呵,她突然发现:用别人最在意的身份,打压回击,才是报复最大的乐趣。  

  “呵……打你如何?”凰凤舞淡淡反问,眼神平静淡然,看的凰瑶只想过来撕了她这张看似苍白的脸。  

  “大姐姐大人有大量,不要生三妹妹的气,三妹妹年纪小不懂事,你要怪就怪嫣儿吧,是我没有教导好她……咱们毕竟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如今这样大打出手,你说爹爹知道后,该是何等的痛心?”凰瑶还没有开口,凰嫣已经柔柔弱弱的出声,狭长的凤眸中泪眼朦胧,却不妨碍路人看到那:疑惑、不解、委屈、心痛等神色。  

  绝色女子落水梨花的美人脸,让人看着不由心下怜惜,一时间许愿池众人表情莫测,看着凰凤舞的眼中也多了几分指责,二小姐说的对,不管有何原因,出手打人总是不对。  

  “大姐姐,瑶儿只是从未见过大姐姐才有些口无遮拦,如今只求大姐姐不要再生瑶儿的气了。”凰凤舞看着这对心中含恨还故作贤良的白莲花,绿茶婊组合,很是无奈。  

  她本不欲与几个小丫头计较,只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这两姐妹自不量力,就不要怪她出手狠辣,什么忠孝礼仪?她凰凤舞从来不在乎那些虚幻无用的名声。  

  “作为将军府嫡长女,不管我有何名声:是天煞孤星也好,不祥之人也罢,教导两个妹妹还是绰绰有余的,还有三妹妹不知道你没有听过东施效颦这个词?二妹妹的扶风弱柳你是学不来的,其实刚才那个嚣张直爽的你,倒是让人看着顺眼不少。”  

  凰凤舞这话绝对发自内心,其实相对于扮柔弱博同情的凰嫣,她更愿意看见嚣张跋扈的凰瑶,不过看着丫头咬牙切齿的模样似乎不太领情,无所谓,反正她也不会在意,她刚才之所以直接动手,只是想告诉她们:做人还是实际点为好,耍嘴皮子哪有直接动手来的过瘾,以暴制暴的效果才最是:立竿见影。  

  “谢大姐姐教导。”凰瑶心中的怒火已经达到顶峰,只是为了挽回些许形象,她也只能忍气吞声,不过凰凤舞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以报今日折辱之恨。  

  “谢谢大姐姐,嫣儿……嫣儿也受教了。”凰嫣泣不成声,眼中的泪水犹如断线的珠子般滴滴滑落,那颤抖的双肩将一个柔弱受欺负的庶女形象扮演的惟妙惟肖,看起来好不凄凉。  

  凰凤舞暗暗翻了无数个白眼,感慨万分,原来白莲花是这样炼成的,这随时随地都能弱成一滩水的模样,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至少她就不能。  

  “凰大小姐这般不分轻重,犹如泼妇般当着本郡主的面就对自家姐妹动手,是要将本郡主置于何地?这就是你将军府大小姐的教养吗?还是说你根本就不将我长公主府放在眼里?”  

  荣华郡主忍了好久,终于忍不住了,虽然刚才三姐妹的交锋她乐的看戏,但是活了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几个人敢当着她的面直接动手,不管如何,凰嫣和凰瑶终归是和她一起来的,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还的看主人,她这般直接出手是什么意思?  

  “呵,将军府大小姐该是什么教养?本小姐自小长在乡野不曾见识过,也没人教过,再说姐妹之间的打打闹闹,本就是维系亲情的一种方式,郡主如此激动又是为的哪般?”  

  凰凤舞百灵鸟般的声音干净纯洁,声音平静浅淡似乎并没有因为荣华郡主的针对而有丝毫起伏,她淡淡的一句话就让众人仿若置身细雨之中,给燥热的夏日带来丝丝凉爽。  

  “凰凤舞:你这是在质疑本郡主?”荣华郡主的声音骤然拔高几分,好看的眉眼中带出丝丝戾色,她好歹是龙朝一品郡主,论品阶要比皇家的几位公主还要尊贵,这龙城上下还从未有人敢如此挑衅,不将她放在眼里,这个凰凤舞很好,她记住她了。  

  “郡主说是……那便是吧。”凰凤舞终于受够了这个极品,神经质的女人,她们两人第一次见面,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她这样一次次找茬到底为的哪般?就为了那可笑的自尊,未免太过牵强。  

  “呵呵,凰大小姐好气魄、好本事,好足的自信,本郡主倒要看看你有何本钱?”荣华郡主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响起,那毛骨悚然的感觉瞬间让许愿池中看热闹的众人脊背寒凉,后退了数步。  

  “郡主想要作何?……本小姐接招便是。”凰凤舞摇头轻笑,这位郡主是要开打的节奏吗?倒是个脾气急躁的主,哎,好久不动手了,一会在佛主面前见血,希望他大人大量不要怪罪才好。  

  “希望你接下来也有如此气度……暗卫,给本郡主拿下。”荣华郡主含笑的眸子中带着一抹狠厉,随后她一声令下,几道破空声传来,五名黑衣人便将凰凤舞和凤暖围的滴水不漏。  

  一时间原本还在看热闹的众人纷纷退离,如今这般刀光剑影,剑拔弩张的状况显然不适合继续呆下去,这荣华郡主本是个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之人,凰大小姐招惹了这位主子,不死也要脱成皮。  

  荣华郡主的这五名暗卫一看就是训练有素,武功不俗之辈,凰凤舞和凤暖俏生生的站在五人之间面色平静,一派淡然,仔细看不难发现,两人眼中带着同样的跃跃欲试之色。  

第六章:教训庶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