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回 霖隐寺案 18

    齐莞云此刻已是十分悔恨,为何会将那句话问出口呢,她一直都是极聪明的女子,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可就在刚才她却做了一件被嫉恨冲昏头脑的愚妇才会做的事情。

  他是什么人,岂会欢喜整日介只知道捏酸吃醋的普通妇人!可是他那句话说得那般重令她一时失了定力才致口不择言。

  他将念枫连夜遣回了府,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自己留,父亲若是听到他转述的话怕是会恼羞至极,莫说发卖了念枫,便是连她也恐难逃其咎。呵呵,面子?她倒忘了,他都说出有违妇德这样重的话来,她还有什么面子可言!

  最后那句话她是不该问,可他说不一样?什么不一样呢,是那贱人与自己不一样,还是……不不,不会的!那样卑微的奴仆怎能与生来尊贵的自己相比!他的意思应该是要她自持身份莫要自降身价与其他卑微女子计较。

  可是为何她一出口,他连疑惑都未曾有便知道她说的那个“她”便是赤葑呢。

  齐莞云只觉脑中嗡嗡作响,再也不复往日的清高自持,只一颗心七上八下胡乱猜疑。手指用力掐在案几上,倒把养得好好的一寸来长小指指甲给生生折断了。

  慕容湗从殿里出来踩着石阶向几丈开外的一处林子里走去,约莫再过几个时辰天便要亮了,而此刻的林子里虽有地上泛着冷光的层层积雪,却难以照亮这整片浓郁的墨色。

  慕容湗挥退身后的护卫,也不要照明的灯盏,只独自一人走进了漆黑的林子里。

  站在小径入口处的狄异脸色比平日更黑了些,他此时急得如乱锅上的蚂蚁般在原地转圈儿,这王爷不让人跟,侍卫长又恰好不在,此地危机四伏怎能让王爷孤身一人!

  可是王爷手那样随意一挥,这世上敢不从命的人恐也不多。脑门子上急出了一头细汗,他却也只能跟身边的几人干瞪眼,只盼派出去的人能赶紧找来祁信。

  林子里一片昏暗,地上隐隐看得到白光,倒是很难分辨出哪条才是青石小径。慕容湗却是不疾不徐走得很稳,似是能夜中视物一般随意。

  不知这样走了多久,直到走出了这片枯林,小径的尽头竟然是一个尚未结冰的碧湖,其上波光粼粼,原来已至后山。

  慕容湗这一路走来想了很多,想如今朝中的局势,想隐在这寺中的秘密,想……那个狡诈的女子。

  这不长不短的一段小路让他理清了好多事,却是仍旧理不清对她的感觉。他从来都不是优柔寡断之人,为何对于此女却是拖泥带水难以决断!他沉沉吐出口郁气,长眸移向湖中央。

  另一处赤葑换好衣服打开门走了出来,狄覃闻声转头看她,琥珀色的双眸中是抑制不住的柔意。

  二人并肩向外走去,他很自然的抓起她的左手握在自己掌心,余光瞥见赤葑并无被轻浮的不悦,他眸中的笑意更深了些,心下很满足的喟叹了一声。

  赤葑看他如此容易满足忍不住就想逗逗他,她面上挤出一丝愁绪,“唉,王爷虽未明拒,却也算不得应允,倘若回京后他以赤葑身份难以匹配将军说事儿,又该做何打算呢……”

  狄覃猛然握紧掌中绵软细滑的小手,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她,“阿葑,狄覃的娘子只会是你。”琥珀色的双眸定定看着她。

  狄覃觉得自己从未如此固执的想要做一件事。

  除了行军打仗等本职之外的任何事,他一直都是随遇而安的,并不过分执着。就算是差事,他也是全心信赖服从王爷的安排,从未质疑过,从来没有。

  可今夜,他却忤逆了王爷。

  或许是太在乎眼前之人,在男女之事上向来粗枝大叶的狄覃也异常敏锐起来,他隐隐觉得王爷对阿葑似乎是有些不同的。当初允她留在王府便令他生出几分不解,后来那夜在辉竺堂撞见的那幕更是令他有些坐立难安。

  双眸暗了暗,耳畔听到一声轻呼,狄覃忙松了手中劲道,看到掌中原本白皙的小手上多了几道醒目的红痕,他的眸中浮出一丝愧疚,下意识的将小手举至唇边低头吻了上去。

  赤葑手一颤继而被他的动作弄得有些发痒,她“咯咯”笑了两声,抽出手揽上他的臂膀催促道:“再不去,一会儿可又要被众人侧目了。”

  狄覃为自己方才不自禁的孟浪行为正有些微羞赧,闻言薄唇不自在的抿了抿,脚下的速度也快了几分,同赤葑一齐向众人的位置赶去。

  二人到达赤葑之前住的那间寮房处,门口有两名锦衣护卫看守,屋内韩子修、痕坲几人此刻或立或蹲皆俯身打量着屋中一处井口般大小的入口。原本在其上的梨花木桌不知被搬移到了何处已不知去向。

  见两人进来,韩子修瞟了一眼赤葑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转而看向狄覃,“李大人带了一队人自痕大人那间的暗室已先行下去探查了,方才祁信差人来报,整个寺里有九间寮房都有这样的暗门,且位置也都在一处。”

  狄覃点头,“可否通知寺里的几位大师?”

  “除了方丈,几位大师都已问过话了,竟是无人知晓这暗门之事。”

  “不能排除有人说谎,派人暗中盯紧了。”

  说罢他转头看向身边也在打量暗道口的赤葑,“我下去看看,你……”话未说完就被赤葑打断,“一起。”

  狄覃没再多说什么,只伸手接过一侧护卫手中的火把便率先跳下洞去。痕坲与八名手持火把的锦衣护卫也随后跳了下去。

  火光就在底下不远处亮了起来,那洞底也就深两丈,习过武的人皆可轻易到得下面。

  赤葑向前两步正要下去时,余光瞥见地上烛光拉长的高大身影,她身形微动佯装未曾看到径直跃了下去。

  韩子修连走几步向门口移去,“王爷您怎么来了?”

  立在廊下的慕容湗斗篷下摆微带潮意,他神色冷峻望着暗道入口的长眸深邃莫名。少顷后他淡淡开口,“去园子。”

  赤葑轻飘飘落了地,落脚的地方有几滩已经干涸的暗黑色血迹,与上面的血迹如出一辙。

  等在下边的狄覃正举着火把察看四周,这是一条简陋的隧道,依据天然缝隙开挖,向左右延伸出去。

  见她下来狄覃毫不避嫌的伸手牵过她,与痕坲并两名护卫向隧道左侧快步行去,另六名护卫则是向右侧拐去。

  几人走了约莫三十来丈,狭长的地道依旧看不到尽头,火光之外依旧是一片无尽的暗黑。只是众人置身于并不宽阔的地道中并不觉得呼吸困难,反倒时不时能感觉到有风拂过,也并没有尘封多年的气味。

  “看来这地道有不少通风口,且时常有人光顾。”寂静的地道里痕坲轻声说道。

  狄覃皱眉,“观这壁上的土质这地道怕是已有些年头了。”

  “三十五至四十年之间。”

  几人都看向淡淡出声的女子,赤葑却是看向地道不远处又说道:“另一个入口快到了。”

  几人不再交谈加快脚步向前行去,果不其然不过百步就看到与他们下来时一模一样的暗门。

  两名护卫同时纵身跃起半丈,脚在石壁上再用力一蹬借力直奔暗门石板而去,到得暗门再一齐发力推向那石板,石板却是纹风未动。因脚下无处用力,二人力尽终掉落下来。

  赤葑刚要动作就听耳畔一阵悉悉索索,转眼看见痕坲半蹲在壁脚不知摸索着什么,狄覃也看到了他的动作,他走向另一侧的石壁高举火把仔细察看起来。

  不一会儿便听到极轻微的一声“吧嗒”,那暗门徐徐向下打开露出外面的光景来。那两名护卫已恢复体力,其中一名方脸护卫腾身脚蹬石壁便跃出了暗门,片刻又回转,他轻声道,“大人,上面是一间无人居住的寮房,与赤侍卫那间并无不同。”

  狄覃嗯了一声,看向痕坲,痕坲会意,找到方才误打误撞到的开关将那暗门重新合拢。

  几人高举火把又继续向前探去,一路行来却是未曾再遇到同样的暗门。

  不知走了多久,这暗道似是没有尽头般冗长,走在最后的痕坲却是在此刻微不可查的呼吸沉了沉,他侧头看向身旁的石壁,只是眼前的这处石壁看起来与别处并无不同。

  赤葑却也在此刻停了脚,她转身看向身后的痕坲,见他盯着面前的石壁入神,她双眼微阖分出神识探查,转瞬间她已睁开那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瞥见痕坲依旧入定般的沉思神态,她转身对身边自她停步便静静看着她未出声催促的狄覃低声道:“这处石壁内应当还有暗室。”

  狄覃闻言也不迟疑,与另一名护卫靠近石壁四处摸索起来,很快便触到一条极细微的凸起,狄覃运内力于掌心按在那条凸起的缝隙上用力一推,碎石泥沙簌簌下落,丈宽的石壁微微晃动,果然这墙上有扇暗门!

  狄覃掌下力道又加了几分,那石壁上的暗门便“轰隆隆”的向一侧打开一人宽的缝隙。

  

第五回 霖隐寺案 1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